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951|回复: 54

马车送走远嫁的新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18 09:4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2 23:29 编辑

马车送走远嫁的新娘
文◎草原灵儿
  
  大红高粱已经进场,谷垛也像山一样,林立在我那个日夜牵念的老村子中。我是一个漂泊在外的游子,面对故乡,一切都是熟悉又熟悉的,就像熟悉爸妈日常起居一样,温暖又平常。可是这次,我却总是用眼睛读出季节的凄凉,西风,荒草,落叶,南飞的大雁……
  
  也许是自己心情有别吧,这次回来,是为了更久地远行。
  
  告别父母多年养育的恩情,还有少女的身份,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呢?现在的孩子无法理解我们那个年代的思维,有眷恋,有感恩,还有千丝万缕说不清的情愫。尤其我是远嫁他乡,新郎虽然不是我理想中的爱人,但却老实厚道,说不出满意,也说不出不满意,那份感觉很复杂,也很落寞。纵然心里有万千感慨,最终,我还是要跟他离开家乡,对我来说,远嫁的日子就像一座山,压得心里沉甸甸的。
  
  怀着一份郁郁心情,看家人张罗办喜酒,看着一大群人来来去去帮着忙碌,打理席面,心底有说不出的委屈。听着烙忙小伙边干活边哼着小曲,突然很想哭,耳边似乎想起时断时续的吉他声。但我知道,我必须要开心,因为我的他还有爸妈在看着我,我要让他们感觉到我是最快乐的新娘。我强自忍着满心忧郁,装着快乐幸福的样子,接受亲属和屯邻的祝福,听他们赞许新姑爷的稳重与白皙,虚荣心上算是有了一点满足感。那种满足,就像看贴在墙上的一幅年画,新奇感稍纵即逝。取而代之的是茫然无绪乱飞的念想,跟窗外飘忽不定的白云一起游荡着。
  
  也许,自幼就是老爸跟屁虫的缘故吧!对老爸总是别样的留心。这时看着老爸孤独地坐在炕头吸烟,眼睛跟着烙忙地转来转去,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眼前出现老爸在别人家婚礼上,神采飞扬呼来喝去,迎来送往的镜头,时不时还帅气地冲着年长者挥手致意的画面。现在,老爸只能默默地看着,烟,点了一支又一支。其实老爸自从得了脑血栓,就经常这样眼睛跟着大家忙活,话比以前越来越少了。今天是他宝贝“二儿子”准备出嫁的日子,能想象得出,让他稳稳当当的坐在那里当太上皇,是真的比打他,骂他都难受,因为六个儿女中,我是被他当儿子养大的一个野丫头,对我的偏爱人所共知。我看着老爸,心底涌动着酸涩,强忍住泪望向窗外,窗户上由于蒸汽太多,雾气变成泪一行一行的往下淌。
  
  婚前宴随着日暮降临,天边的云彩烧得火一样灿烂,忙碌的人群也终于散去最后一拨,院子开始静下来,场院里稻谷的香气渐渐晕染开来。
  
  我们各自拖着疲惫刚想休息,老爸突然开口让妈找人去张罗一匹红马,说,明天一定要红马驾辕,送我离开家门。全家人听了爸的吩咐,都有点发懵,那时候,大部分人家都挑了车马,换成四轮车,别说是红马,就是黑马也不好找呵。于是大家开始七言八语的反对老爸,老爸的暴脾气一下就上来了,大骂姐妹们和妈都是废物,连匹红马都找不来,骂着数叨着自己蹭下炕沿,拖着一条僵硬的腿,一步一画圈地往外走,说自己去找红辕马。
  
  我拦着爸说,干嘛非得这样,我明天自己走路去赶车还不行么?爸甩开我说,你不懂就别掺和,明天就用红马驾辕,不然我一辈子不踏实。我回头看一眼妈和姐姐无奈的表情说,非要这样,我自己去找,也用不着你这样一瘸一拐地去找啊!爸恶狠狠地瞪我一眼,甩开我。我急了,拉着爸大叫,你这样是逼着我现在走人是不是?那么,我现在就走,明天就谁都不劳驾了,说着,我甩开爸,真的去收拾东西,边收拾东西边哭,我那木讷未婚夫,看着我们不知所措。
  
