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87|回复: 7

莲花岗惊魂(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 21:2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江上渔夫 于 2017-6-5 20:18 编辑

莲花岗惊魂 (小说)
                                                                              渔夫
       傍晚。夕阳的晚霞,眨眼工夫,沉入茂密丛林。昏暗的帷幕,刹那间笼罩原野。这时,满家镇马家油坊,营口港运大豆回来的马车队,慢腾腾地走进莲花岗。莲花岗方圆数里,古木参天,丘陵连绵。狭窄的沙包路,遮天蔽日,蜿蜒曲折。凉风骤起,四周的树丛发出哗哗地响声,搅得人毛骨悚然。
    “伙计们,大家精神点呀,天太晚了,咱们得麻溜走出这沙岗子。还有20里就到府上了,老少爷们挥动起手里的鞭子走起来呀。”话音未落,啪啪地长鞭,划破莲花岗的寂静,马蹄噗咚噗咚,踏着软软的沙土。轱辘车颠簸、摇晃,嘎嘎地响声不断。
      听见头车长工老田的喊声,夹杂着一声声漫过沙岗鞭子的回音,坐在车尾押车的马家油坊四少爷——马仕虎,也来了精神。他手举起斜靠身边的马枪,晃晃荡荡地站在车顶的大豆口袋上,嘶哑地叫着:“老田说得对,大家抓点紧,咱们赶紧跃过这是非之地。等到了府上,我和老爷子说,今晚犒劳大家,喝酒,吃猪肉炖粉条子!”
      “嗷嗷!嗷嗷!大家乐得跳起来。谢谢四少爷!谢谢东家!”赶车的车老板、跟车的后生们前呼后应,笑声朗朗,不断惊起树林的鸟儿,扑棱扑棱地四下乱飞。
       按往常说,这马家油坊的车队,偏晌儿的时候就应回到马府了。今天这么晚,天都要黑了,怎么还没到呢?想起来,马四少爷的心里也觉得愧得慌。唉,鬼知道,昨晚投宿大车店的时候,偏偏让他遇上了滚大炕的惊艳女子。那女子楚楚动人,嗲声嗲气,鼓捣得他春心荡漾,乱了阵脚。两人鬼混一晚,又抽了两炮大烟,今早那女子还破裤子缠腿迟迟不肯放他上路。要不是最后他抛出五块大洋,还脱不了身。否则,怎么会这么晚回来呢。这事,回去要是让老爷子知道,还不得扒了他的皮。更严重点说,要是因为自己的好色,夜行莲花岗遭遇了胡子,自己可就成了马府的灾星啊。方圆百里,无人不知,这莲花岗是胡子的天堂,谁人敢夜经此地呢?马四少爷越想心里越后悔,不由得将马枪紧紧地抱在怀里。事已至此,听天由命吧,何况我马仕虎怕过谁呢?真遇上胡子,大不了就鱼死网破,管他三七二十一呢。
       车队行至一处上坡,老田的头车捂住了。尽管他使劲地打马催鞭,“驾驾”个不停,三匹枣红大马卯足了劲四蹄乱蹬,蹬得沙土四溅,仍纹丝不动。车轱辘陷进沙土里,越陷越深。车后面两侧的飞板都蹭地了,看来只得卸轻货物,别无选择。
      大家在长工老田的带领下,有的拿铁锹挖轱辘前面拱起的沙土,有的开始卸车上的货物。四少爷马仕虎也从后车跳下来,急三火四地跑到前面看个究竟。“唉,他妈的,车咋还捂住了?真他妈的越急越有事。我说大家上下搬货小心点呀,这车上装的可都是府上过段时间给俺家老五兄弟备的结婚彩礼。”
       “对呀,大家一定要轻拿轻放,要是弄脏了,弄残了,等五少奶奶过了门,我可要向她禀报,就说你们故意霍霍,让她的烟袋锅刨烂你们的狗头。”长工老田半真半假地边说边指挥着大家忙活。
       是呀,老田的头车拉的那可都是宝贝,码头上装的:杭州丝绸、上海化妆品、景德镇瓷器和进口的各种洋货。这车上的价值不菲,是后面所有车上的大豆换不来的。礼物这般厚重,为啥呀?还不是因为要娶的是大家闺秀——茨榆坨印染厂徐府的千金小姐,有名的辽中林黛玉——徐美娇。五少爷也更不含糊,那是马府刚刚毕业回来的国高优秀才子,马仕途。
       天色眼看就要黑了,五月的晚风凉意徐徐。大家七手八脚地刚把车轱辘搬出坎,正准备装地上货物的时候,“啪啪”两声清脆的枪响,震得大家发毛。随即从后面两侧的树林里,窜出几个身着黑衣的人影。领头的是一位大烟鬼似的瘦猴子,歪戴着礼帽。只见他用嘴吹了一下仍冒着烟儿的大肚盒子枪嘴儿,阴阳怪气地喊道:“别梁子(打劫)的!妈拉个巴子的,谁也不要动。要动,老子就插了(杀了)他!兄弟们,快给我收货!”
      “且慢!蘑菇(哪部分的)?俺马四爷死倒不怕,不过要死个明白。”马仕虎拎起马枪临危不惧,挺身向前,老田和几个后生也操起大刀、棍棒尾随其后。
