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3|回复: 24

半个文人的情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5 22: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落拓书生 于 2017-10-7 10:48 编辑

     家乡小城最大的论坛,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文学论坛,什么门面转让啊、夜宵摊招工啊、住房出租啊、上门回收淘汰电器等等信息,几乎天天霸占整个论坛。
     我偶尔到论坛上的文化版块发些作品,似乎是为了不使那么一、两个读者失望。


     “读着读着,泪湿了眼眶,好久没有读到那么触及心魂的好文了,坚持写下去,楼主很有才气!
       希望能一直在论坛读你的文章,很有味道……
混迹宜州论坛这么久,前日读《渐渐老去的记忆》才关注到你,实在惭愧。
       很喜欢你的文字,有时间会慢慢通读你的作品,多谢!
       写得很好,很喜欢看,希望再能拜读楼主的文章。
       楼主,不更新了吗?好想拜读你的文章。在线等……”
     以上,是去年夏天几个读者的留言。
     昨天午后,看了看,不忍,下午和夜里就又分别发了几篇。
     有人在帖子下留言:
      “楼主好文笔,一直在追你的文章!
       怎么蛮久没见你写了?
       多写点!
       突然眼睛想流泪的冲动!
       想我爸爸了……
       开始没有认真看,看了一段以后,觉得很吸引我,然后一字不漏的看完了,文中过程让我感触极深,可以说写到我的童年了,在读的过程中我甚至眼泛泪光,可能是我眼泪浅,文中让我想起了我的姨妈,姨妈已经年迈,从可以说是姨妈带大我的,现在每次回去都要去看看姨妈.......临走时姨妈说‘能回来多回来一点,现在是能看一年少一年了,姨妈不晓得几时就走了……’我扭过头说:恩。出了姨妈家门口……我的眼泪在也崩不住了……我爱我的姨妈。”

     尽管只是寥寥数语,甚至还有不少错别字,却不乏真诚。
     从留言上看,他们颇为喜欢《忽觉他已老》和《写一段旧时光给你看》。
     《忽觉他已老》这篇随笔,我是去年岁末写的。写时,匆匆忙忙,心情甚是复杂,眼前也一直浮现着父亲的身影。
     寄居城里已十多年。
     公交车是我坐得最多的一种交通工具。每次给老人让座时,心里并没有多少感触,显然没有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父母也已经老了。
     其实,在我上高中的时候父亲就已多次说过他老了,只是我当时并不在意,而且潜意识里一直认为“需要拄着拐杖走路的人,才有资格说自己老了!”
     直到那年冬日家乡小城开始有公交车的一个傍晚,与父亲一起坐公交车时,看见一个青年给父亲让座,我才突然深刻地意识到父亲确实老了。而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会有人给父亲让座,因为我一直觉得他很年轻。
     青年起身让座的那一幕,除了使我深刻地意识到父亲确实老了,还让我深深的感动。
     一种可以温暖人心的光辉,从青年身上散发出来,与照进车里的夕晖一样暖。我深深地迷恋着这种暖,可见,以前给老人让座时,心里也希望过某一天能有个人给我的父母让座。但这种念头浅浅的,倒是一种苍凉感一直占据我的脑海——写着“老人、孕妇”的黄色专座上,一些衣服光鲜的中年人或容貌艳丽的女子四平八稳地坐着,对于站在身边的老人,他(她)们熟若无睹,甚至脸上还流露出些许鄙夷的神色。“有一天,你们总会受到时间老人的惩罚的!”我在心里默默感慨,只是一秒钟的事,那种难以言喻的苍凉感却是长久地占据着脑海,挥之不散。
     从某种意义上讲,给我父亲让座的青年驱散了我人生旅程中的些许苍凉感。往大点说,他让我看到了民族的一份荣光;往小些讲,他替我尽了一份孝心。

