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1|回复: 7

崖城,我的故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3 10: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济白水 于 2017-10-3 18:00 编辑

                                                    文/何郑

         西汉水上游向西北,就是黄河和长江的分水岭高地边缘,群山起伏,林海莽莽,草坡如毡,沟壑纵横,附近不远处,约二十华里处,坐落着一个倚山面河的小镇,它与武山县接壤,这就是甘肃省礼县的崖城。崖城西北与武山县的鸳鸯镇相连,南通礼县城,位于通往省城的大道旁。崖城的东北和西北大山的衣襟缝里飘出两条银白带子似的溪流,在南边的山根处结在一起,在那里拥抱亲热了个够,热烈的激起了千堆雪浪,万朵银花。她就匆匆忙忙的溢金泛银的往南去了,好像是急于到大城市里打工的崖城靓妹一样,一路上热热闹闹得甩出了一连串清脆的银铃声。远远望去,崖城就是佩带着绶带的英俊少年,这绶带就是崖城河。崖城河就是郦道元在《水经记》里记载的夷水的上游。
       崖城是陇南市最北的九泉山南麓的一个镇子。九泉山是崖城的主山,也是礼县一座名山,《秦州新志·山川·礼县山水》﹙清乾隆二十九年版﹚精彩的记载:“北三十里,其麓九皆有泉,旱不涸,涝不溢,民咸赖之。”崖城泰山庙就坐落在山上,立有一块元朝时期的石碑。崖城算不得是个好女子,只能说是小家碧玉,这是因为她空灵钟秀“笑从双脸生”,有小家碧玉的那种独特的神韵。不缺少晏殊“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的风采,春有“天街小雨润如酥”“虫声新透绿纱窗”的美景,夏有“小麦覆陇黄”,“麦随风里熟”的年景,秋有“一年好景君需记,最是橙黄橘绿时”的佳境,冬有“千树万树梨花开”崖城无处不飞花的韵语,好一个普普通通的崖城!前些日子,我爬上崖城的主山九泉山,抚摸着元朝的石碑,好像是在上面翻出了崖城的旧相册,引起我的遐思。不知为什么,在厚厚地相册中,我思想的野马在荒漠上奔驰,看不到飞鸟和绿草,我抚摸着这块元朝的石头,我的方寸间掀起了万丈波澜,心头隆起的是一种雄性的豪气。这块如今就安放在崖城主山上的石头,被县文化馆的工作人员拓成了拓片,装在玻璃柜里。它却是装在我的心里。说穿了那时的崖城是通往陇西治所襄武的古道上的明珠。那块元朝的石头告诉我:崖城“北而襄武,西有西戎,南接宋境”是“古岷之巨镇也。”(襄武是古代陇西郡的治所,岷,岷州。治所在今岷县。)可见,那个年代崖城处于边塞要地。我用放大镜在石头上寻找崖城的年轮,蒙汉铁骑金戈弯弓射穿了吐蕃的美梦,礼店元帅府元帅屯兵崖城,成为元朝抗击吐蕃的大本营,歼灭敌人于崖城不远处的木树关,靖边的四代礼店元帅府元帅,功绩显赫,是与崖城分不开的。读《礼县旧志》中记载:“崖城山峡两河湾,孕毓灵山峙险关。”“溪涧流添分燕尾,崖城波合蹙鱼鳞。”等明、清诗人的诗句,崖城的天然地貌和地理位置可见一斑。
        崖城山清水秀气象万千,绿波荡漾,鱼翔水底,那河水里是否也演绎着流线美的美人鱼的传奇,只能在我心里遐思,那时的崖城河令人神往啊。如今,不说,季节的风吹瘦了崖城河,日月风干了崖城河畔的泥沙,使她变成了一条季节河,让人怀恋童年捕捉麻雀的日子,思念幼年摸鱼的情景,还有在那段时光里,伙伴们都爬上树去摘桃子、杏子,津津有味吃的深情也很神往的;不说,九泉山下的像传说一样古老的两棵中国槐,四个人连手相接也抱不住的树腰,脚下须根虬盘隆出地壳,树身上刀刻的裂痕里不知蕴藏着多少雷鸣电闪和绵绵烟云,树下的节妇牌坊记载着多少贞女节妇的辛酸苦涩的故事,树梢看不透的故园歌谣,槐花不知花开花落多少个春冬秋夏,槐花熬成的黑色的药汁水流入多少户人家,解除了多少农妇的疾苦,多少来往的候鸟鸣唱,送走了崖城的青春年华,唱得那两棵中国槐已经残枝叶落。