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33|回复: 72

月亮海滩 (文/王克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16 16: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02:49 编辑

月亮海滩      /王克楠  


  海就在海边,海的深处有月亮,月亮藏着自己的小脸,就是不肯露出来,好像是害怕风寒。孩子们是喜欢月亮的,也喜欢海滩上的沙子。这些沙子和别的地方的不一样,灿白灿白的。白得像大米。孩子们就住在海边不远的渔村,村民以打鱼为生,孩子们只是知道大米是稻子变成的,至于稻子是怎样生长的,就不晓得啦,就像人的生长需要营养,稻谷的生长也是需要营养的,需要什么营养呢?在孩子的眼睛里,稻子是吃着月光长大的。
  
  有四个孩子来到了海滩,孩子们虽然不是稻子,也喜欢吃月光。每当月亮高高地升起在海滩,他们就来到沙滩疯跑。白灿灿的沙子是柔软的,吻着他们的小脚丫,孩子们的心里就扑腾出许多只海鸟,带着他们的心飞到远离大海的世界。2014.8.30虽然想飞远,海还在海边住着,海龙的爸爸还会坐着机动打鱼船突突突地到远海去捕鱼,小莫10岁的妹妹还会在海滩上捡贝壳。他们四人总会在月圆的时候到海滩上疯跑,但这个暑假显然“疯”不起来了,因为开学后,他们中的三个就要到县城中学去读高中,从此不再是小孩子了。
  
  他们是同住一个村庄的四个孩子,小莫,圆圆的脸,一笑,就涌出两个酒窝。小叶子,身材苗条,苗条得一阵风就能把她像柳叶一般吹走。罗成是一个高个子的英俊男孩,两只眼睛里闪烁着聪慧,偏偏戴着眼镜,好像故意把聪慧掩藏起来似的。最深沉的是海龙,个子不高,颧骨高,眼睛总是小小的,看人的时候要眯起来,有点嘲讽人的意思。四个孩子是好伙伴,好同学,从小学、初中一起上学,九年义务教育就这样过去了,过了暑假上高中(只有海龙不再升学了),他们要去不同的地方上高中,有的去县城,有的去福建,眼下还在暑假里,这可能是他们最后的一次月亮海滩聚会啦。
  
  四个孩子因为要分别到不同的学校上学去,他们好像都一下子都有了心事。在海滩上,他们没有疯跑,只是并肩在白沙滩上走了一会,看到海面上的月亮大了圆了的时候,他们就一屁股坐在海滩的沙子上,围成一个不规则的四方形,一个人守着一个“角”。小莫的父亲从市场上买了一大包板栗,是炒好的,小莫“偷”了半包来,拿给三个小伙伴吃;小叶子带来了四瓶矿泉水,就当作美酒吧,四个人来海滩上过属于他们的“成人节”。
  
  海龙拿起一瓶矿泉水,打开盖子,喝了一口,像是校长似地清了一下嗓子,用他并未全部变声的声音说“咳咳,我16岁……”他刚说了半句,伙伴们都笑了,呵呵,光你16岁,都16岁了啊。海龙也不管伙伴们讪笑他,只管说“16岁,就成年了,按照日本的习俗,要过成年,成年……”他又咳咳了两声,那个“礼”字没有说出来,被小莫一下抢走了。小莫说“龙哥莫要说了,咱们是中国人,不弄那个日本的成年礼,我们四个就要分开了,小学,初中,这么长的时间,玩得挺开心的,今天就不要寻不开心了,快快乐乐的,每个说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好不好?”小莫平时就是快嘴利牙的,今天依然。
  
  好啊,好啊,好啊,罗成先拍起了巴掌,他是一个爱起哄的男孩。小叶喜欢安静,细声细气地讽刺他,“你说好,你就先说,别起哄。”罗成并不服气,撇了撇嘴说,“说就说,人家又不是没有长着嘴巴。”于是,伙伴们等着他说,他蹙着眉头想了半天,张开嘴巴,大家以为他开始说了,结果他却说“我还没有想好,还是让小叶子先说吧。”小叶子好像知道他会来这么一句,没有搭理罗成,就向伙伴们说了海怪的事情。
  
