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14|回复: 33

阊门,回不去的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30 18: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凄泪滚滚,哀歌声声,数十万人携家带口,浩浩荡荡一路向北。从此,家乡成了陌路。
   这是发生在明朝初年的一次“生命大挪移”——苏州、松江、湖州、嘉兴、杭州五府共十四万户四十余万人,在全副武装的官兵押解下,被强行迁徙到荒凉的苏北地区开荒囤田填充人口。四十万人背乡离井,那场景该是多么悲壮多么惨烈!
   移民当中,有我的祖先。我村张氏族谱记载第一代祖先始于明朝,来自苏州阊门。也就是说,我的家族与苏州的张姓同出一源,六百年前是一家,但又彻底断了联系。就像柳树上折下一根枝条,插进十里外的土壤里,重又生根发芽长成一棵新的柳树,与原先的母体已毫无关系,到了春暖花开,两棵树的飘絮在风中相遇,不知是否似曾相识?
   六百多年前的那场大迁徙,正史记载不多,即使涉及也是闪烁其词,大概史官怕触犯龙颜。民间对此传闻却很广泛,不但广泛而且清晰,俗称“洪武赶散”,即洪武帝强行驱赶的意思。唉,又是战争造的孽!原本萧条落后的苏北地区历经战火洗礼,更是颓垣败井十室九空,赤地千里鸡犬不闻。而以“红尘间第一等风流富贵地”苏州为主的繁华江南,在张士诚兵败身亡后,也终于支离破碎繁华落尽,陷入了一场空前劫难。张士诚统治苏州多年,深得民心,明军攻打苏州耗时日久损失惨重。朱元璋恨透苏州人,破城后大肆屠戮,血流成河尚不解恨,传一道移民圣旨,化作漫天乌云笼罩整片江南——十四万家齐闭门,四十万人共嚎啕,惨绝人寰!
   听爷爷辈的老人们说,我们张姓始祖后来曾中过举,那么迁徙时他应该还是个年轻的文弱书生。书生手提书箱,肩背行囊,跟随移民大军,走得踉踉跄跄。脚步慢了,官兵的皮鞭舞得山响,摔倒了,爬起身继续前行,多少人倒下后再也不能起来。不知走了几个日夜,前面有一条咆哮的长江,他们挤上木排、竹筏,任由漂泊。漂过去的,苟延残喘;漂不过的,葬身鱼腹。我的那位书生始祖,坐在木排边缘,一手抚膝,一手抱紧书箱,即使性命攸关,也不愿抛弃心爱的文房四宝。江水滔滔,有的木排散架,有的竹筏颠覆,上面的人瞬间没了踪影。我的始祖,那位书生,眼见浊浪排空,耳听悲嚎震天,他皱紧眉头一言不发,无声承受命运突如其来的残酷。他当然想不到六百年后,他的后世玄孙中,有个百无一用以书生自诩的伪文人,透过历史浮光,掠到他的影子。是的,我“看”到他坐在滚滚长江中的一只小木排边缘,茫然的眼神凝视远方,麻木、沉痛、哀伤。
   他们随波逐流漂到江北,惊魂未定,熙熙攘攘的人潮又开始分流,牲口一样随机输送,部分去了盐城,部分去了宿迁,部分去了更远的地方。坐在高头大马上的官老爷随手一指,我的始祖和十几名同来的人便在扬州府兴化县(现属泰州市)北部一块长满杂草的土地上扎下了根。这地方满目疮痍,唯有一条七八尺宽的小河沟让人勉强燃起生命的希望。祖先随口给起了个地名:八尺沟。几个世纪改造变迁,现在的村庄花草葱茏四面环水,俨然一座美丽的农村花园。村边有一条百十米宽的大河从南往北长流不息,当初的小沟早已不复存在,但“八尺沟”这个村名延用至今不曾更改,算是后人对先辈的一种尊重与怀念吧。我曾非常不满那位饱读诗书的始祖,怎么给村庄起了个如此俗气的名字,待自已历尽沧桑,终于原谅了他。彼时彼地,他哪有心情引经据典诗情画意?放下书箱,脱去文人长衫,彻底脱去儒雅与清高,书生祖先卷起袖口与裤脚,与同来的十几人,在仅存的几名劫后余生的当地居民帮助下,搭草棚支土灶,算是安了家。他们不是来旅游观光的游客,而是主人,是建设者,苦难还在继续。我“看”到我的祖先,用他写诗作画的手,颤巍巍握起木铁合制的农具,锄草、铺路、垦地、播种……待手指粗硬变形,掌心排满茧子,创造产生了效果,苏北平原终于跳动生命的脉搏。一户发展成十户、百户、千户,一个姓氏走向兴旺,一个家族开始壮大,一个地区逐渐繁荣。
   苏北的扬州、泰州、盐城等地的居民,大约九成以上是移民后代,凡有族谱传世的,皆记载祖籍苏州阊门。其实,阊门仅是中转站,是苏、松、湖、嘉、杭五府移民集中营。我们寻根,只能在阊门止步,再往上已无法追溯。移民被迫来到赤贫荒芜的苏北,劳累之苦自不必说,思乡之情更痛如切肤。我那位读书的始祖,有多少个夜晚,在凄寒月光下茕茕孑立,手捧书卷凝望南方,回忆故乡十里长街万家商铺的繁华,此生再也不能归去,最终梦绕故土魂游他乡,又是怎样一种遗恨与疼痛?这些,我只能想像,无法体会。
   移民当中,乡绅富户名门望族占了很大比例。他们迁居苏北,引进先进生产技术的同时,也带来了丰富的精神财产——文化。江南文化与本地文化相互融合,最终形成一种独特的风格——里下河文化。里下河是我家乡地理环境的概称。明清两代,我的家乡兴化县涌现出许多著名的文人,一代文坛巨匠《水浒传》作者施耐庵、扬州八怪杰出代表郑板桥,都是兴化人,都自称祖籍苏州阊门。也许,他们的祖先与我的祖先曾是同窗,这是我美好的猜测。即使到了现代,以首届鲁迅文学奖得主毕飞宇先生领衔的兴化籍作家们,在中国文坛掀起一股水乡风,文艺界称之为“兴化现象”。2012年,文化部正式授予兴化市“小说之乡”的美誉。移民,“移”来了一个拥有深厚文化底蕴的民族。
   当苏北大地荒原变沃土,麦苗青碧,稻谷金黄,千顷油菜,万亩荷塘……终于人烟稠密欣欣向荣,成为全国闻名的鱼米之乡。我那早已长眠不醒的祖先,他是否有成功的喜悦?或者,在九泉之下,他仍念念不忘江南故乡。而我们,在这里扎根,根深蒂固,仅从祖辈口耳相传祖籍苏州阊门,阊门究竟有多远多大多繁华,没多少人知道。我特地百度了阊门的历史:阊门,是苏州建诚时设计得最为宽阔的一座城门。苏州城按八卦方位建八大门,阊门位于城西偏北位置,属兑方,古人认为这个方位直通天路,集天地阊阖之气,能得到神灵护佑,故取名“阊门”。苏州城历史有多久,阊门的历史就有多久,但神灵终究没有能力护佑阊门,悲剧不可避免上演。
   祖先的异乡,是我的故乡。祖先的故乡,是后辈难以寻回的梦。就我个人感情而言,离不开这片故土,就如始祖离不开阊门一样。但移民的后代家族,无一例外都怀有非常浓厚的寻根情结,这种情结蔓延数百年,深刻表现了“绿叶对根的情意”。泰州有一吴姓家族,人在世姓吴,死后牌位上却写着姓张。吴家代代相传,本族系吴王张士诚后人,张士诚被害后,族人为避祸改姓吴,死后归宗。用生死易姓的方式,对统治者进行无奈的抗争。还有个传说,为了不忘祖籍苏州,移民和未移的人们都忍痛在自已小脚趾上剁了一刀,作为将来移民或后代认祖归宗的标识,据说现在原住苏州人的小脚趾指甲都分开长。我的小脚趾甲也是分开的,但并非天生,因小时候顽皮被砖块砸裂一直没长好,我父母就不是这样,村里也没人天生小脚趾甲分开。这个传说显然是杜撰,但让人心酸。
   自古成王败寇,明太祖朱元璋以胜利者的姿态,亲手导演了一场惨绝人寰的悲剧。但从历史的角度看,却是高屋建瓴丰功至伟,苦了几代人,肥了一方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移民后代渐渐被这片土地同化,就连我们的乡土方言,也听不出丝毫吴侬软语。只有那遥远的阊门,历经数百年风雨,依然守望,守望远离的亲人。我祖先的梦,却再也寻不回了。

