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47|回复: 19

散文《深藏在心底的记忆和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3 10: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c17cbaft6c9f32fec295&690.jpg



        提及我的父亲,当年是个小裁缝。他在师傅的授权下,跑到各村各寨的招揽生意。所以我的母亲,是父亲又一次去村里,给人做衣服时,经别人介绍认识的。
       母亲名叫杨桂芳,小名小芳。是家里的老小,也深得外公外婆的无限疼爱。上有一个姐姐和两个哥哥,既我的大姨,大舅和二舅,所以家里的生活还算过得去。
        而父亲就完全不一样了,自幼丧父。跟着奶奶吃了上一顿,就开始发愁下一顿吃啥,是个名副其实的穷小子。为了讨生活,跟着奶奶四处漂泊流浪。
        后来父亲认了个
裁缝师傅,便跟人开始学习起手艺。究竟吃了多少苦,挨过多少打,又遭受了多少白眼,只有父亲自己知道。好在父亲是个持之以恒的人,遇事倔强不认输,终于得到了真传。

        父亲和母亲见了第一面,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说起来,不知道该叫一见钟情,还是相见恨晚。总之从那天起,父亲就拼着他那具有坚持不懈,顽强坚韧的精神,对母亲开始了穷追不舍 。
        最后,金城所至,金石为开。母亲在父亲的努力感化下,心终于被打动了,答应同父亲正式交往。

        可外婆,外公,舅舅大姨,知道后不干了,且不说父亲大了母亲整整九岁,仅凭父亲家境一贫如洗,是个穷得叮当响的小裁缝这一点,就让舅舅全家很不满意。
         外婆外公对母亲大发雷霆,两个舅舅也使出浑身解数,百般劝说刁难,听说还将母亲,锁在小屋不让出来。
        但没想到母亲自幼被宠爱娇惯,个性也很倔犟。你越阻扰不让,她越是认为自己做的是对的。何况一旦认准的事,任十头老牛也拉不回。再加上父亲不停地献殷勤,说好话,舅舅家还是不肯松口,可此时的母亲拿定了主意。
         后来,为了他们得之不易的爱情,父亲和母亲,不知怎么悄悄商量研究了一下,竟背着家里,偷偷相约
跑了出来。他们先是从蓝田,来到了长安灞桥,后又到西安市,父亲经人介绍进了西安服装厂工作。
         那年他们在西安简陋的民居房里,简单地结了婚。在那样的封建时代,父亲母亲能够这么做,冲破世俗牢笼,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
          因此,我想父亲母亲的结合,大概也算是偷跑出来的爱情吧!
          一九四四年的时候,我的大哥出生了,可他只活到了一岁就夭折了。我想要是大哥活着,我肯定更是个百般受宠的小娇妹。
        一年半后,母亲生了大姐,挺漂亮的一个女 儿,父亲母亲喜欢得不得了,给她起了个乳名叫桃娃。桃娃,桃树的娃。我常常猜想大姐的脸庞,当时的她,该是怎样的粉嘟嘟,红扑扑,多么地招人喜爱,我实在想象不出。
         时间不长,父亲带着母亲和大姐,离开了西安,来到了杨凌西北农学院门前,开了一家小缝纫铺,开始了新的生活。
         也在这里结识了不少教授,高级知识分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着他们个个温文尔雅,在他们的影响带动下,父亲下决心要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有文化有知识的人。
        大姐的出生,是父母的骄傲。她不仅长相美丽,学习还特别优秀,并且能表演话剧,扮成有钱人家的少奶奶,曾让许多人目不转睛,崇拜的不得了。
          从小学一路飙升到高中,六四年高考时得了个榜眼,全县第二名,还是个女娃娃。这让父母有多么的荣耀自豪 ,就连走路都带着风嗖嗖
的。