  “我爷爷说,海里是有海怪的,海怪有大鲸鱼那么大,在海里游,还会在海面上行走。高兴了,还会走到海滩上,尤其是在没有月亮的海滩上,你如碰见一个巨大的黑影,不要吭声,即使从黑影里穿过,也不会发生不好的事情,你如果大声喊叫,就会被海怪吃到肚子里。”小叶子一边说,一边紧张地盯着海面,好像海面真的站有一个海怪。
  
  “我的爷爷也说海里有个海怪,说海怪能举起一艘帆船在海上走。”小莫说。
  
  “那太危险了,海怪的手一松,整船的人不就掉进海里了吗?”罗成吃了一惊,插了一句。
  
  “不会的,船被海怪举起来的时候,船就会晃荡,和被海水扑打着晃荡的感觉不一样,船里的人会知道被海怪举起来了,这时,千万不要咒骂海怪,也不许抽烟喝酒,只能默默地祈求妈祖保佑……不一会,船就会被海怪平稳地放到海面上。”小叶子也吃了一颗板栗,喝了一口矿泉水,她的语气很肯定。
  
  “如果不祈求妈祖保佑,会怎么样呢?”罗成是一个善于刨根究底的孩子。
  
  “那就会发生事故嘛。”罗成被小叶子抢白了一句。沉默了半天的海龙清清嗓子,开始说话了,他没有说海怪,讲了一个鲨鱼的故事。
  
  “我爸爸,嗯,我爸爸,你们大家晓得不?他是一个爱抽烟的人,也是我们村最会打鱼的男人。他天生晓得哪一块海面的鱼多,也晓得鱼的脾气性格,晓得哪些鱼扎堆,哪些鱼自顾自,不管多怪的鱼,见了我爸爸,都乖乖的。”伙伴们静静地听海龙说,谁也没有打断他,因为村人都公认海龙的爸爸是最会打鱼的人。
  
  “村里没有大型机动打鱼船的时候,我爸爸驾驶的是一艘小型机动打鱼船,小船不抗风暴海浪,小型机动打鱼船的都在近海打鱼,不敢去远海。我爸爸就敢去,只要海面下有鱼群,没有我爸爸不敢去的地方。”海龙十分骄傲地褒奖自己的爸爸。
  
  “远海啊,多危险啊,遇到风暴怎么办呢?”小莫说。
  
  “风暴啊,我爸爸会听天气预报出海的,他还会看云听风,在风暴来之前,他会驾船平平安安回来的,打鱼这么多年,我爸爸还没有一次被风暴缠住的。”海龙咳咳了两声,有点自信,好像他就是他的爸爸。
  
  “那就没有遇到过别的危险吗?”罗成还是那样好寻根问底。
  
  “有过的,我爸爸三十岁那年的生日,他喝了不少的酒,不听我妈妈的劝告,一个人驾驶小型机动打鱼船去打鱼,因为高兴得有点晕乎,他也没有在近海停驻,就直接驾着船到了远海。我爸爸到了远海,并没有往海里下拖网,而是把船停在海面上,晃悠悠的,他坐在船头美美地看风景。突然,平静的海面上有了很深的水纹,我爸爸知道,这不是一般的鱼,而是一条贼大的大鱼。”海龙一边说,一边看着远处的海面,好像那里真的有一条大鱼。
  
  “这会是一条什么鱼呢?千万别是一条鲨鱼啊。”小莫听海龙讲到遇到大鱼了,开始有点担心了。
  
  “我爸爸平时见了大鱼要绕着走的,这次不同,因为他喝酒了,硬是驾着小船去撞这条大鱼。小船加速开了过去,却没有看到大鱼,只有大鱼掀起的水纹。我爸转了船头,又去撞大鱼……嗯,实际上那条大家伙也在找我爸,可能这个大家伙被我爸爸激怒了,在海面上跳出来,浅褐色的鱼皮露出水面后,我爸爸才看清是一条不算很大的鲨鱼。”海龙咕咚一声喝了一口水,吃了一颗板栗。
  
