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2|回复: 9

娘恩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7 13:5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蓝蝶 于 2017-10-7 14:10 编辑


  (一)桃核手串

  北方七月的早晨,是刚出浴的美人,花草树木含羞带露,水润妙曼。太阳还没爬出地平线,詹卓娘瘦弱的身影如法院大楼前一个雕塑,杵在雾中,始终保持着仰视姿势,目光粘在大楼那枚法院徽章上。微点与大块头的比差值有点过于扎眼。
  她盯着大楼,脑子回放这七个月是怎么一秒钟,一分钟,一个小时地挨过来的情景,身体一直保持仰望大楼的姿势,太阳已经窜出地面,滚圆通红。雾气在太阳光中逃散,湿气依然氤氲着风的舌头,舔得那枚徽章越发光亮肃穆,在一定范围内,神圣之气越凝越重。恍惚中她看到,儿子正飒爽英姿地从大楼最高台阶上向她奔来,就像,学校放学大门一打开那样,她的小詹卓,就第一个飞出来……她笑了,笑得那么幸福,笑得眼中带泪。
  笑着笑着她就倒在地上……
  她被法院门警救起,送到医院,诊断为营养不良造成的低血压,加上情绪波动大,导致昏迷。迷迷糊糊中,她回忆着丈夫死于胰腺癌以后的点点滴滴。儿子詹卓就是她生活和精神的全部,她靠着路边卖卷饼还丈夫治病欠下的债务和供詹卓上学。詹卓从小就懂事,在同龄孩子中,他始终是一个智慧的小王者,无论老师还是同学的家长,都喜欢托付他做事。高考时詹卓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上海复旦大学,自从跨入大学以后,詹卓就没跟娘要过一分钱,还经常给娘寄钱,帮娘还清了债务。大学一毕业就被威海某药业公司聘为项目经理,打拼三年后被总公司任命这家药业公司总经理。在别人眼里他是令人羡慕的企业高管,而在娘的心里,他每高升一步,心就跟着吊高一个码。她每次叮咛的都是同一句话,孩子,别太累,别太拼,娘只要你好好的。詹卓也重复一句,调侃娘,放心啦!就算为了您,我都必须囫囵个地、好好地、每天滚回家见您。嘿嘿!
  她笑着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急忙翻身爬起来,二话不说就往外冲,被护士拦住。她以为护士在讨医疗费,为了不让护士耽搁时间,伸手在怀里掏出一个存折,塞给护士就往外跑。
  今天是她儿子詹卓开庭的日子,她一夜没睡。
  为了等今天,她已经在看守所墙外守了七个月。等了七个月才挨到这一天,她怎么能躺在医院呢?
  这七个月,她就像一个会行走的闹表,每天准时出现在看守所的高墙外,然后找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依墙坐下来,合十双手,一坐就是一天,嘴里叨叨咕咕。饿了,她就剥大蒜一样,剥开包裹,拿出一个面包或者馒头,啃几下就对着一个没有商标的矿泉水瓶,咕咚咕咚喝两口。直到夜幕吞下整个小城,她才拽着摇曳的身影在灯火中蹒跚,有时进一家廉价的旅馆,有时走进某家大众洗浴中心,不管刮风下雨,天天如是。刚开始,看守所狱警觉得她怪怪的,赶她走,她特听话,转身就走,等狱警一进门,她又转回来。就这样每天被狱警赶走几次,她就转回来几次。时间久了,看守所的人都认识了她,知道他是在等高墙之内的亲人,就不在撵她。偶尔有狱警还给她送吃的,赶上刮风下雨,给她送伞或者大衣也是常事。但她除了感恩地鞠躬致谢,任凭谁问,她都不说等谁。
  6月28日那天,我给她带来自家做的包子,发现她眼皮低垂,精神萎顿,浑身瑟瑟发抖,头发在风中一缕一缕地扬起来,她也不捋一下。但她依然合十双手,嘴唇颤抖地嘟囔着。我伸手在她额头探一下后,把包子塞给她,跑回看守所。再次出来时,我拿着感冒药和热水,这时她已经躺在地上,嘴里喃喃说着,卓儿!卓啊!娘就在这里陪着你,陪着你,娘等你出来,娘知道你没干那事。卓儿!卓儿!娘想你,想看你,一眼也好啊。可是,可是,他们说不让娘看你,因为你的案子在调查中。卓儿!卓儿!娘知道你没事,菩萨会保佑你没事的……卓儿!卓儿……
  作为一名狱医,我深深懂得高墙内与高墙外的人,相互思念有多苦,尤其母子。我默默扶起她,把药塞进她嘴里说,阿姨,您是重感冒,您不能这样坐着吹冷风,您还是回住的地儿休养两天吧!我劝着她,脑子出现一张白白净净的脸和一双总是搓着一串桃核的手。大家都喊小詹009的山东小伙儿。
