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3|回复: 14

再拜陈三愿——镇江归来话镇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5 13: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周旭东苇杭 于 2017-9-25 13:26 编辑

                     
                        周苇杭
    清代性灵派诗人张船山曾有诗云“故人折简近相招,一舸横江路不遥。……那管风涛千万里,妙莲两朵是金焦”。彼时诗人应该是寓居吴门,应友人之约,走水路驾扁舟一叶,尚未到镇江,遥遥地便见金焦二山,浮于大江之上,犹如莲花两朵,佳妙处难与人说。丙申年旧历九月寒露时节,苇杭亦有幸应邀来江南名城镇江一游。惜乎行色匆匆,诸般胜景过眼,虽不乏一日看尽长安花之洒然,然私下里更以未能与如此嘉山胜水共朝昏为憾事。金山的堂皇端严、焦山的空灵秀逸、北固山的英气勃发、招隐山昭明太子的读书台与大隐戴颙的山水清音……其妙处岂是短短数日盘桓能够领略得来?虽说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却愈加渴慕与之耳鬓厮磨的朝朝暮暮。
    忧来无方,唯有诗书自娱。窗外霜风阵阵、黄叶纷纷如雨,读到宋之问“归舟何虑晚,日暮使樵风”句,看了“樵风”一典的由来,颇有意趣。
    话说会稽白鹤山有一位仙人,仙人有一只白鹤,专职为仙人取箭。说来事巧,也不知是白鹤贪玩还是另有公干,反正是这日的箭被山中打柴的一位小哥拾到了。这小哥也是个实心眼的孩子,他见这支箭非比寻常,仙人的东东嘛,自然了得,什么携云带雾乃至金光闪闪都有可能。小哥见此物金贵,心想失主一定着急,便立等失主来领。等啊等啊,等得花儿都谢了终于等来了寻箭的人。小哥便完璧奉还。为了表彰小哥拾金不昧的精神,仙人便问小哥有何心愿,尽管说,祂可以满足小哥。
    各位注意啦,这故事的看点来了。先别往下看,大家都猜猜小哥会咋说。估计答案如一句诗所云,“桃花方孕蕾,人心已乱开”,瞬间凌乱有木有!一则,小哥没受过某某某思想哺育,没有雷锋高大上,没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完事回家一笔一笔写在日记里供后人瞻仰;二则也没求跑在街上贼啦拉风的宝马香车、没求京城动辄多少多少万一平靠他打柴打一千年也换不来的金屋、没求轻轻松松日进斗金家里存款能把点钞机烧坏的官位子……小哥所求的东东一定会让我等一干吃瓜群众跌破眼镜!但见小哥恭恭敬敬给仙人施了一礼,开口道,“常常苦于在若耶溪中运柴,但愿早上刮南风、晚上刮北风”。咋样?奇葩吧?芝麻开门钻石玛瑙财源滚滚什么求不得,却去求什么南风北风,只考虑如他一样打柴为生的樵哥日日运柴的便利,这不是痴人是什么?估计十个现代人听了十个是这想法。小哥的境界不是我们这帮子俗人所能理解的,是我们的品太low了,是我们吃瓜群众都太贪了。别说,仙人倒是对小哥挺满意的,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小哥,点点头,那意思是,“小子勉之”…… 后来果如所愿。若耶溪中,早上刮南风、晚上刮北风,这样早上进山打柴晚上满载而归都是顺风顺水,山中打柴的小伙伴们都对小哥纷纷点赞,强,强,强!这位小哥确实强,打柴也没误了读书,其后位列三公——小哥的名字叫郑弘,东汉名臣,《后汉书》里有传的哟,以“清亮质直,不畏强御”,廉洁奉公而著称。后人称若耶溪风为“郑公风”,也称“樵风”,并名其地为“樵风径”……
    此话姑且打住,否则离题万里了。我要说的是,彼时若换作我,扪心自问,我会让神仙达成自己怎样的愿景呢?我虽难比郑小哥之清,但这小小的私心,仙人也会大发慈悲也会成全的吧?待我整顿衣裳起敛容,再拜陈三愿——读者诸君评判下,看我贪心否?
    一愿荷花季在金山芙蓉楼品茶,风时赏一池红碧舞婆娑,雨时观大珠小珠落玉盘,倒倾鲛室泻琼瑰。茶是纤秀娇俏、色翠香高的镇江名品金山翠芽,泡茶的水便是芙蓉楼下的“天下第一泉” ——中泠泉。莫说品,想一想都醉得不要不要的。至于茶具吗,无需《石头记》里一干小姐少爷们那般矫情,什么珍玩古器,一概免了,只是白瓷盖碗就好。投茶有韵,注水有声,茶烟袅袅中,茗碗起碧痕,少顷,茶翻翠浪,香气氤氲。起杯、闻香,茶汤未曾入口,已是尘心洗尽俗念都捐。更有那雨落荷塘,打在荷花荷叶上,尤为清听。其功效足以与颍水洗耳相媲美。涤尽红尘多少浊气!
    雨过了,天晴了,迤迤然下得楼来,高跟鞋哒哒哒轻叩水淋淋的青石板路,一径往荷塘去了。少不了折取几张大荷叶,甩净荷叶上撒落的珍珠般纷乱的雨滴,饶是十二分的小心,还是打湿了身上猩红的棉麻长裙!原也谈不上可惜,就此惹了一身荷花荷叶的香气呢,也是值了。