  “鲨鱼啊,太可怕啦,会怎么样呢?你爸爸逃跑了没有?”小叶子天生害怕。
  
  “逃跑啊,男人怎么能逃跑呢?”海龙撇了一下嘴巴。“我爸爸平时很少遇到鲨鱼,遇到了鲨鱼,会祈祷妈祖保佑,然后,静静地离开它,从不给它较劲。但是这次,我爸爸是喝酒了的,胆子比平时要大,他调转船头,又去撞那条鲨鱼,可是那条鲨鱼并不躲闪,在那里等着我爸,待我爸的船头快触及了它,它刺溜一下就没影了,然后又转移到船尾等着我爸,还把海水呲得老高,呲了我爸一身一脸。我爸生气了,大声地咒骂鲨鱼,并且从船舱里找出了鱼叉,挥舞着鱼叉咒骂鲨鱼。”说到这里,他好像说评书的人那样,故意不说,又喝了一口水,吃了一个板栗,慢慢地嚼着,好像是品尝大酒店里的鲨鱼的鱼翅。
  
  罗成不耐烦了,催促他:“老慢牛啊,说啊,后来怎么样了呢?”海龙白了罗成一眼,说:“那条可恶的鲨鱼围着小船转,挑衅我爸。我爸举着鱼叉狠狠地叉它,叉了几次,都没有叉准。狗日的,总是快叉到它了,它就往水底沉,鱼叉又短,够不着它。”罗成着急了,说“抛鱼叉啊,不就叉住了它吗?”
  
  “船上只有一根鱼叉,抛了出去,就没有鱼叉了,我爸也就没有防身的武器了,肯定地说,这根鱼叉是决然不能抛出去的。嗯,嗯,当时我爸确实气急了,每次用鱼叉叉鲨鱼的时候,总是身体匐得很低,有一次差不多都叉住它了,只是叉得太浅,只伤了它的一点皮毛。但鲨鱼也生气了,在我爸再叉它的时候,它没有逃,扭头用嘴巴叼住了鱼叉,使劲地拖,可是我爸偏偏不松手,鲨鱼和我爸就像拔河一般拉扯那根鱼叉,最后……”说到了关口,他又吃了一颗板栗,喝一口水。
  
  “最后怎么样了呢?”小莫也有点焦急了。
  
  “我爸毕竟没有鲨鱼的力气大,而且小船还在摇晃。我爸就被鲨鱼拉进了海水里。在海里,我爸还是不松手,可是鲨鱼松口了,这个可恨的家伙在海水里一个急转身,冲过来,冲着我爸的右脚就是一口。我爸的脚火辣辣地疼,他忍住痛,还是用鱼叉狠狠地刺它,那个狗东西也怕疼,躲开了。趁着它躲开,我爸爬上了船,找一根布带扎紧了大腿,防止血流得太多,赶紧驾船回返。可是那条鲨鱼并不服气,一直跟着小船,有几次还差点碰翻了船。我爸一边驾船,一边默祷妈祖保佑。小船驶出了几海里,才甩掉了那条鲨鱼。”海龙松叹了一口气,好像昨晚第一次听他爸爸讲遇到鲨鱼的这件事。
  
  “那条鲨鱼就一直没有追上你爸爸的小船吗?”小叶子还是为海龙的爸爸的安危而焦急。
  
  “没有,骗你就是小狗。”海龙说。
  
  “事情就是这样的吗?”罗成倒是显了几分镇定。
  
  “就是这样的,我爸忍痛驾船回到海边,终于撑不住了,一下子就晕倒了,幸亏被人发现,送到医院包扎,医生说这只脚保不住了,锯掉吧。你们知道的,我爸的右脚是假的,他也不能开船了,只能做人家打鱼的顾问,指点人家去哪里打鱼,哪里的鱼多。”伙伴们并不吭声,因为他们都知道海龙的爸爸是一个瘸子,右脚是义肢。
  
