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26|回复: 39

梦中的小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13 10:2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4 22:19 编辑

  人生实在有太多的不可思议,那片生我养我的故土我在那里仅仅生活了十六个年头,可在随后近几十年的睡梦中,却怎么也走不出它的风景。


  那条梦中的小河,蜿蜒在村后的二里之外,大概起源与省内一座知名的水库。童年的记忆中它真的是清澈无比。每年夏天,雨水较多时,水库总要放几次水的,每逢此时我的两个哥哥都争着朝河边跑,不仅是看它逐渐上涨的水位,更是在寻找一种机会。


  有年夏天放水时有鱼群经过,那些常年生活在水库里的鱼群在窄小的河床里显得茫然而不知所错,它们拥挤着、蹦跳着,十分的身不由己。这可乐坏了岸边的人们,人们欢呼着,奔跑着,谁也不愿错过这信手拾得的机会。


  然而这样人鱼欢腾的场景仅仅持续了十几分钟,河面便恢复了平静。可人们仍死死的盯着河面,希望再有奇迹出现。然而人生的美景怎可能一而再的重复。可我聪明且智慧的哥哥总是不会空手而回。


  母亲是有手好厨艺的,总能让我们清贫日子过得有滋有味。那种纯野生的鱼虾之香,至今再咂咂嘴巴,仍能感觉到它的味道。不过院子的水缸里养着的,我是说什么也不让动的.虽然有一条至今我仍叫不出名字、有着尖尖的鱼鳍的黄鱼,让我吃尽了苦头。而那条大大的火头却实分的老实,让我充满了怜悯,它缓慢木纳的神态在我的眼里是那样的忧伤。


  若干年前的一个清早一位卖油条的汉子站在河边的柳树上裁柳条(家乡更会上的油条大多用柳条串起)忽然低头望见清澈的河面上出现一条大大的火头,它游了一圈便沉入水底。一会儿,从水中驶出一辆载着几个美貌女子的华丽马车,由一位白发须翁赶着朝不远处的更会驶去,这个天大的秘密立刻传遍了个整个会场,人们顿时将那辆马车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情急之下,老翁朝天吹了口气,眨眼之间便乌云密布,大雨倾盆。马车也借机仓皇而去,不多久一个血淋淋的鱼头浮在水面上。


  传说河湾处深水处有一个“堂窝”那位白发老翁便是堂主“鳖精”,火头鱼之死显然是孰于职守。


  尽管是一个凄凉的传说,我仍心存怜悯,抚摸着它光滑厚实的身体总在想,那条被“斩首”的火头,不知是它的父亲或者它的爷爷。对于那个地方我充满了幻想,那深不见底之处不知是否真的有美丽女子和华丽的亭台楼阁。当然这样的一条河流我也是绝不可能有机会涉足的。


  然而,村前那条人工的小河,我是可以尽情嘻戏的,因为多半的时候能一眼望见水底的黄泥,这样的水位对年少的我们是构不成威胁的。每年夏天我们常常依恋其中,乐不知返。直到有次一只蚂蝗钻进了同伴的小腿里,我们惊叫着将其揪出抛向远处,同伴腿上扎眼的鲜血着实让小河安生了一阵子。然而,曲曲的一条蚂蝗怎能抵挡年少的狂野,家乡那清澈透亮的河水啊,一次又一次从我们纯洁的躯体上流过,涤荡着我年少的灵魂。


  如今曾经滋润和影响我生命的两条小河却永远地睡去了,不再让我激情荡漾,不再让我充满幻想向往。


  不知多少次路过,望着黑暗的河水极力回忆鱼群经过河面,人鱼又腾的场境,极其希望水面上飘浮着着那怕血淋淋的“火头”或生物。然而那阵阵刺鼻的恶臭一次又一次让我心灰意冷。“十年还一河”呵“十年还一河”这样的希望如今只能化做腮边的两行清泪。


