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7|回复: 2

在去日本的海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5 09: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北方夫子 于 2017-6-5 10:14 编辑

     在去日本的海上



很简单吧

这个题目,说不上什么

就是一次无主题的漫游。在极度空白苦闷中的选择

依旧是海浪追逐着船尾,茫然...蔓延着

响动。源于人们的欢愉

整个苍穹都在漩涡里,恍惚;一个无旋律的时间。人们都热衷于自己的主题,展示着肢体

在姹紫嫣红的衣衫里,裹着肥硕的灵魂,肉体和一些欲望的邂逅



海鸥翩翩

起舞在船的尾翼,聚焦一次次打着闪光

浪花只是一个个涟漪,有时骇浪盖过音域,一会音域漫过海浪,如悬着的海鸥

我有一些南辕北辙。译码在另一个天地

想着那几天,你音容笑貌所感染的景地;已铭刻在心底的秘密

渐渐地化为诗,却凝固

隐喻在另一些句式里,重叠。破碎。洒落后又拾起,凑不成原来的架构,但寓意不改

都涵盖了。如滔滔不绝的海浪,掬起一个个阑珊,又散落在无声无息中

或许远处有一座座驼峰,还有炙热的沙漠,也是云做的

就转瞬即逝间,化为一汪湛蓝

不容许我不想起,远逝的群山,沉积的故事。不说僧侣,不说道士,也不说秦始皇遣派的男女,对于遣唐使或扬州的岐港

几次三番东去的舟帆,也飘渺沧茫在历史的云烟里

我记得近代的几个人物,现代的几个男儿,孙逸仙,周恩来和鲁迅,还有郭沫若;对于当下

千百万的旅居日本的华夏民族,我却不知道是否被同化,或作为一个族群栖息着

在去日本的海上。我跨过一衣带水的栏杆,觉着去了

华夏的另一个省会。没有沙文,也没有野心和狭隘的意识;世界原本就渺小

而我的诗歌是廖廓的,沿着海的东部启航,在五千年的华夏疆域

驰骋。秦皇汉武算什么?成吉思汗也是武夫,江山如画在李煜的悲鸣里,大明也只有文天祥一个人的悲歌猷动

想一想前清八旗的霸气,也落马失蹄在夷人的炮火连天中;几百年的圆明园瞬息就灰飞烟灭;想一想卢沟桥的石狮子,依旧残缺着四肢

还有晓月残钩吗?那都是文人墨客的遐想。我只看见满目的苍凉,却握不住一世的苍鹰

在去日本的海上,我没有秋瑾的胸襟,也没有救国救民的夙愿,只是眼中的苍茫和意识中的空虚;一片水一片天的地球,是这么渺小

心怀却十分辽阔。在甲骨文的启迪下,在通假汉子的引导中



华夏是融合的,不说曾经的八方来贺,不说那些蹉跎岁月里的取经之劳和用心良苦

旨在今日的点点滴滴和历史的留痕里,谁都抹不去的忧伤,都是墨色的诗章,汉字的韵律

如今,我在去日本的海上的不为遣唐使的足迹只为华夏文明的踪迹

这沧茫中的一阙,断章中却挡不住峰岚叠嶂的晦涩,在汉诗里比比皆是,半壁江山都是华夏之赋

在去日本的海上,静下心来想:华夏的五千年只是一个符号,而不是一个图腾,也不是一个终结;从日本的明治维新开始

我们缺失的是什么?什么都是阶段性的有选择的,包括今天的反腐倡廉

我还是忧心忡忡。并不是狭义于我的世界和空间

在苍茫的海面,想一想世界之源

海把我们拥抱着,积聚着。今天却纷争在各个的海域里

世界已不是群魔乱舞的时代,也不是霸王强权的昨夜,而我们华夏的今天和明天的支撑,未来的拓展靠什么

