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0|回复: 15

我的贫血时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8 17: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尘如烟 于 2017-9-28 18:13 编辑

      最初体验贫是在童年。
     记事起,就坐在爸爸的马车后面出入庄稼地,“嘚驾”的吆喝声,为平淡的日子增加许多生机。家里的十多亩地主要靠这匹马,天蒙蒙亮爸爸就下炕去拌草料,木棍拌料时撞击槽壁的声音,想起了弟弟坐在饭桌前拿筷子敲打空碗。草料很简单,就是草秸和半升棒子面。棒子面稀稀拉拉撒在碎草上,来不及捕捉身影就被若干个缝隙吞噬。麦收是体力活,妈妈特意早早爬起来,在鸡窝里、木垛下、草堆边,一切鸡常去到的地方摸来摸去,之后,撩着衣襟像兜宝一样兜回来几个鸡蛋。爸爸剥鸡蛋的速度非常快,偶尔粘在上面的壳,也会一同吞下。他蹲在院子一角,几把生锈的镰刀,水花四溅“嚯嚯”了一个早晨,大拇指依然可以在刀刃跳舞。我的目光会追随爸爸咽下最后一口鸡蛋。
       再大一点,对于贫的理解,不再局限于此。弟弟的衣服,白天穿、睡觉穿、春天穿,冬天也穿,袖口来回的抹擦过河的鼻涕,日子多了,堆积成一块又亮又硬的反光镜;裤裆开到膝盖的大口子,可以若隐若现里面长满皴的腿,调皮的同学后面追着喊:“大秋裤!大秋裤!开档喽”!用爸爸不穿的蓝秋裤改成的裤子已经不能再缝补,任凭妈妈穿针走线,无法再用力搓洗的秋裤,被又细又长的黑线扯拽得成了碎片。
      结婚后随爱人去了北京。住在南三环的一处地下室,把停车场租来改装成地下室,据说是南方人想出的点子,偌大的停车场,被几平米一个的活动房组装成排子房,公用的自来水在一个隐蔽的角落,没有水池,任水四处流淌,刷牙、洗脸时,噼里啪啦四溅的水花,不仅湿了鞋,也溅到廉价的裤子上。屋内面积很小,只能容下一张床,精神的愉悦有时可以让人忘记一切,隔壁的新婚燕尔,哎呦哎呦的节奏,掩盖了头顶哗啦啦声。除此之外,便是无边无际潮霉的味道不断涌入鼻孔,窜进五脏六腑。夜好像很漫长,我迫切想早点融入清晨的北京街头。鸣笛声、叫卖声、举着早点追赶公交的高跟鞋声,呼呼而过的铃铛声,还有我站在阳光下,揉搓衣服上的泥点声,交织、吞噬着我原有的懵懂无知。
      孩子在身体里与我剥离的时候,撕心裂肺的疼痛打败了麻药。我想到了屠夫,一手持滴血的屠刀,一手忙着撕裂动物肝脏,那层薄薄的保护膜与肉体分离时,撕扯的声音,定与这个呱呱叫的生命由子宫撕出来时是一样的。被控制的四肢在疼痛的作用下开始急剧晃动,“不许动了,已经留了好多血,再动会流血更多。”这是我第一次对血有概念。即便在我十五岁初潮时,床上、凳子上被血渍晕染,也只是羞涩而已。
      隔壁村的木鱼声特别清晰,失眠成瘾的那些日子,婆婆说,是白天睡得太多,依她所言,找村后老婶该给看看,是不是被啥迷住了?三天前,我多日疼痛无力的身体,阵阵眩晕而躺下。然后,就很难再挑起眼皮,疼得无处安放的双腿,怎么拍打都没有知觉。拳头攥了又攥,却感觉抓了一把棉花,松软无力。房间里太静了,没有电视,一台组装电脑,死气沉沉的摆在老式的柜子上,网络还没有走进农村,除了练二指禅别无他用。农村人喜欢串门,院子里说说笑笑很热闹,婆婆的聊友走了一波又一波。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如死人般躺着,想着父母,还有北京的他。直到多日后爸爸得知消息赶来,他放下两千块钱嘱咐我赶快去医院。
     腰似折了般的痛苦,每月都会持续两三天。儿时把玩的塑料尺子,弯成一个半圆,会看到中间隐约有白色裂纹,随着弯度增大,裂纹颜色也会加深,这腰是不是也出现了若干裂纹呢?失血性贫血,以周期的频率一次一次向我袭来。
      因为照顾女儿申请调动部门,戏剧性的成为一面之缘相亲对象下属,这已是在这家工作了十年的公司调换第三个部门了。领导一米八几的个头,凸起的肚子总比人先进办公室,T恤衫吊吊得像长得飞快的孩子穿一件不得体的衣服。调动过来没有多久我就听到了诸如“恋爱说”、“后悔说”的各种谣言。同学劝我离开,我摇摇头。领导的车永远像刚刚打过蜡,由车里一出来,浑厚地声音就开始响起,“你说啥,我说啥呢!”“咋-这-笨-啊!”“让你干啥你就去干啥,别跟我讲条件!”声音未落地,闻其声者迅速远离是非之地,不过,不管逃跑得多么悄然无息,依然会被电话拽回来以各种原因“数落”。对此,骂骂咧咧者有之,牢骚满腹者有之,陆续辞职者有之。当然,我也不例外,被数落如同家常便饭。同学又说,换做是他,这窝火的气一天也受不了。
       转眼女儿就快上初三,平板、手机、电视的诱惑越来越多,本该记在脑子里、挂在嘴边的英语单词、古诗词,被国内某男团小鲜肉的各种新闻消息霸占,她如数家珍般罗列他们的出道史、代表作、演唱会、粉丝等等,如此天花乱坠还不过瘾,讲到动情处,便会在房间里振臂奔跑,呼喊着:“凯,凯,太帅了,太帅了!”小时候喜欢玩各种上了发条的玩具,弦上满,玩具翻跟头、转弯的动作,与提到明星便兴奋的女儿不相上下。电视、手机滚动播放着男团各类节目,终日沉迷于此不能自拔。我便央求她陪我去邮局领稿费,手拉手走在街上聊性正浓时,公交站牌上为某手机品牌做代言的男团又赫然在目,她有失矜持狂奔过去,仰望、呐喊,然后急切的招呼我也要过去,否则就要挟,不再理我。千呼万唤始出来,才算带她离开是非之地。没有捂热的稿费,顷刻间进了肯德基的收银箱。闺女搓着手,不停地说:“妈妈,我要吃凯代言的汉堡,我要吃!”套餐端上来,她三下五除二把托盘上的垫纸抽了出来,端端正正带回家放在了书桌上。
       蝉声微弱,偶尔一两声蛙鸣,落雨与诗经在清晨相拥,“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熟悉的旋律在女儿稚嫩的声音里荡漾。我要这样牵着你的小手一直走下去。