     “嘿嘿,小子,有种。道上混过?老子告诉了你,你可别淹了裤裆的鸟儿!老子吃横把子的(胡子),怎么着吧?”
      风轻了,树静了,周围的一切安静得是那么可怕,恐怕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砸出个窟窿。可现场只有两面人马的心跳砰砰个不停。忽然,几声轻微的野鸭叫着掠过头顶。只见马仕虎用右手一举马枪“啪!”头没抬,眼没睁。一只野鸭“噗通”一声从天而降。不偏不倚,正砸中别梁子的瘦猴子头上。礼帽滚落,野鸭掉在地上。此时的瘦猴子,眼冒金星,两腿发软,弄得满脸的鸭毛鸭血。待他缓过神儿来,手捋了一下弄乱的中分头发。嘴“呸呸”吐了两口脏污,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嚣张气焰荡然无存。更可笑的是,他俩腿一夹,打了个寒战,不知什么时候一包尿妥妥地淹了自己的鸟蛋。
      “小的们,我和你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今天这货谁也甭想动一个指头。凡是车上装的贵重物品,都是我五兄弟留做结婚用的彩礼。哪位要惹我马仕虎不痛快,我的飞子(子弹)儿可不长眼睛。吃横的(绺子里的小头目),回去告诉你们大当家的,我就是满家镇马家油坊的四爷,有事可以随时找我,我在府上随时恭候。”
      “好枪法,并肩子(兄弟)们失礼了。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得罪。今天与四爷幸会,真是小的荣幸。大人不见小人怪,望爷海涵。小的们告辞,后会有期。”瘦猴子说完,点头哈腰地领着手下夹着尾巴钻进了树林。他们做梦都没想到,马府的四少爷这么厉害,今天真的是领教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早跑一秒是一秒啊。
      来势汹汹地胡匪,瞬间变成了狗熊,这是马仕虎和老田他们没想到的。看来鬼怕恶人,一切都是纸老虎,你一软他就硬,你一硬他就软。胡匪们心里明白,再为了钱财,也不想舍了身家性命。其实,马仕虎他们哪里知道:这伙打劫的胡匪,全部来至匪号双来的手下。双来恶贯满盈,周边数百里杀人越货,强奸民女无所不为。就在三个月以前,他们曾经夜袭过一次马家油坊。因马家油坊防守严密,院子里有炮台两座,家丁众多,再加上满家镇人心齐无比。一声牛角号,招来大批人马冲将过来围剿他们。在放倒冲在前面的两名不怕死的勇夫后,狼狈逃窜。攻马府未成,胡匪心肝不死,就筹划在路上打劫得手。这几天,自从马仕虎他们从营口港码头装货出来,就一路跟踪。大车店滚大炕的女子就是他们所为,意思就想拖住马仕虎的车队,晚些到达莲花岗,趁天黑动手,所以他们今晚是有备而来。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满家镇马家油坊的人这么难啃,偏偏又遇上这么虎视眈眈,枪法神奇的冤家马仕虎,真是欲罢不能啊。
      马仕虎和老田他们整理好车子,码好货物,爬过难走的坡路,天就大黑了。银盘似的月亮,一点一点地扯上树梢。铃铛声,马蹄声不绝于耳。车正走着,前面似乎影影绰绰上来几个骑马的人。没等马仕虎和老田他们看个明白,对方的人就问话了:是马家油坊的车队吗?是马仕虎吗?我们是老爷子派来接应你们的!听出来了,那是马家油坊当保长的三少爷马仕文,还有老学生:马家油坊的五少爷马仕途,后面跟着几个夜守的家丁。来者个个跨着盒子炮,气势浩荡。原来是马府的老爷子看这么晚去营口的人马未归,心里惦记,就派老三老五带领人马前来察看。
       马仕虎和老田的车队,与前来接应的保长三少爷、五少爷汇合,大家各个喜出望外。不一会,车队就在保长三少爷的带领下走出了莲花岗。车队越走越快,很快就到了满家镇马家油坊的大宅院。马老爷子焦急地站在院子里,等候多时了。待车队所有人马进了宅院,家丁立马关闭了紫漆色大门。
