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8|回复: 4

原创:做搬运工的日子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5 17: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蔡志杰半坡 于 2017-10-5 17:34 编辑

      姓雷的司机,铺上报纸,把那值些钱的屁股,稳上汽车那驾驶室顶上以后,两条腿就顺势提上了去。然后,那两条同样值钱的胳膊圈成个环状,箍上了两条僦上去的腿。再下来,就是有滋有味的看。看我们弯腰弓背的背粮,战战惊惊爬那木板路去上车装粮。大清早,和老晌午干活没有两样。因为,每个人都在重压与劳动中,面额紫胀,汗滴子顺眉毛,一个一个砸在了脚下。雷司机像观赏一处不常见的风景一样,瞅我肩头卸粮时,问我“有五十岁没有?”问的我不知该咋回答他。咋么说呢,我是没你命好。不用日日辛苦,拜访那太阳。走哪儿,都把那茶叶水端上。我才三十二岁,因为顾不了容装面相,胡子拉碴,你就看我五十岁模样?我把心中的不满,撂在语言上。我说你真带眼,再过一年五十了。他似乎没观查到我的不满,用了挺可怜的口气说:“做民教那工作,谁会稀罕呢?半路上拾来的个羊腿把。撂了舍不得,不撂又啃不下。”
      他是冲我和阳城说的。那时,转正不了的我俩,每到寒假暑假,就像苍蝇觅食一样,寻找打工的那些门路。因为靠当民教那俩怂钱,别说养活一家老小,基本的日常开支都没有保障。
      离村子二里的镇上,有家粮站。管事的主任叫蛮锤,因为粮食经常有进有出,装车卸车的苦力活,常常要顾搬运工去装卸。所以,少不了要天天雇人。阳城与蛮锤是同学,锤他那同学挺招呼人,就将那装卸粮食的搬运工作交给了阳城。要他做揽头,自己去招人。我和油瓶儿,外加镇上雇来的老眼,就组成了那时相对固定的搬运队伍。这里要交待的是,揽头就相当于小包工头。
       搬运工的工作又累又脏。阳城揽下了活,就是揽下了我们的辛苦和紧张。但几个人都很高兴,在心里感激那阳城。因为人活到那享福那份上,睡觉一根头发都磕的人心慌。活到打工,支身过日的那种状况,再重的压力,扛到背上,都有一种对生活的感激,来自心上。所以,当阳城告诉我们,六点起身,七点到粮站上时,大家别提内心有多么欢畅。
      搬运的工作即脏也累,但收入会相对高些。我们和粮站说好的。装车每吨三块钱,卸车每吨两块半。
通常的情况下,我们要赶在粮站八点上班时,都得到那儿。所以,只有我们提前赶到,不能让人家等上我们十来八分。
         清晨,东边山梁上露出一片玫瑰红,粮站的那么多的窑顶上,一下子铺满了桔红色的阳光后,我们的工作便开始了。胖胖的粮站保管,穿了拖鞋,提了挂钥匙的圆铁盘,迈着很优雅的步子,带我们去开仓库门。他的拖鞋,总会发出有节奏,很清晰的卜踏卜踏的声响。紧跟着铛啷一声响,库房门就被打开了。胖保管又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去了。我们的装卸日记便打开了它暂新的下一页。
          用不了几秒时间,原先只有些粮食陈陈味道的窑洞里。尘土被簸箕抖落的没了那份本来安静,满窑的玉米皮,像轻盈的雪花,就疯狂的舞蹈在了一起。铲粮的大簸萁,你一下他一下,只管拼命地向张了大口的麻袋内装粮。尘土便在人的劳作里,越发的疯狂的张扬着自己。在这样的尘土飞扬的环境里面,我们每天要从太阳冒花,工作到天擦黑,街上一片灯亮。
        即便谁都不说谁去做什么,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这两人装包,过秤,缝袋口,还要负责把沉重的麻袋抬到背粮人背上。另外的两人会不声不响的去扛起粮包,一直送到车上,再垛好。背粮包上车,实在不易。玉米最轻,也有一百八十斤。黑豆最重,每包可装二百二十斤。除了粮包沉重,最要命的是爬那立立的木板。我每次背起粮包,就在心里告诫自己,要踩稳了,走实了。万一摔伤或骨折了,就麻烦了。谁会管你摔伤后的治疗呢?所以,每次上那宽不盈尺的木板,总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样子。
        在那种沉重的劳作里,谁都不会耍尖溜滑,也不会满腹唠骚。大家自觉的干活,很情份的询问对方,背累了吗?让我再背会吧。