2006年七月,我去过曲阜,孔府后花园的槐树还没有崖城的这两棵粗大;不说,忽必烈的子孙屯兵崖城,妄想借着天威,镇守西汉阳,鏖战吐蕃,浴血靖边,把草原上的冬不拉演奏成了和谐的寺院钟声,和远古秦汉的传说接在一起,合奏出了空前的阳春三月;不说,上世纪的丙子年九月,崖城河两岸菊花浪漫,红旗漫卷,山里的八位庶民扬眉吐气的那股傲气,在崖城小学里举着拳头,发出对红旗铮铮的誓言,共和国的将帅们饮马九泉山下的泉水,跨越崖城河,挥鞭指向陇南宝地徽、成县,金戈铁马陇上江南,刷新了崖城年轮里最崭新的篇章;也不说,崖城四周崇山峻岭,山套山,山连岭,岭叠嶂,如秦腔里吼起的大劲,高亢跌宕,如一个个惊叹号,群山环绕沟壑相连,山湾相通,林壑幽深,千岭屏障,万溪襟带,最易伏戎,是藏龙卧虎的好地方,山光谷影闪现着秦人采集守猎,戍边抗敌,扬鞭牧马的身影,在这里曾经活跃着共产党员“白马将军”柴宗孔率领的“西北抗日义勇军”,与黎明前的黑暗抗争,白色骏马的嘶鸣声迎接东方的晨曦,还有那燃烧在地下的烈火,照亮了崖城黎明前的黑暗,在南仓大地上迎来了第一道曙光。也不说,“九泉山下树红旗,西北五省颇具名。”﹙张子明诗﹚,梯田层层平展展,盘山公路宽又平,人人有手机,户户有彩电,柏油公路通南北,栋栋楼房拔地起。就说,现在的崖城人,骑着摩托车带着媳妇,疾行在阳光里,沐浴着幸福,追赶着甜甜的被春雨润酥的日子。不看别的,就看摩托车后面的媳妇脸上盛开的花儿,嘴里漫开了流行歌曲的摇滚声,融进四月的油菜花地,金黄色映衬下的崖城路,阳光明媚。她们坐在行驶的摩托车后坐上,伏在男人的后背在打手机,满脸开成了牡丹花,洋溢着自豪,大概是和北京的老主顾联系工作呢,不时发出一串串银铃声。有几只彩蝶飞舞在他们的身体的四周,绕来飞旋,迷恋着他们,当摩托车脱离开来,它们还恋恋不舍地尾追着,最后飞到油菜地里和蜜蜂一起戏逐,在遍地黄花丛中享受生活去了。初春二月,残雪压不住大山的黛色,性急的山间野花已在雪中燃烧,田野里犁沟冒着黑黝黝的热气,犁沟的阴面的残雪和黑黝黝的土色相间,远远望去,就像崖城的媳妇们穿的花衣,显得那么庄重朴素。
          街头的土碑下,已有了晒太阳的几个老头,背靠着墙脚,抽着旱烟,眼睛眯成了缝缝,朝着太阳光,吐出的一丝细细的烟雾,轻飘飘的擦过脸上的沧桑岁月。几个老汉在一起也说昨晚的新闻联播呢。要不就是几个老汉聚在一块玩着牛九呢,让太阳沐浴他们的厚棉袄,直到道谁家的媳妇喊公公吃午饭,才乐呵呵的散了。盛夏时节,镰刀刃上麦香的味儿还没变淡,人们就已经抓紧时间休闲,恢复元气,或在街头,或在那两棵中国槐下,或在高楼的阴凉下,有下象棋的,有玩扑克的,有闲侃的,人们的欢笑声伴随着阵阵蛙鼓,你看,几个老汉在一起在议论着中国队又在奥运会上夺取了几枚金牌等国内外新闻。金秋季节,崖城河畔的果园里红艳艳的苹果飘着醇香,还有那农家院子里黄澄澄的梨子的香甜的味儿都一起弥漫在街道的上空,到处都是醇香,连空气也是甜的;远处田地里一大片、一大片的火红,好像朝霞从天上落下来一样,那是成熟的荞麦仿佛正在燃烧,几个收割的人心花怒放。最能够表达出崖城人内心喜悦的要数那隆冬的年夕,漫天花炮烟火,绚丽多彩,点缀夜空,天上开满了鲜艳的牡丹花,浪漫的菊花,地下,娃娃高兴得手舞足蹈,十分欢喜,开遍了童子面花。陈旧破烂的街道上,演绎着崖城人的生命与死亡,快乐与痛苦,多少站起来的喜悦,多少跌落的悲伤,在贫瘠的土地上种下了殷切的期待。崖城的每一座山就是一个美丽的方块字,无不散发着原始绘画与图腾的气息。群山就像一个个方块字以不同的排列和叠加,锻造出精粹凝练和含蓄蕴藉的文句,变幻出一个个全然不同的意境,其美妙,令人陶醉。这些山峦,就是书法家屏息聚神挥洒出来的文字,充满豪气、霸气和野性,如果给它冠上什么“大峡谷”之类的名字,一定会吸引许多人来观光旅游。
        崖城,是山的儿子;山,是崖城的母亲。山,孕育了崖城,崖城在山的温情里成长。崖城的每一块田就是一首诗歌,无不洋溢着小麦醇香与生命的张力。田野就像一首首诗歌以不同的风格和修辞,营造出整齐押韵和神韵潇洒的诗剧,焕发出一首首浑然不同的韵味,其情趣,使人神往。这些田禾就是诗人们愁思苦想锤炼出来的佳句,充满童心、爱心和幸福,如果给它冠上什么“田园风光”之类的定语,一定会博得很多人来青睐欣赏。一首首诗,最富有神韵的诗眼,就是果园里的红艳艳的花牛苹果和金黄的梨子,就是大片如潮如云的麦浪,就是从大城市里打工归来的青年、姑娘和媳妇们的笑脸,就是拔地而起的红砖高楼。
        山,还是过去的山,今日,富有神韵;水,还是过去的水,这般美丽。灿烂的阳光,撒满崖城的山山水水,崖城,就像躺在温馨的摇篮里的孩子在长大,在发出要飞翔的声音。


