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22|回复: 38

长姊如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3 13:2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尘如烟 于 2017-9-24 09:50 编辑

                                                              一
       与小辈们约好去看大姐。放下电话,我取出项链戴上,指腹一遍一遍地亲吻着珠背,光滑细腻的触感,像极了大姐的柔情。

      大姐当着众亲把项链递给我时,他的孩子都笑了,我明白他们的笑意。她已经大学毕业的孙女顺手接过去,边仔细地审视边疑问;奶奶,这是真的吗,你在哪儿买的?
    当然是真的,我接过去笑着解开丝扣,对着镜子在脖子上比试着说:很凉,也很好看,淡淡的白夹着淡淡的绿,是我喜欢的颜色。笑意在大姐的脸上潋滟。时常氤氲在这样的温暖里,我的人生充满了春天!
   
教了一辈子小学的大姐,退休近二十年了内心仍干净单纯得如同一个孩子,这实在是一种人生的大幸。
                                                                  二

    于我而言,她不是姐更像母亲。
    我八个月大的时候她就嫁人了,因此自有记忆我都不承认她的存在。每次她回来,一进街口不是被街坊们迎着说话,就是被邻居拉着私聊,我似乎总是坐在门前的土地上静悄悄地观望。她也总是在最后才走到我面前蹲下来,取出一双凉鞋或者褂子往我身上套,而我不是使了劲儿地挣脱,便是扭过身不理。这时隔壁大娘就会训我:看这闺女!看这闺女!而后大姐又去她家院子聊上一阵子。
    其实,我一直认为,大姐就是她家的女儿。她家院子宽敞明亮,且种满了花花草草,还有一棵好大的石榴树,每年五月满树的石榴花燃烧着半个天空。重要的是,她还有一个在外工作的儿子,他时不时地开着大卡车,与大姐一样从我不知道的远方归来。那个远方,也一定有更多我不知道的风景。也只有在那样美好的地方,才有可能生出大姐那样干净漂亮的女子。而母亲只是与街坊一样,是最后一个与大姐说话的人,只是说话的样子更亲密,声音更小,时间更长一些罢了。
     长到四五岁时我仍不认她,也从不叫姐。有次跟着母亲在舅家与她相遇,不知怎么被她说服,竟然跟着去了她家。那是我记忆里第一次离开母亲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尽管她的爱温暖到让我不好意思,可到晚上躺进了被窝,我却抑制不住地抽泣,幸有母亲派了二哥去接我。
     再后来又去过几次,总是白天好好的,晚上就哭着嚷嚷要去姐家!大姐的婆婆说:这不是你姐家?我不认,仍然哭闹。我所说的是我的二姐,与大姐家相隔二里,想必她一定是在二姐家把我带回的。
     不管我的哭闹令别人多么厌烦,大姐始终温存着我,只好让姐夫背上我前往。二姐家门前水坑里的蛙声此起彼伏充满了节奏......
      
                                                             三
      
      小外甥出生的时候,我已读小学。他的乖巧可爱及身上那种乡下孩子少有的香气深深吸引了我,不仅大大拉近了我与大姐的距离,且开始对他们的到来充满渴望。这样仿佛还不够,假期里干脆就跟着住在了她家。
      小外甥成了我生活的重心。坐在左右邻居的同龄女孩子中,我常有种近似虚荣的优越。不仅因为小外甥干净俊秀,还有大姐做的每条棉裤都很合身。尽管在我贪玩的时候,他也会偶尔的尿湿裤子。可大姐从没有为此训我,而是教我避免孩子尿裤子的种种技巧。此后,凡被我照顾过的小辈们尿湿裤子的几率很少。
      
春节回家时,她买了一条漂亮的花手绢塞进我的兜里,那应是她对我的谢意。虽然那时我才八九岁,可这小小的礼物,却如一方碧草,芳香了我一生!
      母亲去世后,我就长期住到了她家,那年我上初三。新学校新老师,新学风新环境,本就有些内敛的我更加的少言。中段考试后,同村的两个女同学不知为何忽然间就把我给孤立了。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早,大姐放学又晚,我就无法应时到校。许多时候,我都是那条路上的最晚的学生。
那路的两旁有两座凸起的新坟,一个是盛夏服毒自杀的村妇,一个是秋后暴死的少女。与她们有关的种种死不瞑目的传说,常常让我独自走近时毛骨悚然。
        终于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有个声音悄悄地跟上了我,至今也不明白那究竟是个东西。
       它随着我的节奏,时急时缓,时紧时慢。我能感觉到它不断逼近的气息,就在它准备贴向我的刹那,我猛然杀步转身,它却似一个黑色的闪电,转瞬消失!从没有过那样的经历,我凭借着一种本能飞奔到了学校。
      
