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93|回复: 50

悟道金山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8 14: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周旭东苇杭 于 2017-9-18 15:40 编辑

                           悟道金山寺
                            周苇杭
    身陷红尘,日日被酒色财气所侵染,时时自觉不自觉都在追求名闻利养,实在是愚痴已极。但见日来月往来煎人寿。坡翁说“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浪”是惊涛裂岸的长江之浪,更是奔腾不息、不因权贵的贪婪红颜的魅惑巨贾的多金而稍事停留的时光之浪。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死的不仅是什么前浪后浪,也不仅是“前浪后浪”所隐喻的难逃被岁月这把杀人不见血的刀所凌迟的你我他,死的还有无穷尽的“前浪后浪”所依托的这条大江!唉,一念至此,足以令人长夜起彷徨。
    丙申年九月,我从日常的镣铐中挣脱,自几千里外的塞上苦寒之地飞抵江南名城镇江。浴着秋阳,聆着蝉唱,嗅着若有若无的桂香,朝圣般,按着怦怦的心跳,脚步轻轻,软踏芳草,约柳分花,慕名来到曾经"万川东注,一岛中立"、有江心一朵"芙蓉"美称的金山——是的,读者诸君没有看错,笔者也没写错,我不是曹子建笔下的洛神,没有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异能,但也一样不借助于舟楫而步履轻盈登上金山。何也?原来今日之金山已不复亭亭玉立水中央矣!唐宋时期那个"楼台两岸水相连,江南江北镜里天"的金山,只能是“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般令我们寤寐思服梦里追寻了。今日的金山已与陆地相连。若驱车,则有停车场侍候你的“宝马香车”;普罗大众也有公交车直抵山门。
   甫进山门,赭红色的山墙上“东晋古刹”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耀人眼目。没错,绝非吹牛,金山寺始建于东晋明帝时,距今已有1600余年的历史。初名泽心寺,以其孤立江心而名焉;唐时相传法海和尚掘土得金,故称“金山”;宋真宗时改名“龙游寺”;康熙南巡时又赐名“江天禅寺”。现有康熙御笔所提的匾额高悬山门,供天南海北的游人以目光“膜拜”。至若诸如“寺院的殿宇厅堂,亭台楼阁,全部依山而建,加之慈寿塔突兀拔起于金山之巅,从江中远望金山,只见寺庙不见山,故以金山寺裹山,见寺、见塔、不见山”云云,真应了那句话“前人之述备矣”,毋需我来饶舌。所谓“寺裹山”者,要么是山小,要么是寺足够大,留给没去过的读者诸君自去参悟。
    去金山寺拜佛进香者,走仕途的求官儿,小官儿想大官儿,大官儿想保住官儿,别双规别被逮别贪来的钱被打了浮财;单身男女求姻缘;不孕不育求子嗣;大小商人想发财,只盼那财源滚滚来;折腾坏了身子的想快点复原,好再去名利场中搏一搏……真是更无一人想回头。
    面对着佛陀正大庄严的丈六金身,我唯有归心低首双手合十致意。不焚香,不顶礼,不敢用自己的红尘私欲去亵渎至尊。更不敢用金钱向如来与大士行贿。即不敢渎神也不肯自污。
    君子之交淡如水。真水无香,淡乃至味。多好啊!干干净净,霁月光风。小人之交才甘若醴!嘁嘁喳喳咬耳朵,甜哥蜜姐地,腻着。一朝翻脸,便拉开阵仗,开撕。
   与人相交,如此也就罢了,如此拜佛,如此待佛,往小里说是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往深处说则无疑于以腐鼠奉鹓鶵……
   金碧辉煌的金山寺,就以那曾经环绕四周吞吐日月的一江之水来启悟我等正觉。昔日波光潋滟的江心岛已与南岸陆地相连,水上梵宫嬗变为陆上胜景,其自身就给芸芸众生来了个“沧海桑田”的现身说法。再一次印证了金刚经“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的伟大光荣与正确。