鲜花

尘如烟  在2017-9-28 18:13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8 17: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发帖,哪位老师方便时受累帮排下版,谢谢!
发表于 2017-9-28 18: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读罢 燕女美文 想起那首老歌:生活是是一团麻,总有那解不开的小疙瘩,生活是一团麻,那也是麻绳拧成的花......生活是一杯酒,包含着人生酸甜苦辣的苦乐年华!

生活也许就是这样,于强者而言 痛并快乐着!
发表于 2017-9-28 23:2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子多了,堆积成一块又亮又硬的反光镜;--------------细节精湛,叫好!你写的是我吧。
发表于 2017-9-28 23:4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对生命的体验表达准确,不过后三段用意我明白,只是有些游离,反衬主旨作用弱。
发表于 2017-9-28 23: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个“留”字笔误。
发表于 2017-9-28 23:5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加强后三段对于社会的贫与上文的联系。
有小说家的范,写的急,再思考沉淀扩充。
建议开阔视界。
个人理解 ,或有误,海涵。
 楼主| 发表于 2017-9-29 05: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月亮湖老师的指点,好的,我在沉淀沉淀,重新酝酿,祝您双节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7-9-29 05:59:0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如烟老师辛苦编辑,感谢您的鼓励,欢迎多多提出意见。
发表于 2017-9-29 08: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
回复 鲜花(1)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