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67|回复: 40

蝶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8 17: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济白水 于 2017-10-8 18:32 编辑

      微风掀起窗帘一角,淅沥雨声丝丝入耳,这样的秋夜,坐于床头灯下读一本好书,平静的心湖便如漂过一片石子,泛出几纹轻波。
   这是一本新出版的散文集,简洁的封面有一抹橙色,于千里之外颠沛到我手中时,还飘散着淡淡墨香。书名叫《一抹橙色的暖》,作者春华秋实是我所在文学社团的社长,有幸成为获赠者之一,我心里也埋下一抹暖意。
   《一抹橙色的暖》,取自其中一篇散文篇目作书名,我想那篇文章一定是作者心中最深最重最爱的文字和往事。静下心来翻开那篇文章,细读,证实了我的判断——那篇文字,不,它不能简单地归纳为文字——它是岁月的回忆,是生命的感恩,是青涩年代的酸甜苦辣,更是油盐酱醋包围中依然浪漫的生活情调……仿佛看到一位美丽羞涩的女子在犹豫与向往之间徘徊,仿佛看到一位优秀执着的男孩对美好爱情的忠贞不移,爱也断肠,守也断肠。历尽艰辛,有情人终成眷属,却又饱尝酸甜苦辣,也许幸福生活就是这样,来之不易相久才能久长。
   许是受文字感染,我只读到一半,一股湿漉漉的情绪便汹涌而来。我这人是矛盾组合体,容易情绪化,同时也能很快控制情绪,所以我尽量不让悲情泛滥,合上书,倒一杯水,燃一根烟,闭上眼睛让心沉淀。世间多少人多少情,我们可曾珍惜?儿时一起和稀泥的发小都已步入中年,经年不见,偶遇,就一声“过得怎么样?”中年的眼神不再清澈,中年的情怀不再澎湃,中年的茶叶,品出的是时光如梭岁月静好。
   一起打工六年的朋友去了另一个地方谋生,我如被拆散的孤雁,失去了仅有的知己,那份失落无法用语言表达,唯有心能感知。远方的那个城市,他的书画可有人欣赏,他的诗词可有人膜拜?而我,我的文章是否还有人愿意赏阅批评,我的月下是否还有人愿意举杯同饮?一旦失去难再续,唯有在落雨的日子,斟满盏酒,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痛”饮,饮过去未来断不了的兄弟情义。也许,他再为我咏一首诗,却不复昔日煮酒论英雄的豪迈。也许,我会再唱离歌,泪水连带酒水一起咽下。兄弟,别忘承诺,老了再相聚。
   一阵细微的风拂过睫毛,手中的书轻轻震颤,睁开眼,我看到一只蝴蝶,一只足有半只手掌大的黑色蝴蝶,它落在散文集的封面,簌簌拍打翅膀。它从哪里来,是累了还是受伤了?我不敢捉起它来看,怕它惊飞,又怕给它造成更大的伤害。
   只读了一半的文章,被这不速之客打断,我轻轻、轻轻地把书连同书上的黑蝴蝶放于案头,仔细看着这个不期而至的小东西。黑蝴蝶好像是累了,匍伏在书面不动。它不动,我便不惊它,一人一虫就这样对视——其实是我凝视它,它看不看我,不得而知。
   终于我也累了,不知不觉中睡去,这样的夜,书香、蝶趣、雨情、风赋,怎可没有好梦?梦里的我,是否也会化作一只蝶儿,做不了庄子,就让我做梁山伯吧,与她双双飞。仿佛又回到初恋,遇到那个心仪的女孩儿,她终究不是我的。贫穷,没文化,仅仅是拒绝我的借口。而那一年的邂逅,珠光宝气的贵妇人,她已不再让我心动,我喜欢的是从前的青涩。
   直至天明,雨未停,黑蝴蝶保持原有姿势伏在书上,不曾移动半分。我窃笑,小东西,难道你与我一样也是书痴?
   我不惊动它,悄然起身洗漱,怕它飞走,特地关好门窗,这可是我孤独世界里唯一的活物。我不是山伯,它也并非英台,但它在风拍门雨敲窗的夜陪我共度,不也是缘分么?要不它怎不落到别处?要不它怎不肯离去?蝴蝶呀,难道你也想拥有那一抹橙色取暖?
   做了个再见的手势,关门上班,直至晚归,第一件事就是查看黑蝴蝶。它还在,一动不动,睡着了么?我不愿相信它已死去,我的思想中蝴蝶是不会死的。可,它真的死了,一动不动,如飘落的叶子,如凋零的花瓣。我忽然想哭,昨晚那种湿漉漉的情绪再度汹涌,这么一个卑微的生命,它是不是受伤后向我求救而我完全不懂它的意思?抑或它早知道余日无多而终于觅得一处善终之所?
   蝴蝶逝去,就在我的卧室。它是黑色的,其实什么颜色并不重要,生如夏花绚丽,死如秋叶静美,这就是生命。它就安静地伏在散文集的封面,一个卑微生命的逝去,给这本《一抹橙色的暖》平添几份凄婉悲凉。今夜,我是否还有勇气继续读下去?
   想倒满一杯酒祭奠,终觉得酒为浊物。而蝶儿,是世间最美丽最轻灵最优雅最诗意的。祭蝶,非茶不可。
   煮一壶水,撒一小撮珍藏的铁观音,浓烈醇厚的茶香溢满整个房间,此为王者之香。过会儿,香气渐如空谷幽兰清冽沁心,此为隐者之香。蝴蝶属于王者还是隐者,我不知道。
   捧起口琴,想吹奏一首《梁祝》为它送行,而流出来的却是《鸳鸯蝴蝶梦》,“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看似个鸳鸯蝴蝶,不应该的年代……在人间已是癫,何苦要上青天,不如温柔同眠……”。一曲终了,琴声呜咽,余音不绝,轻呡一口香茶,提笔数言:
   “醉今宵,蝶影飘
   香茗袅,芳魂渺
   怎堪挥轻毫?
   沧海难越,红尘易老
   匆匆来,匆匆去
   翩然春秋
   可曾逍遥……”
   放下笔,轻轻捏起安详如梦的黑蝶,小心夹进散文集,心中默念,愿它在一抹橙色的暖中,永生。