  她看到我发怔,努力撑起身体,做出一副我没事的表情,固执地摇头。
  那可不行,您得养好身体,他们5号开庭,为了您儿子,也得养好病才行啊!
  啥?我儿子?你咋知道我等儿子呐?还有5号开庭?闺女,你说的可是真的?5号啥时间啊?她操着浓重的山东口音,拖着哭腔,一把抓住我的手,眼睛瞬间如燃烧的火把。
  这……我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但看着那两炬燃烧期待的光,瞬间烧得心里滚烫。低低地说,可能十一点半。
  她却听成七点半,一下捂住脸,泪水顺着指缝往下淌。我脑子浮现她这半年多徘徊在风雨中的身影,心里反酸,也扬起脸,任泪水在眼睛里打漩。
  沉默几分钟后,我扶起她,她拉着我的手连着说谢谢。然后跟我说,既然你已经猜到,我也就不瞒你了,但你不能跟我儿子说,我在这儿。
  她说,詹卓是她儿子,是2017年正月来东北定购一批西药被拘留的,拘留原因是涉嫌贩毒。她咋听这消息,一点没慌神,非常坚决地说,不可能,我儿子我最了解,他不会干这种事,一定是整错了。所以,她揣着儿子这几年给她的存折,来到这个北方小城,想证明儿子的清白。但她没想到,连儿子的面都见不着,对一个极度想了解真相和极度思念儿子的母亲来说,这是一种难忍又必须强忍的残酷。所以,她选择了高墙外,默默守候。她说,儿子在里面能感觉到她的陪伴。虽然这是一种痛苦的享受和扎心的煎熬……盼了这么久,她终于可以看到儿子了,她怎么能错过!
  她冲出医院,拦了一个出租车,直奔法院门口,下车也没问多少钱,扔下一张20元的票子。
  大楼前除了空荡荡的楼梯,一个人影都没有。她努力让自己震静,然后一口气爬到最高台阶,冲进大楼。
  门警拦住她,她瞬间泪流满面,哽咽着说,我儿子今天开庭,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很苦,让我进去吧……
  门警认出她是那个昏迷台阶下的人,但第一波开庭的人已经离开。门警犹豫了一下,不忍地告诉她,前一波庭审已经结束。
  她啊地一声颓然在地,抽了自己两个嘴巴,抱住头。
  门警过来扶她,低声说还有下一波儿,说不定有您儿子。她摇头,踉跄着出门,望着那层层台阶,波浪一样一层叠着一层滚……
  看守所里,詹卓拨拉着一串桃核,在心里默默数着,桃核串发出持续的摩擦声……100、150、200……215。詹卓不再往下数,他精准地记得,今天是因涉嫌倒卖一种带有可卡因的止咳药物被侦查拘押的215天头上。这俩百多天,在看守所里,詹卓从来不多说一句话,除了望着高墙外发呆,就是默默地搓着一串核桃手链。那是狱友们吃过的桃核,詹卓收起来。那桃核手串已经被詹卓磨得铮亮,偶尔有人跟詹卓讨手链,他不说给,也不说不给,就攥在自己手心里,晃晃手臂。大家就调侃他是给情人的专利,他笑而不答。
  詹卓自从被通知开庭日期,搓手串的时间更长了,马上面临开庭,他突然请示看守所领导,说要把手串交给我带着。他说,我娘在墙外已经陪我7个月,我每天都能感觉到她的呼唤。开庭时娘一定能旁听,这个想交给娘。詹卓搓桃核的用心度,狱警几乎都知道,但没想到他是给娘的。7个月,两百多天,没人听詹卓提起娘,更没人想到墙外那个怪异老人是詹卓的母亲。两人谁都不曾提起对方,居然心意如此相通,几乎让所有的人都感到意外和震惊。
  终于挨到开庭,詹卓却被安排中午候审,这让他焦躁。因为法院很少中午不休息,连着开庭。这样一来,墙外的娘,会不会错过庭审?他焦躁得有点失魂落魄。
  我也没想到詹卓居然是在午休时间公开庭审,我不禁为这对母子捏把汗,整个看守所,我是唯一藏着这对母子秘密的人。
  开庭了,詹卓眼睛在旁听席搜了一遍又一遍,眼神从期待、焦急、失望、绝望来回交替。
  我攥着手链的手已经湿透。眼睛无数次扫向门口。
  詹卓恍惚中听到法官宣判,……给予经济赔偿……免于……当庭……,他有种振翅欲飞的兴奋,同时也想嚎啕大哭。他捂着眼睛,仰着头,指缝越来越湿。
  卓儿!我的卓儿,娘就知道你没事。这时她如天而降,踉跄着奔向儿子。
  娘——詹卓楞了几秒,迎向她,重重跪在地上,膝行向前。她嘴唇咬出血,抱扶着儿子。
  我默默地把手串塞给詹卓。
  詹卓泣不成声,眼睛盯着攥紧桃核手串的手,再次跪下。娘!你在心里每喊一声卓儿,卓儿都搓进这里……

