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68|回复: 11

葫芦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30 16: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酒家醉客 于 2017-8-30 20:46 编辑

   午睡中,梦见一个电闪雷鸣的黄昏,我的雨伞被大风吹断骨架,当了展飞羽翅的白鹤。它孤悬如月,彳亍不行,若老友惜别,又开口向我唳劝些什么。
   我挥手说道,你尽心去吧,大雨之中,鱼安为丧家犬乎!无奈风集雨汇,真把我灌了个湿透。我摸索了下口袋,寻思着里面手机等怕淋的物件儿怕是都要当零件卖了,没想到,只掏出一根马鞭来。我还有过一匹马么?什么时候的事儿?这是哪里?是趁我睡了,它自个儿信游自主了么?也好,正说明它是一匹不安静居、勇健霜雪的劲马!不妨我也旷原安走,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世界。
正想着,一处宅地竟如海市蜃楼般堆放眼前。我用手指肚掐了掐,是真砖瓦,不是铁皮和泡沫搭建的安置处。跨入虫食已半的门槛儿,才惊声道,又是我梦回千遍的祖宅!它总是和风雨如晦的景色相间,让我不得不慨然其坍坯、其无赖!
   但当我走进深竹接云、侧柏阴翳的祠堂院子;而后忽为雨后,宁静的天水已平铺过脚踝。我的脚在水里,时而得触青砖,时而浮于水面,无一例外的是,无一圆波痕疏松水皮。在我身前,有一条小红鱼,像是庭院的接引官,在水中不停地呕作嘘声,使我劳魂安住,亦步亦趋。它游如在画境,一动尽得大好静美。庭中清丽之秀,在水中被它泼出更为诡谲的笔下风物。槐下栖霞石,青灰黄白,错然有质。盆栽数十在影壁前高放,有松听风月、梅虬蟠龙,也有秋棠如纸蜡、铁树不开花;壁后有一见方的养莲池,中有鱼鳖,下植蕙草。
   我正要多养眼饱福,却低头不见小鱼了。祠堂门锁着,堂前只一红黄不济的太师椅,下有一踮脚的矮凳儿;座上没人,可我竟听见有人唤我姓名,叫我磕头。出于敬畏,我便跪下磕头,不料竟磕出了事儿。太师椅犹如泥垢,销然化作一群大可翻浪的红色锦鲤来。我被浪花打旋,又抛出天外,从天入水时才发觉自己可以在水里起了花儿,走路也足可抵地,一晕晕水纹四下散出。锦鲤四处走散后,又从太师椅那儿游出一大号的黄嘴白身的母鸡,领着一群黄嘴白身的小鸡。我一看就乐了,笑话说,落汤鸡居然学会了游泳。谁知那母鸡一越腾空飞来,张口咬住我左边的大腿便一喙撕下,嘴里说道,都说人吃鸡,如今鸡吃人。鸡肉什么味?人肉倒是挺无味!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虽说血流如注,我自己个儿不仅毫无疼痛之感,也没像生活中晕血背过去。我怒气填胸地问她,只是说了句玩笑话,为何咬得我血肉模糊!她倒是边咀嚼着我,边又再次靠近我说,其实啊,我并非为笑话啄你,我咬你是让你铭心刻骨,也为了让你救我的儿女。我真是奇了怪,她伤了我还让我以德报怨?萍水相逢,我为何回答应她呢!
   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接着说,那有什么不可以么?吃了另类,你直可骂它是个浑球儿,全然不懂七情六欲,也无从表达。难道不是你们耳背眼拙,不懂得体恤吗?。如今我也说了人话,我咬你一口怎么了!陶望龄的《放生池》还记得吧,里面可有“闽语既嘤咿,吴听了难会。宁闻闽人肉,忍作吴人脍”;瞧你都胖成什么样子了,还成天衔肉而酒,不学无术。
   这竟是来自一只鸡的教诲!天啊,除了诧异之外,我只能俯首帖耳,甘拜下风;嘴里且还要装些为人的尊严,回说道,虽你咬了我,可也不疼不痒,这事儿也就过去了。至于你有什么求得到我的地方,尽管信口开河,我一定不关闸门,一帮到底。她听闻此话,神情言语也就客气了些,说宅里的黄狗,总偷吃鸡蛋。还说鸡蛋不仅是她的儿女,也是我家的财产,我真不能不管。