    折来的荷叶,清水中洗净,铺在竹笼屉上,把提前泡好的粳米摊在荷叶上,再用另一张荷叶苫在上面,加盖,起火,蒸30分钟左右,稻米的香气杂糅碧荷的清香,随水蒸气飘散开来。由于唾弃了杀生取食的残暴与腥膻不洁,即便是人间烟火,也有了几分仙气。这样晶莹剔透香糯可口的米饭,就是不用七个碟子八个碗来佐餐,也不觉寡淡。若再素烧个刚从地里拔出的茭白,于我,便有妙玉将梅花枝上雪煮来烹茶的鲜艳做派!
    二愿在焦山定慧寺的桂花园里过中秋。桂花树那层层碧翠缀着金粟米似的的点点桂花,貌似平凡低调,却有着抵死缠绵不依不饶的甜美气息。我是多么多么喜欢啊!在我,这便是灵魂深处江南的味道!气味或曰嗅觉记忆,比视觉的纷红骇绿、听觉的丝竹管弦、味觉上的麻辣鲜香、触觉上的水滑洗凝脂,都来得更深刻更透彻,他者只是在肉身的局部荡漾,而桂花香气经口鼻呼吸迤逦入肺腑熏五内,穿过肉身直抵灵魂,有着醉魂荡魄的魅力!我奢想在桂花树下铺了用茶水拭过的竹篾席子,擎了竹竿儿来打桂花。竹竿儿轻轻扫过树梢,随着枝叶摇晃,便扑簌簌下起了桂花雨!且香气惹袖沾裳,挥之不去,缠绵不已。不知不觉间,金黄的月亮也爬上了梢头!哈,“山寺月中寻桂子”,谁说这金桂银桂的花雨不是来自广寒宫里呢!把桂花在通风处阴干,拣出杂质,清水淘净,沥干水份,取干净的玻璃瓶,一层桂花,一层白糖,如此层层叠积,直至装满,加盖密封。放入冰箱腌制半月左右,甜蜜芬芳的糖桂花就成了!用腌好的糖桂花自制圆圆的桂花糕,取代店里买来的机械化生产的月饼岂不更有情致?
    自然了,选在定慧寺过中秋不仅仅是桂花的缘故——江南秋来何处无桂花?我还想风为裳水为佩,桂花香里明月夜中,伴着佛寺的暮鼓或晨钟,入定参禅——以此种方式亲近这个曾有“十方丛林”“历代祖庭”之称、距今1800多年的江南名刹,于个人修行定会大有裨益吧。
    蒲团上跏趺坐,澄心静虑,一念不生。一任风摇树动,幡动,花动,香动,乃至彩云追月,月转星河——动者动,静者静,两不相扰。木樨香里,忽而悟道,也不是不可以。至少私下里我是如此期许。
    三愿岁末年初,住在镇江古城幽深的巷子里。一大早推开门,骤然感觉一股清寒,呀,天空竟飘起了玉屑似的小雪!粉墙黛瓦围起的天井内,乍觉“寒梅点缀琼枝腻”!洒脱如我,菱花镜里呵手试梅妆的小儿女态是久已不屑的了,眼波流动怕人猜——干嘛,不是“呵手试梅妆”,而是呵手偷折一枝花,来作案头清供。会不会被逮被骂?哼,窃梅,怎能算偷?爱花人的事……怕啥,台词儿我都想好了,东张西望慌里慌张折了来,一阵风似的反身关门,把粉青的冰裂纹瓷瓶蓄点清水插上花,陋室空堂也立马灿然生辉。真真的再寻常不过的柴米家居,有了梅花便不同。在江南,腊月,插了梅花便过年。岁是新岁,天地也焕然一新,是凌寒踏雪的梅花啊,以幽幽暗暗的冷香、花柔玉净的东风第一枝,艳笔挑开了春的帷幕。
    又是那句话,江南何处不梅花?为何痴恋古润州(镇江别名)?这你就不晓得了。镇江的雅,别处或许有,镇江的俗——淳厚民俗,洋溢着酸酸甜甜镇江香醋所特有的香气的喜气洋洋的气氛就是绝无仅有的了!镇江古城的名片上赫然写着“这是一座美得让你吃醋的城市”——这还真不是夸张,看了如下一幕读者诸君就感同身受了。
    每到年终岁尾,本地醋厂故里情深回馈桑梓,以超乎寻常的优惠价,向市民发售优质散装香醋。每每此时,市民们携了坛坛罐罐叮叮当当呼朋引伴,要么在门市部前排起了长龙要么就在去门市部的路上。此时买的醋,一买,就是一年所需的量。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对于醋,可马虎得么?除腥去膻,调和五味,少了醋,再好的食材、再高的烹饪妙手,也出不来彩头儿……如同烹饪中除腥去膻一样,镇江人就以这酸酸甜甜的醋香,驱逐着高度发展的商品社会里、大踏步的城市化进程中,人情淡薄、重利寡情缺失诚信的现代病,重温着我们业已丢失的小国寡民鸡犬相闻的和谐、恬淡、朴拙淳厚的民风。以江南糯米为原料、经水与火的洗礼,加之镇江人对天地日月的诚心正意、并汲取了四季轮回的时光里雨露风霜日精月华所蕴含的能量,酿成了这一缕入馔鲜美入药去疾的醋香,也是我不舍这座古城的原因之一……
    大红的对子贴上了门楣,噼噼啪啪的炮仗抛洒一地红红的纸屑儿,层层叠叠,落花碎锦般,连那一股子硫磺味,都透着喜气。
    室内方几上那一枝俏丽的梅花,时时都在提醒我,这是江南的新年啊。
    对了,有朋友提醒我,你忘了向那无所不能的神仙祈祷春天——是啊,我没提。江南的春天啊,杂花生树,草长莺飞的春天啊!我懂得节制自己的欲望,向几千年前那打柴的小哥学习。不能得寸进尺,凡事事不过三。
    求神不如反求诸己,这第四件,我要放在自己的掌心里。
    镇江,来年春天在招隐山等着我,我来约会那位骨骼清奇、仙风道骨的大隐,在太子读书台共阅一手卷——不是凡俗的有字书,而是那无字天书——那书的封面就是红桃绿柳在蔚蓝的天空上书写的两个芳菲的大字,春天。江南的春天。镇江的春天。等着我!
    那言必信行必果,许以打柴小哥“樵风”的神仙,我可以如此期许吗?
( 全文3699字)