  (二)老娘看家

  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提喽着一颗心,面对一个拿刀的老人,连哄带黏糊。
  调研古石碑和古庙遗址时,去某满族村找一个满族老人,他70多岁,是活着的皇族词典。每当有人提起爱新觉罗时,平日寡言的老人,就跟憋久的水闸突然打开一样。
  这次来的不巧,祖祠里没找到老人,就寻到老人的家。敲门。
  出来迎接我们的是一位大约90左右岁的老太太,满头白发,走路蹒跚,但眼神很亮,她手里提着一把菜刀,堵在门口。
  你们找谁?他们都不在家,老人没有让我们进屋的意思。
  是这样,大娘,我是电视台记者,认识您儿子,去年来过您家一趟,您不记得我了么?去年还夸您记性好,眼神好来着……跟我同去的德哥,唯恐老人家轰老鹞子似的把我们赶走,急忙上前讨好地搭讪。
  你真来过?老太太用怀疑的眼神,开始上下打量德哥,那个凌厉劲,就跟逮着小偷,搜赃物一样。我看看德哥又看看老太太,一个是一脸讪讪加期待,一个是满眼狐疑加审贼似的表情。忍不住笑出声。
  老太太把刀子一样的眼神立刻剜向我,我急忙捂嘴,但已经晚了。老太太气哼哼地问,你又是谁?
  德哥冲我抛眼神,满脸看戏的模样。
  奶奶!您不记得我了?我可是您爱孙龙儿的朋友呐!你看这是龙儿不?我拿出手机,找到龙儿和他儿子照片,让老人看。
  呀!还真是咧,这小子稀罕人劲儿。老人指着龙儿抱着的胖小子,眼神粘住,半天没挪坑。
  奶奶!没骗你吧!让我们进屋说话呗。我趁机开哄。
  你瞅瞅,你瞅瞅,我这儿老糊涂了,光顾着看重孙儿了,忘了带客(qiě),来进屋!进屋。
  老太太提喽着菜刀,比划着往里让客,我看着那菜刀摆来摆去,心里直忽悠。于是嘴里应着好好,眼球一直跟着菜刀来回溜。
  德哥弹了我一个闷闷的脑门,那意思是你有那好的进门钥匙,干嘛非得让买哈哈。我回以坏笑。
  那啥,你们看,我这真是老糊涂了,这个没吓着你们吧?我是在厨房做饭来着,忙着切菜……老太太终于想起手中的菜刀,特意往我和德哥眼前比划两下。我闪后一步,把德哥送到前边。
  对了,那啥,丫头,你说你是龙儿的朋友?我点头。
  你找龙他爸?我又点头。
  哦!这样啊,那你们多坐一会儿吧!我得先去做饭,龙他爸胃不好,胆囊不好,还糖尿病,每天都吃好几顿饭呐。老太太看一眼阳光斜在墙上的影子又说,估计这会儿快回来了,我这小米还没下锅呢!这小米吧,做早做晚都不好,要时间刚好才行。龙他爸嘴还特急,进屋就得饭堵嘴,得晾正好才行。老太太说着嗔怪的话,眼里却都是柔光,好像龙儿他爸还是一个没长大的毛头小子。
  老太太边说边往厨房挪过去。
  对了,一会儿,龙他爸回来,你们先别说事,等他吃完饭好不好?老太太已经进了厨房又折回来,用巴巴的眼神看着我和德哥。
  我们不约而同地说,您就把心搁在肚子里吧!
  老太太又去厨房,刚到厨房门口又折回来说,你们一定要等龙他爸吃完饭,不能急呦!
  我和德哥对视一眼说,听您号令。
  老太太终于放心地笑了,嘟囔着说,这就好!这就好,他不能饿,也不能吃急咧!吃急了会胃疼,饿了会发晕呢……,我看着老太太拖着影子进了厨房,眼底有点发热。
  “娘!娘!我回来了。”这时我们要找的老人,声音老远传进来……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7 14: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贴上来讨砖块。又给各位老师添乱了。
