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4|回复: 10

原创:天旱以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2 16:5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尘如烟 于 2017-9-22 18:38 编辑

     天气干旱,在老家陕北,似乎成了岁月中的一种常态。每一个年头,都会有几天干旱。有时旱的时间长,有时则短些。近两年来,似乎那老天爷,有意寻衅滋事一般,专门与人作些难一般。旱的次数勤了不说,旱起来的天数也越发的长了。没奈何,谁让那些农村人,仰天鼻息,指天吃饭呢。大约天真的具有一双法眼吧,向小孩子做事一般,全由了自家性子,人不按自己意愿行事时。它就要出手制造点麻烦,自己还觉着是趣是乐,十分的好玩。每逢农历六月,暑夏来临。那青纱漫山遍野,遮严实了眼前的世界,那么多草啊庄稼正蓄势待发,倔着劲要求快速的生长。就在这节骨眼上,人忙了,天也忙了。人忙的是锄啊耧的,生怕庄稼受些委曲,赢不来个广收丰年。天忙的是怕植物受不了干旱,人多收那谷物几担。天与人,就在这段时间掐上了。成与败,丰与歉,注定了就在这一段时间里,进行着非常的较量和争夺。两者的这般作为,很像人梦想着得一个满满当当的圆,天却沿那圆的边,给你要撕开个大口子,不让人如愿一般。
      今年回老家,瞅了个学生放暑假的时间。还就碰上了干旱最重最烈的那些天。没进村,人还在路上半川。只见那一川玉米打了卷卷。黄叶自根底直窜上了半杆,只那脑顶头上顶一点绿叶叶。晒死的就那么死了,没晒死的也是奄奄一息,个个显出灰灰的如一张张苦脸。再回头看那路边,景象也很是不堪。绿绿的黄蒿,失尽了水份嫩样,干干的只剩命悬于一綫。那些夏天,乡下人常用来熏蚊子的艾草,跻身草林,耷啦了脑袋,紧缩了躯干,叶子越发的由灰变白,毫无生气的一片。远望我的故乡葫芦河那沟里,黄黄的如洪峰滚来,尘浪翻卷,那是满沟的柳树,裸在火热的太阳下面,绿柳成了金柳。难道是天旱太久,让这一沟柳树也变眉失脸了?
      老家那村里,窑洞修的不是很整洁,人也住的分散一些。要说风景有那么一点点特色或重点,也就那浓重的一沟青柳,和长在村头的那片苇子地还算起眼。那沟柳树,让人走进村子,沿村路走上半天,搭身上的只有凉凉快快的感觉。似乎找到了心想着的清凉世界。而那浓荫重重,又让村里人,只在冬天才能全看尽整村子的真实容颜。因为树木多,叶子密,河这头的看不见河那头的。呼唤个人,问一句话,往往人已走出院硷,眼却视而不见。就那么隔着浓影说话。听那声音分辨,谁站在自己的对面。
     进那村口,见那郝连成的老婆,戴了草帽,扛了一把铁锨。我还以为她即刻要出山去放水,就说:“天烧成这样,等凉下去一点了再出山。”她说:“不是,自己刚从田里回来。”见是我回来,她说:“死还不停停死到延安,又回来做什么?”我没回答她,只问:“看样子,这天又旱的很久了?”路边住的黑锤,一边用毛巾抹着脸。一边说:“球势了,有些庄稼淋上油都不顶球事了。”那郝连成的老婆说:“老天爷大约是真憨了,一满不知道下雨那回事了”。因为那个时间正还是下午三点,周围还像火盆一样烤人,一路焦渴难耐的我,忙忙只顾回老宅安身,说了两句,便离开了他们。
     住了几天后,天并没落场有效的雨。只落了次不足一指深的雨,也是云过地面便干的那种。盼雨不落,热毒却愈演愈烈。中央台不断播着天气预报,今儿要人防暑,明儿是那高温红色预警。还形容未来会遭遇连续高温的天气,人要经受上蒸下煮的桑那感觉。我种过半辈子地,知道农民种田的辛苦。天阴雨湿时忙,天旱地干时还忙。前者忙的是抢墒入种,或是雨后追肥,锄耧庄稼。后者忙的是抢水放地。天越旱,人越急,也越忙。没白天没晚上的守那地头放水。这边放好了,那边又要放。后边等的没放过,前边放过的地就又干了。所以,那活儿就像套在手上的镣铐一样,再感觉不好消受,自己是脱不开那物的。
      天气旱在天上,在那日日总不离眼的太阳上。影响却不在天上在地上。城里人急的是睡不好觉,没地方乘凉,躺那床上,翻烙饼一样,一夜折腾在床上。乡下人熬煎的是天旱了,没收成,一家子会没了口粮。他们看在眼里,急在了心上。起床倒尿盆的一瞬,看到东天一片霞光,看的是天,乐的是心,满满的就把这天会下雨的心意装上了。人想不为事实。临黑等人盖鸡窝了,地上却一片红光,他们口不说,心里却把急装的满满当当。同样是霞光,早烧有雨兆,晚烧就是天旱没指望。何浪浪当队长那会儿,一见西天红霞,等了半月二十,竟等成没了指望。就会说:“天大大,你不会下雨了,冰雹也不会下上几颗?。”
