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9|回复: 4

一声知了的秋(外四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 21:4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阵风是秋,一滴雨是秋,一片微黄的落叶更是秋。
一朵云是秋,一朵云后天空的湛蓝是秋,湛蓝下的雁阵就更是秋。
一朵粉荷是秋,一串攀壁而上的凌霄是秋,一树红艳的紫薇是秋,几朵忽而红忽而白虎而蓝的牵牛是躲也躲不过的秋。
秋眼一开,遍地都是秋,刚刚还在盛夏的怀抱,脚步还没迈出酷热的门槛,可路边垂着的一茎狗尾草,堤坡上一蓬苍耳,一只在水边敛翅照影的江鸥,就是推也推不开的活生生的秋。
秋耳一聪,便能听见窗外叽叽喳喳的秋,墙根声声促织的秋,深夜柴扉一响、脚步一动,就从远处传来一阵阵狗吠的秋。
秋风未起秋心动。
灿灿的秋,飒飒的秋,累累的秋……还有许多不露声色的秋,络绎不绝的秋。
天凉好个秋!可一凉,离冷就不远了,接下来就寒蝉凄切了。
我是愿意在火热里,听那一声知了的秋的。
秋之始,秋之浅,那一份秋意却一天天浓,一天天沉醉
至秋光满目、秋声满耳、秋意满心时,登高远眺,落霞、孤鹜、秋水、长天,我在秋的深处,蒹葭苍苍
却不愿意白露为霜……


知了禅

知了禅,不是知了蝉。
从蝉到禅,仅一个偏旁之差,却相隔万里;或仅一步之遥,逾越却千难万险。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不是禅,只有那么一点禅意。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不是禅,脱离不了牢骚的怨影。
“非为藉秋风,居高声自远”也不是禅,是自诩和哲理的辩证。
……能走到这一步,已实属不易,迈上了哲理的坍墀,离禅境已不远。
五年、十年、十五年,在黑暗里蛰伏,是禅漫长的期待和铺垫。
一米、两米、十米……一米米艰难的攀爬,使蝉走向禅有了可能。
阳光一样晃眼的蝉歌,雨点一样密集的蝉歌——知了,知了,知了,知了,知了,知了,知了……
知,不是禅;了,也不是禅。
三五声不是禅。千遍、万遍,千年、万年,大音希声,一成不变,才是禅。
一枚蝉蜕,蝉形宛在,了无蝉痕。
蝉飞走了,无踪无影;蝉神犹在,空蜕之中,知了之魂,从耳畔落进心灵
以知明了,或者知了就是知了,无为而为。
知了蝉是在,是此在。
知了禅是不在而在,是难以企及,但又是说企及就可企及的境界,企及只在一念。
蝉可以到禅,但禅不可以向蝉逆转。
蝉雨淋湿的夏天,不是禅;蝉雨若淋湿了灵魂,走到哪,都禅意无限。
将蝉粘进蛛网,不是禅;蝉若在心网上振翅,心弦抖动,禅意天女散花
不拂自落,禅之至境。若沾惹,你才刚入佛门……


合欢花的脸又恢复了红润

风扯动云,云赶着阴,雷声隆隆。
几道电闪之后,云突然泪奔——如泼,如注,酣畅淋漓地倾泻。
酷热一扫而空,清凉凉的空气,清凉凉的初秋。
到处是湿润润的草木,鼓胀胀的土地。
合欢花的脸又恢复了红润,苍翠翠的枝叶又有了爱的冲动。
屋檐欢泪,雨篷欢歌。各种各样熟悉的声音、铿锵的音符,仿佛决堤。被夏折磨得奄奄一息的盆栽,正接受秋的洗礼。
被高温蒸烤的心不在焉、六神无主地我,贴在纱窗前,看,听——
不断旋转心中的遐想。春之少女已远,冬之冷美若忘,夏之泼妇,我尚暗暗诅咒。
那么,立秋,我的心!
我要搂抱,从背后轻拥着
闻着她发丛的馨香,一手握着苹果,一手握着石榴。
还有灯笼一样的柿子,我不挑软的捏
只选一枚青涩的,慢慢将它焐熟……


南昌秋水广场观音乐喷泉

一向低调的水,柔顺的水,四平八稳的水。
来自赣江,也有一部分来自天空,来自那一朵朵青云。
此刻,她们正受到成千上万游客的期待,受到夜色的庇护,受到灯光的挑逗,受到音乐亘古未有的蛊惑——
瞬间爆发,激情四射。
扭动小蛮腰,随乐曲左右摇摆,凌波曼舞。
天仙下凡。洛神复生。贵妃醉酒……映着霓灯曼妙无穷、精彩纷呈。
骤然,一泉窜上百米高空,其他泉也毫不示弱,开始了一场跃上云端俯瞰都市、俯瞰芸芸众生的狂欢。
是千年古城的底气,让她们斗胆冒犯苍穹。
是一代诗歌王子的才情,让她们变幻多姿:弧、虹、喷龙、吐雾、撒珠……
是百年英雄城的胆略,铸造了她们的性格——
挣脱秋水之缠绵,粗犷奔放于长天!



滕王阁遇暴雨记

此刻,滕王阁是我的斗笠、伞、蓑衣。或者一件楼阁的铠甲。
我避雨在都市一隅,在赣江边,我用目光垂钓千古往事。或者,我隐居在当代,五十年足迹不迈古代的门槛。
走马灯似的古人,已成过眼烟云;我端坐在一篇序文里,不动声色。
甲胄在身,一柄思绪的长矛,将风雨挑落于滕王阁下,赣水汤汤
西山暮雨卷云帘而去,霞光乍泄。车水马龙是都市的专爱。
南浦云,是离别的专爱。
我的专爱是踏访。身之所至,不留一丝印痕。
留一袭背影,在手机里,滕王阁是雄伟高大的背景;留三言两语,不虚此行是假,至多慰藉一下
我的心情!
脱下滕王阁的刹那,我又还原了我的本性。
江鸥打开自己的纯白时,我早已被人世玷污的风尘仆仆……天地逆旅,我躲过暴雨洗劫。被地铁吞吐在街头,行色匆匆
我是我的版图。或者一张薄薄的名片……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 21:24:0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韵醇厚  诗质厚实的一组
发表于 2017-9-2 21:2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问好潘老师
发表于 2017-9-10 12: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滕王阁遇暴雨记

此刻,滕王阁是我的斗笠、伞、蓑衣。或者一件楼阁的铠甲。
我避雨在都市一隅,在赣江边,我用目光垂钓千古往事。或者,我隐居在当代,五十年足迹不迈古代的门槛。
走马灯似的古人,已成过眼烟云;我端坐在一篇序文里,不动声色。
甲胄在身,一柄思绪的长矛,将风雨挑落于滕王阁下,赣水汤汤
西山暮雨卷云帘而去,霞光乍泄。车水马龙是都市的专爱。
南浦云,是离别的专爱。
我的专爱是踏访。身之所至,不留一丝印痕。
留一袭背影,在手机里,滕王阁是雄伟高大的背景;留三言两语,不虚此行是假,至多慰藉一下
我的心情!
脱下滕王阁的刹那,我又还原了我的本性。
江鸥打开自己的纯白时,我早已被人世玷污的风尘仆仆……天地逆旅,我躲过暴雨洗劫。被地铁吞吐在街头,行色匆匆
我是我的版图。或者一张薄薄的名片……
发表于 2017-9-10 12: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厚实的内涵,诗性的抒写!问好志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