      1945年8月15日,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满家镇的人们欢欣鼓舞,马家油坊听到这个消息,从上到下个个喜笑颜开。伪满洲国垮台了,以后再也不用在日本人和汉奸面前低三下四地生活了。满家镇成立了新政府,东北民主联军辽南军分区首长率人民军队开进满家镇,满家镇解放了。为了庆祝这胜利果实,在满家镇举行的庆祝大会上,兴奋的马仕虎违规鸣枪以示祝贺。结果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不慎枪走火了,打倒了前来参加会议的两名干部。这两个人伤势严重,经过治疗后在马府养了好些日子,花去了府上的一半财产,就连给马仕途备的结婚彩礼都当出去了。另一半也被马仕虎的大哥二哥以出去买地为名,吃喝嫖赌挥霍一空。马家油坊倒闭了,老爷子两口子也气得相后暴毙。马府除了剩下一些田地、房宅外别无它物。马仕虎为了自己赎罪,哥几个在分家的时候,家里六十多晌地他没要一分。
       红色政权刚刚建立,政府就领导人民开展轰轰烈烈的减租减息,锄奸铲霸运动。可一些垂死挣扎的敌人是不甘心自己失败的,盘踞在莲花岗的胡匪发起了疯狂的报复。一天夜里他们组织余党包围了满家镇,血洗了夜以继日工作的干部。区长、来指导工作的县长遇害,匪首的头子就是双来。一时间乌云压顶,狂风大作,刚兴起的红色政权不得不战略转移。
       几日后,满家镇由国民党新六军二十二师六十四团和九十三军骑兵团接管。成立了“军粮筹购委员会”和“军民合作站”,向群众强征军粮、军猪、军草,并强制征兵,组建保安大队,大队长由死心踏地投靠的胡匪头子双来担任。
       马府的余粮和部分物资被无情地征走。马府上上下下苦不堪言,欲哭无泪。直到1947年的12月,东北人民解放军三个团,以及东北人民解放军黑水部队,与国民党守军殊死决战后,1948年1月满家镇才终于获得第二次解放。胡匪头子双来领着残兵败将,改头换面又躲进了莲花岗。为了使解放军在剿匪中能尽快扫除自己家的仇人,马仕虎主动做向导,协助解放军清剿胡匪头子双来,立下不少功绩,罪大恶极的胡匪头子及他的帮凶瘦猴子等被彻底歼灭。尽管为了挽回局面,国民党调派大批军队,包括骑兵团进行反扑,还是没能敌过前来迎战的东北人民解放军四十四军主力的沉重打击,在莲花岗一战中围歼国民党军一个师,俘获800人。满家镇的红色政权,最终站稳了脚跟。
       解放后,常年在马府扛活的长工老田当了农会主席,穷人可以当家做主了。全县在满家镇,开始了土地改革试点。马仕虎的几个哥哥被划成地主,马仕虎划成贫农。马府的房宅分给了穷人,马仕虎和几个哥哥每人分留一铺土炕居住。从此马仕虎的哥哥们偷跑省城躲避斗争,马仕虎也只身浪迹天涯,不知了去向。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3 11:3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投稿,谢谢支持!
      请重新排版,正文用三号字,自然段首空两格。
      问好渔夫先生,祝写作愉快!
发表于 2017-6-3 13:54:41 | 显示全部楼层
        跟帖没反应,给重新排版了,请作者查看一下,有不妥之处请直言。
 楼主| 发表于 2017-6-3 15: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6-3 11:37
欢迎投稿,谢谢支持!
      请重新排版,正文用三号字,自然段首空两格。
      问好渔夫先生,祝 ...

谢谢石霞山人老师,俺不会排版,劳驾您了,不好意思。谢谢!每次都让您操心!致礼!
 楼主| 发表于 2017-6-3 15: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6-3 13:54
跟帖没反应,给重新排版了,请作者查看一下,有不妥之处请直言。

满意,谢谢您!
 楼主| 发表于 2017-6-5 20:0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灵儿的当面指教,个别词做了修改,使作品添色。
发表于 2017-6-9 22: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行高亮,推荐赏读。
       待空细品,再说后感。
 楼主| 发表于 2017-6-10 08:49:57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6-9 22:02
先行高亮,推荐赏读。
       待空细品,再说后感。

谢谢老师!又让您费心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