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7|回复: 3

谁让你夜里哭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1 21:3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准备见到那个孩子了。心里挺复杂的。
      这是我头一次在文字里提及到她。我第一次见到她,那年七月的一个下午,她刚刚八个月大,睡在我所熟悉的一张床上,小脸蛋红红的,突然有一只苍蝇趴到她粉嫩的小耳朵上,我还来不及驱赶,只见她用胖嘟嘟的小手刨了刨她的小耳朵,人却还熟睡着,我轻轻地坐到床边的一张小凳子上,望着她熟睡的样子,我心里堆满了酸楚。
      一个老男人走进来,笑着问:“她睡醒了?”
      我摇摇头。老男人憨憨地笑了几声,我却不由地叹了口气,轻轻走出房间,老男人紧跟身后,到了老屋的大门边,看见有一张小木凳,我将它稍稍往外挪了挪,就坐了下来。从衣兜里掏出烟盒,取了一根塞进口中,剩余的半盒烟我全给老男人,他眉开眼笑,说了一句“我去玩一会”,就走开了,始终没有看见我眼神里有一抹忧郁的色彩。


      就像我一次又一次平静地叙述中,很少有人能从字里行间看出有着怎样惊心的波澜。


      我第二次见到她时,她已懂得走路,正牙牙学语。那个地方,于我是个遥远而陌生的异乡,于她是故乡,她在那里出生及成长。那是一个寻常的傍晚,我伸手想要抱她,却把她吓哭了,躲在她姨妈背后大半天。后来经过一夜的相处,她才不怕我。
     第二天早晨,她姨妈忙着煮猪食,托我照看她时,她伸出一双小手要我抱,我将她抱到公路边,她咯咯地笑,指着楼梯下的两条黄狗,口齿不清地说:“狗狗——狗狗——狗狗……”
      一面说,一面笑。
      我感到胳膊有点酸麻,想把她放到地上,她却不依,哇哇地哭着,直到重新把她抱起来了,她才破涕为笑。挺缠人的。
      那个陈旧的客厅里面,堆着几包饲料,她姨父每次忙活回来后就喜欢躺在饲料袋上休憩,她嘛,要么抱着她姨父的大腿玩耍,要么掀开她姨父的衣服,拿着她哥哥、姐姐们的圆珠笔在她姨父圆溜溜的肚皮上乱写乱画。好几次,她姨父瞪着眼吓唬她:“再调皮,老子就收拾你!”
      “再——再——皮,老——老——收拾——你……”她学着她姨父的话,却丢三落四的。我想不笑都难。“呵呵……”她姨父抓着后脑勺对我说,这家伙有时挺讨人厌的。她听不懂,不过她姨父不给她在肚皮上乱写乱画的话,她就会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哄几句,拿些零食在她眼前晃几下,她立马不哭了。
      仰望异乡那深蓝的晚空,听到她清脆的笑声,我心头经常五味杂陈。很多剪不断、理却乱的心事,一次又一次使我发愁。


      我第三次见到她时,是在我向往多年的城市里。她妈妈把她接到身边,当时还差四个月她就满四岁。有一段日子,她妈妈要去很远的地方出差,托我照看她。她十分淘气,也有点懒。我们住四楼,每天我都会去一个距离住处大约一千多米的超市买菜,需要把她带上,每次上、下楼,她就朝我伸出双手,近乎撒娇似的央求我:“抱抱!”,路上,也是如此。
      那骄阳似火的午后,一个人光是走路都还汗流浃背,何况还抱着一个孩子,想放下,然而想到她生命中注定有一份缺憾,我选择了坚持,豆大的汗珠不断地从我额头上冒出来,她用小手替我擦,我笑着说:“这边路上有树,很凉,你下来走一段,那边的路没树我再抱你,好不好?”
      她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就叫我把她放下来,到了没树的路段她不走了,朝我伸出双手,生怕我忘了而提醒我:“这边没树啦,你刚刚说过要抱我哦……”
      回到住处,我在厨房里做饭或炒菜时,就让她一个人在房间里玩耍,她有时脾气很暴躁,狠狠地把我给她玩的一部烂手机摔到地板上,大声冲我嚷:“你个大笨牛,给我的手机是烂的,都不能看乔治和佩奇,猪爸爸也不见了!”
      我偶尔也逗她:“不是烂的手机,我会给你玩吗?”
      她呢,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我把手机捡起来,放一些动漫节目给她看,房间里就又充满了她咯咯的笑声。
      弄好饭菜,我有时喂她,有时直接装在碗里摆放她面前让她自己吃,她并不怎么乖巧,吃了几口就把碗筷搁在床上,结果一不小心踢到了碗,以致一些饭菜洒在凉席上,我也不打骂她,只是默默地拿几张餐巾纸将凉席擦干净,然后以严厉的目光盯着她,她先是咯咯地笑,见我面无表情,她似乎意识到自己错了,默默地把碗里的饭菜吃完,接着,双手捧着碗筷递给我看,如讨好般地跟我说:“我吃完了。”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她就趁机往我怀里蹭。
      记得有一个夜晚,住处十分闷热,我就带她坐出租车去民族广场上玩,她问了我一些我一直回避的问题,我仰望夜空很久,才对她说:“以后你长大了,就会知道了。”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心里的痛楚,也许她长大后才会理解一二。但我当时并不想她理解,只希望她能健健康康地成长。
      后来回住处的路上,她在出租车上睡着了,下车的地方距离住处还有四百多米,我抱着她穿过人声鼎沸的长街、夜宵摊,她都没醒,放到床上她却醒了,睁开眼后哭着叫我抱她,很久,才愿意坐在床上玩。
      我进卫生间洗衣服,也不知怎地,她居然能从我床上的一大堆书里翻出一本北京文友送给我的笔记本,并在里面乱写乱画。这本笔记本,我都不舍得在上面写什么,她倒好,乱写乱画一通后,拿进卫生间让我看,在我火冒三丈的时候,她却以为我要表扬她,笑着对我说道:“我再写几个字给你看哦!”
      于是,她又乱写乱画了几页。真个让我哭笑不得。
      ……
      没多久,她妈妈就又把她送回她的故乡了。
      我只是偶尔想起她。
      只是偶尔惦记着她。
      早春的一个午夜,偶然翻开北京文友送给我的笔记本,看到她“手迹”的一刻,我几乎潸然泪下。
     说不清楚,为什么。
     也许,用不着说清楚为了什么……

鲜花

尘如烟  在2017-7-12 09:5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2 10:53:52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腻细致的描写   煽情也走心 。

拜读 问好 !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12: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尘如烟 发表于 2017-7-12 10:53
细腻细致的描写   煽情也走心 。

拜读 问好 !

活生生的人,加上真实的经历,所以写起来显得比较容易。问好文友!
发表于 2017-7-12 23: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见书生描绘的她,我想起童话里,很久很久以前......这个小女孩应该生活在很久很久以前,而不应该未出生就随大人流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