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20|回复: 24

跨湖访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6 08: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江苏橙子 于 2017-9-16 21:48 编辑

  五点半出发,没有“征铎”响起来。美利达旅行车不需要摇响铃铛,路途上还没有早行之人;来来往往的电瓶车居多,皆为讨生活的短途。我俩比他们好一些,当然是指交通工具。立冬已过,连阴雨前天才停,冷空气漫了过来,坐在无遮无拦的电瓶单车上,即使紧裹大衣和挡风的棉垫子,寒风还是如利箭刺骨。骑车就不同了,除了开始骑行几百米感到冷气”嗖嗖“砭骨,接着就浑身暖融融的。如果加快骑行速度,背后就有微微的汗意,汗毛孔似乎也“噼啪”炸开,只是脚部微冷。

  高为亮是我们这帮骑行发烧友的“头羊”,就是我俩几乎并辔,他仍然处在领先位置;但是想落下我也不太容易,我毕竟历经了近四年的骑行磨炼。轮下多为水泥路,也有小段的柏油县道经过。车轮飞转,满足感四溢,就是至圣先师所言“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的快感。

  骑过横亘在大沙河上的李口大桥,离状元碑亭所在地的黄楼就不远了。骑过清代徐州地区唯一出过的状元李蟠题写的状元碑亭,接着就是处于该地的程颐讲学处(程子书院)。越过丰县城到梁寨镇的公路,就进入沛县河口镇的地盘。雾霭如纱,似笼罩在大片麦田青色的梦,神秘而又质感。农家门前栽种的大朵小花努力挺直着身子,也不如村头成畦的大白菜精神抖擞。农家哲学具有实用性,“栽花不如种菜,遛鸟不如养鸡”,门口的菊花丛散漫无序,透出了不经意的信息。

  到了河口镇西徐丰公路,另一个队员郭兆琪还没有到达我们事先约定的地点。我俩插下车子,着重运动双脚,不适感渐渐褪去。不过几分钟,兆琪风尘仆仆而来。我们一起向东进入镇区,选中一家热气腾腾的早店铺。吃包子、喝粥曾经是我们多么羡慕的生活啊!上高中时,食堂动用我所在班级的学生去宋楼镇粮油管理所拉“洋面”(小麦面粉),我们在成垛的面粉旁边的水泥地面上发现一堆雪白的大米,是盛米的袋子破损漏下的。我们装着面粉,就避开粮管所工作人员的监督,往面粉袋之间的缝隙里捧大米。也许工作人员不屑与我们这群面带菜色的高中生理论,就睁一眼闭一只眼。拉了十几平车面粉后,我们也搜集了大约十斤大米。干完活,我们拎着小半袋大米去换包子打牙祭,每人分到三个,感觉是无上的美味。喝粥更是妙不可言,稠成一舀一个坑的白粥,充满不可名状的异香,就着煎炕成金黄色的水煎包,该是多么高级的享受。出身于农家、长在苏北童年的我们这代人(六十后),喝上一碗白粥、吃几个水煎包,会兴奋许多天。见了乡党、邻居一定要告诉他:“今儿在集上,吃包子喝粥了!”河口镇这家早店铺包子与白粥货真价实,让我们找到了童年的感觉。

  再向东、向南出了镇区,大片黄绿的冬小麦如铺开的地毯。接着大片的花椰菜地扑面而来,我们不由下车观赏、拍照。即使刚刚走上讲台,花椰菜也不是轻易能吃到的。偶尔素炒花椰菜就分外享受,要是加点肉丝、肉片,简直如过年一般。每一棵矮壮的花椰菜都擎着蓝青色的叶片,如盛装的舞娘,直到位于一棵的上方,才看到包裹在菜心里的姣好的、洁白的菜花。这得让多少家庭享受到美味啊。另一边隔着公路沟,是农家栽种的大葱,叶干齐整,如列队出操的士兵。继续前行,花椰菜更多了,小片的菠菜、小白菜、大白菜长得都好,只是点缀。

  越过徐济高速公路,就到了徐沛公路。骑到沛县魏庙镇,我们没有南拐去五段镇,因为从五段骑上湖堤路还要北行十公里,才能到微山县高楼渡口。北上不久,不仅暗暗叫苦,大片的收割过的水稻田已经被收拾好,田间潮湿粘重的土壤被农具带到水泥路面上,我们的单车就在泥泞里挣扎。骑行不多远,自行车就成了肮脏的动物,需要找寻一根木棒清理淤泥,否分自行车要罢工的。

  好不容易骑上高耸的沿湖公路,不仅长长吁了一口气。到了高楼渡口,居然阒然无人,连一只渡船也没有。我们不明原因,问了一位把守京杭大运河浮桥的中年汉子,才知道渡口已经移到湖里了。交了过桥费,我们骑行在通往“大口门”码头的水泥公路上,再一次领略泥泞的滋味。终于走上干爽的路面上,这条铺设在煤矸石上的湖间小道顿时可爱起来。湖里湖外人间烟火相似,“土地平旷,屋舍俨然”,只是湖里人家住处较为分散,池塘河沟更多一些。骑到今年夏天我们从原先的高楼渡口东到爱湖码头的水道南边,湖里的民舍屋宇不似湖外的团块状,而成为条带状了,沿着水道东西向伸展。到了新高楼渡口,布局规范起来,售票处、旅客登船处、车辆入船处、停车场、旅客休息区、垃圾桶等等基础设施很全面。吃了一阵子自带的红富士苹果,渡轮准备开船了。我们坐在甲板条凳上,拈着兆琪在商铺买回来的“茴香豆”,看着渡船劈波斩浪,好惬意。通行的水道上,一路与长长的货运拖轮、渡轮、快艇、机动舢板擦肩而过。