鲜花

尘如烟  在2017-9-28 19:37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5 13:34: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脱俗、幽深。
人有好愿,天必从之。
精华,亮
发表于 2017-9-25 13:5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记住打柴小哥“樵风”的故事。

点评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伊索说  发表于 2017-9-25 14:09
发表于 2017-9-25 20:2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就是引用都非常精彩。有“神”!
问好周老师
精华!
发表于 2017-9-26 11: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苇杭老师!
发表于 2017-9-26 11:28:52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成精吧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6 11: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苇杭老师江南一游,又写出篇充满感情的游记。现今的旅游大都行色匆匆,况商业化的旅游使游客所见大同小异。要写出一篇让人耳目一新的游记散文:难。苇杭老师全新的思维与视觉,又使得这篇文字与众不同。广袤的祖国何处不被我们热爱?更何况民俗浓厚,人文荟萃的江南。但愿保护好名胜,让更多的文化渗透进我们的生活。

鲜花

尘如烟  在2017-9-28 19:47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发表于 2017-9-26 11:4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惜乎行色匆匆,诸般胜景过眼,虽不乏一日看尽长安花之洒然,然私下里更以未能与如此嘉山胜水共朝昏为憾事。金山的堂皇端严、焦山的空灵秀逸、北固山的英气勃发、招隐山昭明太子的读书台与大隐戴颙的山水清音……其妙处岂是短短数日盘桓能够领略得来?虽说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却愈加渴慕与之耳鬓厮磨的朝朝暮暮。

    同感
发表于 2017-9-26 11:5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茶香袅袅,桂香袅袅,梅香袅袅——醉人!
     再次问好苇杭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9-27 10: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白水老师鼓励!请多批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