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7|回复: 8

林家兄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5 22: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林家兄弟





这是插队时的真事,不是故事。
过去了近半个世纪,有一些人作古了,也没用了隐私或值得隐含的意义,讲出来只是还原那个时代的初始。
或许有一些异议?也是那个时代人们的包容;或地域上那些原族群生活的色彩。
人有思想,在传统的轨迹里生活,一些与传统伦理有关系的,又模棱两可,在边缘中的,就是我记忆中的画面。


我在农村当孩子王的时间,教过七年级和六年级。
其中有两个孩子,记忆尤深。
姐姐在七年级,弟弟是六年级,他们是亲姐弟俩,姐姐林小红,弟弟林小宇,他们都喜欢我的语文课,学习成绩也好,所以我也额外关注她们,经常放学后给他们补习,对于两个孩子的作文在批注上也细致一些。
时间长了,学生也关心我这个知青老师,家长经常把家里的地瓜或时鲜的水果从地里或树摘下来,让学生带给我,学生也让我讲城市里的事情。
七十年代初,这些孩子没有见过火车,轮船,至于飞机更是天方夜谭。这些孩子,他们思想简单,朴素,农村的孩子性格都羞涩,但懂得礼貌。
对于学生,我也有针对性的家访。一个下午去林家姐弟家,那是提前说的。
去了林家,铁门被藤蔓爬满了,一树的紫色藤花。
我有一些诧异,北方农舍的院落很少种植紫藤花,都是葫芦或葡萄架子。林家的院落却特殊,院子不但有紫藤花,还有牡丹,芍药,地瓜花等。
整个院落姹紫嫣红,就是蔬菜也是高低有序,院落整理的很有情趣,就是猪圈也干干净净的。
进了屋子,房间里简单洁净,不似其他人家,苍蝇是永久的居民,林家确实没有,连灶台也是干干净净的。
孩子的房间炕头有新的炕桌供孩子学习,在父母的房间地上有脱了漆的八仙桌,躺箱上青花瓷瓶子,有近百年的时间,但擦洗的干干净净。
八仙桌上放着院落采摘的黄瓜和西红柿,当招待我的水果。
看到学生的父母热情把我从院落接到屋里,又让我做在热炕上,我不太习惯在炕上盘腿坐下,就在炕沿边坐下。
我也寒暄了几句说:他们教育孩子有方,孩子学习挺好,就是看看父母对于孩子的学习有什么要求或打算。
学生的妈妈倒是善谈的人,也是大体说着感谢老师的话。我知道学生的妈妈是生产队的妇女队长,田里家里的活都磊磊落落的。
孩子的父亲却一言不发,有一些木纳。
当我又一次客套说:谢谢父母关心孩子的学习,配合老师的教育,孩子才有今天的成绩时。
一旁的父亲脸红了,说有事情出去一趟,提前走了。
我看有一些疑惑和漠然的局面,也提前告辞走了。
学生的妈妈送我出了门,姐弟送我到大道上,期间姐弟似乎有什么话要说,我看他们欲言又止的样子,加之农村的孩子总是羞涩的性格,但意识上还是感觉孩子们有话想说。
我主动问他们:还有需要我帮助的吗,你父母不容易啊!你们的生活,学习的费用都要你父母辛苦在田里劳作,挣工分积攒。
孩子默不作声了,一会弟弟拉着我说手说:老师,妈妈是我们的妈妈,那个不是我的爸爸,是我的堂哥。
说完害羞地把头转了过去,姐姐也点头,证实弟弟说的没有错…
我目送姐弟两个回家的背影,有一些沮丧和惆怅.....
而我也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以然。
我插队曾经在林家居住的村落住过,在我没有当民办老师前,在我的意识里林家夫妇有两个孩子就是我说的林家姐弟,我现在教的六七年级的学生。
怎么?今天学生的父亲就成了堂哥了。
我莫名其妙,也无从说起啊......
过了一些日子,我还是问了一个年级大的祝老师,他与林家是亲戚,学生的妈妈叫祝老师大舅,说是没有过五服。
祝老师没有回答我的疑惑,过了二十分钟后,他说晚上去他家吃饭,我知道他想说这个事情,就应允去。
幸好,祝老师的大儿子在我班级做化学课代表,我与祝老师的大儿子只有三四岁的差异,这个学生也是我的得力助手,下午没有课时,都是祝老师的大儿子在教室看着。有事情就去办公室找我,我也有空余时间复习一下高中的课程。
晚上,在祝老师家吃了饭,喝了他用地瓜做的酒。喝的差不多了祝老师打开话匣说了林家的故事。
林家在这个屯子是外来户,最先是倒插门的。跟着女方家汪姓
解放后,他们恢复了自己的姓氏林,接下来的后代就姓林了。
到了六十年代初,林家老大的独苗儿子,四十多岁的林石凯与屯子的妇女队长肖杜娟结婚了肖杜鹃只有二十二十岁,接下来他们先后有了一男一女。
在孩子四五岁时,林石凯得了一种怪病,喉咙肿的不能呼吸,在去县医院的路上就断气了,林石凯的爹也在儿子死后三天过世了。
办完丧事后,林石凯的大伯就把自己的大孙子林义填补做了肖杜鹃现在的丈夫。
肖杜鹃当时有二十六,丰满健硕的酮体身体;林义二十整,从小跟着爹驶船打鱼出海,出挑的也是五大三粗的汉子。两个人见面后就萌生了感情,当天林义就住进了肖杜鹃的房里,肩负了一家的养家糊口的担子。
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十几年,孩子长大了。他们也到了中年,林义身体越发彪悍,只是头发有一些花白了,长年累月出海,身躯和脸是一个色泽,古铜色,只是内裤部分保留了白皙的初始色泽。