鲜花

尘如烟  在2017-10-1 09:0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济白水  在2017-10-1 08:21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春华秋实  在2017-9-30 19:0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3)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0 18:4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侠心老师开散文版
发表于 2017-9-30 18:4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故乡,乃是祖先漂泊的最后一站。先生寻根苏州,白水乃告曰:苏州是棵树,枝有多长啊!容等会再说~
发表于 2017-9-30 18:5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华秋实 于 2017-9-30 19:01 编辑

取材独特,眼光独到,没有一味谴责,而是咀嚼历史,反观思索,寻根情结。问好侠心。
发表于 2017-9-30 18: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侠心。苏州欢迎你l回来,阊门建设得不错。

点评

静等方圆大作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9-30 18:54
发表于 2017-9-30 18: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月方圆 发表于 2017-9-30 18:53
问好,侠心。苏州欢迎你l回来,阊门建设得不错。

静等方圆大作
发表于 2017-9-30 19: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先生渺远的眺望。我在先生根之地和先生一起眺望历史,感慨万千。手机无法操作:文章高亮,精华
发表于 2017-9-30 19:31: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写的历史有味道,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历史的苦难真让人怕,侠心老师给人一篇学习的好文字。
精华!
问好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9-30 19:5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济白水 发表于 2017-9-30 18:43
欢迎侠心老师开散文版

白水老师好,辛苦了。我是西部旧人,只是忙于生活奔波好久不来,以后甭客气哈。
 楼主| 发表于 2017-9-30 19:5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华秋实 发表于 2017-9-30 18:50
取材独特,眼光独到,没有一味谴责,而是咀嚼历史,反观思索,寻根情结。问好侠心。

秋实姐好,跟着你的脚步来到西部,这里风景依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