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26|回复: 37

《夹皮沟记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24 10: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15:21 编辑

《夹皮沟记忆》
夹皮沟并不远,就在甘肃省酒泉县
位于豪壮的巴丹吉林沙漠的边缘
行政名称是甘肃省第八劳改管教支队
195710月,这里成为右边的集中营
他们是右派,极右派,疑似右派
只要走到道路的右边,就成为了政权的敌人
尽管他们曾经是教授,是工程师,是大学生,是干部,是优秀团员
现在只有一个称呼,是右派,需要从共和国的土地上消失
管教人员行伍出身,右派们战战兢兢
他们与世隔绝,终日劳作,沙漠上没有食物
他们的口粮从每月40斤,递减为26斤,20斤,每日七两
还有伴以16个小时的超体力劳动
沙漠上有老鼠洞,他们刨开,和老鼠争食
有的是抓来蜥蜴来吃,吃兽骨,知识已经死亡,他们只需要活着
他们吃羊皮,吃花生秧子,吃生麦子,麦子在肚皮里发酵膨胀
沙漠还有手指,他们吃着自己的手指,直到死亡
傅作义的弟弟在猪圈边找食物吃,被冻死了
大雪掩盖了他科技报国的赤子之心
19609月,他们从夹皮沟迁移到明水农场
明水的水并不明亮,而是暗无天日
没有房子住,没有粮食吃,没有水喝,只有光秃秃的旱滩
他们在这里演绎成群结队地死亡,死亡前先浮肿
他们极度浮肿,上下眼皮贴紧,一条小小的缝隙
嘴巴因为浮肿开始往两边咧着,像是烈士上了刑场咧着嘴笑
他们的头发竖了起来,怒发冲冠,虽然已经消失了愤怒
他们已经是植物人,只需要活着,但“活着”会远离他们
他们的浮肿会消下去,然后卷土重来,人就会肥胖地告别人间
他们成批地死去,每天十几个,管教向上级汇报
上级说,死几个犯人怕什幺?干社会主义哪有不死人的,你尻子松了吗?
是啊,不仅右派饿死,整个甘肃省饿死了一百万人
右派作为被饿死的先锋又能咋地?姑且先锋战士吧
三千右派是三千精英,又是三千蚂蚁
他们默默地到来,默默地死去,共和国已经忘记了它们
196110月,夹皮沟农场撤销,右派遣返
只留下一名医生,奉命为死去的右派编写病例
每个人都不是饿死,而是死于各种各样的“疾病”
是啊,整个民族病了,他们焉能逃脱?
其实他们是烈士,但他们却睡在集体坟墓里
无法辨认他们基因,他们的父母和后代也无法认领
他们的坟墓的前面并没有任何石碑,或者碑文
就让我的诗歌为他们祭奠吧,如果有再生
一定要找一个可以吃饱饭的地方


回复 鲜花(8)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24 11: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15:21 编辑

只要走到道路的右边,就成为了政权的敌人

发表于 2014-10-24 11: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15:21 编辑

傅作义的弟弟在猪圈边找食物吃,被冻死了
大雪掩盖了他科技报国的赤子之心

发表于 2014-10-24 11: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15:21 编辑

是啊,不仅右派饿死,整个甘肃省饿死了一百万人

发表于 2014-10-24 11: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15:21 编辑

每个人都不是饿死,而是死于各种各样的“疾病”

发表于 2014-10-24 11: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15:21 编辑

就让我的诗歌为他们祭奠吧,如果有再生
一定要找一个可以吃饱饭的地方

发表于 2014-10-24 11: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3 15:21 编辑

诗人再现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我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我父亲也是右派,而且听父辈们讲过那个时候的事,真是让人心痛不已。
敬佩诗人的大爱!道出了对现实的无奈。欣赏学习,问候诗人。

发表于 2014-10-24 11:3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夹皮沟,另一个癌症楼。
发表于 2014-10-24 11: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上级说,死几个犯人怕什幺?干社会主义哪有不死人的,你尻子松了吗?——生命如此之轻
发表于 2014-10-24 11:3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对生命缺乏尊重,对文化任意践踏,是某种集团的通病。

鲜花

一石  在2014-10-25 09:3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