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3|回复: 7

麦子是流落人间的太阳(外五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0 16: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太阳是天空闪光的麦穗,它浑圆、硕大的麦粒,翘首可待。
芒刺在背。扎得我全身痒痒,手痒痒,心痒痒,蘸着河水磨镰;以弯月为参照,将镰刀磨成一轮人间的月亮。
麦子是流落人间的太阳。
每一麦颖都闪烁着太阳的光芒,每一颗麦粒都是太阳金色的种子。
灼热。向上。脱颖而出
一粒粒的甘甜,芬芳,思想的原浆。
它不像其他的果实那样遮遮掩掩,牵牵挂挂,甚至躲躲藏藏;而是全方位地裸露,从不掩饰自己的锋芒。
也不像水稻那样低头,尽管那是成熟的、谦逊的。
麦子是上天派来的使者,它是高贵的,也是骄傲的,所以它昂首挺胸。
接受太阳的垂询和检阅,接受农人的弯腰礼——最古老的膜拜,有着彩虹一样的弧度。
接受镰刀的锋利之吻,然后痛快地躺下,投入大地的怀抱;
接受收割机的歌唱。那粗犷的嗓门,铿锵的节奏,让每一粒麦子都心悦诚服,都扬眉吐气,都身有所归……


我看见荷的圆满

低头可见池水,池水清澈如鉴。
抬头而望,天边挂一枚新月,新月如眉。
蝉鸣一阵接一阵的,那些来自高处,却从来没有由头的催促,总让人心烦意躁,额头隐隐生汗。
蛙鼓拂耳。那节奏,有乡村夏夜听书的冲动和余味。
鱼想跳出来。
想想,终于又有所收敛;潜回去,但水已不安分。
小满半月,不能大满,就只好改芒种。
荷花有了小骨朵,些些泛红,仿佛刚出阁小媳妇的羞赧。
一阵风吹来,我看见荷的圆满。
……秋天尚早,霜未落,荷未残,雨未听
但我早已猜透藕的心思。及覆水之下,污泥之中,那些藏得很深的
过节。芥蒂。与藕断丝连……
还有当初的冒尖,雨中的支撑,风里的翻覆……荷的风流韵事,不用掐指,不用念叨,我已一一记挂在心。


蝶之书

单薄的书。小巧的书。只有扉页和底页的书。
合上,立在草尖,草便熠熠生辉。
翻开,放进花丛,花丛便为之增色,为之添华,两片纯洁无瑕的白花。
放进你的眼眸,足以将你的视野塞满,茫茫旷野千万里,此刻惟有一蝶,栩栩然,翩动你的心跳,你的呼吸。
立于你的呼吸,那一页两页的分量,不亚于一座大山。
蝶之书,轻,轻到有人不以为然。
小,小到有人不屑一顾。
忽略不计,但又能令自然生动的书。
翩翩起舞的书。一页打开一个季节,一页总结一个季节。
囊括一部家族史、生命史、自然史
之书。此刻,近在咫尺,伸手可捉,被风吹开
风能吹开,却不能合拢的
蝶之书。被自己的心灵润色,那灵动的两页,绚美的两页,摊开天地,浑然忘我,梦醒一体……



既然被赶上了架

既然被赶上了架,那就接受
这架。爬在这架上,接受风吹架的摇晃,和摇晃带来的眩晕。接受雨打架的震颤,以及震颤的副作用。
听架子的骨骼缝里,发出的响声。
噩梦一般。雨砸下来,你无处躲避。
鸟粪落下来,也只能任其沾在肩头。偶尔有虫爬过,和蜂蝶栖息的
痒,贯穿每一根神经。
鸟的爪痕,印在皮肤上,成一朵朵花纹。
一个劲地绿,为季节打开绿灯。
开门红时,你叫凌霄。
由粉而红而蓝时,你叫牵牛,吹着一枚枚小喇叭
都不如白,一袭纯粹。
吊一串青青的故事,酸酸的传说。
采撷远没有到来
这一份宁静,还捏在你手中……


