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12|回复: 12

漂流瓶:往事依依 作者:李芳洲(匆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6 18:5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故友来访,提起了共同的亡友义光,于是记忆的闸门,就再也关不上。

  她那手风琴般的声音,一米六八的身段,端庄灵秀的脸孔,优美的舞姿,活生生的浮上心海。尤其是她的正直善良,不顾后果的为朋友两肋插刀。和官斗,同情民众之苦,会气得哭成泪人的情景。对于一个厅长的千金来说,实属贵如稀土!

  因为偶遇,我请她帮忙抄写一篇演讲稿,后来她常到我院看病聊天。一起谈罗曼罗兰、契科夫、屠格涅夫、大仲马、巴尔扎克、雨果、莫泊桑、马克吐温等。这些话题,引起她和她同事们的好奇与欣赏,不经意把我的仕途幸运之门关闭。开启了另一条空前艰难,却使我享誉四海的奇路……在这场正邪搏杀中,省市区国务院不但还了我的清白,还有中央级的官员亲自向我道歉——并承诺了许多许多(尽管所有承诺都是空头支票)

  然而,我们在并肩与恶势力宣战的四年里,既有了知遇,还培养了凛然正义,磐石了友谊,最后由邓小平为我们的报告文学颁奖,见证了我们共同的成长和胜利!可惜这样的代价太过昂贵,让我们认清在那个年月,得罪一个干部,便是得罪、挑战了那个阶层。

  在那八十年代初期,以权谋私盛行,动辄可把人打入冤狱,新旧交替,罪与法的节点处,法制尚待健全,那端口虽然模糊,但友谊的船,绝不至翻……

  那时的人际关系真是君子之交哦,她给我抱来一个两岁的女儿,遭到所有男性朋友的强烈谴责……也许我俩都属天真纯净那类。我则因此开心受用,并不懂朋友们谴责她的理由。

  当时我幼稚地想,要把一生献给民政事业,用浓郁的爱心,为八千万残疾同胞发声。希望励精图治,落实保障法,改变弱势群体的命运。做这样的知识女性,最好是独生的,以后的日子,处处以大写人的品格,为人处世,迎接八面来风。碰壁之多,可想而知。

  可是,因为年轻,以为春天会长的没有边界,跌打损伤皆不在意。记忆中,我们会在死而复生的磨难中采花折柳,用小小的快乐打败忧伤;节假日我会用权贵们的车,带大家去旅游,划船,爬山,爬树,草地午餐……义光和她的朋友,都乐于参与。那时候不管有多少打压刁难,设置障碍,我们都不会灰心掉泪。尽管疲累,壁垒无穷,仍然能傲岸不群的创新变革,突破窠臼。现在细细想来,应该是与友情之光的照耀不可分割。

  二

  我还记起,下班后她和我的一些外国友人,一起搬出我家里的音响,教医院的姑娘小伙们跳舞,每个周末她都会参与我院的舞会和K歌……

  义光属四川文学界的一匹黑马,在北京鲁艺学院进修。不想她的家庭,却被她千方百计调来的闺蜜,超了后路。而她贵州山区的丈夫,也是经她良苦运作,调往成都艺术馆的……

  几位朋友把看到的情形说给她,她不信。我也把此事委婉的告诉她……我记得很清楚,她在出我家门的时候,忽然停下来,面朝我严肃地说:“不会的,芳洲,我比你们更了解他们两人。”

  也许文学人总有些迂傻和天真,否则能写出好作品吗?此话不知对也不对。我们这一代,洞悉一条歪理:闺蜜抢别人老公、哥们夺人家妻子、伯乐嫉妒千里马的事例,何尝少哉。做人和交往的底线,还有多少能坚持不触碰的?

  又过了一年多,她和丈夫友好地离婚,却不是因为上述理由。她的才华和美貌,也有不少名士钦慕,而她却拒绝了两位部长的求婚……

  当她征求我的意见时,我说:“你若想对变革有点作为,莫如嫁于权贵,或许以好夫人的形象,影响他们的思想,对促进文明进步,也是一大好事……”然而她却爱上了一个比她小十一岁的蒙古摄影师,婚姻维持了不到三年,这本在朋友们的意料之中。

  三

  想不到,生命中总有那么多意外。那些陈年旧事,又被一位文联大姐打捞出来,把她进修期间发生的一切和盘呈现给她。其中有她闺蜜为了上升,不断以肉体贿赂领导,此事曝光于众人,唯独瞒着她。而她的前夫,则一再将其掩饰,并把各种好处,给了她闺蜜……她终于挺不下去了。

  她为求解脱,到北京寻求气功大师帮助,在回蓉的火车上——凌晨三点多,开窗跳车自杀,死于江油马角坝。

  第二天六点,她母亲醒来,见女儿不在,请列车长寻找,才接到一女子在前面几个站的死讯。据说,五官脸孔摔得不成人形!