  湖水很浑浊,令人忧伤。微山湖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重要的连接点,水质却如此的不堪,不知地理书上涉及的要防止污染的措施到底体现在哪里,有效果吗?曾经在沛县东千岛湖湿地(微山湖一角)吃据说肥美鲜活的湖鱼,湖鱼的确新鲜,活蹦乱跳的,吃到嘴里却是满嘴的柴油味!读一本资料得知,南水北调的成本相当惊人,据说沿途用不起从长江调出来的淡水,而且水质极差。这些似乎不在我们的视野里,与我们关系不大,那么还有什么与我们有关系,仅仅是钓鱼岛和南海问题吗?除了忧伤,我们还能做什么?刚刚看了新闻,披露了“蒙牛”乳业一款乳制品“黄曲霉”超标140%!

  上了爱湖码头,我们奔向微山县县城方向。在城南入104国道,一路南行。在韩庄镇北吃了午饭,与津浦铁路同行,不时有呼啸的列车驶过,再也没有“咔嚓、咔嚓”的火车跑动的声音,焊接的铁轨没有接口。过了韩庄镇区折而向东,骑上一条最令人头疼的被轧坏了的公路上,巨无霸的自卸王川流不息,我们被烟尘、噪声、坎坷包围了。好容易冲出重围,孬路变好了,自卸王也少了些,一马平川的平原略有改变,沟底出现连绵不断的石头,我们已经进入山东丘陵的南缘。过了京沪高铁,我们来到了令我们魂牵梦绕的已经有2600多年高龄的东周定王年间长出的大银杏树所在的镇——张山子镇。

  第一次拜访这棵神姿仙态的树中老仙,是与许洪贺、高正东老师骑行去台儿庄,被震撼了;第二次,是2015年暑期到徐州市参加高中地理教师业务培训后,取道而来,经历了暴雨和烈日的考验。今天再来,依然期望。

  苏轼曾经吟诵:庐山烟雨浙江潮,未至千般恨不消。到得还来别无事,庐山烟雨浙江潮。一些人曲解他的诗作,认为许多胜境远远不如听景来得过瘾。其实大谬不然,此诗有佛家的禅宗情调,是入禅的三种境界:未参禅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才入得禅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及悟,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世间,被表象迷惑的人太多了,多少人浅尝辄止,不能深入。其实苏轼还在讽刺无趣之人,没有情趣,不懂欣赏,就是螃蟹、鲈鱼也只吃出扎嘴的感觉,买椟还珠就仅仅是诚信问题吗?胸中没有丘壑,眼前哪来山如屏风、河如玉带;怎见得仙风道骨、凌波微步?

  可惜的是,我们问了好几个本地人,他们都不知道有一个叫张唐的村落,更不知道张唐村那棵饱经沧桑的老银杏仙树。我来过两次,兆琪来过一次,都未经过张山子镇区。看来只有借助手机导航,向心仪的目的地前进了。

  经过侯孟,我们进入山里,夜影漫了上来,但有明月在天。过往的山民都愿意指点迷津,可惜我们不得要领。在磨石楼村遇到三位晚上散步的老太太,她们自豪的告诉我们,这一大片地方叫做黄邱,十八黄邱,是指附近山坳里团团有十八个村庄,张唐村近在咫尺。说起十八黄邱,简直像金庸笔下《天龙八部》的茶花——十八学士那么可爱。

  可我们不想去张唐村,虽然明月在天,月下拜谒仙树,定然另有一番洞天;但是张唐村太小,连住宿都没有着落,洗浴更不可能,如此蓬头垢面,如何能面对这位沧桑巨子。不能沐而弹冠,浴而振衣,至少也得洗净风尘。

  张唐村离去年我和兆琪无意投宿的贾汪区柴窝村很近。去年暑期,我俩骑行贾汪去赏满地薰衣草的紫海蓝山景点,当时我们也走了弯路,来到长满薰衣草的园门口,园丁说什么也不让我们进去。园丁没有错,我们到时,已经过了闭园的十八点整。天空还下着小雨,我们准备投宿到张山子镇,误打误撞奔进了督公湖西北角的柴窝村,投宿在村中农家乐——云水间。云水间是这户农家乐的名字,木质结构的名字镶嵌在门楼上,主人叫王计营,与妻子一起经营。我对她的炝土豆丝赞不绝口。本地山土豆切成粗丝,不洗去淀粉,直接入热油锅干烧,粘腻可人,分外美味。我家老母亲最精此道,可是老母亲已经仙逝了。鸡蛋抱辣椒也是农家的炊事方法,自制的挂面满是麦香、润滑。我们住了一宿,第二天雨过天晴,山里的空气格外清新,水泥路纤尘不染,是多大的造化!翻过一道开满红薯花的山梁,经过一个有部队营房的村子,就是张唐了。如果走直线距离,不过二公里,绕行恐怕得有八公里吧。当时我们听取了王计营的建议,选择了绕行。带着美好的记忆,开始了我们在月光下寻找柴窝之旅。整整绕行了一个大圈子,我们才骑入贾汪去柴窝的公路上,20点10分,我们来到云水间门口。

