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18|回复: 32

眼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0 16: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淘气 于 2017-10-11 08:55 编辑

         云朵像白色的浪花在蓝天上翻滚,连绵起伏的山岭间,我扛着锄头穿越、攀爬,或者在岩石上跳跃。紫色的桔根花缀在亭亭玉立的茎上;挂着红果实的山葡萄像给石头戴上项链;山鸡嘎哇哇掠过山坡;喜鹊们在各自的窝边相互招呼……二十多年没有好好的在家乡的绿海中徜徉,每天钻进深山里,是那样清新、自在和惬意。采药增加点收入只是其一,多年没人采挖,时不时可以碰到大药材。桔根,黄芩,一棵根就有一斤多;还有石缝中的柴胡,能有一尺长;野生资源渐渐稀缺的苍术……我袋子里背回来的,还有绿野、白云和山丹。更没人知道,我整天在山里转悠,还为了找到山羊,想慢慢接近它们,和它们说说话,看看我落在它们眼睛里的样子。                    父亲养着两头母牛,和其他养牛的邻居合伙轮流放牧,二十多天之前,我替父亲在南山上放牛,远远看见在山脊梁上一块黄色大石头边有两只山羊。淡红色的皮毛,很瘦,细细的长腿。它们扭头向我望了几秒,转身,从容不迫地走了。等我跑到石头旁边,它们早已无影无踪。从那天起,我就心心念念痴心妄想地想再次找到它们。
        最早见到山羊,还是在七八岁,那时很多人都来我们山沟里打猎,村边上表姐家和姑姑家的院子里停满了猎人们寄放的自行车。他们多数还是猎获山鸡、野兔,或者撒了谷子诱来成群的麻雀,用装了火药和铁砂的猎枪,一枪打一片。只有极少数的猎人,带了可以打子弹的好枪和对讲机,进深山老林中包围山羊。有次见他们扛回了战利品,山羊的头耷拉在背上,嘴角淌着血。
        十八九岁又见了一次。我是山里长大的孩子,空闲时除了翻看被人们撕得没头没尾的小说,就是到山里闲逛。钻进它宽阔的怀里,爬上它浑厚的肩头。五六十米外一只山羊噌地一下就窜上两米高的石头。等我撒丫跑过去气喘吁吁爬上石头,哪里还有山羊的影子。山坡上静静的,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
        再后来,我就去了部队,复转后在外谋生。用人单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老家有事时急匆匆赶回来,忙完了又得走。后来父亲渐老,我想呆在家里,可父母和乡亲们都劝我出去。我知道他们都是为我好,外面的世界有偏僻山村人们梦想中的一切。江湖漂泊的日子,受过好心人的帮助,见到了欺诈、倾轧,见了腐败和假冒伪劣,浏览了名胜古迹,也呼吸了雾霾。
        今年夏天,七十岁的父亲得了慢性结肠炎,整日拉肚子,看了多次医生也不见好。我不得已呆在家里替他做农活。
        从高高的东山上望,我们的村庄像只大大的蝴蝶,安静地趴在苍翠的山峦中。只可惜和很多地方一样,村子“沦陷”,她的羽翼有部分已隐在人去窑塌后疯长起来的绿荫中。村里平时只有四十多个人留守,多是老年人,几个和我一样接替父母做活的青壮年。人少了,牛羊少了,加上国家禁枪和退耕还林等保护生态的措施,山上更寂静,草木更茂盛,精灵们更多了。
        精灵们增多,却未和人达成绝对的和谐,山野里的庄稼经常被糟蹋。各种鸟儿,松鼠,最厉害的当数野猪。这些东西们,春天刚刚播种。它们就趁着夜色,一行一行挨着拱食种子。到初秋,又开始吃玉米穗。在地里挖坑,打滚,偶尔也会在挖好的泥坑里舒服地卧着。它们听觉和嗅觉十分敏锐,跑起来飞快,人们拿它们毫无办法。如果到了山上较远的地方,它们辛勤拱过的地方更多,有的足有上千平米。我家有两亩地在一个三面紧挨山林的凹地里,眼看种庄稼是难以招架了,如果种低矮的药材,又来不及锄草。山沟里草籽多,刚锄完用不了半个月又密密麻麻地上来了。我去县城买了灌木类中药材连翘。傍晚,天还未黑,我收拾工具准备回家,忽然听见南面树林里有什么东西踩断枯枝的声音。我心里跳了一下,这座山下庄稼地连片,放牧的牛群过不来。村里人少,天又擦黑,山上应该寂静异常才对。是什么东西?莫非山猪?一阵猪的哼哼声后,山坡上一小块平地边缘果然出来一只大山猪!足有牛犊子那么高,灰白色,身子要比牛犊宽大许多。山猪在林边朝我望了望,转身,从容不迫地走了。
        山上的生灵们,白天只敢远远的望着人间烟火,到晚上,整个世界才真正成了它们的天堂。即便是逐渐空落的村庄。
        村子很空,不熟悉的人无法想象出她的安静。在气温适宜,地里活儿少的时候,会有几个乡亲在街边唠嗑。很多时候街道上是空荡荡的。人们或猫在自己家里,或串门子,或者凑在一起打牌。我陪父母看会电视,闷得慌,到街道边石头上坐下玩手机。街上只有本家一位弱智的叔叔在一户人家房后抽水烟。蓝色的烟雾慢慢散去,却有烟味飘过来,有点香。叔叔抽几锅,起身,不知悠闲自在地去了哪里。我坐累了,起来顺街往东走。本家叔叔不知又从哪里转悠出来,往西走。好几次都是这样。我感到,我和弱智叔叔一定有某种相通的地方,可一时又琢磨不出来到底是哪里相通?
        顺路走到东面村口,抬头望,白云像一朵朵浪花在蓝天上翻滚。山上的绿树透出了黄色,那样明艳。田野里的庄稼快要成熟了。我脑子里空荡荡的,想明白的事不须再想,想不清楚的干脆不想。我望了几秒庄稼地,从容转身。忽地想起了山羊和山猪和我对视后那一转身,那眼神一定是世上最本真无邪之一。忽然就明白了我和本家弱智叔叔有哪一点相通。
        甚至,我和山猪也是相通的。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20: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数数家珍,泄泻心火。

