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01|回复: 22

耳膜之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8 08:5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7158462.jpg
    黎明是轻薄而透彻的,夜色只余下这最浅淡的一层。一窗钴蓝的天幕罩着林林总总的楼影,远远近近的灯盏,放射着银质的光芒,忽明忽暗,像一只只舒展着长长睫毛的睡眼。十七楼的高度,可以让我与它们一一对视,用惺忪的眼神相互提醒:我们又一次从城市里醒来。前夜的闷热已经败退,葱郁的梧桐摇曳着或翠绿或鹅黄的巨大叶片,仿佛万千挥动的蒲扇,哗哗作响。晓风的凉意被窗纱滤得很细,能够钻进每一个裸露的毛孔。窗台上,绿萝的梦耷拉得老长,一直垂到我的膝前。这屋里除了我,其它没有听觉的,都还在梦里。
  
  我住的这个小区地处这座城市的老城区,名字里含有“街坊”二字,是一个有着历史沧桑感的老社区。这一带的行道树都是清一色的高大梧桐,树龄都在五十年左右,浓荫遮蔽出新建小区所不具有的清幽。那些苏式的旧楼房,一年四季都隐在梧桐树下,昏暗的窗户,看上去很幽静。真叫人艳羡。清晨,我送孩子去幼儿园,幼儿园就在马路对面,距我家几百米的地方,一栋色彩斑斓的楼房。我们携手走在树阴下,无论阴雨还是艳阳,都可以免受撑伞之累。出出进进的人群里,总会有人不时地停下来仰望这些梧桐,像诗人一般轻晃着脑袋,满怀喜爱与敬意。
  
  鸟鸣,来自楼下的某棵树上。那些婉转的鸣叫,时而一声,时而两三声,从叶片的缝隙里荡漾出这样那样曲曲绕绕的线性声音,很是悦耳。单凭节奏就可以听得出它们在欢跳。有鸟鸣的黎明,惬意得无与伦比。这些可以用来聆听的风景,在城市里是弥足珍贵的。尽管我的梦时常被这些来自黎明的叫声嬉闹得支离破碎,一些丢在枕边,一些抛在窗外,但我并未因此而心生怨气,反而满是欢喜。
  
  美中不足的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影。像听一张偶像的CD。说到此,我忽而觉得这样的缺憾于我,似乎还有另一种弥补方式,那就是记忆与想象。二十余年的乡下生活,让我有幸存储了许多鸟类偶像的影像,如:布谷,画眉,百灵,喜鹊,燕子,麻雀等。当然,我所听到的鸣叫可能仅属于它们之中的个别族系。可是,却足以让我想起恬静的故乡。侧耳细听,似乎麻雀居多。它们鸣叫的初衷,一定不为催人早醒,不然,此刻它们应该在我的防护网外上下跳跃,唧唧啾啾的,扭扭脑袋,展展翅膀,多么可爱。作为一个物种,它们的鸣叫和我的睡眠一样,都需要理解与尊重。
  
  作为近邻,鸟儿们清楚我的疲累,就像我清楚它们的处境一样。我时常睡不够。它们时常鸣叫,欢跳,很少飞翔。这个城市每天都在长高,压力不仅仅属于人类。仰头望,这里留给它们的天空将会像我的居所一样狭小。我想,我在我的屋里咳嗽,对于它们来说,也一定是一种只闻其声不见其影的风景。在黎明,这个一天里相对宁静的时刻,我想不出任何理由排斥它们的鸣叫。因为我们同时都遭受着另外的非自然声响的吵扰。
  
  不远处,那个灯光最昏黄、最密集的地方,挺立着几大块橘红,像巨兽的嘴巴一样高高地仰在半空,随时准备啃咬脚下的土地。在某一个太阳炽烈的正午,我亲眼目睹着那一片葱绿轰然倒下,塌陷出一个土色的矩形工地。没几日,那些橘红色的庞然大物就盘踞在那里了,“哐当哐当”地挖掘起来,从早到晚,黄尘飞扬。粗略算来,近乎一个多月了。还没有半点停歇的迹象。这一段时间里,我几乎没有睡过一次好觉,耳膜上满是块状的声响,就连睡梦里都充斥着那“哐当哐当”的巨响,有时候躺在床上,我会觉着自己像是一片轻薄的纸,无时无刻不被震颤着……与楼房一起共振,辗转不得安睡。烦躁之时,索性起身,在房间里疾走,从床边走到窗前,然后从窗前返回床边,来来回回,像一只铁笼里的困兽。有时候,我会停在窗前,穷尽浑身气力,将嘴巴撑成偌大的矩形,呲起两排坚硬的牙,试图制造出比咳嗽更强大的声响。可是我不能。我不能忽视其他人的耳膜。我暗示自己:应该寻找更为妥帖的方式。于是,总是想起蒙克,想起他的大作《呐喊》,想起那个双手捂着耳朵、近似骷髅的人物。

