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1|回复: 1

天籁社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31 17: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籁社姆

  远山像一块巨大的海绵,把夕阳这滴夏天的红墨水吸干后,社姆山便黑了下来。
  社姆山我去过多次,雨天,雪天,但夜宿,还算头一回,心里多少有些陌生新鲜的感觉在。社姆山有殿曰胡公,有寺名玉佛,寺前有香炉,香火虽不盛,反而多生出些清静来,佛门嘛,本该是清静之地。偌大一个寺院里,我不知道有没有和尚僧人在敲晨钟暮鼓,反正,每次去,都没见着袈裟,也从没听到过钟声鼓声,也许,是我自己来不逢时吧。
  庙宇躲在黑夜的帷幔里,漆黑一团,不见香火明灭。我在空旷的广场上来回走了几趟后,便踅入广场边的石径往山里走。此时,月亮还没有上来,星星都站在远远的,山道幽暗,平坦的石阶上泛着灰白的光,倒不至于让人一不小心踩空了。两旁树高,灌木也密。山风吹过,林涛呜呜然,颇有些唬人的气势。可能是社姆山不喜欢我去打破它夜里惯有的静谧吧。山林中,“瑟瑟”响着,那是山鸡獾之类的小山兽在散步吧?呱——一声尖亮的鸟鸣从黑暗中传来,短促,把浑然一体黑绸缎一样的夜色撩荡起好几圈涟漪来。
  山风清凉,像块毛巾把我身上的汗水一下一下擦干了。
  许是前几日多雨,山涧不断流,水流也不急,时而潺潺,时而叮咚,如果伫足静听,也可以听出很多的音阶变化来。
  至半山腰,有山亭耸立。天色晦暗,只能看出个轮廓来。记得该亭是有名儿的,只是不记得是叫“邀月”还是“听涛”?反正记得亭名很有些古韵诗意。亭中有仨条石凳供人小憩。我缓缓踱入亭中,远眺,山下的灯光疏疏落落的,挺雅致的。
  月亮从山巅爬上来了。月华似水“哗”地流泻下来。从山亭望出去,山谷上像铺摊开银光闪闪的席子。向上望,山还是黑乎乎的,与天接壤的地方,镶上了弯曲绵延的银线。山风中,树影婆娑,摇落了一地的月光,月光落地也是有声音的,像极细的雪落地时发出的声响——“悉悉簌簌”,再看那些碎银似的月光也像长了脚,在树林里,在石阶上跑跳,有些甚至跑到山亭上来了。
  远处恍惚有人在说话,轻轻的,隐隐的,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我凝神屏息,说话声又没了,好像是被山风吹远去了。我想,此刻,如果他或者她走近来,我定邀其进亭,一起赏月,一起听月光跑动的声音。因为,如此有雅兴的人,必定也是个风雅的人。但我期待中和我一同赏月的人并没有出现,会不会是山里的狐仙羡慕人间美色,幻化为美姝在山溪边沐浴、嬉耍,我突萌奇想。此情此景,如果真的出现一章聊斋里的故事,也大可不必惊讶,我甚至真的非常希翼有那么一个媚媚的狐仙着一袭雪白的拖地长裙,款款走进亭来。
  夜深了。月近中天。月光被山风过滤掉了朦胧,渐渐明亮。“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此时,万籁俱寂的整个社姆山便吟咏起初唐王维的诗句来了。
  我从山亭中走了出来,下山。
  这时,我的耳畔蓦地响起了轻脆有力的“橐橐”声,而且,这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明晰,鼓点似地敲在我的心坎上。这是蹄子踢踏石阶时发出的叩击声。我心里明白,蹄声只是心生的幻象,来自于白天我在这个山道上看到过的那头骡子——

那个混血儿
遗传了父母的缺点遗传了劳碌
丑陋注定其一生远离
繁华青睐,活于僻壤
孤独中

我们邂逅在狭窄的山道
它背驮沉重的沙砖,咬紧石阶
山高林深。吆喝
如影随形

它缄默着
上下来回
每次和它擦肩而过
我——
侧身相让

  劳动者是美丽的。
  驮着水泥沙石在社姆山道上往返来回的骡子是值得尊重的,我这不是娇情,只要是在为生活创造美,创造幸福,无论是劳动者还是骡子,都理应受到尊重。所以,当我在这个月华满天的星夜,踏着幽静的月光下山,一路上,我始终都感到有骡子的“橐橐”声相随相伴。
  翌日晨,天光尚未放亮,我就被绕天的鸟叫声唤醒。
  多美妙的歌唱呀!
  我闭着眼,想像着是哪些鸟在歌唱,黄鹂、杜鹃、灰椋鸟、雨燕、画眉、还是百灵,这此致大自然的精灵们,正铆足劲儿,赞美着生活的幸福美好!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 10: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处手笔功力不凡,加亮共赏。学习老师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