那晚我伏在课桌上瑟瑟发抖,头劈了样地疼。可除了同桌(她看了我当晚的日记),没有人知道我刚刚经历了什么。而那个同村的女生却被唆使着在骂人,虽然不明原因,可我听得出她骂的不是别人。从没有听到过那么无耻且下流的语言,也不知道怎么应对。那是我终身都不能原谅的辱骂,且夹带着旁听者有意无意的窃笑。内心倔强的堤坝怎么也阻挡不住涌起的一波波的委屈,在校园的一角,我第一次在撕心裂肺中思念母亲......

       那晚同桌(我终身最好的朋友)把我带回了她家。
       第二天刚到家,就遭到劈头盖脸地一顿训斥,说我太窝囊,任人欺负还不吱声。原来
姐姐和姐夫深夜陪同老师好找才得知我的安全,同时也发现了我的郁闷。      第一次看到大姐生气的样子:她脸色微黄,嘴唇发紫,满眼泪水,身体也在微微颤抖。姐夫在一旁也囔囔着要去找她们的家长,可我不愿意在亲戚家惹事,况且我也不知道那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不知道那晚她与我的老师们交谈了些什么,又交谈了多久,更不知大姐有没有去找谁的家长。可几天后,上晚学的路我已不再孤单,且同伴越来越多。

                                                四

      我就读的高中比较偏僻,与家及县城成为三角形。城乡还没有班车,学习生活比较紧张,每两周只准休息一天,这一天就是补充粮草的日子。
      我还不会骑自行车,只有等二哥去送。可是二哥要忙的事实在太多,他送不到的时候我只有暂借。然而常借别人也不是我的性格,可长时间不送伙食也不像二哥的作为。八十年代的农村实在太乱,乱得令人担心!
       我开始一次次被噩梦惊醒。午休时,闭上眼就看到二哥背着书包站在寝室门口。我再也等不下去了!
       在一个周六的下午,上过两节课后我徒步踏上了归家的路。学校距河堤还有三公里,走上河堤太阳已经被大片的晚霞簇拥着,像个幸福的娇儿。我想起班主任的询问和担心:你家在哪里?你怎么走?那你为什么还不快走?
       五十里地具体有多远,那时还真的没概念,究竟能走多久也很迷茫。我一边飞快地走着,一边欣赏着天际的夕阳。而那轮夕阳很解我意,始终陪伴且追随着迟迟不肯下沉!
       不知不觉间又走了几公里,路上骑车的行人已有些慌张。举目再望夕阳已不见了踪影,只有一片酡红铺在遥远的地平线上。而面前的路依然没有个尽头,河堤两边浓密的树木也逐渐暗淡成灰色。 家还有多远?想起中秋节放假,在泥泞中跋涉到深夜仍不得不借住在同学家里。第二天中午才走到了三姐家,而三姐家离学校还不到其中的一半距离。
       长路漫漫!八十年代百里长堤上的传说更多更恐怖吓人,记得沿河只有一个村庄,此时这个村庄也遥不可及。路上的行人更加匆匆,甚至连看我一眼的时间都没有,
我将再一次被扔进无边的黑暗?
      最后的光亮仿佛也将被一群群的鸟儿带走。此刻我多希望自己也有双翅膀啊!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稀,偶尔有自行车从身旁飞驰而过。光线不停地下沉,下沉仿佛都沉压到了我的心底。前进与后退状况一样,我内心慌乱且迷茫。我开始后悔,后悔没有听从同学的劝阻,后悔没有足够的耐心等待!
     同时我也不住地暗暗祈祷:前面这个来人应该是哥哥吧!下一个来人好得是哥哥吧!
      ......       ......    ......
     我深信是有苍天的,我深信它一定听到了我的呼唤,且把呼唤传给了最牵挂我的人!前面又传来哗啦啦自行车的声音,那种急切,那种匆忙告诉我,他一定是我的亲人!
       看见姐夫的刹那,压在我心底的所有亮光一下子翻卷上来。
      大哥!我叫了一声,就再也说不出别的话了......
      