点评

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1 08:56
发表于 2017-10-10 22: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夜雪 于 2017-10-10 22:22 编辑

过去一个老师在论坛发表过一篇好像是《和一只豹子的对视》
人到了山野,心就净。
问好淘气

点评

那是“太行风”的作品。 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1 08:58
发表于 2017-10-10 23: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视真的奇妙,有时能够做到跨界间的交流,这样的体验我也有过,是在棉花地里和狐狸对视。

点评

你也是简单而本真的。 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1 08:59
发表于 2017-10-11 07:4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济白水 于 2017-10-11 14:59 编辑

淘版的“野猪山羊派”
苇姐的“喝茶看书派”
相同的一点,是要回归本真。
上帝不能救世界,科学也不能

点评

多批评,批评才是最实惠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1 09:05
发表于 2017-10-11 07: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上次看到“德国逆天技术——人工聊化器聊化人类”
我还看到有关人工智能参与人类进化,人类自然进化将结束了。
有点不寒而粟
发表于 2017-10-11 07:5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因此我就更喜欢淘版的这篇璞玉美文。生活是本色的,文字是纯朴的。应该建议精华

点评

表姐家有人串门子喝茶聊天,有人打牌,有看客,只有我蹭网,基本上都写了。昨晚想起某个地方再加一点,后来忘记了,使劲想也想不起来。自我感觉还不成熟,玩了这么久,精不精无所谓了,倒是很想知道你今天舒服些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1 09:03
发表于 2017-10-11 08: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野成就的生活是干净而享受的。粗糙的尘日,精华的文本。问好淘版。

点评

燕歌老师的文章很精准而有质感,多批评,帮我进步。 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1 09:08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8:5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月亮湖之子 发表于 2017-10-10 20:46
数数家珍,泄泻心火。

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8: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雪 发表于 2017-10-10 22:00
过去一个老师在论坛发表过一篇好像是《和一只豹子的对视》
人到了山野,心就净。
问好淘气

那是“太行风”的作品。
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