          二姐呢人也不错,一双丹凤眼,鹅蛋脸。眼睛一扑闪一扑闪,就像会说话似的。二姐在家里,是即勤快又懂事。因为大姐一直就读,且名列前茅,家里条件又不是很好,二姐就觉的自己念的不算是太好,所以初中一毕业,就弃学参加工作,帮助父母维持生活。虽说她的举动,很让父母生气,但也没有办法,再三劝说二姐执意不肯,就随她了。二姐的一份收入,让父母肩上的担子,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三姐自幼秉性好强,这一点是不是随了父亲 ,我不大清楚。大姐上了大学,二姐参加了工作,三姐就一边上学,一边帮母亲,挑起生活的重担。
          不仅帮母亲洗衣做饭,还帮母亲带起弟弟妹妹。三姐大我八岁,我几乎是在三姐的背上长大的。三姐的跑步游戏都是强项,是她不甘示弱,自己偷偷练出来的。直到工作多少年后,依然是单位的体育赛跑游泳健将。
          我的哥哥,那可是父母的心肝宝贝,肉疙瘩。是啊,生养了三个女儿,才来了个儿子,那是父母心中久久的的期盼。哥哥个子中等,但长的英俊,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 ,五官精致帅气的无可挑剔,不得不让人喜欢。他从小心底柔软,善良真诚,特别喜欢养一些小动物。父母亲就想法设发,为他向别人要了一条小狗,几只小白兔。
         你看我的哥哥,把他的小宝贝细细照料,给狗起名虎子,我也喜欢哥哥养的狗,黑黑的毛,亮亮的眼睛,对人很是忠诚,你跑那它跟那。还有几只小白兔,红红的眼睛,毛雪白雪白的,可爱极了。
         只要是一有空,我和四姐就帮哥哥剪兔毛,然后拿去卖钱,父母亲自然也挺乐。至于那条叫虎子的狗,后来过铁路时被火车压死了,叫我们难受了好长时间,特别是哥哥,更是伤心的不行。
          而四姐从小就像个洋娃娃,人见人爱。她性格内向,沉默寡言。不像我整天活泼好动,叽叽喳喳,像个小鸟 。下放农村那会,母亲体弱多病,哥哥和三个姐姐相继都参加了工作,所以四姐干活最多,为我们家付出了不少。
          说起我因为排行老小,自幼赢弱不堪,长的就像个小番瓜。还既胆小又力气不大,干农活不行速度慢,为这没少遭村里人取笑, 所以一直是四姐站在我前面,照顾我保护我。但我还是尽最大的能力,去干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下放农村以后,父亲仍在镇上工作,因此家里就苦了母亲,她身体不好,还要照顾我们。父亲呢?只有到了每星期六的晚上,便急急骑自行车赶回家。为了帮助母亲和家里,几乎风雨无阻。父亲回到家,什么活都干,垒墙砌砖垫瓦,无所不能。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母亲很少吵架。大概因为懂得父亲的累和不容易,所以有时看到父亲发火,母亲就默不吭声,该沏茶沏茶,该做饭做饭,慢慢地父亲的火气也就消了。
          父亲喜欢抽烟,抽那种旱烟,味挺大的。时间长了就得了气管炎,一到冬天咳嗽不止,很是让母亲和我们担心。到了晚间,父亲的喉咙里,总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有时会上气不接下气。
         每每这时母亲就过去,轻轻为他拍打后背。有几次夜间,我都以为炉子上的水开了,便起身跑去看炉子,原来是父亲嗓子里发出的声音,可见当时父亲是多么难受。
          本想着父亲一直身体不好,都把注意力放在了父亲身上。而母亲只是肠胃不好,我们就没太去关注母亲。那一次母亲吐了血,当地医生说是胃出血不打紧,全家就不在意,也没放在心上。
          想不到母亲她,有一天突然就倒下了。我们赶紧送她去大医院检查,竟然是肝腹水,已经很厉害了。
          可能是母亲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对我更是格外的疼爱和爱惜。可我却一直傻傻的以为,母亲的病不要紧,不久就会痊愈。
         当有一天四姐告诉我说,那天她回家,进门后看见父亲母亲相拥而泣,她心里很难受。可母亲看见她却笑着说,是父亲被沙子迷了眼,她为他在吹沙子。四姐进里屋后也哭了一场,这些事都是后来四姐告诉我的。
          母亲身体不好,便带着我一起,住在了父亲的单位。我是该上学时上学,该回家写作业就写作业。姐姐哥哥都在外面工作,时不时跑回来看看父亲母亲。我好高兴他们能回来,能为我带需要的东西,从来没想过,母亲的病此时已经很严重了,就这样傻傻地享受着父母,给予我无尽的爱和关怀。
           等到那年九月的秋天,母亲蓦然长辞,她真的离开了,永远的走了,我方然醒悟,扒在母亲坟前痛哭不已。
           一天天过去了,我思念母亲的心,从没有停止。没事的时候,喜欢跑到路边田野里,呆呆地看着天空燕子飞翔。幻想着母亲只是出远门去了,总有一天她要回来,继续给我温暖,给我梳头做饭。
          回忆父母在一起的时候,从没听他们说过爱字,也没有见有过亲昵的动作。他们只是默默地关心对方,照顾关心彼此。
         现在回想那是一种无言的爱,她被藏在内心,隐在角落,在我们面前,不会轻易地流露和表达出来。
         时隔十一年后的三月,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我的父亲面带微笑,追随着母亲的足迹,离开了我们,让我们肝肠寸断,泪如泉涌。
         而今天父母都不在了,何时何地想起,心里就不禁黯然泪流,很是难过酸楚。不过再一想,他们又能够相聚,一起在天堂里生活,可能也很快乐开心,心里又会好过一点。
         我亲爱的父亲母亲,你们看到了吗?昨天我又回咱们杨凌了,和朋友去踏青,欣赏春天的风景。此时三月已来,桃花又开。到处生机勃勃春光灿烂,石榴桃花
洋溢着明媚幸福的笑脸,好看美丽极了,我就拍了一些照片,发在这里给你们看。知道吧?那一会有点心旷神怡,我的心似乎,也像湖水碧波,在起伏浮想联翩,春意盎然

           等到下月的清明油菜花开,堤坝上一片绚丽金黄的时候,我便会和四姐一起,去跟你们上坟。看望你们和你们说说话,再为给你们送点纸钱,以祭奠纪念和怀念你们,为你们祈祷祝福,愿你们天堂安心。
           你们请放心,我的爸爸妈妈,我至爱的亲人。你们的女儿,会永远地爱着你们,不会忘记你们,我会把你们永远珍藏于心底深处。你们无私的爱和奉献关怀,我将会时刻铭刻于心永难忘怀。我也会将你们的爱和真诚朴实善良,继续发扬光大传承下去,希望她散发起应有的芬芳馨香,并让爱和美好,一直持续走在阳光明媚的路上。
           

         韩静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3 10: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踏雪闻香,秋叶先问个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3 10: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朋友好!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3 10:29:04 | 显示全部楼层
踏雪间香老师好!你留下的那个经典的帖子,我又看了一回
发表于 2017-10-23 10:31:2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你的文章,我忽然就想起了所谓的“在场主义散文”。我一直以为,所谓的在场不在场,其实就是王国维先生说的“隔”与“不隔”啊。
我瞎说,且看大家评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3 10:3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3 10:35: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在场,听来的故事
发表于 2017-10-23 10: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几种爱交织在一起,若扑捉一个或两个生动场景展开,假以白描出自己当时内心的起伏。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3 10:5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我懂了
发表于 2017-10-23 11: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踏雪闻香 发表于 2017-10-23 10:35
不在场,听来的故事

技术处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