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2|回复: 3

碎片及胡言乱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9 05: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擎着残朽的手,阳光不愿死去。尽管它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天还是噗通一声黑了。路边的牵牛花仰着脸,忍不住笑靥横生,乐呵呵的看着一切。粉,红,墨,紫……,朦胧中一片清脆响亮的婴儿笑声。

       荷花依着残梗病怏怏地落着眼泪,满腹的心事砸向池塘。碧水涟漪,荡漾不止。几尾小鱼缩着身体,匿在硕大的荷叶下颤抖。埋伏在岸边草丛的青蛙瞪大眼睛,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几根快要白头的芦苇,拧着瘦瘦的身体,对镜自怜。

       七夕的温情到处蔓延。荷尔蒙的气息在街市和宾馆爆炸。各色男女打着浪漫的旗号制造着各种浪漫:虚假的玫瑰,掺水的红酒,还有那颗并不属于她的心。只有牛郎和织女依旧温情脉脉,尽管不时有雨垂下。

       灯光抚摸着陆离的世界,橘黄的阴影下是一层厚厚的白冰。我们兴高采烈的采来,做好预订的面具,心安理得的钻进去,龇着牙齿露出闪着骨质的笑。

        剖开心脏。还好,血是热的,心是跳的。八月渐冷的秋风,捎来桂花的香气,在冷冷的夜幕中流浪。我咕咚咕咚灌下苍老的时光,大笑着,走向苍老。
                    2017.8.28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30 14:3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0 12: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咕咚咕咚灌下苍老的时光,大笑着,走向苍老。
发表于 2017-9-10 12: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个性的视角,诗意的唱叹!问好诗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