肖杜鹃自有了林义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瘦弱的身体现在越来越丰满,五官都是笑,虽然长林义五岁,却显得小男人许多,外界或不知情的人,见了林义都羡慕林义娶了一个娇妻,没有花财力又能干,更重要的是林义有了肖杜鹃后,身体越来越结实,原来是青春外溢现在是诱惑无限,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见了林义总是没事有事都想多说几句,惹得杜鹃隔着院子大声喊着:林义回来了,饭好了、吃饭了……
时间久了大家只要碰见林义就喊:饭好了,吃饭了。
对于林义与肖杜鹃的辈分属于什么关系也淡忘了,似乎他们就是最好的夫妻搭档,不但郎才女貌,还妇唱夫随。
就是有一个疑问,林义与肖杜鹃十几年来没有自己的孩子,在外人眼里,他们是和睦的家庭,恩爱的夫妻,人们羡慕林义有一双好儿女,林义也应答着:是啊。而在家里,林义的两个孩子都是直呼大哥的,只是有了外人,孩子们多是保持沉默不语。
这一次两个学生大胆象我说出他们家的事情,只是没有说清楚缘由,今天祝老师竹筒倒豆子一点不留的告诉了我,我听后也觉得很自然存在的事情没什么惊异或大惊小怪或许见怪不怪了。
十几年来,或追寻更早一些的村落里发生的,拉帮套到分犊子的事情,到兄弟几个与一个女人的共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几十年,大家都和睦相处,其屋檐下房屋里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
两个孩子分别在七七年和七八年考上了大学和中专,他们现在不错的工作,有了家庭和孩子,都在滨海新区有了宽敞的房子。
前几天林小宇来电话祝贺我六十岁生日,告诉我他妈妈身体挺好,他堂哥也挺好身体。
老人还在老房子居住,他说前些日子回去帮助两个老人修缮了房子,只是院落改变了格局,种植花卉的面积增加,蔬菜等面积小了,就是这样蔬菜也吃不完。
他笑着说:老师我妈还要给你送一些蔬菜吃,因我没有开车回去,不方便。
对于四十年多前的林家院落似曾相识又陌生,那院落木栅栏上的紫藤花,院落里的芍药牡丹,还有三四棵的罂粟都是不能忘记的,对于林家的故事也有另一种敬佩或感怀,而对于村落里的人们对于事情的包容和释然还是不能够全部理解。
林小宇的电话说的时间很长,也欢迎我回去看看曾插过队的地方看看,农村变了他家的院落也变了。
林小宇说院子里的花卉一年就有三万多多收入,他堂哥在大棚里孕育着蝴蝶兰,每年春节前上市,来订购的客商很多;还有蔬菜,都是绿色食品,而且强调说是马粪和牛粪,没有鸡粪和猪粪。
我能够想象一个二十岁进入一个寡妇婶婶家,给婶子做男人,给两个失去爹爹孩子做哥哥是一种什么心情,不是高尚或责任,也不是亲情和爱情多么伟大。我想林义为了林氏家族,为了两个孩子,为了一个不能推脱的责任,承担着心里的不能言说的苦衷。
今天人们忘却了,淡泊了,不但是祖先的传统还有更多的承载不能言说之轻......


—待续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6 14: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投稿,待抽空拜读。
      请规范排版,正文用三号字,每自然段首应空两格。
      特请安问好,祝写作愉快!
发表于 2017-5-27 19: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请排好版。
发表于 2017-5-29 17: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一发了事价值何在呢?版主或者编辑都是义务劳动,指出的问题不回复、不跟帖,发文有什么意义呢?听不见别人的意见可以不听,但文学写作应该有正确的观念和态度。

点评

老师可能是北方老师时间忙,北方老师我较熟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6-4 21:07
发表于 2017-5-29 17: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样的排版,那些错字、病句,检查校正一下就那么难么?

点评

这段时间您和其他老师辛苦了!我向您和各位老师致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6-4 21:08
发表于 2017-6-4 21: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5-29 17:05
文章一发了事价值何在呢?版主或者编辑都是义务劳动,指出的问题不回复、不跟帖,发文有什么意义呢? ...

老师可能是北方老师时间忙,北方老师我较熟悉。
发表于 2017-6-4 21: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5-29 17:08
那样的排版,那些错字、病句,检查校正一下就那么难么?

这段时间您和其他老师辛苦了!我向您和各位老师致歉!
发表于 2017-6-4 21: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不见北方老师,您来后重新将文字排版,创作愉快!
发表于 2017-6-24 17:2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读过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