  好一个冰雪聪明、才华俊秀、正直善良的好女人,也未能免俗逃脱情困的浩劫。可怜她的儿子当时只有三岁……

  据说是文联出钱由那摄影师的妈妈将其养大的,后来她儿子去了美国留学。

  几年前,那青年在微博上给我留言,想见我,了解母亲的往事与真相。但因助理的粗心,待我看到这条信息,已是一月以后;致使我用尽各种方法,也终未能与之联系上……

  每个人都有软肋和短板,所以,憾恨连绵无止休。爱也深,恨更深。她死后,我再也不会有那样的女友了。我只有到庙中请求老尼,替她超度亡魂,经常给她烧钱纸,但愿她来生幸福,遇上一位好郎君。我曾受《华西都市报》所邀,清明节写封寄给天堂的信,用诗歌寄托哀思慰安她和自己。为了捍卫友谊,我不会接受那二人伸来的橄榄枝。

  四

  在记忆的深海里,我又打捞出一些伤心的往事。一只漂流瓶,装着她离蓉前,曾在我家住过几夜,由于她不停的折腾、捣腾,使我和孩子、小保姆都无法入眠。单独给她安排了病房,她也不停地敲门吵闹……可叹自己无知。其实,那已经是她精神分裂的症状。唉,原来一个人由正常到失常,只有一线之差。

  我想,当初自己何以那般低能,大概是抱着独身主义的价值观。因此难以理解她,何以为一个不值得爱的人,伤心欲绝至此!她到我家,未语先嚎的情形,至今犹在耳边。一个女子,只有挣扎纠结在爱里,才会有生不如死的痛。

  她会唱《喀秋莎》、《小鹿》、《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却不会唱《是否》、《最后的温柔》、《跟往事干杯》、《异动的心》、《潇洒走一回》、《梦醒时分》……

  以至她在爱情面前,视盲盲,耳不聪,辨不清摇滚、流行、布鲁斯、交响乐的差异。

  朋友、同志、爱人走哪儿算哪儿。《天长地久》的另一个歌名,不是《魂断蓝桥》吗?

  我想,假如那时我有今日的气场,有解剖人性的能力,对情感的认真纤毫毕现,提前预知到可能的发生,看到那常人看不到的另一半……灾变会否因及时干预而终止。

  五

  人生总有下雨刮风跌宕起伏的时候,纵使有许多不变,换一双眼睛看世界,那些风雨,也能滋润万物,还有风景可赏。

  倘使她曾得到曹翁挑衣,莎翁选靴,沃尔夫化妆,泰戈尔、乔治桑从旁为之配饰品……那么,她会否因此心理强大,不会把过去了的背叛,看得太重,重到以生命作代价,又博得了什么呢?沉舟侧畔千帆过,逝者如斯,八零九零们,比我们洒脱,结婚、离婚、单身,哪一段牵手,哪一处分手,皆行云流水,悠然嫣然。爱情比失恋,已精准的算好了价码,数学方程式已融入情感生活,分合皆如购物,腾讯、蚂蚁金福一算便知可得多少。这是进步还是重贴爱情标签?我说不清。

  但应时常警醒自己:“伤心总是难免的,何苦一往情深……有些事情不必问,有些人永远不必等……”作为一个爱上阅读和写作的她,是应该以与整个世界恋爱为福报的。不想,她没有做到,在大海游泳,苍宇漫步,不是比泳池凶险并快乐着吗?

  春柳杨花与变启仓促,都要春风满面地接受,她留给我的启示:不要相信你所遇到的事情不是真的,要练就刀丛刺不透,弹雨打不倒的精神和铁骨,才经得住身边亲友的伤害,那针大的眼,会吹进斗大的风。要想精神不干涸,不失重,用知识补水,得一辈子修行。尤其在多元多级,价值观错乱的当下,人们往往“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怎么做得到以万里无云的心态面对残酷的现实呢?

  我从她那儿警示自身的弱点,走在漫漫天涯路,望的到遥远的云和树。可看不到无数面具下人们的心……她短暂的一生,之所以悲情,未必不是打上了太重的,上个世纪的烙印!

  互联网在中国早些出现,凭她的天资,何至于为一个情字,天塌地陷?魂断铁轨?重蹈安娜•卡列尼娜的覆辙!

  人海茫茫,时光闪烁,每个人只有各自泅渡海峡,没有《金银岛》,唯有荒海孤岛,风浪礁石。人最不值得死的,是幻灭的情。过得了这一关,自有风和日丽,瑶池仙境。然而,若没有素来练就的接纳良缘,消化孽缘的禅心,一个瘦弱的心灵,哪撑得住繁茂盛花的重量?

  新时代的爱,也是多元多级的,即使一生没有好婚姻,也要学木柴,把吸收阳光的热,散发天下。或许,那个了得的情字,会春风化雨!

  2017年8月18日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7 10: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接纳良缘,消化孽缘。这句话 说的真好!

每读一篇 芳洲美文 就如上一堂心理滋补课!  享受 醒悟!
发表于 2017-8-29 12:2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在瓷器国不容易。
 楼主| 发表于 2017-9-2 17: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尘如烟 发表于 2017-8-27 10:14
接纳良缘,消化孽缘。这句话 说的真好!

每读一篇 芳洲美文 就如上一堂心理滋补课!  享受 醒悟!

谢谢朋友抬举

点评

不是抬举 是人品加文品共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9-19 10:28
 楼主| 发表于 2017-9-2 17: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月亮湖之子 发表于 2017-8-29 12:27
活在瓷器国不容易。

谢谢,谢谢
发表于 2017-9-19 10: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抬举 是人品加文品共赏!
 楼主| 发表于 2017-9-20 18:3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尘如烟 发表于 2017-9-19 10:28
不是抬举 是人品加文品共赏!

发表于 2017-9-25 10:2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弥陀佛!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5 20: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为文而文的文字。
温尔文雅的故事,感觉散发出一部黑白电影般的色彩。让人不由得联想起“理想”和“信仰”
学习老师文字,支持精华
问好李老师
发表于 2017-9-25 23: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故事啊,应该写成小说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