                                                    五

      后来我离开了学校,面对我的决定大姐没有表态,但却成了她终生的遗憾。什么时候提起,什么时候眼红:假如当年工资多少高一点,假如......  假如!人生没有假如,何况我本就不该是她的累赘。
      我又被生活的潮水推涌着到了省边。风景秀丽的山镇让我耳目一新,温暖热情的山风惬意袭人。在那里完成了我人生的蜕变,我木讷冰冷的心开始融化、发芽、蓬勃。我既欢快地与百灵争鸣,更与阳光比赛着暖人。异乡的新奇深深地吸引得我乐不思蜀。
       大姐的思念隔段时间乘着邮票飞来,一封一封内容无非要我听哥哥的话,和嫂子处好关系,照顾好侄子......那些信件总是与哥嫂的信装在一起,等他们阅过我再捧着一遍一遍地读,一遍一遍地看!有次外甥女问我究竟给大姐写了什么,使她伏案痛哭了好久。我仔细想想除了那句一遍又一遍,再没敢说别的。
      四年,那承载着我人生最美时光的四年,大姐一次次把她的挂念放进漂亮的衣服和皮鞋寄到我身边,尽管那时我已多少有了工资。
      爱美是每个女人的天性,何况漂亮的大姐。可自我懂事起,她把所有漂亮的衣服都分给了妹妹,我该是享受最多的那个。十三四时,我开始把背躬起来遮挡住开始发育的体征。任她一次次提醒,我依旧羞涩地倾着身走路。不久她带来了几件衣服,其中两件白色的贴身物件是我从未见过的,精巧细致到让我不敢直视,可以看得出是她亲手缝制。正是那当时人人不经意的东西,扶正了我的身姿!
      一件月白色暗格的短袖上衣,虽然还有些宽松,面料却如玉般地光滑柔顺,那是至今也难遇的质感。从崭新程度与深深的折痕看,她没有穿过几次。
     还有一件翠兰色底子点缀着一对对艳红果实的长袖,也是那种含棉量较高的柔软的布料。它的色彩艳丽到至今都难以超越,那一对对的果实最终也没有被老鼠们放过。望着那一个个圆洞,当时真哭笑不得!
                                             六
        大姐是老大,从小就与父母共担着责任。而我却恰恰相反,贪玩无心。很多时候都是大姐的信来了,我才知道给回她,也总是言不由衷地说些很抒情的话,我确信单纯的大姐相信我写的每一句。其实 ,在外久了我就有了野心,更有想认他乡做故乡的意念。
       整整一年没有回家,任她书信一篇篇催促,任她言辞一句句严厉。终于有一天在他乡的大街上看见了她!
       印象中的大姐从来都是那种目不斜视,淡定从容的样子。可是在看见我的那刻,她......
      我的反应没有大姐那样的激动,只有掩饰不住地开心。我带着她上山,看水,带着她去看我工作的车间,在车间外的走廊上向她诉说我在此诸多的友情,吐露我最隐秘的心事。
      大姐一言不发,只管默默地听,也默默地感受我的兴高采烈。离开的那天早上,住在宿舍的我差点没有赶上送她。当看到急匆匆奔过去的我时,她再也控制不住地扶住哥的肩头!那次我也没有忍住,我们彼此什么话也没有说,她就上车走了!车越走越远,我却立在车站望着那些还未散尽的尘土发呆......
      此时,我才慢慢地回味着大姐的表情和状态。她的脸上很明显地有了沧桑的印迹,细小的皱纹已爬上她的眼角。她的眼睛似乎一直都是湿润的,总像刚刚被泪浸过的样子。大姐走了,我才有点失魂落魄!
      我想起了那些归家的日子,那些风雪无阻地被小外甥接回的一幕幕;想起严冬里燃烧在我与大姐之间那一场场的篝火;想起了她用毛巾包起我的脚 紧紧地抱在怀里,不住地说,暖了这么久,怎么还是这么凉,怎么还这么凉!
      我的心开始有些被撕扯样的痛。低头看看脚下,这片我踏了几年的土地上,处处留有我青春的印记,遍地开着我友谊的花朵。闭上眼睛,一双深情的目光与之默默对视了四年,心中的萌芽早已伸出无数的根须与之缠绵交错。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
      我仍在大姐一封封滴血的家书里徘徊,仍在那永不忘却的热土上流连。
      在一个深秋最阴冷的日子里,那个身影以我永生不能忘怀的姿势,让我心甘情愿地放下他,转身。
      ——在爱与爱的较量中,爱情终于输给了亲情!
      把一切美好的记忆打包,上路。我又成了一个幸福快乐的归人!
                                                         