      也因为天旱,常常忙坏了村里庙会的会长。又是商量着杀猪宰羊,求那龙王爷。又是打听那里有演戏的戏班,掐算着给龙王老人家唱几场戏,通融通融,让它下几场饱雨。再求不来雨时,祈雨祭龙王便开始了。我见过那种场景。许多人戴了柳条编的草帽,跟在龙王楼子后面跑。会长拿了杨柳枝条,捏了圣水瓶去奢水。那种悲壮的阵容,那种近乎于哭的唱腔。拖的老长老长,常常唱的人心底难受,泪满眼眶。
     前半夜热的不好入眠,住路边的黑锤就煮了锅玉米。拉亮了路灯,一边啃那玉米,一边坐凳纳凉。那些开了三轮,骑了摩托要去田里的,或者从地里回来的。一见有玉米吃,赶紧熄了火,停下车,你一个,他一个,抓起个就吃起来。乡下人皮料厚,又是自产的东西。吃的人不在意别人不满,让人吃的不计较那点东西。人一个一个聚的多起来,话说的一句一句海起来。那滩滩一时热闹起来,除了不着意谁的光膀被蚊子叮了,你听到啪一声响,就是谁的干腿把子被叮着了,蹭蹭的抓上几把。谁也不走,也不会走。即便叮的站起来的,也还要守半天。这么海扯漫啦的说到夜深,回家的打亮车灯,开上三轮回家睡觉,该放水的,骑上摩托投进无边的暗夜里去。
     黑漆漆的村庄陷入了无边的寂静。只有远远的山头上,有手电光一明一灭,那是些捉蝎子卖钱的人。他们往往彻夜不眠。因为天越旱,蝎子也越多。那些常年年肯叫的青蛙,也敛住了爱叫的口,草林里爱叫夏天的蝉,也不在欢歌浪叫。似乎这天旱,也夺走了它们愉悦的情怀。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2 19: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 《平凡世界》里那首主题曲歌词,就盼那一星星的绿,就盼那一汪汪的泉,盼不到满眼的风沙,听不到那震天的呼喊......每一次听这首歌,都有种说不出的心酸。

如今 黄土高坡应该状况大改了,想不到干旱以后的情景还是那样 惊心!
发表于 2017-9-23 09:33:1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和自然,一个很好的题材。
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9-23 17: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尘如烟,我出身农村,对农村农民有很好的认识,很深的感情。说实话,让他们富起来,是很难很难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9-23 17: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济白水老师鼓励,我一直大量写的,就是熟悉的农村,小人物的故事。

点评

我看到一则轶闻:一位初学写作者问名家写作的方法。那名家说,写作的所有就是一个字,就是:写。  发表于 2017-9-25 08:36
发表于 2017-9-24 08: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语言有朴实的美,细节描写逼真。
感觉要是在精炼一下,拓展开来,一定会是一篇佳作。
支持优秀
问好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9-24 11:49:4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夜雪编辑,有劳先生,问安。
 楼主| 发表于 2017-9-29 10: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夜雪老师指导,点评,鼓励。作揖。
 楼主| 发表于 2017-9-29 10: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济白水老师那段话,一个字写。
 楼主| 发表于 2017-9-29 10:2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济白水老师点评看了,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