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9|回复: 2

反思——敬畏——仰望星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8 07:4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和谐 于 2017-6-28 07:50 编辑

     1970年12月7日,社民党总理勃兰特在波兰华沙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前惊世一跪,有媒体形容,“一个跪下去了,整个民族却站起来了!”德国人说:“假如我们回避自己历史中的黑暗和罪恶,假如在我们对青少年的教育中,不提及我们黑暗年代中的那些英雄、不确认他们和普世价值同构的民族精神,那么,我们的价值观和世界观都可能是混乱的,我们的民族自信也很可能是虚妄的”。
   2005年,在柏林的勃兰登堡门旁,建立起一万九千平方米的欧洲遇难犹太人纪念碑。在那里,也随时可以看到一群群中学生在上历史课。德国人的自信来自正视自己的历史,也确立了象征真正德国精神的英雄,这些英雄追寻的价值,不仅是德国的,更是普世的。
巴金老人一直呼吁建立一个“文革纪念馆”,以此来纪念文革中受苦受难的人,但是这样的呼吁无异于与虎谋皮,痴人说梦。无论是重庆的“唱红打黑”,还是最低的抵制“乐天”的行为,其实都是“文革的翻版”,文革的阴影从来都没有在中华大地上消息,时不时的有卷土重来的架势。我所敬佩的一位学者,所谓的网络大V熊老师经常呼吁:“一个不懂得反思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去过国外的人都知道,在国外见到最多的建筑是教堂,保留的最完好的也是教堂,因为这是他们的精神栖息地,因为那里存放着他们的信仰——博爱、自由、平等。一个民族,如果没有信仰,没有敬畏,这个民族是动物性的,也是非常可悲的,是一个可怕的民族。
   中华文化和西方文化相比较,会发现中华文化带有太多功利的东西,而西方文明里更多的有悲悯,救赎,忏悔等宗教情结,中华文明里缺少求真和求善的力量和勇气。
    《战争与和平》中对彼埃尔的描写非常的精准,当彼埃尔和传教士对话的时候,彼埃尔的内心是很复杂的:有羞愧,有自卑,有迷茫,也有醒悟。从一个私生子,到继承百万遗产,从花天酒地,到和妻子的情人决斗,彼埃尔的内心世界是一个没落贵族的行为,他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渴望过正常人的生活,渴望做一点有意义的事,希望和过去告别,当传教士说只有当倒干净内心的杂质,才能获得生命和灵魂重生时,彼埃尔的心里一下子透亮了,正因为内心的杂质太多,使得很多人活得很迷茫,很压抑,很痛苦,传教士的话使皮埃尔的人性升华了,有了神性,他想和自己的过去告别,是宗教使他找到了人生的价值和意义,也给了他前行的勇气和方向。
在雨果的《悲惨世界》里,冉阿让的经历同样也具有戏剧性,因为偷吃面包,被判了徒刑,在出狱后的路上,他抢了一个小孩的银币,后来来到了一个教堂,教主很客气地请他吃饭,晚上的时候,他偷了教主的很多银器,还曾经想杀了他,一个刚出狱的罪犯,对社会充满了仇恨,身上充满了暴戾之气,在逃跑的路上,冉阿让被抓了回来,而教主居然轻描淡写地说,这是我送给他的,这里还有两个银烛台,你也拿去吧。我们无法想象,这时的冉阿让是什么样的心情,只知道从此以后,他一辈子做好事,善事,直到他死的时候,身边还放着那两个银烛台。
    《 红楼梦》和《悲惨世界》、《战争与和平》相比,缺少一种史诗般的笔触,缺少历史的高度,社会的深度,巴尔扎克说过,小说是一个民族的隐秘史,《红楼梦》除了在《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这一章中对一些社会现象有所揭露外,描写的大部分内容都集中在贾府内,缺少对社会的辐射和渗透。雨果在《悲惨世界》里开宗明义地指出:只要因法律和习俗所造成的社会压迫还存在一天,在文明鼎盛时期人为地把人间变成地狱并使人类与生俱来的幸运遭受不可避免的灾祸;只要本世纪的三个问题——贫穷使男子潦倒,饥饿使妇女堕落,黑暗使儿童羸弱——还得不到解决;只要在某些地区还可能发生社会的毒害,换句话说,同时也是从更广的意义来说,只要这世界上还有愚昧和困苦,那么,和本书同一性质的作品都不会是无益的。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中提到,战争可以洗涤人的灵魂,可以涤荡污水和糟粕,可以推动社会和历史的进步,这是作家写此篇小说的主题,但是在《红楼梦》里,看不到作者真正要表达的东西,我们只看到了“镜中花,水中月”,只看到了“落得个白茫茫的真干净”,曹雪芹对社会和历史的理解是虚无的,迷茫的,也很阴柔,没有《战争与和平》里的那种大气磅礴,那种阳刚之气,那种推动社会和历史进步的雄浑气魄。