   此时我还真立见一只狗跑过来,可毛的颜色是黑的,并非她口中黄狗。她躲我身后小声说道,就是他,黄狗来了,你一定要好好教训他。这不是开玩笑吧,是我眼睛瞎了?明明是一黑狗,怎么就黄狗了?是他名字叫黄狗?还是他......嗨,这年头儿,不指鹿为马就不错了,好在他还真真就是一条狗呢!
   黄狗见了我,立刻慢了些脚步,摇着尾巴,老实巴交地偎在我右脚边,看起来很是听话。我就问他,汝能人言通消息否?犬摇尾作声以应,可。一个可字便逗乐了我,赶忙说,你这叫黄狗也不亏啊,叫黄犬也能!只是我不好凑陆机的热闹儿,也没要送的书信。哈哈,咱们言归正传,说些正事儿。你呀,别老去偷吃鸡蛋,人家一天就生一个,好家伙,你天天光临,那算哪门子事啊!那毕竟是人家的儿女嘛,怎么能随便杀生呢!
   黑狗听着也呲牙乐了,说,你这白里塞人牙慧儿的能耐,可能真得多读书才能改回来咯,不然我听着都蹩脚。嘿嘿。说到杀生,天儿天儿人死多少,谁还在意那一枚鸡蛋呢!想当年,我跟你老祖去打秋猎,不也是围着猎物杀生么?你是进不去祠堂,倘什么时候进去了,你瞅瞅你老祖画像上,太师椅背儿的虎皮垫儿,那可是有我的功劳!我这猎杀鸡蛋,不过是平常没事儿,训练一下为你们出生入死的技能,免得闲着吃白饭挨骂。何况我左三右四地跑动练习,体力也该有些补充嘛,单单咬了一枚鸡蛋,多节省啊。想我要是等卵蛋被老母鸡孵成小鸡仔了,再去吃咯,那不耽误她功夫么!你说是不?
   我劈头就骂,你吃了鸡蛋还有理了,难不成吃了小鸡仔不过瘾,还要吃了我不成!回头看看那母鸡,她只缩着头不说话;一想总归是答应了她的,要讲信用;就登时对黄狗呵斥起来,不管之前怎么样,反正现在我以主人的身份命令你,以后无论如何不准再偷吃鸡蛋了!这、这,是我——这是我要拿去给家人熬鸡蛋羹的。
黑狗一脸沮丧,说狗吃人吃不都一个样儿么,合着人吃了就成,狗吃就是不成?还说我仗人欺狗,没道理,不像话。我说,就这么着了,别怨言,否则我打断你的腿!天下哪有跟主人叫板的狗呢,即便是会说了几句人话,不还是条狗么!
   那你也得小心着点儿,确保自己个儿五道轮回中别做错了梦。谁晓得下辈子,谁是人,谁是狗?
那你也得小心着点儿,保不齐下辈子,谁是狗,谁是鸡!当世不欺,修得善报,哪里有你这种无赖泼皮,还想来世当家做了主人呢!
   我义愤填膺地说完,转身就走,真的跟它犯不着。实在不巧的是,一直躲在我身后默默无语的母鸡,在这节骨眼儿又秃噜出一枚鸡蛋来!那黄狗见了鸡蛋,两眼放光,已顾不得主人不主人,一个猛窜就跳过来。出于守信,我一记飞脚向黑狗踢去,又俯身伸出右手去捡鸡蛋。庆幸的是我离得近,将鸡蛋拿在了手里。可悲的是,我踢出去的左腿再也没收回来。母鸡刚刚那一喙下去,居然将我的腿骨生生咬断了!更无奈的是,我的右手连同鸡蛋都进了黑狗的嘴。 黄狗愣了愣神儿,自觉做错了事,便吐出我的右手,一面道歉说还我手,一面竖楞着尾巴溜之大吉了。
   当鸡蛋掉下来的时候,我再用手去接,发现右臂已没有手去接断掉的右手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握着的那枚鸡蛋掉出来,打碎在地上。黄嘴白身的母鸡哭着说,我是个骗鸡精,一点儿不守信用。还说无论如何,她会找到一个以德报怨的主儿!我只能一只腿支撑着自己的尊严,用残缺不全的身体弯腰道歉,尴尬地说了声对不起;心里却委屈起来,眼泪直汩汩地往下掉。——左腿右手都没了,却还要因为该死的信用受责备,这算什么事儿啊!要这不是我先人的祠堂,我才不会......
   不远处黄狗叼着我的左腿,暗中观望着我的一举一动;见我已泣不成声,这才敢慢吞吞地走过来,放下我的腿说,抱歉,我只是贪嘴,没想到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我真该死。这时的我竟是全然相信了他的话,在这葫芦欠雪的遭遇里,谁不愿意听别人的好话呢?哪怕假惺惺的,听着也舒坦些。
   可当我抹干泪眼,定神一瞧,我什么都没少!两条胳膊两条腿儿,身轻如燕挑张飞!再瞅瞅脚下,还是那没踝的天水,我的脚在水里,时而得触青砖,时而浮于水面,无一例外的是抹不出水花儿来。小红鱼还在我身前,我依旧跟着它走,看见祠堂门紧闭,看见太师椅;心里虽有些疑惑,却料定还是要再来一次,看我公断黑狗和黄鸡如何!