  在海龙讲他爸爸的故事时,月亮已经从海面上升到一竿子高,浑圆浑圆的,没有一点杂质,没有云彩的遮拦,月亮显得很自在,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海滩,看着海滩上的四个孩子。四个孩子觉察到今天晚上的月亮真圆真亮,想到今后除了海龙继续留在村里跟着他爸打鱼外,几人都要离开海滩,也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海滩看月,所以格外稀罕这熟悉的圆月,他们使劲地吸鼻子,好像要把月光吸到肚子里。
  
  四个孩子安静了一会,谁也没有讲什么,不太远处的大海有节奏地拍打着海岸,哗啦,哗啦,一声又一声。突然有风了,风有些细,有些瘦,和平常呼啦一下扑过去的迅风不同,风是打着旋走过海滩的,有些白沙被它从这个地方抓起来,放到另一个地方。小叶子首先害怕了,说,“该不会海怪要过来吧?”海龙放下手里的矿泉水瓶,撩起脚丫子走到那些小旋风的小圆柱里啪嗒啪嗒跑了一阵子,气喘吁吁地跑回来,一屁股坐到了沙滩上,说,“什么也没有,我们好好说话吧。”
  
  不过,海龙坐的时候,他忘记了他所在的“角”的位置,坐的离罗成近了一些,罗成一把推开了他说“去去去,满嘴金枪鱼味!”海龙只好又坐回他的“角”,吞一颗栗子,说,“只有风,没有海怪的,我爸说过,海怪不会在月圆夜出来的。”
  
  “我说说我的爸妈吧。”小莫好半天没有说话了。
  
  “你们晓得不?我爸爸有一个曾用名,叫爱蓉。这个名字是由我妈而起的,我妈的名字叫蓉蓉,我爸爱我妈,就起了这样一个曾用名。我爸和我妈是村里第一对到浙江打工的,你们晓得不?他们走的时候,还请家族里的老人喝过酒,说不混个人样绝不回来。到了浙江后,我妈去了一个制衣厂,要知道,我妈在家就会裁衣的,到那里后,很快当了组长,成了老板的红人。”因为是回忆,小莫一直看着海上的月亮,好像月亮里有她的爸爸妈妈似的。小叶子插嘴说,“什么是红人呢?”罗成打了一个哈欠说,“红人就是被喜欢,老板喜欢小莫的妈妈。”接着,罗成又打了三个哈欠,他是四个好朋友中最能睡觉的,他有点困了。
  
  小莫并没有责怪罗成,继续说,“我的爸爸在一个搬运公司当搬运工。爸爸没有文化,除了能打鱼,没有别的特长,但他有力气,能一个人把很大的冰箱背到七层楼。他不怕累,老板什么时候叫什么时候到,干活实在,工资挣得也和我妈差不多。我妈让我爸学电工,我爸只上过两年小学,对电的事情搞不通,他在家是独子,怕被电死了,韦家就没有根了(小莫的爸爸姓韦)。我爸一直没有学电工,妈妈的工厂招到电工了,我妈有一点生气,说我爸是破罐子不上进。后来,我爸从妈的手机里发现我妈和老板好上了,就走了,到山东威海的一个渔业公司打鱼去了。”小莫一边说,一边流出了眼泪,小叶子掏出自己的手绢,为小莫擦泪,扶着她的肩膀,让小莫靠住了自己。
  
  四个孩子谁也不说话了,村里都知道小莫的爸妈离婚的事情,他们是村里第一对离婚的人。
  
  海龙吃了一颗栗子,对小莫说“你妈和你爸离婚后,回过来没有?”小莫深呼吸了一次,说,“回来过,带来很多东西,可是我爷爷不让她进家门,她只好哭着走了。”罗成咬牙说,“活该!”小莫和另外两个孩子对罗成的狠话无动于衷,没有支持他,也没有斥责他。
  
  “罗成,该你说了,让小莫歇一会,你再不说就没得说了。”
  
