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9|回复: 2

平凡的不平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9 16: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平凡的不平凡

李芳洲


        春夏之交,是蓉城最好的时光。尽管天气这婴儿脸,不断用冷暖炎凉,把昼夜切换,但终究没有冬的寒、夏的晒。大家还是接受的。
       我逃出夜夜笙歌的红尘,躲到乡野,与神神交,与鸟为伴,与花为友,笔作锄镰,耕耘收割……夜深了,躺在床上,在舒缓低回的乐声中,品读天下文章,聆听宇宙永恒。
       风慵懒、闲散地挤进帘缝,摇响窗铃,带来阵阵说不清的清香,使我蓦地舒爽、轻朗,便情不自禁地想寻觅、搜索,那乍出乍进的奇香为何方神圣?是天使恩赏?还是仙姑慰藉……
       我起身卷帘,把室内的六扇窗全数打开。星星在天际孤独地闪耀、漫游,只有光,哪来香气呢?我走到外面,俯身挨盆勘察,没有宝哥哥,哪来花袭人!思索良久,不该是科幻之光,或哔哩哔哩的游戏入侵吧!
       我轻轻地将俗事扒去,天真地想:那唯美的艺术、物理神奇,会在期盼中献身于蓦然回首?
       我且走且做且停,“只恐夜深花睡去”,没烧高烛,就将大灯按亮。定要找出那异乎寻常的香味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好奇本当随年龄而递减,然而总有一些例外。窃笑中想起,蔡澜先生在节目里的一句话:“我跟他们年轻人是有代沟的,因为我的心态比他们年轻一点……”哈哈,于是也就心安理得地拒绝老态龙钟,定要围追堵截,咬住仪态万方的心态,使心理本能有扎实的依托。
       只为热爱、工作、有品位的玩乐之金三角,将美好不美好,螺旋下去。不绷紧为钱飞蛾扑火的神经,思想容貌都不会江河日下。因此在同非正义PK时,总会在《人民的名义》上贴上自制的、有温度与亮度的标签。


       夏夜的花园是安静的,偶尔一只鸟无来由地惊飞,爱犬们便低吠着绕园奔跑。我几分好笑地想,那叫“匆匆”的雪橇,大概又像白天一样,绕着泳池转悠,护卫池中的锦鲤,驱赶妄图俯冲下来的鸟儿;“虎虎”这只小狼犬,摇着耳朵,吸着鼻子,一丝不苟地警惕着来往的行人和车灯。它们的忠诚尽责,捍卫陪伴主人,无需监督,也不可贿赂,其职业操守和品质是让人汗颜的。
       不过此刻的它们,却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使我努力于众香检索的三观受到袭扰。此时,风住叶倦花已眠,可裹着披巾的人,却仍不死心地还要找出那消失的妙香。
       等啊,等啊,终于见到墙边的绣球,栏边的垂丝海棠、曼陀罗、蔷薇,都被耐不住寂寞的风儿摇醒,挂满夜露般的珠光也一闪一闪地随枝叶抖动。有风这小子顽皮,即使是蹑手蹑脚,莲步轻盈,也会被我的三观捕捉到想找的气味!怕就怕它按兵不动,蛰伏到不肯出山。


       凌晨两点已过,花树的叶脉和蕊孔,开始微微的吐水,这是植被的生理本能。我更愿意理解为,是它们梦寐中闻到瑶池的奇葩,垂涎妒羡之情的释放。
       就在星光暗弱,即将返回闺中的时候,那奇香因风的撩拨飘来。我伫立露台,低头下探,吐纳深吸,终于锁定英雄的来路。原来是我家新植不久的草坪——麦冬——散发的。会是它们吗?休说它们廉价平常普通,不能与高尔夫球场、足球场名贵草坪的千金们比试,仿佛一比,它们就只能是小丫鬟了。
       实则,史前,不知多么亘古辽远,原产于东南亚古国的它们,也有不凡的来历。到底是神农尝百草,寻到了它们?还是哪一位千里走单骑的英雄,马尾马鬃粘回的种子?又或者是,丝绸之路的马帮、驼帮因不经意的意外,带回的外来物种?当然更有一种可能,是没有疆域意识、随意跨界的小精灵们——鸟儿——吃拉带回来的……反正它们的籍贯、身份已无从考证。
       据说鬼谷子和秦汉帝王,都将其视为仙草和不死药!那么它们的奇特来历,就只好借助“海客谈瀛州,烟涛微茫信难求”注脚。白日里,它们的香几乎被园中百花淹没;唯有夜阑人静,世声退潮,它们才僭越理智,有彰显好汉当年勇的机会。以药味、草味、花的慧芳的综合传奇之力,跟霸气十足的夜来香,上擂台比试雌雄。