回复 鲜花(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 07: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象力不错,问候作者。
发表于 2017-8-3 17:54:31 | 显示全部楼层
         盆摘(栽)数十 、 销(悄)然化作、  塞人牙惠(慧)……请纠错。
发表于 2017-8-3 20: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作展开一场梦境,以虚写实,以人为核,以鸡、狗和小红鱼为虚幻意象,反映了在自然灾害面前人的渺小与无能为力、人与牲畜的相通与相悖,以及公断力和人格的丧失,同时用“太师椅”影射封建残破势力影响作祟、人性个体之损伤和缺失。
      窃以为,这是一种情绪压抑的表述,渗透着人本和人文思想,充满着现实主义批判精神。
      构思独特,视觉清晰;笔调新颖,意在言外;章法严整,语句顺畅。高亮推荐,敬请朋友们赏读评议。
      问好醉客先生!评说或有不当,还望恕之!
      

鲜花

云中书僮  在2017-8-3 22:04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发表于 2017-8-3 22:0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锐气十足,有气场
发表于 2017-8-4 12:5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石霞老师精彩评论,支持高亮。
发表于 2017-8-26 11: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意识流派
读来,挺有味道的。
发表于 2017-8-29 12: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作建议精华。
发表于 2017-8-29 22:5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石霞山人 于 2017-8-30 09:54 编辑

         赞成通臂版主建议。但是,有些明显的错别字指出来了没有纠正,还有些用词欠准确,比如:把我灌了个湿透(“灌”应为“淋”)、  走进深竹侧柏阴翳的(“深竹侧柏”,似生造词组)……希望作者回头看看,尽量清除文字错误。小说内容再好,尤其作为精品,若是存在明显文字瑕疵不加修正,就可能影响阅读效果而难得读者认可。
       个人意见,仅供参考。
发表于 2017-8-30 19: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有正确的创作理念,要有严谨的写作态度。作者要把读者放在心头,不能一发了事。因为文章是写给爱好者看的,所以要尽可能地用好基本功,尽可能地避免遣词造句错误。
      个见,直言不讳了,还望醉客先生理解、见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