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76|回复: 26

小屋住着大卫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2 23:2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7 18:20 编辑

                                                                                                                                               文/夜雪
        卫卫是谁?我还没忘记,也没法忘记,也许他就是小时候我身边的一个黑色的参照吧。就像白色雪野上的一棵树一样,成了泛白恍惚冬天里的黑亮。在我迷迷糊糊的梦境,他总清晰地站立着,也在失去中,向着远处的白色。
       卫是深山里的孩子,没了母亲就随父亲搬到了大村庄里来。那时,他已经长高了,比上小学的我们高出很多。穿一件不知哪来的大棉衣,纽扣老扣不上。黑色人造革帽子下面的脸很长,很白,宽厚的嘴唇老挂着口水。说话的时候,不一会儿就要吸两口气。两颗龅牙撇的口音都变了。重重的一句话,被他老说得黏黏糊糊。除了黑发下深眼窝里一双黑亮的眼睛外。我看到的他就是当年电影中的----保尔柯察金。虽然个子高,可毕竟还是和我们一般的孩子。他不像保尔那样修过铁路,伐过木,自然眼神不够坚毅。我们开学了,卫就跟着村子里的大人去了矿山捡矿石。他不上学,假期里和我们常在一起玩,顽皮讨厌的女孩也都喜欢逗他,老是一群在后面叫着,大卫卫,大卫卫……可能是把疯子都叫大疯子,坏人都叫大坏蛋吧。卫急得满口唾沫半天说不出话来。把别人没办法,只是不停的抗议还是一直就那么的继续着。
       卫和父亲两人,家是别人家的两间老土屋。门框上褪色的对联残缺不全地一直掩盖着陈旧,没有换过。屋里一个大炕,占了半间屋子,黑乎乎的被褥,烟早已把所有都熏成了一个颜色,如果人不是活着的,怕也早被熏成了一色。一个火塘架着口不大的铁锅,看不到厨具,也不知在哪弄的菜,锅里总有模糊不清的饭煮的咕咚咕咚地响。冬天里,孩子们晚上都会聚在火塘边,火烧的旺。卫的父亲很少说话,柴火照着脸红彤彤的。孩子们再调皮,也不会说什么。只是默默在火塘边端着大碗吃饭,不吃饭时就很少看到他的父亲。除了这些我还清晰的记得,再就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空荡荡的旧屋子,装着冬夜里柴火发出忽闪忽闪的一半亮和一半暗。这以外的村庄我就再记不得了。失去些也好,也该是模糊了。
       那时我们一起拉帮结派游戏时,卫那一边都不是。可能是他个子高吧,他永远都在人群的中间,大孩子和小孩子的中间,男孩子和女孩子的中间。谁都不需要他,谁都不会把他拉近。打麦场上大家疯狂玩耍的时候,卫就在边上。那黑色的大棉衣,营养不良的白色的脸,就像一只离群的鸟。胆怯地行走,谁都可以跑过去拍他一把,丢下句挑逗的话,卫从来没有发过脾气。他的反应和语言一样来不及。等着还在黏黏糊糊许愿的时候,早看不到了人影。
       到底是八几年啊?数不来了。只记得村口的老水磨坊那年停止了转动,时间也仿佛戛然而止。与之联系着的所有事物一下子就跳走了似得。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常喜欢那时候。所以回忆和梦愿意留在那儿,时间好像还是在那儿就那么等着。有的事,如冬野上的白雪一样恍白,在这种感觉里我会兴奋!
       走过磨坊的桥,就进了村子。河流从高处下来,在木质的水轮上跌成洁白的水珠,散发出木头浸在水中久了的味道,是清新的。水流过桥下,在两棵柳树间汇到了大河里。鱼儿就在浪花里往上跳,夏天就成了我们打发假期的好地方。磨坊一停,水也被改道一边。只剩下了白色的石头;沉淀后细细的沙子,软的和收获土豆后的田地一样。卫卫家就在磨坊不远的麦场边。
       那年寒假,我也长大了点,卫长的更加的高了。我们在那两棵柳树上做了个秋千,围来好多的孩子。卫还是在一旁,端着个大青花瓷碗,面条吸得扑扑地响。卫看着,想一起来玩。我们一起的伟就是不让玩。卫急了,跑过来就要玩。伟也不让,过去照着卫沙子里的大碗就是一石头。这小家伙鬼哦,知道自己矮小,可他也知道这碗面才是卫最疼的。那大碗的碎得好像散落的月季花瓣,洁白的面条,鲜红的红萝卜丁都撒出来了。有的一起被砸到了沙子里。酸溜溜的醋味和战争的气味一下就混杂了。那破碎了的碗好像就这样静静的死去了,真死了。我真希望有什么力量能让碗活过来,来拥抱她的卫卫。