    借用下稼轩词便是“我来吊古,上危楼,赢得闲愁千斛”。我的“闲愁”是那一江滚滚滔滔的浩瀚之水哪去了?通常的说法是长江河道北移,泥沙淤积成了陆地。金山寺的变化如是。原来耸立在江心,长江由西向东奔流,寺门向西,站在寺门口即可看到“大江东去,群山西来”的壮观气势——而今唯见车来车往,估计东坡若穿越回来,会惊掉了下巴。
    不止在金山寺,在西津渡、在北固山处处可见长江位移后的痕迹。一方面是江南的镇江由原来波光浩渺的水域化为陆地,另一面是位于江北扬州的瓜洲古渡全部淹没于江底……从白居易的“泗水流,汴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到王安石的“京口瓜洲一水间” 及陆游的“楼船夜雪瓜洲渡”,说明唐宋之际,长江航道还没有太大变化。但也一直在变。长江不仅仅是位移,长江在变瘦、变小,至少在镇江段是这样。据我们的金牌导游夏导讲,唐宋时期镇江段的长江也就是扬子江水面宽40余里,端的是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有木有!原来不止是大江流日月,日月也熬大江,熬着熬着,波浪兼天湧的大江就窄了瘦了丝绸样柔顺了没有了气吞万里如虎的雄奇壮丽,倒暗合了杏花春雨江南的婉约与缠绵。
    攀上山巅妙高峰,一座翘角飞檐的石柱凉亭早已在那里恭候多时了!此亭有个绝妙的名字,叫“留云亭”。亭能留云,可想其高也,江山远眺尽收眼底,不负亭内康熙大帝“江天一览”之御题。此亭始建于宋;1853年毁于太平天国的战火;1871年复建。“文革”中“江天一览”碑被毁,1977年重新勒石以铭。小小一亭,不仅自身经历了朝代的成败兴亡,更见证了地理上的沧桑巨变,这才是撼人心魂之所在!
    不要说宋时,就是康熙来金山时,亭中远眺,尚可见无尽长江奔流眼底,其气势之恢宏壮阔今日只能靠观者脑补了。今日所见则是温柔恬静的塔影湖了。如此江山好似由操铜琵琶执铁板歌“大江东去”作霹雳吼的关西大汉,摇身一变为莺声燕语的小美眉,翘着兰花指轻拈红牙板袅晴丝般细细唱到“杨柳岸晓风残月”——用了也就大约300年的时光!用东坡的话说就是“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也”!念此直欲涕泗横流……
    家里的客厅曾经挂了一幅字,“无穷者日月,常在者山川”。闲暇时,靠在沙发上,或茶酽酒美或黑咖轻啜,玩味着,思谋着,总是给人以警醒……镇江归来,再回想这幅字,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原来山川也不久长……人们面对物是人非常常感叹“河山依旧,人事全非”,岂不知河山亦非旧山河……
    譬如有“天下第一泉”美誉的中泠泉,“在金山之西,石弹山下,当波涛最险处”(见《金山志》),是万里长江中独一无二的泉眼。中泠泉水宛如一条戏水白龙,自池底汹涌而出。“绿如翡翠,浓似琼浆”,最宜煎茶。唐宋时,泉水在江心乱流夹石中,水势汹涌,急涡巨漩,使汲泉极为困难。今已变为陆地泉。唾手可得矣!不知是该欢喜还是叹惋,吾不知也……
    秋阳淡淡,好风如水,轻抚围绕第一泉的石栏,一方碧水点缀着黄绿杂糅的几片落叶,前方不远处黛瓦朱窗重檐歇山式古建,便是有江南四大名楼之称的芙蓉楼。楼前有好大一方荷塘,惜乎过了花期,不见红裳唯余翠盖。荷风袭来,万千荷叶或玉山倾倒或欹侧枕籍;荷叶与荷叶之间及每一枚荷叶的阴阳两面均翠色不一,有浅碧深苍,也有薄霜傅粉者更显秋意,更有一茎绿中带蓝、状若孔雀蓝者,荷风掠过,时或一现,给人难以言说的冷傲孤清。
   不知这般景致唐代诗人王昌龄“寒雨连江夜入吴”时是否见得。想必不曾。残荷听雨,倒是对景,实则也未必听得。斯时诗人作为谪臣,忧谗畏讥在所难免,更哪堪秋风秋雨助凄凉……
    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芙蓉楼送辛渐》)默默吟哦着从儿时就烂熟于心的这首唐诗,穿越千年时空,紧赶慢赶,踩着七绝圣手的足迹,登斯楼也,能不感慨万端……
    实则江也不是唐人眼中笔底的那条江,楼更非唐人熟识的那座楼。辛渐何在,昌龄无踪,岂不是令人怆然伤怀……
    好在,还有保护家乡的一草一木像保护眼珠一样的镇江人,把名楼易址重构,以慰我等吊古幽思,以遣情怀……