  老爸看着我伤心哭泣的样子,终于妥协,不再喊着去找红马,可是却低着头一声不吭,又开始一口接一口地抽闷烟,眼泪顺着满是皱纹的眼角滑下来。爸是个坚强的人,在我记忆的词典里,找不到老爸也会流泪这个词组。可是老爸却真地流泪了,我想我真地伤了老爸的心,我走过去,想道歉,但从小到大,我骄傲又野蛮,从来不懂道歉是一件非常煎熬的事情,就那样愣愣地站着看老爸流泪,同时也想到自己就要告别父母,一个人孤独走向一场异乡婚礼的过程,想到未婚夫的木讷,以及婚后那漫长无助的日子,眼泪也哗哗地往下淌。时至今日,那镜头依然清晰如昨。因清晰而疼痛的心时时痉挛着,那是因为,后来听说老爸闹着找红马的原因。
  
  老爸说,我二女儿性如烈马,在外面打拼我不担心,多苦多难,她都能担当。但这孩子前程却因某些事毁了,希望他结婚以后,能够转运,虽然男方没有红马相迎,我们可以红马相送,去去孩子身上的霉气,更何况这丫头找的男人太老实,不是他的靠山啊,估计这孩子一辈子都不会有踏实日子过,我没啥可送的,就想送孩子一份老祖宗留下来的吉利啊。
  
  次日,真的是马车送我远嫁,但不是红辕马,是爸的马车和我家那匹陪老爸走南闯北的铁青马。其实我知足了,那匹铁青马陪我和老爸到底走过多远的路,趟过多少河,我已经无法计算,但能送我走完少女的最后一程,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听着铁青马得得敲打路面的跫音还有清脆的鞭稍声,依稀中觉得是老爸赶着马车奔跑在山路上……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18 09:4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看看灵儿当年是怎么嫁出去的?然后再评论。
 楼主| 发表于 2013-6-18 09: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2 23:29 编辑

先看看灵儿当年是怎么嫁出去的?然后再评论。[/quote]
的地得错了好多,才发现

发表于 2013-6-18 09: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姑娘,出嫁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我想看了这篇散文,会引起许多女读者的共鸣。
此文最大的长处是描写出了新娘出嫁前细腻的心理活动,和父亲复杂的心态,对父爱的刻画是亮点。
此篇因真挚的感情和生动的描写而精彩,建议精华。
发表于 2013-6-18 10: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2 23:29 编辑

告别父母多年养育的恩情,还有少女的身份,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呢?现在的孩子无法理解我们那个年代的思维,有眷恋,有感恩,还有千丝万缕说不清的情愫。尤其我是远嫁他乡,新郎虽然不是我理想中的爱人,但却老实厚道,说不出满意,也说不出不满意,那份感觉很复杂,也很落寞。纵然心里有万千感慨,最终,我还是要跟他离开家乡,对我来说,远嫁的日子就像一座山,压得心里沉甸甸的。
  
第一次读灵儿的散文,淳朴真挚的情感,宁静深沉的语言,触动了我,送上一份祝福,有时间上来细品!

发表于 2013-6-18 12: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2 23:29 编辑

读完,不知怎么了,想哭。
寸草心,满纸爱,大抵就是这样吧?
这一场送行,我相信,我们都记住了。
谢谢灵儿的文字,让我们和你一起,回味了当年穿上红嫁衣的一日。

 楼主| 发表于 2013-6-18 14: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2 23:30 编辑

告别父母多年养育的恩情,还有少女的身份,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呢?现在的孩子无法理解我们那个年代的思维,有 ...[/quote]
谢谢柔雪关注,呵呵~是不是觉得灵儿就会写散文诗啊?

 楼主| 发表于 2013-6-18 14: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2 23:30 编辑

读完,不知怎么了,想哭。
寸草心,满纸爱,大抵就是这样吧?
这一场送行,我相信,我们都记住了。
[/quote]
感谢友来读,能感觉一种共鸣是灵儿的福气呵!一篇感恩的文字,写得有点实......问好!

发表于 2013-6-18 15: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2 23:30 编辑

灵儿,你把我感动了。眼前似乎出现了你几步就嗖嗖爬上日军碉堡最高层的景象,出现了未曾见过的你的店面,也想象出了你的家乡,突泉县的某个屯子。切入点好。写父爱,放在出嫁这个背景中来写,自己的无助、父亲的无力和期盼写得很成功,感同身受。支持精华。

点评

呵呵!草姐姐,有机会一定要来看我的小店哈!帮你美发!谢谢姐!  发表于 2013-6-19 09:40
发表于 2013-6-18 18: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帕蒂古丽 于 2015-9-12 23:30 编辑

散文一样精彩。欣赏了,写得给力!

点评

问好细柳,多来批评呵!  发表于 2013-6-19 09:3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