  我更无力走向村前,我的心,我少年的激情,我的曾经对故土永不间断的思念的潮水,仿佛早已随它而干涸,它斑剥的躯体早已不成样子,满是高高低低的壮稼或杂草,哪里还寻得到它的清澈与秀美。


  然而让我真正纠结心痛的何止于此,那个梦中的俊美的少年,也永远定格成了我梦中的影子。


  懵懂的情思



  母校的旧址就在我家故居对面,校外的操场边长着两棵粗壮的枣树,有棵枣树的枝蔓伸到我刚好能攀沿的高度,因此它成了我年少最快乐的游戏。只要不在课时,我几乎总吊在那里象只猴子,一边荡着一边向上攀爬,直到高高的树端立在软绵绵的枝条上,把自己摇曳得如一片风中的叶子。忽然低头,便望见一张灿烂的笑脸,如天使般可爱、俊美—-他便是我年少时的班长。


  他永远的那样安生,沉稳,学习也总是名列前茅,天生的纯洁而优秀,这样的一张无伦你以怎样的心情面对都不会产生任何邪念的脸来仰视我的不羁,心慌和害羞得我差点从树上摔下来。


  得幸与学校对门,我便及早入学,长得十分小巧,因此很少有机会与男生们磨牙。尽管如此,我仍会因为与他同班而暗自庆幸,所以当老师与父母决定让我在进入初中前退一级时,我伏在桌上放声痛哭。


  “有什么呢,如果我再小两岁,也会退一级的,再把基础牢固一下。是不是?”那个善良又有心的少年特意来到我的身后对别人讲着我应该明白的道理,语言温润而真诚。听不出丝毫的嘲笑。是啊,多年动乱已荒废了我们宝贵的少年时光,我们都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弥补。我是多少有些灵性的,同样具有灵性的他怎么会看不出。我渐渐放低了哭声,收拾所有的东西背起书包毅然走向隔壁


  当我以各科名列前茅的成绩找回自己时,早已将那个点拨我迷途的少年弃之脑后。


  几年后的一个漏天电影场里,忽然有声音问:“是你吗,xx”如此熟悉的声音,如此亲切的语气让我受宠若惊,“是我,班长!”寻声迎去是压低而探过来的脸,一双闪亮的目光。


  到底我还是小他两岁,到底还是不谙事世,他是以那么亲切语气直呼我的名字,而我却一个“班长”将他拒之千里。我当时无法理解他怎么会发出那么亲切的问寻后,便再不言语,更不知该怎么继续与之搭话。而随后几十年生活的奔波使我始终没有机会再见到他成熟后的样子。


  然而,无论我的人生怎么的转变他却时时出现于我的梦中,一如当年的沉稳,一如当年的俊朗。


  有年秋天,回老家小住,父亲还在,老枣树还在,我年少不羁的性格依然还在。我一边剥玉米,一边与旁人调侃,根本没发现面前不知何时立着一位抽烟的男子,随意望去似曾相识。可老家似曾相识之人实在太多根本分不清是哪个村的。


  他默默地立在我的视线里,看我没能认出,他便朝老枣树走去,片刻后正面走向我。我依然的毫不经意,然而他望着我的那种眼神又让我十分的迷茫。看我真的不再认识,他便悄然转身离去,他收回目光时失望的表情让他的背影格外的落寞。反复回忆他的目光、眼神,啊!是他!


  是他,我年少时的班长。无论岁月怎么无情地把一个稚嫩的少年刻画成一个棱角分明的汉子,他的目光和眼神却不曾改。


  “是你吗?”“是你吗?”我的耳边一遍遍回响着他亲切、温润的声音。我急站起身,他已远去......