穷兵赎武可以吗?面对于今日一个个剑拔弩张,还要短兵相接吗?今不如昔了

不是过去的荒原万里,而今都恐惧在一个谎言中

不能自拔的泥潭里。在去日本的海上



我想起遥远,想起南海堡礁,黄岩,还有星罗棋布的礁石,不是诗歌所涵盖的疆域

我还有一些边缘的歧义,在昨夜的遗梦里的片段中,凑不成一句完整的诗,那就留着断裂的遗骸吧

在去日本的海上,骇浪里寄语哪些飞翔的翅膀,带着我的眷恋和思念

想着旧时光里哪些花絮,围城,康桥,还有东瀛的岁月里

多少浪漫之旅和邂逅中的离别,在墨客的文字里缠绵衍生出几多风流倜傥;我的思念

在狭窄的海域悠荡,伴着游轮闷声闷气的喘息,不见尽头的是天际

在暮色里消失。今天没有鸥鸟的欢呼和呐喊,没有湛蓝的浪花,没有朦胧的岛屿,堡礁可以参照

在我去日本的海上,看似渺小的东瀛,经过白昼和日月的交替

我如行驶在上个世纪的浪子,为一个不羁又边缘化的疑虑,不能自拔的心灵;不能承载的情意,将沉落在海底

不能下潜,也不能腾越出天际,囚禁的灵魂在这里荡漾

我多想飞出这个包围圈,却上不见尽头,下也不见尽头;就悬着。在铁壁的坚甲里

只有窗外的雾气,浅添着雾花,模棱两可地滴下咸涩的泪珠



       五


我依旧沉浸,沉浸在另一个世界

在几个甲午之见徘徊。顷刻想起游轮驶过了日本海峡,想起曾经的冲绳,更遥远的时光流逝中

那些倭寇,在我沿海地区的骚扰,想起那时候我们的皇帝,将军和黎民的同仇敌忾,把这些匪夷赶尽杀绝中的慈怀,忍隐

想起明治维新后的耻辱,想起惨绝人寰的日寇大屠杀,何止一个旅顺口,一个南京城的残酷

无情。恨我大明的几次围剿,没有赶尽杀绝这个没有人性的族群,却养虎为患

致使中华民族的近乎灭顶之灾。六万万同胞都在倭寇的枪炮中

在去日本的海上。总有一些悬着的意象

这个民族与华夏的关系,不是宽弘和狭窄的概念。;而是几千年的血雨腥风和世世代代的

不能苟同和不能泯灭和自决的博弈

经历了几个世纪,几个朝代都不能融合同化;还要博弈吗

或许我们要改变形式。利器固然重要,但传统文化和律政需要清新,严谨在廉政勤政中、更需一个比万国朝贺重要的时代

那就是万国瞩目的新华夏的文韬武略,而不是几艘航母和航天飞船所能够打造的

我行驶在去日本的海上。想起一个伟人的诗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看什么今朝看什么?看的是我们在航母和飞船的保驾护航中,有一个清廉之政下的

疆域,有着高尚伦理道德的子民,那就是屹立

在世界民族前列的中华民族



六月一日,下关市太宰府。

从早晨六点起来,到11点出船去下关市太宰府的路上,可谓一路绿色,春风拂面,下关市有唐的遗风古韵,就是列显狭窄的小城市,相比日本,一个有着三十七万平方公里的国家,这样的城市规模划分标准,也算是一个中等城市了。

太宰府,就是一个城市公园,小巧洁净。

樱花不见了踪影,只有杜鹃花还是嫣红的,荷花池里覆盖着一池的荷叶,不见荷的鲍蕾,正是端午节这一天,池里鲤鱼也老了,褪色的红,黄,或斑斓状的,都是慵懒笨拙的模样,只有水里的马莲草绽放着,紫色或藕色的兰花。

在游人如织的花园里,处处可见的,是一个个志愿者推着不能行走的老人,在观赏着花园的景致。

其实这里没有了姹紫嫣红,也没有炙热如火的樱花。

至于端午节日本与中国的释解迥然不同的。中国为了一个屈大夫的爱国胸怀的缅怀,而日本的端午节为什么?