  “该我了吗?我说什么呢?”罗成伸展一下胳膊,赶了一下瞌睡虫。
  
  “实在没有说的,就说说你家的海怪。”海龙提醒一下罗成。
  
  “我家哪里有海怪?没有的,没有的。”罗成有点急了。
  
  “你家没有,我家就有,咱们村的人大部分都见过,你能没有见过?你不想说,我就先说。”海龙白了罗成一眼,一连吞了两颗栗子,才开始说海怪到他们家的事情。
  
  “嘿嘿,你们不晓得的,海怪在海水里很大,在沙滩上个子也大,到了村里,个子就小了,像村里的大人那么大。”海龙一边说,一边站起来,高高地举着右手,比划海怪的高度。“能高过你家的房顶呢!”罗成咧着嘴笑了。“高不过房顶,也比门框高,每次到我家的时候都是低着头进来的。我害怕海怪,不敢吭声,还有我爸,他的脚被鲨鱼咬掉以后,变成一个胆小的人了,他也不敢吭声,但是他敢拉着电灯,在灯下抽烟。海怪不怕我爸抽烟,但它会吹,总会把我爸的烟卷吹灭,我爸就再点着,海怪再吹灭几次,这样反复了几次,海怪也觉得没有意思,就飘走了。”几个孩子听得有点毛骨悚然,小叶子更胆小,都能听见她轻轻地碰牙齿了。
  
  “人如不攻击海怪,海怪是不伤人的。我爸自从攻击鲨鱼丢掉了腿以后,脾气软的像个女人……咳咳咳,这是我妈说的。咳咳咳……其实,海怪进我家的时候,我爸就知道的,如果他的脚不掉的话,他会用土铳向海怪开枪的,可是,毕竟……咳咳咳,你们是问为什么海怪飘啊?海怪没有脚的,他无论是在海面上,还是在沙滩上,都是飘的,你们这点都不晓得啊?”海龙像是对三个伙伴有点不满,不说话了。他干脆躺在沙滩上,看月亮。
  
  停了一会,罗成说,“还是我说吧,我说说我自己。你们看我有时候大大咧咧的,其实我是一个胆小的人。我害怕风,害怕海水,害怕船,害怕大鱼,害怕大人吵架,每当听到大人吵架,我都会做三天恶梦。”罗成吃了一颗板栗,停了一会,好像听小伙伴对他讲的故事满意不?小伙伴们谁也不吭声,他只好接着讲,“我在七岁前基本不出家门的,因为我害怕,但是我不怕蚊子,不怕贝壳和海星。上小学后,我常常一个人在海边捡贝壳和海星,捡到后就弄到家里,把贝壳用线穿起来,挂到墙上,贝壳们会在晚上说话,尤其是海螺,简直是讲故事的高手呢。还有蚊子,夏天的蚊子是我的朋友,我们家有蚊帐,爸妈把蚊帐扎得严严实实,不放蚊子进去,我故意把蚊帐打开口子,放蚊子进去。蚊子在我的蚊帐里飞来飞去,像是飞机。如果两个蚊子进了我的蚊帐,它们会吵架,我不怕蚊子吵架,就吼它们,它们乖乖地不吵了。你们晓得不?蚊子还会放屁呢?”
  
  “蚊子放屁?”罗成的一句话赶跑了海龙的睡意。
  
  “什么,蚊子放屁?”两个女生也大笑了起来。
  
  “就是嘛,我知道给你们讲,你们也不会相信的。”罗成有点羞涩了,不敢看三个小伙伴。
  
  “好啦,好啦,不说放屁的事情了,听罗成讲。”小叶子制止了伙伴们的哄笑。
  
  “我从四年级才开始不太胆小了,因为我从我舅爹家读了一本连环画《小人国》。小人国的小人们从来不怕大人,因为他们知道大人的生活习性,嗯,习性,一点不错。我就开始观察大人们的说话和行为。大人们和我们不一样,他们说话是试着说话的,还从来不把话说肯定,往左走可以,往右走也行,他们话里有话,话里藏着话,到底话后面藏了什么话,我是能琢磨出来。当我揭穿他们的时候,他们很惊奇,说我了不得,眼睛看着我,像是看着村长(孩子们一直认为村长是最大官)从此我就不害怕人啦。还有你们,我的好朋友们,你们来海边玩的时候,总是喊我一起出来玩;上学的时候也喊我一起走。我会永远记住你们的。上高中,去我爸爸打工的地方,是福建,我去的地方最远,我给爸爸说好了,放暑假回来的时候,会给你们每个人买一份礼物,你们都喜欢什么礼物啊?”罗成摊开两只手,好像两只手里放着礼物。
  