一滴雨

一滴雨找到干土,像汗,又像泪。
重生又重死。
一滴雨找到一只眼睛,呆呆地望着天空,望着日月星辰。一只只脚从它上面跨过,似有胯下之辱。
一滴雨找到草尖,找到一片树叶,换了一个更美的名字,但面临着坠落
和摔打,以及一场前所未有的破碎。
一滴雨找到一扇窗,它想作画,只画了一根线条。
一滴雨找到一叶荷掌,成为掌上明珠。
一滴雨找到一朵花,破涕为笑。
一滴雨找到一条河流,找到了更多的伙伴,找到了集体。
集体里有它的影子,它的嗓子,唯独没有它自己。
它想退出来
退回到它的宁静,它的渺小,它的孤独
而不能。在一条河流里,没有谁能看到一滴雨,想到一滴雨,顾惜到一滴雨
不说当初,羞于,也耻于……


月光雪

我说的是月光雪。
在月光里纷飞,是,又不是。
在月光下无边无际的原野上铺展,像,也不像。
月光雪就是月光雪,它本该天生就有的名字,何须向雪去借。
在某一刹那错过了,又在某一刻回归。
比雪更雪的一种物质,它实;
而更虚……我觉得才更合乎雪的本质。其轻盈,超过雪;其飘逸,超过雪。
其皎,其柔,其不融而融,更超过雪,让雪望尘莫及。
充塞天地间,沁凉,而不觉其寒的月光雪。
落满一身,一阶,一窗,而不用拂的月光雪……
三五之夜,在我心灵的枝头,开得最盛的
月光雪——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0 17:2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留下记号,空了来学习。
发表于 2017-8-11 08:3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单薄的书。小巧的书。只有扉页和底页的书。
合上,立在草尖,草便熠熠生辉。
翻开,放进花丛,花丛便为之增色,为之添华,两片纯洁无瑕的白花。
放进你的眼眸,足以将你的视野塞满,茫茫旷野千万里,此刻惟有一蝶,栩栩然,翩动你的心跳,你的呼吸。
立于你的呼吸,那一页两页的分量,不亚于一座大山。
蝶之书,轻,轻到有人不以为然。
小,小到有人不屑一顾。
忽略不计,但又能令自然生动的书。
翩翩起舞的书。一页打开一个季节,一页总结一个季节。
囊括一部家族史、生命史、自然史
之书。此刻,近在咫尺,伸手可捉,被风吹开
风能吹开,却不能合拢的
蝶之书。被自己的心灵润色,那灵动的两页,绚美的两页,摊开天地,浑然忘我,梦醒一体……


发表于 2017-8-11 08:3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的是月光雪。
在月光里纷飞,是,又不是。
在月光下无边无际的原野上铺展,像,也不像。
月光雪就是月光雪,它本该天生就有的名字,何须向雪去借。
在某一刹那错过了,又在某一刻回归。
比雪更雪的一种物质,它实;
而更虚……我觉得才更合乎雪的本质。其轻盈,超过雪;其飘逸,超过雪。
其皎,其柔,其不融而融,更超过雪,让雪望尘莫及。
充塞天地间,沁凉,而不觉其寒的月光雪。
落满一身,一阶,一窗,而不用拂的月光雪……
三五之夜,在我心灵的枝头,开得最盛的
月光雪——

发表于 2017-8-11 08:40:4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意的雪花  漫天飞舞
发表于 2017-8-11 08:4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问好潘老师
发表于 2017-8-13 08: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雪

我说的是月光雪。
在月光里纷飞,是,又不是。
在月光下无边无际的原野上铺展,像,也不像。
月光雪就是月光雪,它本该天生就有的名字,何须向雪去借。
在某一刹那错过了,又在某一刻回归。
比雪更雪的一种物质,它实;
而更虚……我觉得才更合乎雪的本质。其轻盈,超过雪;其飘逸,超过雪。
其皎,其柔,其不融而融,更超过雪,让雪望尘莫及。
充塞天地间,沁凉,而不觉其寒的月光雪。
落满一身,一阶,一窗,而不用拂的月光雪……
三五之夜,在我心灵的枝头,开得最盛的
月光雪——
发表于 2017-8-13 08: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厚实、个性的抒写!问好志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