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5|回复: 17

大风起兮(外三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8 20: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枝头,从地上,从我毫无设防的心底
吹来的一阵风。它是那么的飘忽
也带着我的飘忽。一片叶的前世,一朵鱼的今生
找不到参照。我反复锻打
衣袂纷飞,发飞扬。黑云压顶
……芦花。清霜。寒冰。瑞雪。一千遍一万遍吹拂
泛白泛灰……瞬间花样,饱酣晚霞
栖息在人间。
我掀开遮蔽很久的一隅,大河汤汤,我以我的身躯平分这一年的秋色
撑起白露。阡陌纵横,谁还在庄稼的棋局里沉迷
把自己当棋子,与命运角逐,不为输赢
只为活路,多争一口气
大风起兮,止兮。云正被玩弄于天地的股掌……


白白的露

齐刷刷的露水,齐刷刷地将生——
草尖上没有余温的眼睛,没有节律的心跳,一览无余又无比惘然的梦呓……
一夜之间,听从于一种号令。
了却一桩心愿。抑或
被谁的脚步亲吻,被谁的牙齿啃噬,被谁的手掌揉捏
洇湿、滋润是它的使命。
都不如在温暖的掌心和怀里渴死……像谁,像极了谁?我心里的一本账翻开,一目了然,我不敢一一核对;
准确无误。要是能出差错
起死回生,倒带一遍……立于露水之上的季节,兑换成立于尘世里的岁月
白露,白白的露。
我也是白白的露啊,谁又不是白白的露呢?到头来……


爱之初

你的指示终于来了。
看不见一个字,看不见一句话。静静的,放在我左侧或右侧。
我等待,你随时随地
经意或不经意地给我一个指示……看明白,看不明白,我都会意地点头
晚风加晚风,等于美丽的黄昏。雪加雪,不是双倍的空白。
一种温度加一种温度,不是温度的重叠。增加内涵,拓展外延……不相干的并存,一种谁也无法说清的补集。
我更愿意回到词语之初。
尘世之初,人之初,爱之初……咿咿呀呀,指指点点
语言之外的心领神会。指点之上的苍穹,一只鹰的盘旋
峭壁上,我看准一处悬崖……


停电的夜晚

大面积停电。没有油灯,也买不到蜡烛。
刚才还明亮亮的日子,突然糟糕,成包公的脸。看不成电视,看不成书,甚至玩不了电脑和手机微信……失魂落魄
走出去。共用一盏万年古灯
三三俩俩,秋虫一样唧唧,蝙蝠一样游荡。纳凉已恍若隔世,唠嗑更严重缩水。
两个人对话,一个人独白……
公园里野鸳鸯幽会。大街上往来奔跑的甲虫,不是怒吼,就是瞪眼
一些人回到自己的那一团黑暗里摸索相爱……停电的夜晚,过去很多,一直很多;可现在愈来愈少
少到无心、无暇、无力……同床异梦,也成为一种赘余。
千疮百孔的夜,兽一样的城,流着五彩缤纷的欲望、嚎叫和血
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我早已麻痹于城市的光怪陆离和风情万种……

]潘志远,男,安徽宣城人,1963年生。作品散见《散文诗世界》《诗潮》《星星散文诗》《中国诗人》《散文诗》等,收入多种选本,获中国校园作家提名奖、中国小诗十佳、中国网络散文诗赛亚军,出版诗文集《九诗人诗选》(与人合著)《心灵的风景》《鸟鸣是一种修辞》,参加第十四届全国散文诗笔会,“中国好散文诗”主持人之一。
地址: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孙埠高级中学
邮编:242052
手机:13966173196

鲜花

蓝月亮  在2017-9-19 17:36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8 21:5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提起!空了细读。
发表于 2017-9-18 21:5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共用一盏万年古灯,,,,好意向。
发表于 2017-9-18 22: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些人回到自己的那一团黑暗里摸索相爱……停电的夜晚,过去很多,一直很多;可现在愈来愈少
少到无心、无暇、无力……同床异梦,也成为一种赘余。
千疮百孔的夜,兽一样的城,流着五彩缤纷的欲望、嚎叫和血
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我早已麻痹于城市的光怪陆离和风情万种……

这一节要比灵儿诗性和诗文很多啦!大赞!灵儿得捂脸!
发表于 2017-9-18 22: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枝头,从地上,从我毫无设防的心底
吹来的一阵风。它是那么的飘忽
也带着我的飘忽。一片叶的前世,一朵鱼的今生
找不到参照。我反复锻打
衣袂纷飞,发飞扬。黑云压顶
……芦花。清霜。寒冰。瑞雪。一千遍一万遍吹拂
泛白泛灰……瞬间花样,饱酣晚霞
栖息在人间。
我掀开遮蔽很久的一隅,大河汤汤,我以我的身躯平分这一年的秋色
撑起白露。阡陌纵横,谁还在庄稼的棋局里沉迷
把自己当棋子,与命运角逐,不为输赢
只为活路,多争一口气
大风起兮,止兮。云正被玩弄于天地的股掌……
发表于 2017-9-18 22: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齐刷刷的露水,齐刷刷地将生——
草尖上没有余温的眼睛,没有节律的心跳,一览无余又无比惘然的梦呓……
一夜之间,听从于一种号令。
了却一桩心愿。抑或
被谁的脚步亲吻,被谁的牙齿啃噬,被谁的手掌揉捏
洇湿、滋润是它的使命。
都不如在温暖的掌心和怀里渴死……像谁,像极了谁?我心里的一本账翻开,一目了然,我不敢一一核对;
准确无误。要是能出差错
起死回生,倒带一遍……立于露水之上的季节,兑换成立于尘世里的岁月
白露,白白的露。
我也是白白的露啊,谁又不是白白的露呢?到头来……

发表于 2017-9-18 22:25:0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指示终于来了。
看不见一个字,看不见一句话。静静的,放在我左侧或右侧。
我等待,你随时随地
经意或不经意地给我一个指示……看明白,看不明白,我都会意地点头
晚风加晚风,等于美丽的黄昏。雪加雪,不是双倍的空白。
一种温度加一种温度,不是温度的重叠。增加内涵,拓展外延……不相干的并存,一种谁也无法说清的补集。
我更愿意回到词语之初。
尘世之初,人之初,爱之初……咿咿呀呀,指指点点
语言之外的心领神会。指点之上的苍穹,一只鹰的盘旋
峭壁上,我看准一处悬崖……

发表于 2017-9-18 22: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面积停电。没有油灯,也买不到蜡烛。
刚才还明亮亮的日子,突然糟糕,成包公的脸。看不成电视,看不成书,甚至玩不了电脑和手机微信……失魂落魄
走出去。共用一盏万年古灯
三三俩俩,秋虫一样唧唧,蝙蝠一样游荡。纳凉已恍若隔世,唠嗑更严重缩水。
两个人对话,一个人独白……
公园里野鸳鸯幽会。大街上往来奔跑的甲虫,不是怒吼,就是瞪眼
一些人回到自己的那一团黑暗里摸索相爱……停电的夜晚,过去很多,一直很多;可现在愈来愈少
少到无心、无暇、无力……同床异梦,也成为一种赘余。
千疮百孔的夜,兽一样的城,流着五彩缤纷的欲望、嚎叫和血
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我早已麻痹于城市的光怪陆离和风情万种……

发表于 2017-9-18 22: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深厚的内涵和张力的一组

点评

赞同。  发表于 2017-9-19 17:35
发表于 2017-9-18 22: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问好潘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