       老眼做了几天活后,家里有事,便自己找了同村的翻梢儿来顶替自己。那翻梢三十多了,还那么傻呵呵的,口老是张的大大的,像没按门窗的窑窑,嘴角里有淌不完的口水,像一条永不知道干涸的溪水。他来了,大家就得多受劳累,因为他除了张那袋口以外,就什么都干不了。众人都晓得这伴儿不好,却都悄悄为他担待一些。
       我们四人,不歇气的忙上一阵天,足可以装卸近六十吨粮食。平分到每个人,也有十五六吨数量。这样的辛苦,换来的是每人二十多或三十元的打工收入。
       翻梢来的那天中午,我们吃的是本地小吃,荞麦面煎饼。因为走的早,加上那么重的活,中午是必须吃顿饭的。开支的钱在总数中扣除,余下的才去分账。翻梢是有老婆的,也很有些姿色,我们几个都见过的。也不知他家里花了多少钱,才从张刘沟买了这女人回来。阳城好开玩笑,吃饭时对那翻梢说;吃过了叫你女人来,就这粮站巷子里,让我们几个人玩玩她,每人给你二十元,不顶你这般黑死劳累受这罪?那翻梢傻呵呵的接过话说;怕你狗翻把哩,我这就回去叫她。卖面的还怕你长大肚子的汉。说的众人都笑了。我一点不想笑。我只想睡。睡足了,好接上再干后晌里。
      吃过了,还有段时间。因为是夏天,天气热,日子长。四人便各拉两条空麻袋,找那有凉荫的地方,横着竖着,躺下来困觉。
     因为没有任何防护装置,大家在尘土迷漫的窑洞里劳作。等一天下来,除了脸上黑,皱巴巴难受外,那口里,鼻子里尽是黑黑的东西。吐出口痰都是黑色的。
     晚上进了自家门,先舀上半盆凉水,在灯底下好好洗刷一气。觉得清爽多了,就去揭那锅盖。饭是早就吃了的。那些等男人的女人们,会把和了菜叶的面条,或是煮了豆子的玉米仁饭,留在锅里热着。吃上两碗和面,或者喝上几碗粥饭。劳累就会减去一大半。
    那些日子虽然很辛苦,也很累,但有高出期望的收入。因为,再挣的少的那一日,都相当于民教工资半个月的钱。看着女人们收起钱,孩子们像猫儿般钻进自己怀里来。所有的劳累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剩下的只有男人心头,因为有担当而获得的那份自豪和满足感。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5 20: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通过搬运粮食上车的景况,表现了贫困和艰苦的劳动环境给打工者带来的压力和重负,反映了那个年代做苦力打工者虽艰辛却因收入较高而感到满足甚或自豪,隐含着历史的返照与现实的反思,很有生活气息和人情味儿。情节踏实而连贯,细节真切而动人,方言土语运用颇为灵活,有较强的可读性。
      只是,人物缺乏主体,重点不够突出,叙述有些平淡,语感欠些弹力。再就是,的、地、得混用和字词及标点错误较多,比如:1、有味的(地)看;2、弯腰弓背的(地)背粮;3、问我(此处应有冒号)“有五十岁没有?”4、没观查(觉察)到我的不满;5、要顾(雇)搬运工;6、这里要交待(代)的是;7、即(既)脏也累;8、暂(崭)新的;9、陈陈(陈年)味道;10、抖落的(得)没了;11、疯狂的(地)舞蹈;12、疯狂的(地)张扬;13、玉米最轻,也有一百八十斤(应加“一包”);14、立立的木板(改为“抖抖的桥板”);15、挣的(得)少的;16、钻进(到)自己怀里……希望认真检查一下,尽力清除文字及标点错误,以彰显作品之精彩。
      鉴于主题立意和思想内涵,高亮推荐,请大家赏读评议。

鲜花

通臂猿猴  在2017-10-6 16:1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10-6 11: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这么深入,细致评点,感受颇深。愿将真言复制再读。深谢作揖。
发表于 2017-10-6 16: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题材不错,是个可以深挖的题材。希望作者继续修改,给大家带来惊喜!

鲜花

石霞山人  在2017-10-6 20:41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发表于 2017-10-6 21: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读的感觉像散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