       打破次元壁垒,是要工业、农业、药业革命,加上植物的本身演化,方可使神话变为现实的。当年价格不菲、不死之药的仙草,贬值为草坪,使过去式变为完成式,不能将其视为卑微。这里面还有着医药、奉献和情感的记载。
       据传,古时的一位公主患重疾,将死……国王昭告天下,谁救活了他女儿,就将此人招为驸马。但强调,滥用药物试验者,杀无赦。前面多少求富求贵,幻想抱得美人归的,都因经师不到,学艺不高,命运不济,做了刀下鬼……就在丧钟即将敲响的最后一刻,一位拎着药篮的英俊小伙,愿押上性命一搏……在采药郎熬制麦冬,精心照料和调养下,公主睁眼复活了。
       君无戏言,公主下嫁。然而驸马却跪求丈人,允许他带走公主。他不贪念富贵,一心要回到民间,济世活人,救苦救难。我想:大概最早收入《本草经》的麦冬,也有这对夫妻的一份贡献吧!


       当科学改良,技术普及,饥饿和疾病被人们逐渐降服。如今不起眼的食品、调味品、香料、药品,从前是何等猖狂的君临天下哦!
       倘若不是爱国人士偷回种胡椒的方式,我们不知还要花多少钱去进口?君不知古代多少贪官,为受贿胡椒而抄家灭门。   
       自引种土豆、小麦等作物,水稻的杂交,使饥饿从此谢幕。遥想青霉素之前,麦冬也为肺痨者有过早期贡献,不是吗?
       仔细想来,消灭天花的唐纳德·亨德森,用青蒿打败疟疾的屠呦呦,和古时的仙草麦冬,不都是系在文明进步上的灿烂缎带吗?
       尤其在眼下,因利益导致的冲突、矛盾与对抗碰撞,而人们又有双重欲求。怎么在二次组合时,使尖锐变圆润……我们多么需要,没PS过的采药郎,重现人间哦!
       当然,我们也看到冒着风雪,奔走于牧区,为藏民治病的医生;甘愿贫穷,为山村教育孩子的老师们;以及一心一意自费文化扶贫的文学人。这些人哪个不是,突破现实时空,在用心灵的甘泉,滋润、修复人格分裂及丑恶的人性哦!那些用国家医疗资源,中饱私囊,既掠夺患者,也掠夺国家保险资源的伤疤,何时才能抚平,不继续溃烂?
       沁人肺腑的麦冬,你来自时间边界,虽廉价,却有撼人魂魄的美丽,还能奇迹佛陀地救人。于今谦虚地沦落为被人踩踏、躺卧的草坪,不可谓不大气、不饱满、不微妙。其境界格调,有多少人敢与之比肩呢?
       本来手握“统治生命的权柄”,却用之解放自己和别人。心中不是装下了百亿年前的宇宙,给地球下了一千万年雨水铸就的海洋吗?
       我礼赞麦冬,礼赞它高贵、卑微都嫣然。我蹲到它们中间,被深浓的绿意包围。仿佛听到了内化后的妙语惊天:“我过我的生活,又不是生活过我。”只要有益于人,便是幸福快乐的。因此,自己和它们在岁月蜜酒中,同做盎然的梦。

         2017年5月24日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0 08: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传个图片看看?等下我传几个珍奇快绝种的植物给你看看,不过它们外表并不好看
 楼主| 发表于 2017-6-24 15:32:24 | 显示全部楼层
紫荆棘鸟 发表于 2017-6-10 08:02
传个图片看看?等下我传几个珍奇快绝种的植物给你看看,不过它们外表并不好看

改天吧,改天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