  三个小伙伴没有回答,他们被罗成的真情感动着。他们没有说礼物的事情,都在说,“罗成,你去福建好好的,我们不会忘记你的。”海龙甚至说,“罗成,你到福建如果有人欺负你,给我电话,我去福建搞定他!”
  
  罗成握住海龙的手说,“谢谢你,龙哥。”这多年,海龙一直让罗成喊他龙哥,罗成喊不出,今天脱口而出喊出来了。“你们三个去高中好好学,我不能陪着你们了,我爸要买一条自己的大船,让我帮着他打鱼,让我成为村里最能干的打鱼人。”海龙怅怅地说。
  
  小伙伴们低着头,不语。
  
  已经快到夜晚十一点了,天空又大又圆的月亮,时而被云彩遮住,时而露出白灿灿的脸蛋。时间滴答滴答地从他们身边溜走,他们的心里有许多的不舍,但是月亮会熄灭,白昼会到来,远处的渔村有的房舍的电灯开始熄灭了。四个好朋友里,除了海龙的手机没有响,三个人的手机都响过,是家人催他们回家睡觉。
  
  夜晚十一点十五分,月亮更大,好像要从天空伸出大手,把四个小伙伴抱到月亮里去。但是海龙看见一朵浓黑的云在从远处飘来,四个小伙伴站了起来,都伸出了手,每个人两只手,八只手牢牢地相互叠压握在一起,月光钻进他们的手心,把每个孩子的手照得晶亮。
  
 
                                                    2014年11月于月亮屋


鲜花

紫云儿  在2014-12-7 16:1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珠走玉盘  在2014-11-17 00:13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梅香  在2014-11-16 17:01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梅香  在2014-11-16 17:01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26)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6 16:5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02:49 编辑

请各位朋友点评,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6 16: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02:49 编辑

读的时候也许像小说,但是克楠写的时候,是按照散文的路子写的,就发到散文栏目吧

发表于 2014-11-16 17: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02:49 编辑

美丽的月亮海滩,四个少年相聚,四个家庭的故事,在笔下缤纷。

发表于 2014-11-16 17: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02:49 编辑

有点小说味了。祝福克楠大哥!

发表于 2014-11-16 17:26: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02:49 编辑

王老师这篇文章,准确来说,是意识流,散文小说。

鲜花

紫云儿  在2014-12-7 16:19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发表于 2014-11-16 17:28: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02:49 编辑

受益于王老师的启发,我注意到文章开头为了达成散文化的语言铺垫。镜头的运转极其灵动。语言也相应的配以诗意化。

鲜花

紫云儿  在2014-12-7 16:19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珠走玉盘  在2014-11-17 00:03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发表于 2014-11-16 17:32: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02:49 编辑

通过铺垫的场景将人物带入。小莫,海龙,罗成等四人

鲜花

珠走玉盘  在2014-11-17 00:03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发表于 2014-11-16 17:33: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02:50 编辑

场景被瞬间聚焦,四人的分手聚会。四个人将到四个不同地方上学。准确讲,是三人上学,而海龙留守

鲜花

珠走玉盘  在2014-11-17 00:03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发表于 2014-11-16 17:35: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02:50 编辑

文章主体是运用对话完成了情节的推动和变化。
对话围绕海面展开。波及到孩子内心对未知能量的恐惧和破碎的家庭经历。四个人,四个不同的命运,尽数通过对话剥开

鲜花

紫云儿  在2014-12-7 16:2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珠走玉盘  在2014-11-17 00:03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