                                                     七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大姐身上有无穷的宝藏,不停地翻她的“箱子”。挑剔的口感;不愿迁就的生活;积极乐观的心态;情大于钱的观念...... 我真的想把她所有优秀的品质都转嫁到我的身上。可是,生命却永远都是独立的个体,无法复制。至今我也没有学会她如水般的性格,和她那博大的爱心和胸怀。
       可在她身上我学会了回报,开始给她买衣服。她要么不要,要么接受了继续送人。
我问,你为啥不穿?她说,不穿,就这别人还说我爱穿呢!
     是啊,大姐天生属于那种破布也包不住的珍珠。而我却一直被这样一个女子捧在手心,像呵护女儿样呵护着长大。
      我曾经以为,是母亲的去世让她对我才有了怜悯。后来才知道,母亲生下我就没有奶水,是她用鸡蛋黄嚼碎口对口地养活了我;我也一直以为母亲过早地去世,让我成了世间最不幸的孩子。最终却发现,母爱一刻也未曾离开,我竟是世间最幸福的人。
    母亲只是给了我一个卑微而渺小的生命,大姐却给了我一个温润如玉,快乐幸福的人生!

      
   
     
                                                                                               2017.9
         






点评

作为独生子女,并且在成长过程中缺少这样一位同龄女性引导者,我理应很难理解作者对亲姐姐的感情。但作者的文字深深打动了我,让我心生怨恨:为啥我就没个姐姐?  发表于 2017-9-25 09:41

鲜花

淘气  在2017-10-5 19:2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4 08: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的文字,背景和主题结合的很有灵气。
虽然粗糙,可是“文心”颇显纯净,唯美。散文就是要有我,有别人,最终的追求还是美。
好东西,就是有点瑕疵,瑕疵也是可以接受的。
下来再修改一下,建议推荐纸质。
精华文字,哪位老师快操作吧。遗憾我暂时不能动手。

点评

谢谢夜雪老师 点评,鼓励! 我的文字我知道 ,都是练笔之作,发来就是为了治病,所以精华就不必了! 问好 恁 !周日愉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9-24 09:28
 楼主| 发表于 2017-9-23 13: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匆忙一笔 ,没时间打磨 ,请老师们批点。
发表于 2017-9-23 15: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气呵成,字里行间,情深意切。

点评

谢谢月亮湖老师 认真细致的 读 点。 也只有真性情人 才会那么入微细致地 洞察笔者的情感。和捉虫子! 大恩不再言谢 !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9-23 15:42

鲜花

济白水  在2017-9-23 16:05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9-23 15: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月亮湖之子 发表于 2017-9-23 15:14
一气呵成,字里行间,情深意切。

谢谢月亮湖老师 认真细致的 读 点。

也只有真性情人 才会那么入微细致地 洞察笔者的情感。和捉虫子!

大恩不再言谢 !
发表于 2017-9-23 16:0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歌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3 16: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句杂糅,有句多余
不掩瑜,同意月亮,建议精华

点评

谢谢济老师 点评 现在有点忙 有空再细打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9-23 17:20
发表于 2017-9-23 16:50:31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腻。

点评

问好 连老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9-23 17:21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3 17: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济白水 发表于 2017-9-23 16:07
有句杂糅,有句多余
不掩瑜,同意月亮,建议精华

谢谢济老师 点评    现在有点忙  有空再细打磨。
 楼主| 发表于 2017-9-23 17: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 连老师

点评

您客气!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9-24 14:09
发表于 2017-9-23 21:2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品读尘如烟老师作品。女孩的成长不易,是长姐的关爱守护了你的成长,是姊妹的情谊温暖了你的心。一如既往优美的文字。真情让我感动,文字让我欣赏!

点评

情重笔轻 ,力不从心!还望老师 们多指点 批改。 问好恁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9-23 22:0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