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1|回复: 0

小村故事(第五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5 16:0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五章
一夜绸缪,极尽鱼水之欢,不久,静英便发现自己总想呕吐,人昏昏的,浑身乏力。辰仰大惊,忙从龙乡请来郎中。郎中姓黄,本是连城人,除了擅长跌打损伤,还精通医治百病。家中锦旗很多,写的无非都是“华佗再世”之类的文字,据说一本《黄帝内经》早已滚瓜烂熟,在龙乡口碑很好。妇孺老人,无论谁家有求,即便是寒暑深夜路途远近,也即刻前往。为人也随和,患者之家无论有无马车接送,也毫不计较。见了静英,无需把脉,只是望闻问,早已明白情况。他对辰仰说道:“恭喜辰仰,你家夫人有喜了,你将为人父了。”只是你夫人可能平时操持家务,估计太累,以至于身体不堪,可得注意调养,一些重活,可不能强为,当下开了些安胎保养之类的药,对辰仰再三叮嘱。辰仰大喜,欲留郎中在家用膳,郎中竭力推脱,只取了一个光洋作诊金药钱,匆匆告辞而去。
咸勤得知妻妹已经怀孕,叮嘱妻子时常来许家照料,但毕竟仍然不便,便向辰仰建议请一个伶俐的女子到家专门照顾。辰仰觉得有理,便托咸勤代为物色,不久便访得一谢姓女子名芳姑,自幼在家便什事皆为,洗衣做饭自是小菜一碟,当下议定酬劳,便随咸勤来到许家。
芳姑来后与静英一见投缘,竟然情同姐妹。家中内务梳理得清清楚楚,一日三餐,有时还加上早点夜宵,竟把静英照顾得熨熨帖帖,脸上红润,气色灿然。辰仰自是高兴异常,觉得咸勤观人眼光独到,心怀感激。
闲话不提,转眼已是十月已足,正待分娩。元宵之夜,静英倍感腹痛,瞬时羊水已破,来不及去龙乡请产婆,幸亏芳姑也在家,听说王家媳妇也曾经替人接生,只百十步之遥,便差芳姑去请了来。王家媳妇当即叫人烧好热水,准备红糖,一边布置一边安定静英情绪,她叫静英不必过于紧张,头胎生孩子,自然比较艰难。她说,你按照我的口令发力,就行了。
静英便随王家媳妇的口令呼气吸气,如此再三,孩子仍然不曾出来,静英脸色苍白,汗水涔涔,芳姑赶紧用了红糖水,伺候她服下,以补气力,如此折腾再三,小孩的头部终于出来了,再用点力,再用点力,静英使劲哭喊一声,好了,好了,王家媳妇替孩子断了脐带,将小孩倒提起来,轻拍数下,终于听见婴儿哇哇哭啼。辰仰在室外早已心急如火,听见啼哭,方才放心,“恭喜恭喜辰仰,你妻子为你产下个带把子的,母子平安。”辰仰赶紧包好两个红包,塞到了王家媳妇和芳姑手里。辛苦你俩了,要不我可真不知如何是好。因是正月出生,一元复始,辰仰更盼望家庭和顺,便给孩子取名为和元,大名为友根。意味着自己虽说离开故地,仍然不忘本之意。
想想自从离家也已经数载,昔日是囊中羞涩不敢回去,现在虽谈不上大富大贵,但好歹也算是比较殷实。吃穿用度自然不必过于纠结,但是总有一点心事未了。那就是不知老家情况,老父亲不知如何了,婶姆也不知道如何了。这些年在外漂泊,虽说时常会梦回山乡老家,会梦回儿童时游泳的家乡小溪和牧牛的小山坳,然而他一直鼓不起勇气回老家看看,一者确实手头紧张,雇不起马车也挤不出时间,二者就是那阴影像魔鬼似的控制着他,让他无颜见江东父老。而现在虽谈不上功成名就,富贵还乡,但至少是成家立业,家业有成。主意打定,他把家事托付给了芳姑,自己择日雇了一辆马车,踏上了返乡的路。自从离家的几个年头,也没去爷爷,祖爷爷的坟头给他们上注香,他心里充满了歉疚。几百里的路程并不遥远,但他的心路却比这漫长得多。三日后的晌午,那熟悉的老家,那风雨飘摇的老房子出现在眼前时,他禁不住泪水奔涌而出。父亲已经明显的衰老了许多,离家时的还是小屁孩的兄弟也一如他一般高大和健壮。父亲说你还是先去看看婶姆吧,她现在已经卧病在床,情况也不容乐观。辰仰备好了礼物,又封好一筒二十块的光洋,和小弟一起来到婶姆家。见到辰仰,婶姆的暗淡的眼神突然放光,她用枯瘦如柴的手握着辰仰,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辰仰说,婶婶,很对不起,这些年一直不敢回来看你,这点钱你拿着,身体好好将养一下,那点滋补的药吃。可婶姆说什么也不接受,说道:“这些年,你在外也不容易,如今可好?”得知辰仰在外已经娶妻生子,日子也过得不错,婶姆也很高兴。“我们这方水土可不易养这方人,你看看咱这许家叔伯,哪家过得滋润。你回去时,也把你兄弟几个带走吧,在那儿,有你扶持,你兄弟总有个出头之日。”辰仰在家呆了几日,备好香烛挨次到祖坟给老祖宗上了香,回龙乡时,就把小弟辰和和堂弟辰良一起带回了龙乡。后来在辰仰的资助下,辰良在赖田成家立业,辰和则仍在赤岭头挨着辰仰的房子建了一座三进六间的木瓦房。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