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14|回复: 29

乌鲁木齐的耳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3 08: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蓝月亮 于 2017-8-13 17:47 编辑

乌鲁木齐的耳语(组章)




    红山
      
有比这命更硬的命?
肃立在林则徐雕像前,我耳边掠过嗖嗖耳语。
从1839年6月3日广东虎门,到1845年12月4日乌鲁木齐红山。
一生最坚毅的行走,一场最决绝的行走,一次挺在历史潮头的行走:“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岁月最清楚的回应:激荡在生命的路上,一路惊雷。
人心最清晰的谜底:澎湃在生命的路上,一路闪电。
历史最清白的朗照:澄澈在生命的路上,一路春暖花开。

1987年矗立的林则徐雕像,2004年落成的禁烟铜鼎,在迎风吟哦:“任狂歌,醉卧红山嘴,风劲处,酒鳞起”。

       大巴扎

二道桥大巴扎。古丝绸之路的繁华
在古希腊、古罗马、西亚、中亚的鼓点上。
在西行的梦境,在百年商脉土黄色的光影,在我的耳边流淌刀郎卡龙琴的弦音:
太阳的黄金榻,在昆仑之巅。
月亮的白银殿,在天山之颠。
群星的珍宝库,在火焰山的手掌上。
迷失在时间里的乌鲁木齐,第一欢乐广场、观光塔、清真寺……在我静默的瞩望里,吹燃我骨头里的火。
一座混血之城。博古通今。
一本《古兰经》的典藏。灿若星汉。
一个《乌古斯传》的预言。蒸骨煮髓。
一曲《十二木卡姆》的传唱。碧血引线。
一幅古伊斯兰流金澄澈的风影。黄沙织锦。
一扇被时间之手推开的世界之窗 风犹在耳,语犹在心。
舒卷生命的辽阔,说出一生的至诚:麦西来甫,祝福您!

          楼兰美女

一片回望的花瓣。
一幅大自然珍藏的杰作
一遇3700年。黄沙若金。
从罗布泊小河绿洲传来的歌声。
逝而不朽的锋芒,沉入古铜色的梦境。
一遇3800年。飙风若银
从罗布泊北铁板河畔传来的歌声。
在棕褐色的凝望,栗发披肩,金铃盈耳
珀般的凝眸,在彩绘天王踏鬼木俑的乖张之上,披星戴月。
最深沉的一瞥,在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的缎之上,日夜兼程。
在乌鲁木齐的新疆博物馆感慨时间的苍古,比丝绸之路更深邃,更迢远。
楼兰美女,时间捧出的木乃伊
近在咫尺,大梦如初的美丽,填满我坍陷记忆

          水磨沟

泉流淙淙。溪水潺潺。
霞聚霞散。幻去幻来。
300多年前的两盘水磨,磨碎光阴的籽粒。
一块香妃石,一眼龙口泉,流泻阳光的金汁。
一条水磨河,一帘缭绕的泉雾,遐思凝露的银纱。
从喀什河畔出发,一路沙枣花儿香。纪晓岚“香妃沐浴”的题咏,被月光点燃。
大风在心头刮过, 黄沙在心头飙过……香妃墓在我的心头闪过。
在水磨沟,九龙桥、接官亭、萧曹亭、翰文岭、清泉寺、今世缘……一幅幅人心的贴画。
香妃传奇,乌鲁木齐的耳语,欢泉飞雪。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4 16: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比这命更硬的命?
肃立在林则徐雕像前,我耳边掠过嗖嗖耳语。
从1839年6月3日广东虎门,到1845年12月4日乌鲁木齐红山。
一生最坚毅的行走,一场最决绝的行走,一次挺在历史潮头的行走:“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发表于 2017-8-14 16: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月最清楚的回应:激荡在生命的路上,一路惊雷。
人心最清晰的谜底:澎湃在生命的路上,一路闪电。
历史最清白的朗照:澄澈在生命的路上,一路春暖花开。
1987年矗立的林则徐雕像,2004年落成的禁烟铜鼎,在迎风吟哦:“任狂歌,醉卧红山嘴,风劲处,酒鳞起”。

发表于 2017-8-14 16:31:2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道桥的大巴扎。古丝绸之路的繁华。
在古希腊、古罗马、西亚、中亚的鼓点上。

发表于 2017-8-14 16:3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西行的梦境,在百年商脉土黄色的光影,在我的耳边流淌刀郎卡龙琴的弦音:
太阳的黄金榻,在昆仑之巅。
月亮的白银殿,在天山之颠。
群星的珍宝库,在火焰山的手掌上。
迷失在时间里的乌鲁木齐,在第一欢乐广场、观光塔、清真寺……在我静默的瞩望里,吹燃我骨头里的火。
一座混血之城。博古通今。
一本《古兰经》的典藏。灿若星汉。
一个《乌古斯传》的预言。蒸骨煮髓。
一曲《十二木卡姆》的传唱。碧血引线。
一幅古伊斯兰流金澄澈的风影。黄沙织锦。
一扇被时间之手推开的“世界之窗”。 风犹在耳,语犹在心。
舒卷生命的辽阔,说出我一生的至诚:“麦西来甫,祝福您!”
发表于 2017-8-14 16:31: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片回望的花瓣。
一幅大自然珍藏的杰作。
一遇3700年。黄沙若金。
从罗布泊小河绿洲传来的歌声。
逝而不朽的锋芒,沉入古铜色的梦境。
一遇3800年。飙风若银
从罗布泊北铁板河畔传来的歌声。
在棕褐色的凝望,栗发披肩,金铃盈耳。
琥珀般的凝眸,在“彩绘天王踏鬼木俑”的乖张之上,披星戴月。
最深沉的一瞥,在“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的缎锦之上,日夜兼程。
发表于 2017-8-14 16:3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乌鲁木齐的新疆博物馆,感慨时间的苍古,比丝绸之路更深邃,更迢远。
楼兰美女,时间捧出的木乃伊。
近在咫尺,大梦如初的美丽,填满我坍陷的记忆。

发表于 2017-8-14 16:3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泉流淙淙。溪水潺潺。
霞聚霞散。幻去幻来。
300多年前的两盘水磨,磨碎光阴的籽粒。
一块香妃石,一眼龙口泉,流泻阳光的金汁。
一条水磨河,一帘缭绕的泉雾,遐思凝露的银纱。
从喀什河畔出发,一路沙枣花儿香。纪晓岚“香妃沐浴”的题咏,被月光点燃。
大风在心头刮过, 黄沙在心头飙过……香妃墓在我的心头闪过。
在水磨沟,九龙桥、接官亭、萧曹亭、翰文岭、清泉寺、今世缘……一幅幅人心的贴画。
香妃传奇,乌鲁木齐的耳语,欢泉飞雪。

发表于 2017-8-14 16:3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鹏 于 2017-8-14 16:35 编辑

一幅幅入心之作    展现乌鲁木齐大美

点评

谢谢阿鹏诗友的点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8-18 21:31
发表于 2017-8-14 16:3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问好郑老师

点评

遥祝秋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8-18 21:3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