在饥渴饥饿的旅游中,想着闫导游那些不尽人意的宣传,都为糊涂的国人。

还有导游那些没有人性的宣传,皆为自己赤裸裸的买卖,从中赚取回扣的目的,而不择手段。

日本下关市,太宰府一日游,寺庙,山丘,荷花池,鲤鱼,将军府遗址,也算是旅游景点?只是一面石头墙;一条商业街,购物,一个长廊式公园。

闫导游的夸大其词的刻意的宣传,以扣为目的的导游的嘴脸楚楚可贱。

想一想此行的下关市太宰府的观景,真应了那句话,日本鬼子不可怕,可怕的在日本的这些假洋鬼子—中国人也在欺骗自己的同胞,真是十恶不赦的,才是猪狗不如混蛋。

这一天的行程,就一顿简陋的早餐,一直到晚上十点,还好见证了下关市狭窄的街区,倒干干净净,电视台矗立在有海的街区,远眺海岸线长也是骇浪滔滔不绝,沙滩上没有一片异物和垃圾,只是十几个小时没有水和吃的,大家真实体验了在日本的饥渴的滋味;还有购物的心得,林林总总,这些无以复加的也只有这些中国的导游为自己的多赚取回扣的钱而不择手段,这就是中国导游的嘴脸。

我想起柏杨写的丑陋的中国人无处不在,就是这个满嘴说着日本如此美好的导游,也是一个。

还好,我在采购商店的旁边寻到一个日本面馆里,与家人买了五碗热锅面,还算不错的感觉。

温馨,热呼呼的有汤有肉的面条不到五分钟就好了,而且日本的餐馆服务员也是热情好客,虽然语言各异,但还是可以交流的。

只是举着一块牌子写着:“吃饭必须日元现金结算”,想一想中国人和日本人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两个国家的贫民百姓还是友好的,至于政治和历史遗留的还是留给后人吧,我们为此愤然不止又歧义何堪?

相比之下,在日本的中国人,尤其这个闫姓氏的导游就不是很讲究很地道了。

不但信口开河,还是满口雌黄,哄骗着游客买这买那的,目的增加他回扣的基数的返点,当游客按时回到车上,闫导游却在商店与老板索取他的回扣。

夜幕中,大家疲倦的在车上,晚上接近十点才回到港口,又排队急匆匆上轮船。

简陋的晚餐……大家在狼吞虎咽中。

我看到了饿不择食的景象,渐渐地静了下来,接着上交头接耳;

我想每一个游客都为自己被导游忽悠的迷失了方向,不该买的买了而懊悔吧?

还好,日本国没有假冒伪劣产品,至于适用不适用,也算到了日本一趟,也不枉此行买一点。



六月二日,佐世保市

早晨六点吃饭,六点五十出船了。

港口的一隅有大幅标语写着:欢迎游轮来佐世保市。

几个挥舞着黄丝巾的人,是游轮刻意安排的,稀稀落落的不足十人的欢迎,显得有一些滑稽。

游轮的一千一百多人的采购大军,如顷刻出巢的被囚禁的候鸟,瞬息浩浩荡荡的人流就挤满了狭窄的佐世保港口绵延不绝z五番巷道。

一路上丰富多彩,也洋相百出。

没有秩序的行走,闯红灯。

大声喧哗,在商店拥挤不堪的采购,肢体摩擦的声音。

在结算时互相插当。

我想:这是在日本啊!国人。留一点自尊好不好,看一看日本人的购物,在无声和礼让中一个个悄然离去;

而此时的中国人,穿戴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带着金链子的男人们,一个个却拥挤不堪在商店里,为结算争吵喧嚣着。

这次游轮上的游客,都是辽宁的各个城市的积聚。

辽宁各个地区的众生相也是第一次汇聚在一起,各有千秋地在日本的港口城市—佐世保市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佐世保市五番街上此时的人流也是一段风景,尚在熟睡的城市被唤醒了。