  此刻,远望着那些静静地挺立在半空的巨大铲斗,我始终想不明白:那些由钢铁打造的庞然大物,为什么都被喷涂成橘红色?究竟是要展现开工建设的激情,还是要暗示它们所到之地都必将会是大地的一处创伤?凭常理它们向下开掘的越深,预示着建起的楼宇越高。我想象着将要崛起的“水泥盒子”的高度,开始为我有限的视域担忧,更为鸟儿们担忧。因为我们同在城市,同样弱小,这就注定了我们成为为生存而挣扎的同类。
  
  任何一个时间,在任何一个城市,在城市的任何地方,只要你有工夫停下来聆听,车流所制造出的轰鸣一定是主响。它们一刻也不会停止。发动机助推着铁皮与玻璃组装的盒子飞奔,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人类自身的血流速度,空气被推挤出一波又一波的声浪,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呼啸涌动。终年累月,我们的耳膜总被这种声响冲击着……纵有葱茏的梧桐遮蔽,也有窗户上双层玻璃的阻隔,然而声音就像风,无孔不入,无处不在。

  只要你身处城中,那种声响始终是块从来不会隐去的背景音。我们不是没有听见,而是充耳不闻罢了。尤其轮胎摩擦沥青路面的刹车声,较之鸟鸣更具有超强的穿透力。这种尖刻而又强悍的声响,有时候会一瞬间刺穿生命的厚度,在白色的斑马线上留下一条黢黑的印迹。每每听闻,都会令人耳鸣许久,就连心灵也会随之颤栗。如果说在城市里睡觉需要一种极大的静力与耐性,那么在城市里行走,则需要的是一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机警。

    屋里慢慢亮堂了起来,整个窗外也亮堂了起来。我清楚地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因为楼下的鸟鸣已经渐渐地淡了,更多更杂的声响洪流正在汇集……假若,你也在城市的某个角落,那么请允许我低声告诉你:我们耳膜的厚度仅有0.1毫米。假若,非要在这个世界上寻找一种值得敬畏的生物,那么我能想出上百个理由推选我们自己——一群隐忍着耳膜之痒的城市人。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8 09: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月好。上文章不够。再上代言人相片。哈
发表于 2017-9-18 09: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耳痒心痛。建议精华。我亮了
发表于 2017-9-18 09: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有人能为星月抓痒。抓时要细心。别痒的地方没有抓到却抓到了痛的地方
发表于 2017-9-18 09:42:22 | 显示全部楼层
由欣欣然转到凄凄然。无关痛痒的地方正是我们普通人所关注的。语句优美,想像丰富而契合,是一篇散文佳作。欣赏并感谢作者。

鲜花

济白水  在2017-9-18 10:18  送朵鲜花  并说:夸父兄好。欢迎来散文版
 楼主| 发表于 2017-9-18 10: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济白水 发表于 2017-9-18 09:11
希望有人能为星月抓痒。抓时要细心。别痒的地方没有抓到却抓到了痛的地方

有墨啊

点评

有墨是个丫头?  发表于 2017-9-18 10:18
 楼主| 发表于 2017-9-18 10: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夸父逐月 发表于 2017-9-18 09:42
由欣欣然转到凄凄然。无关痛痒的地方正是我们普通人所关注的。语句优美,想像丰富而契合,是一篇散文佳作。 ...

感谢点阅读评!
 楼主| 发表于 2017-9-18 10: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夸父逐月 发表于 2017-9-18 09:42
由欣欣然转到凄凄然。无关痛痒的地方正是我们普通人所关注的。语句优美,想像丰富而契合,是一篇散文佳作。 ...

感谢点阅读评!
 楼主| 发表于 2017-9-19 07:54:33 | 显示全部楼层
早安!西部!

鲜花

济白水  在2017-9-19 08:02  送朵鲜花  并说:星月老师好!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9 17:4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