  我自责我的粗心,更自责我的无心。那个时常萦绕于梦中的少年站在我的眼前我竟没能认出,视若路人;那个在我人生关键时刻随手点拨我迷途的人竟然在我的一脸茫然里落寞离去。不知一度那样自信的一张脸对自己充满了怎样的感慨。


  他始终都是那么的优秀,尽管贫困的家无法让他继续求学,可在生他养他的土地上,他同样把自己的优秀发挥的淋漓尽致。即便养育着几个孩子,他仍是屈指可数的致富高手。提前盖起了楼房,种植着蔬菜大棚。


  岁月真的是多么的无情,让一副何等笔直的身板改变了形状,岁月又是多么的有情,让那个俊美沉稳的少年在自然的风雨中依然保持着温文尔雅。我呆呆望着他渐行渐远......


  假如我能追过去,假如他能回下头,假如我能知道那将是今生的永别,我想我的人生许不再平添遗憾。可是,人生没有假如,我和他都不具备假如中的性格。


  那条贯穿故乡的国道啊冰冷而绵长,那呼啸疾飞的货车一次次碾轧我失落的心口,喷破的鲜血染红了曾经有着俊美少年的梦境。


  故乡医院的大楼是那么的高傲而冷漠,每每到此我仿佛都能听见班长凄惨的呼嚎。班长啊,你一定是对一些人性充满了失望。不然,那么富有生活激情的你在生死的入口怎么就放弃了挣扎?你还那么的年轻,不到四十岁。你还有年迈的父亲,你还有未成年的孩子,你还有同时受重伤的妻子。你是否瞑目?


  故土啊,你怎能那样的无情,你那么宽阔的土地竟容不下这样一个优秀的儿子。他是那么的善良,他是那么的纯洁,他是那么的能干。


  班长,我深信,即使剧烈的惨痛把你俊美的脸扭曲成另一副模样,你从不说脏话的口仍吐不出半句秽语。我深信,你对人世还没有绝望,你一定认为世间仍有“真善美”,只是你很不幸运没有碰到——。


                     乡愁


  曾经几时俳徊于老枣树故址,望着满地无人打理的有害植被,泪珠潸然。


  故乡啊!再没有我少年的梦想,我的希望与梦想早已在你腥臭的河水里死去。


  故乡啊!再没有承载我快乐的老枣树,它早已被贪恋者不知卖到何处。


  故乡啊!再没有我亲爱的老父亲,他那无限遗憾的眼神纠结成我心中永远的疤痕。


  故乡啊!再没有我期盼遇见的班长,他早已被无情与冷漠送进另一个世界。


  故乡啊!故乡!请你 告诉我,我的游子之心应该归向何处!


  2012夏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3 11: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4 22:19 编辑

更是在寻找一种会。后边应该还有文字吧。文章不错,文笔略有粗陋和欠缺。环境是我们不能左右的,但是心境却是自己的。如果再从另一个角度切入叙述一下,也许会有不一样的味道。

发表于 2015-12-13 12:2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4 22:19 编辑

今天有空特别来看看你们,推荐阅读。

发表于 2015-12-13 15: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4 22:19 编辑

光阴是把杀猪刀,还真是这样啊。

发表于 2015-12-13 15: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4 22:19 编辑

人在变化,无论外表,还是内心。

发表于 2015-12-13 15: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4 22:19 编辑

在文章的这些表象背后,是赤裸裸的生活。

发表于 2015-12-13 15: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4 22:19 编辑

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5: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4 22:19 编辑

更是在寻找一种会。后边应该还有文字吧。文章不错,文笔略有粗陋和欠缺。环境是我们不能左右的,但是心境却 ...[/quote]
谢谢点指点,是的 ,是我的匆忙与粗心 没有整理好文字顺序 。来此学习 再谢!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5: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4 22:19 编辑

今天有空特别来看看你们,推荐阅读。[/quote]
问安 祝好 。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5:5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4 22:20 编辑

光阴是把杀猪刀,还真是这样啊。[/quote]
问好随风飞 老师 。的确,时光无情,更无情的是那些不该丢失的人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