  他的家属还认识我和兆琪。安排我们住下后,她去给我们做饭——她已经好长时间不供旅客饭了,但对我们例外。美美洗了热水澡,饭也做好了:炝土豆丝、鸡蛋抱辣椒、面条。这是多大的幸福啊,有家的感觉。

   第二天,太阳冒红时,我们起来了。男主人也在家,喝了她给我们烧好的红薯稀饭,感受山红薯的甜美。告别他俩,我们环督公湖骑行。蓝天、碧水、青山、弯道,我们醉了。拍了大量的照片,我们北上张唐村。山梁上一位刨红薯的大伯告诉我们,沿着坦克车路更近。督工湖景区除了漂流、骑马、射箭、沙滩车、卡丁车等活动栏目外,还有仿军事节目,有越野车、坦克车奔驰。离开光洁的水泥路,才在山间坦克车路上骑行了一小段,我们又重蹈魏庙镇去微山湖大堤泥泞不堪的覆辙,只是山泥更为糟糕。过了山梁,在西北角斜坡上走上了一条黄泥小道,可以顺坡骑行。刨红薯的山民并不关心我们颠簸的骑行,他们的世界是脚下的红薯。其实,人生的历程大多是自己的感受,不容易走进他人的生活里。生命归根结底是孤独的旅程,陪伴、擦肩而过已经很难得了。

  下得山坡来,骑在一条两侧都是黄绿麦田的水泥路上,张唐村近在眼前。村头一家正在办喜事,舒缓的音乐潺潺流淌,一如山里清明的环境。入村向北不远再向西,就看到了这株满身故事的老银杏树了。

   应该是“养在深闺人未识”,才保全这位沧桑巨子。就像一位银须飘飘的百岁老人,一生要避开多少死亡的陷阱,才能拥有如此仙风道骨。群山环绕,环境相对安静,才成就了这株雄姿苍苍的老寿星。六大主枝,或斜或立,错落有致,似数条苍龙凌空飞舞,让人遐思,充满敬畏,体味非常与平凡的造化和异同。这一株饱含历史、日月密码的活化石,必定经历了一次次劫难,一次次死里逃生,才有如此老当益壮的精神和现实。据说百年前,老树遭遇雷击,致使主干开裂,但是它大难不死。1944年,树干的空心处有马蜂窝,一位国民党兵玩心大起,点火烧蜂,引燃了大树空心处着火,幸得村民奋力扑救,才是古树免于死难。这一带村民以树为神,不许动其一枝一叶,才让我们一次次目睹这黄邱山森林公园的镇园之宝。

  一树遮天蔽日的金黄,四围延伸的枝干被人工竖起的铁架支撑,犹如一个人的心脏搭桥。饶是老树拖着病残之躯,还在树冠的西南角呵护这一株普通的子树——构树(苏北土名:土桃子树。),被人誉为“怀中抱子”。我们静默在大树下,风来婆娑的枝叶就是老树喃喃自语的故事述说。

  天光不错,四周远山如黛,近处金黄衬托着初冬嫩蓝的天幕,真有倪云林山水画的味道。不经意间,我们已经成为山水画的组成部分。我们甚至没有这幅画中点墨的质量和久长,但老仙树接纳了我们,把我们到来的信息融入老仙全息的密码里。


点评

天光上佳,远山如黛。  发表于 2017-9-16 12:00

鲜花

尘如烟  在2017-9-16 10:59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3)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6 10: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谚语:读书是最好的旅行
那么旅行也是最好的读书了。
橙版此文,过程详细。建议精华

鲜花

尘如烟  在2017-9-16 11:0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发表于 2017-9-16 10: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活着,永远在路上
发表于 2017-9-16 10: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活着,永远在路上
发表于 2017-9-16 11: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跨湖访仙 者  也有了半仙之体  

支持
发表于 2017-9-16 11: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用很美的文字表达户外,详细传神。
读后多了见识,学习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12:2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济白水 发表于 2017-9-16 10:09
日本谚语:读书是最好的旅行
那么旅行也是最好的读书了。
橙版此文,过程详细。建议精华

谢谢鼓励。问候您。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12:2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济白水 发表于 2017-9-16 10:09
人活着,永远在路上

生命不息,行路不止。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12: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尘如烟 发表于 2017-9-16 11:03
跨湖访仙 者  也有了半仙之体  

支持

谢谢,问候您。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12: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雪 发表于 2017-9-16 11:19
老师用很美的文字表达户外,详细传神。
读后多了见识,学习问好。

谢谢,祝福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