    读欧洲的文学名著,我们不难感受到欧洲贵族那种可贵的精神--诚信,道义,担当,勇敢,冒险,坦荡,宽容,凡是人世间高贵的品格,都可以从名著的里贵族身上读到。那种决斗的精神,那种身先士卒的精神,是中国贵族非常缺少的精神。
    我们从《基督山伯爵》里读到复仇的精神,也是一种不伤及无辜的精神。我们从《泰坦克尼号》的悲剧中,看到了贵族精神的大爱,那决不是靠灌输阶级斗争的仇恨而产生的爱,而是靠宗教信仰赋予的博爱精神。船长可以淡定地指挥妇孺先逃生,最后他自己更拒绝登上最后一艘逃生艇而毅然决然地返回即要沉没的船舱,选择与邮轮一起葬身大海。这种殉道精神就是一种贵族精神。
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指出:有两种东西我们愈反复思想时,它们就给人灌注了时时更新、有加无已的惊叹和敬畏之情:头上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律。
正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公平正义比阳光重要,但是,怎样才能实现我们这个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呢?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记得电影《勇敢的心》最后喊出的一句话是“自由……”,自由比一切都重要,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说过:“如果一个人不需要服从任何人,只要服从法律,那么,他就是自由的。”孟德斯鸠早在250前就发出过警告,如果法律的制定权、执行权、判罪权同时由某一个人或者某一群人所掌握,自由将丧失殆尽……没有制衡的权力只会产生高度集中的权力和绝对的腐败。从个体角度讲,自由主义就是主张个人自由发展与自由表现的一种观念,自由主义的原则,即一个国家的政府的合法性,来源于对公民权益的保护;且政府权力必须接受法律的约束。其中最为基本的原则为:私有财产和言论自由都神圣不可侵犯。自由不光包括身体的自由,还有思想的自由,没有自由,人就是奴隶,就是行尸走肉的躯壳!
     儒学经典不乏劝善以及为人处事警句,但对比与同时代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思想,儒学是不系统的、束缚人的创造力、缺乏逻辑思维,抽象推理、数理演绎,是排斥自由、平等、民主、人权的。缺乏从有限生命中探求人生意义的深度,以及寻根问底的渴求,导致儒学无论在涉足领域、思辨深度、启发创造力,还是推动社会进步方面都泛善可陈。
   所以说,无论我们自以为有多么多么的自信,多少多少的牛叉,那都是夜郎自大、固步自封、墨守成规、抱残守缺式的自大与自信,我们必须充分的拥抱西方文明,去学习西方的文学,哲学,法律等经典书籍,一个不懂得反思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一个不敢正视现实、不懂得敬畏的民族,是一个病态的民族;一个不去探寻真相、仰望星空的民族,注定是一个堕落的民族!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28 07:5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尔曼人是很优秀的民族。
大家平素说犹太人智商高,实际上犹太人智商最高的那个分支就是二战期间居住在德国的那个分支。这和德国人的高智商不无关系,因为文化上犹太人属于母系社会,而非通常的父系社会。

犹太
发表于 2017-7-5 12: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楼梦擅长的是以小喻大,用一个家族的兴衰反映一个社会的历史。与西方史诗般的小说不可直接相比,这可能与中国文化的含蓄有关,不存在高下之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