趁长的人流,趁长的街市,庞大的采购大军,日本店员来不及打开店门,那些起得早的日本人,今天的生意却是爆了。

看看采购的人流,一个个倾其所带来的货币,或刷卡到极致。都为日本没有假货而想多买一些;所以每个人左右手上,都是满满的到沉甸甸的提着采购的东西。

确实,日本的东西不但在质量,而且在真伪上也是毋庸置疑的;这就是国人如此热衷于此的采购。

这个与爱国还是卖国没有干系,此情此景,只能说是国家的悲哀,也是当下国人应该反悔反思的地方。

一个国家到了连放心的食品都不能够保障的地步,何谈爱国和国人的生存保障。这就是中华民族又到了另一个危急时刻—信誉危机。

十点半回船,十一点四十离开佐世保港,游轮驶向大海。

当地的,不知道是华人还是日本人的欢送,还是寥寥无几。不管怎样,有。也是一种商业意识,无。也是另一种必然。

对于采购,对于日本国民,也是一次冲击和扰乱了商业秩序;尤其那些没有道德准则中国人,我从日本民众的眼里,没有看到仇恨,而是一种诧异。

或许对于这些无序的中国人不应该这样的诧异。

在他们眼里,中国是五千年的文明古国,连日本的文化底蕴里都湿透着浓浓的华夏文明的韵律;而这些中国人怎么了?

我刻意观看了日本的超市里的商店;东西琳琅满目,应有尽有。也快速比较了商品的价格,按汇率比较与中国商品的差异,感觉价格合理差异不大。日本的平均收入水平在二十万日元,按100日元:6.17人民币,月收入人民币差不多1.2万左右。

五番街也有地摊儿,我在地摊上,从两个大妈级的日本老太太手里买了两盒枇杷果。

枇杷果新鲜个大,标签纸上写着谁家的果子,采摘期,多少克,多少钱,很清晰。我吃了一个,饱满的果子,流着甜蜜的汤汁。

我想起此时,正是杭州的以枇杷果上市的时节。

那一年我买了一些,比较今天日本枇杷果的价格,再换算成人民币还是便宜的,一斤折合人民币十五元。而且五番街的枇杷果个大饱满,刚刚从树上摘下的;一袋子干夏也是在地摊老大妈级别手里买的。干夏就是柚子的一种,如湖州的胡柚差不多;酸甜里带清心的苦味。路途中上火,吃这个可以去肝火。日本人叫干夏的柚子,一袋有四个,一个有拳头大小,足足有一千多克只要100日元;折人民币6.17元。

“很便宜的价格了,在国内是买不到的”。旁边一个很懂价钱的游客说...

佐世保,五番街的日本商店里的东西价格趋于合理的,倒是在华人开的商店里价格比日本人的商店高的多;这就是少数中国人在日本开店的的不择手段,赚取自己同胞的不法行为。可谓赚同胞的钱绞尽脑汁,冒商人之大忌。而且是导游和商店的个别中国店员互相勾结。

很多第二天在佐世保五番超市采购的游客疾呼:在导游推荐的商店里买的东西价格高了,同样一袋的玻璃海苔,中国人开的商店却比佐世保超市高出三百日元,我不想比较...也不说了....大家慢慢的琢磨吧。



看欢迎,或欢送的人群之热情。

洋溢,还是有依依惜别之情的......人们或沉浸,在欲言又止中;在盈眶的泪眼里,浪花替代了人们的离别之情......

在佐世保五番区的采购、情景是难忘的。

也是急匆匆的,去时才七点半,商店还是关闭的。

我们只有走马观花看看,约莫到了八点半,陆续有商店开门纳客了,游客把化妆品商店挤得可谓水泄不通,络绎不绝的游客,再一次论证了网络报导的中国采购团,无处不在的身影和留下的一些怪相和奇谈怪论。

当温度升起来了,商店都开门了,我们剩的时间,离十点半的回港时间也紧迫了。

或一千多游客兜里的钱也所剩无几了,这就是挡不住的诱惑,源于一个国家的法政而不是政法,只一个词的前后颠倒就可以读出其内涵。

十三点二十八分,吃午饭回来。

舱外一片湛蓝,去甲板逗留,在阳光下裸露的群山起伏着,竹海,重峦叠嶂地覆盖了七高八低的群山。

日本列岛,居住着一亿多的大和民族,拥挤在狭窄的山丘地域,四面是海,地下是不断爆发的火山,地震常年不断,这是一个贫瘠又缺乏资源的疆域。但这个民族是充满了危机又自强不息的民族。