鲜花

淘气  在2017-10-9 16:11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尘如烟  在2017-10-8 20:32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3)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17: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文,感到心灵轻轻地震颤。
发表于 2017-10-8 18:34:04 | 显示全部楼层
侠心老师:为你编辑了字体。以后发文章用4号字体
 楼主| 发表于 2017-10-8 18:4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济白水 发表于 2017-10-8 18:34
侠心老师:为你编辑了字体。以后发文章用4号字体

好的,谢谢提醒。可我是手机发文,好像不能设置字体。

鲜花

济白水  在2017-10-8 18:42  送朵鲜花  并说:这种情况,那应该是我们版主来的事了。谢谢侠心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10-8 18: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淘气 发表于 2017-10-8 17:52
读文,感到心灵轻轻地震颤。

晚上好!
发表于 2017-10-8 18:4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济白水 于 2017-10-8 18:43 编辑

读到心柔!淘气是心颤。
这人咋这么不同呢我估计他结果会颤柔
发表于 2017-10-8 18: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看侠心老师的文章,等淘气心颤,颤好了再看他怎么说
 楼主| 发表于 2017-10-8 20: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济白水 发表于 2017-10-8 18:40
读到心柔!淘气是心颤。
这人咋这么不同呢我估计他结果会颤柔

哈哈哈,两位真逗,我喜欢!
 楼主| 发表于 2017-10-8 20: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济白水 发表于 2017-10-8 18:48
慢慢看侠心老师的文章,等淘气心颤,颤好了再看他怎么说

一个心柔一个颤,让我情何以堪?呜呜!
发表于 2017-10-8 20:3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情未必真豪杰   

这篇正应了温柔侠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