鲜花

尘如烟  在2017-10-5 11:11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3 18: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介绍性的文字多,“我”的色彩少了。
雏燕老师喜引用,引用应该是有原则的:自然,适当
意见供参考~
发表于 2017-10-3 10: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深情的文字,坦诚了对于一方山水的故乡情结。
文字非常全面,丰富。感觉没有突显出“亮点”。个人感触不够强烈,也许受陈式化影响较大。可以静心修改一下 ,会更好
问好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 12:3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雪 发表于 2017-10-3 10:57
很深情的文字,坦诚了对于一方山水的故乡情结。
文字非常全面,丰富。感觉没有突显出“亮点”。个人感触不 ...

谢谢指导
发表于 2017-10-3 18:0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雏燕老师好!
为你放大了字体,去除了链接。
以后发文章,请按此。特别说明:不要附名链接
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0:2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济白水 发表于 2017-10-3 18:11
文章介绍性的文字多,“我”的色彩少了。
雏燕老师喜引用,引用应该是有原则的:自然,适当
意见供参考~

谢谢!谢谢指导
发表于 2017-10-5 11:5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文字 初识崖城  

问好 祝好
发表于 2017-10-16 13: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耀锋 于 2017-10-16 13:16 编辑

同意上述观点,文字不错,少了点"在场感",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