    夜来下榻地处繁华市中心的镇江国际饭店。许是白天游览过于疲惫,上得22层的客房,忽觉风雨飘摇整个大厦宛若一叶扁舟随波涛起伏,大骇,以为地震。定了定神,还好,没敢造次,先给同住的文朋诗侣发微信求证下。回复皆曰,一切如常,是你太累了,洗洗睡吧。潜台词就是你发什么神经!切!
    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壳,放胆安眠。
    是夜,得见长江若巨龙雷霆万钧而来,对岸有一重檐飞翼的楼宇裹于云雾中,时隐时现,疑非凡境。忽有宾馆服务的叫早电话骤然响起,惊醒我的南柯一梦。醒来犹自怔忪。   
    后来从夏导处得知,唐代芙蓉楼旧址就在下榻饭店东南方不远处。换话句话说,今日饭店所在的商业街在唐代仍属一江流水。夜来我的如行水上的眩晕感,也是其来有自——那是冥冥之中来自遥远大唐、浩浩长江汹涌澎湃的韵律啊!
翌日拟游现今万里长江中唯一四面环水的游览岛屿,焦山。
    江山如有待啊,等了我几千年了呀,我要只争朝夕赶去赴会!我真怕去迟了,宛若碧玉浮江的焦山,也像今日的金山一样等不及了,流尽了一江秋水,四围清波。河底的泥沙与脚下的陆地连在一起,铸起一道看不见却不可逾越的历史围栏,令我只能在青灯黄卷里泪眼婆娑,去臆想妙高台东坡与佛印的皓月,如何在天宇四垂、一碧无际,大江奔涌中交相生辉、皎洁空明……
江山尚且不久长,而况有花间露、草上霜之喻,转瞬即逝的所谓富贵荣华?
    走笔至此,如庖丁解牛,謋然已解,如土委地。掷笔而起,胸中块垒为之雪融冰消,表里俱澄澈,身如云轻,几欲凌风……
回复 鲜花(4)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8 14: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苇姐给力!
苇姐万岁,万岁,万万岁!
 楼主| 发表于 2017-9-18 14: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济白水 发表于 2017-9-18 14:21
苇姐给力!
苇姐万岁,万岁,万万岁!

白水斑斑是把苇杭架在火上烤啊

点评

反正他有水。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9 16:04
什么时候了啊  发表于 2017-9-18 14:26
发表于 2017-9-18 14:3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水老师坐沙发,苇杭姐坐“玉簟秋”,我坐地板。

点评

苏州有谚:两人是苇席上爬到地上  发表于 2017-9-18 14:40
发表于 2017-9-18 14:5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
我要哭
哭好再看文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9-18 15: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手帕伺候

点评

要黛玉牌手帕才是。  发表于 2017-9-18 15:10
回复 鲜花(4)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8 15: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何哉?
 楼主| 发表于 2017-9-18 15: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的,二爷,这就打发晴雯去潇湘馆取去,稍等会儿,再哭不迟
发表于 2017-9-18 15: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常啊无常。我先亮了再说
 楼主| 发表于 2017-9-18 15:43:28 | 显示全部楼层
辛夷老师好!香茶奉上,请多批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