     ……
     至于《写一段旧时光给你看》这篇散文,我是今年四月写的。虽然清明节也回了家,但那个夕阳火红的傍晚我有点事,不能和表兄们一起去给外婆扫墓。
     外婆的墓距离村庄大约八、九百米。第二天我吃完午饭,打算去看外婆的墓一下,可是走到距离外婆的墓还有一百多米的地方,我却停下来了,远远地望着那块灰白色的墓碑,十多分钟后,转身,原路回家。
     熟悉的村庄在瞳孔中渐渐扩大起来。可是,村庄越来越大了,认识的人却是越来越少了。
     回到家,父母都不在,也不知道干什么去。坐在阴凉的天井下,我点了根烟抽,用复杂的目光,打量着老厨房里的一切。这老厨房原是外婆的卧室,老人家去世后改做厨房,历经二十多年烟火的熏染,三面墙壁半黄半黑,屋顶倒是黑漆漆的。
     几柱阳光穿过瓦砾缝隙,落在散乱的柴禾上。一阵风来,经年的落叶在瓦砾上到处翻滚,发出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细细听,竟有几分节奏感。
     淡蓝色的烟从我指尖缓缓升起,轻飘飘的,那些落在柴禾上的阳光依如多年前那么温暖,外婆似乎也还坐在那张陈旧的木床上缝补一些旧衣物,她不时把针往白发里刮擦几下,动作轻柔而娴熟,生命中的波澜仿佛都浓缩于她的针尖下了。
     豁了口的砍柴刀,坍塌了的灶台,旧式的电灯泡,都弥漫出陈年的气息,带着遥远的往事涌入我的脑海。想来,往事有时并不是存在一个人的脑海里吧,而是蕴藏于一些人、物、景给予的感觉之中。
     心里想着一句话:“人永远走不出自己的童年,生命的底色总是在你不谙世事的时候,就悄无声息地打好了。”
     渐渐认同。
     相信,一切感受,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厚重起来……







回复 鲜花(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6 08:45:0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的痛苦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
热爱文学并且坚持着,这是一种态度也是高度。希望读到老师更多好文。
问好
发表于 2017-10-6 09:5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好文笔,一直在追你的文章!
发表于 2017-10-6 09: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有情怀。楼主好文笔~
发表于 2017-10-6 09: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就亮了大家评
发表于 2017-10-6 13:49:23 | 显示全部楼层
   落拓书生老师大名经常听闻,文字是第一次有缘读。稍后再评,显然你的文字已经让我思考……
发表于 2017-10-6 20:0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思细腻,
切题。
欣赏!
发表于 2017-10-7 02:37: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一直以来想读到的一篇文章,而且最近特别想读到。今天读到了,让我相信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从事着文学。文学首先是人学,现实生活中的人们需要她。一位真正的作家也必须充满人道主义的写作精神,才会使他的作品充满温暖人心的力量。所以,文中写的三件事例我都很喜欢。第一件事是在非专业的、充满小广告的论坛写作,第二件是为衰老的父亲写作,第三件是为过世的外婆写作。实际是谈到了我们为什么写作?我们是为了生活中的烦恼写作,为了讨论无法超脱的衰老、死亡而写作。让需要他的读者,从文字中感受到慰籍。我谈的文学原理是统一的理论,作者写的三件事是作者本人在生活中的个体经验。我读了,眼前一亮,感觉很美,放一起很协调。作者的语言也很好,详略得当,节奏很好。而且很多地方具备了语言委婉的艺术魅力。总之,是篇难得的佳作。

点评

《半个文人的情怀》这题目很好。“半个”可以是作者自谦。也可以说是很多作家的处境,很多作家是非专业作家,可为什么在坚持写?“情怀”直接点明文章主题。  发表于 2017-10-7 03:04
发表于 2017-10-7 02:44: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种可以温暖人心的光辉,从青年身上散发出来,与照进车里的夕晖一样暖。


    这些句子我比较欣赏。


发表于 2017-10-7 02:53:01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信,一切感受,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厚重起来……

    欣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