发表于 2017-10-7 14: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赐稿!找时间品读。
发表于 2017-10-7 17: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短篇连成一体,看似无关联,实则融合着人性、人本而现实之主题,那就是娘恩母爱。“殚竭心力终为子,可怜天下父母心”,娘恩母爱,高如天、深似海,氤氲着世态人心。
      作品以第一人称(一个狱医、一个记者)展开叙述,(一)篇以“桃核手串”为线,以华彩景象切入,以儿子詹卓感知衬托,不动声色地埋下伏笔,从而串起一系列情节、细节,然后在法院门前耸立起一尊熠熠生辉的母亲形象,令人心灵震颤而感叹唏嘘。(二)篇以菜刀为切点,以七十岁老人为引,以看家、做饭、烧菜演绎,轻车熟路地精雕细刻,从而连成一片意态、情态,于是在这个家里袒露出九十岁老母一颗善良仁慈的深切娘心,慈恩慈爱,动人肺腑,感天动地,可以洞穿灵魂……
      笔法婉转,手法独特;思想内涵露而不露,篇章结构张弛有致;文字语言丰满优雅。此乃力作佳品,高亮推荐,敬请大家赏阅评议。
       稍觉有欠的是,中心内核突出不够,情节细节连贯不紧。再就是,少数标点有所失误,比如,“免于……当庭……,“(省略号后不应加逗号)……一孔陋见,或有偏失,粉板之言,还望海涵!
        问好蓝蝶,愿开心快乐,祝创作丰收!
发表于 2017-10-8 06: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必用这么多的省略号。竟有十六七个省略号之多啊!
有两个号要慎用,省略号、感叹号。

作品挖掘人性还是蛮好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12: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人刀 发表于 2017-10-8 06:46
不必用这么多的省略号。竟有十六七个省略号之多啊!
有两个号要慎用,省略号、感叹号。

谢谢提醒!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12:01: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丰慧 发表于 2017-10-7 14:59
欢迎赐稿!找时间品读。

谢谢提读!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12: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10-7 17:12
两个短篇连成一体,看似无关联,实则融合着人性、人本而现实之主题,那就是娘恩母爱。“殚竭心力终 ...

感恩石霞老师这样悉心点评,精准纠错。一定改进。
发表于 2017-10-9 16:4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21:4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母爱伟大!拜读佳作,学习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