       卫像个拼命的大公鸡一样,敞开着棉衣,吼着,冲上去一下就把伟像他那只碗一样按在了沙子里。
      “  你赔我的碗,你打了我的碗,我要你的命” 就这么的重复着这一句……
       伟和卫和在一起就像个爬在沙子里的老鳖,卫是壳,伟伸出来的手脚就是四足。就这样伟还用小拳头砸着卫的背。卫的口水这回成了眼泪,我听的出来。就这样趴着哭,压都压不住地哭。让我想起了他曾经是不这般的哭泣母亲,或者这碗是母亲留下的吧。卫一把都没动伟。脸色却更加苍白,身体也在抽搐。嘴巴子半天出不来气。那大拳头只是砸着伟旁边的沙子,一拳就是一个坑。一拳接着一拳!
       鱼鹰在河面上滑翔,浪花冲撞着石块,都静止了,只有缓缓的河流随着北风抚摸着冷寂的这青灰的黄昏。
       那个下午,也许卫的世界曾寒风凛冽。那碎了的碗只会像埋葬一样被沙子掩盖,又一次的被埋葬。而火塘在夜晚还会红彤彤的照亮那小屋里的一切,昏暗中藏着的,也许会变得清晰些。一个长大了的孩子,一个沉默的老父亲。
       事情就这么过了,我们还是依旧去卫的家里闹腾。喜欢他们家里特有的温暖,和柴火的烟。春节时,我们在冰冷的河里抓回来小鱼,晚上和粉条炖在一起。偷了一瓶白酒,我也大醉了一次……
       爷爷去世时,我回到过那个村庄。伟成了和我们有了距离的矿老板,感觉他一下比卫都显得成熟,自然就和我们都拉开了,就像水和油一样。其他的小伙伴都结婚有了家,而卫还是那样,只是看不到他那大棉衣了。卫笑着说:“你咋看起来还和小时候一样啊”。从贴胸的口袋摸出香烟,给我递了一支,还是那相。我接了,心里紧巴巴的!小时候我们在他家模仿过大人们吸烟的快乐,今天的我只想模仿一下过去的自己,我感觉卫也没变。真想说,你小子不也这样吗?
        奶奶去世时我也回去过,卫的父亲也去世了。卫仍然一个人在那个屋子里,屋子没变。
       一个人的空间,只要一个火塘,有时还真想陪着周围看不到的黑暗和寂静。
   

姚文波,男。甘肃陇南成县黄渚镇白银有色厂坝矿职工医院。
   邮编:742504.电话:15348093711。QQ:1322668627


鲜花

白说废话  在2014-8-3 10:52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3)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3 10: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7 18:20 编辑

好文提起来,大家共赏。

发表于 2014-8-3 10:5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7 18:20 编辑

人物刻画的较丰满,感觉还缺少点内涵,但仍不失为一篇好文章。

发表于 2014-8-3 10: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7 18:20 编辑

学习。描写生动,人物刻画鲜活,更像小说。

鲜花

那夏的风  在2014-8-3 11:01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发表于 2014-8-3 10: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7 18:20 编辑

很有意味的回忆。卫卫的刻画比较鲜明,也很突出。就整篇来说,作者应在语言是多加练习,做到独特的“这一个”。个见。问好。

鲜花

那夏的风  在2014-8-3 11:0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发表于 2014-8-3 11: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7 18:21 编辑

好文!拜读了!问好!

发表于 2014-8-3 13: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7 18:21 编辑

文中人物形象刻画的细腻传神,把大卫这一类边缘人的形象与生活,描述的淋漓尽致。文中大卫与伟的对比描写更突出了小人物的可怜与可爱之处。

发表于 2014-8-3 13: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7 18:21 编辑

开头简洁,结尾干净有力!
亮了大家读评。

发表于 2014-8-3 13: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7 18:21 编辑

“身边的一个黑色的参照”------大悲悯。打架一节语言出彩。
支持幽谷罗兰编高亮。

 楼主| 发表于 2014-8-3 21: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何其三 于 2016-6-27 18:21 编辑

好文提起来,大家共赏。[/quote]
谢谢夏风编辑鼓励
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