绿色是这个岛国独特的风景,呈现出幽绿色的波光,海浪起伏委婉,荡漾中那些洁净的海鸥不时掠过游人的视野。

日本海,我来时是清晨,雾霭沉沉;去时却热情洋溢着。

从下关开启,又从佐世保离去;许多往事如眼下的波浪抑制不住翻腾。

两个国家,两个民族的栖息都有许许多多的相似,又各有千秋的地方;一样的肤色,一样的面孔,只是语言的差别。

从闷热的下关市到太宰府,我有一些故去的牵绊。

想着唐朝时,这些藩国的朝拜如此虔诚;到了明朝,这些倭寇的侵扰到虎视眈眈。两次甲午战争的血雨腥风的蹂躏,到南京大屠杀的一幕幕。

我思考,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启示着人们去反思......

对于日本的过去,与中国曾有过的紧密,不但是文化和宗教,还有两国的人们是多么休戚与共,又息息相关啊!

不单单是两国的亲缘和婚缘的构成,还有两个国家的统治者的统治者,有时是不能以民族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而所为的。

游轮上,彼起彼伏在音响中起舞的—还有酒吧,也是充满了飘逸和窒息同在的人的情趣,赌人生的另一个挑战,商人的拓展,每一个人都要施展一下才华,都在殊途同归的路上,如时髦之词不是输在起跑线上而是输在了运气上......

大海的悠荡,人们在海天的盛宴里尽情地享受海带来的欢愉,天带来的憧憬;一行一千多人的豪华之旅的团队,也应验了古时的丝绸之路,当下的一带一路。从未有过的中国人,在一艘豪华游艇上笑的那样自然和欣慰,从未有过一个民族的信念在形成。

对于比邻的东瀛,一个洁净又好战的民族,他们的自信源于民族的坚韧和团结一致,把任何小的事情都做的具细接近完美。

他们在狭窄的海域里,多个尖阁列岛的瘠薄土地上生活,不得已而为之—把自己锻造成一个从未屈服于艰难困苦的族群。

在这片土地上,在自己的海洋和邻海里,把瘠薄的田园耕作的细致入微;我不是崇尚一个民族,当然这个民族也有许多野心和诡计,有许多不可告人的地方,历史上也曾多次在政治和经济的侵略和渗透着邻国,都被季节的飓风破碎。当二战战败后,这个民族也是跪倒在美国的胯下,祈求发展为今天的模样的这也是一个民族的个性,不能不说也是大和民族的忍辱负重。



今天和昨天,被嗤笑吃萝卜饭长大的民族已经走在了世界民族的前例。

但吃萝卜饭长大的这个民族依旧遵照着不屈不饶的坚忍,不改其乐和之初的秉性,不断地完善自我,又有自己民族的特殊性和自觉性。

或许我们也取其一些优良的精髓为我所用,来完善我们今天的缺陷和不足。才是我们此行一带一路的旨在。

酒吧,对于一个国家的男人从来都是一种宣泄不羁的场所。在酒吧,这里可以无所谓伦理和道德的束缚,无所谓传统文化和当下的知觉,一切都有可能的。有时我想这也是一个民族的男人的劣根和聚焦。

而中国人当下的劣根是什么?我看过柏杨写的丑陋的中国人,有一些偏激。

但在此时的游艇上,形形色色的中国北方人之行为,却与柏杨先生说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去商场买东西大声喧哗,排队结账与日本小姐的不友好态度,过马路不按交通规则闯红灯,大街上不顾一切的拍照,影响了行人走路,贪小便宜,就几元钱的东西随手拈来,在餐厅于服务生发生口角,就因没有吃到鱼的缘故。更有甚者,在餐厅,娱乐台或甲板上,一个人占好几个座位。一些男人穿戴的有模有样的,却在餐厅脱下臭哄哄的脚,并且把臭脚丫子搭载在另一个座位上,真不如一个吃奶的孩子有德行。这就是北方人的形形色色,已分不清楚男女的比列,女人吃饭插档占座,男人则喝酒划拳喧嚣,比起彼伏。

中国人,北方人,局限在辽宁人的这条游轮上的老老少少,各有千秋。

想一想今天,中国人的物质生活与欧美国家几乎没有太多差距,但精神文明方面却差的不是一点点,而是几十年。

就ci次之行的日本比较,不言而喻,就无可救药或没有希望了吗。来过日本的中国人都知道,日本街道的干净如洗,人与人之间的礼貌自然,在这些具细中国人也知道差距的原因;但自己从来没有去反省悔过自己的缺陷之源。如插档占座这些司空见惯的,在大连的外地人,把大连人有序的排队,上车或购物只看作一道风景,在自己的心灵深处似乎没有触动。在任何一个场所,也是领着自己的子孙后代插档占座,我行我素,我想在这样也是耳熏目染下,一代一代秉承的也是自私自利的。

想一想中国在道德文明的教育方面,今天是多么的可怕。

此行在去日本的途中,包括在游轮上的表现,所作所为,可谓洋相百出,丢尽了中国人的脸面。

一个五千年的文明故国,孔子的家乡出来的人群,还是没有脱离低级趣味和旧时的一些野蛮和伤风败俗的恶习。

或许我偏激了,不是的。

我只是一个披露的笔者,渴望我们有一天也有令人羡慕举手称赞的行为,是普遍的,而不是个案之举。



去,也匆匆;回,也匆匆。

游轮行驶在中国的海域,一群群海鸥追随着上下翻飞着,不时地搏击海浪又滑翔在船尾。

“是啊!就是它们在去日本的海上,依依不舍地送别我们,此时又热情洋溢地迎接着我们归来”。几个穿成花蝴蝶模样的中老年女人雀跃地说……

我想老马识途,燕雀识君。还是家乡的天空廖廓。

看这一群可人儿的海鸥,多么亲热啊!用世界上最美的舞姿迎接着我们。尽管东瀛的山川翠绿,城市干净,它总是狭窄的异国他乡。

游轮在下午三点就靠港了,游轮上又是一阵阵骚动,一千一百多人,三十个旅游团,来自辽宁的各个城市,北方的声音也是粗旷中有差异的,大连人有着山东人的腔调,沈阳人大嗓门不减当年,丹东的,葫芦岛的,辽北的辽南的,都共鸣在狭窄的过道上,电梯间几乎窒息不动。

游轮的人与导游缺乏沟通,游客却焦急等候,一个个都如炸了锅的黄豆嘭了起来。

或许这是最后的一道?实在是承受不起的风景。

海关也是在游轮上足了水,货物后,才开始对游客的过关检查。

等我们下船登上大巴车,时间已是五点八了,乘车路线的拥挤,我们回到家已是夜幕低垂了。

时间是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下午六点半。

对于此次乘游轮去日本的海上,在日本的两个城市游玩、采购还是可圈可点的,对于游轮的服务质量还是点赞的。

这么多的游客,没有意外发生也是一个不小的奇迹。

在这里,谢谢游轮上的工作人员,他们兢兢业业的服务;谢谢在佐世保港口送别的朋友。

谢谢我们同行的亲朋好友,也谢谢热情好客的海鸥,在旅途中带给我们的的额外惊喜和欢愉。

我们还将在一个蓝天下共存栖息,期待着我们的明天更美好……



2017、6.5与大连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5 10: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思考!不过不能指望戚继光灭日本那,戚继光能守住自己的海岸线就不错啦。
戚继光那种带兵方式太冷血残酷,时间久了不用倭寇去打他,他恐怕会被部下兵变所累.
戚家军里,如果五夫长阵亡,那五夫长手下士兵会被戚继光全部处死。十夫长阵亡,其手下士兵会被戚继光全部处死。百夫长阵亡,…
发表于 2017-6-5 17:5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读过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