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4|回复: 10

燕子也是拆迁户(外二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6 20:3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道路拓宽,赶上了。说行大运,倒霉,都已不在话下。
老屋行将拆迁,十头牛也拉不回。
条件谈妥,理赔到位。挖掘机轰鸣,张牙舞爪:摘除门窗,猛捣老屋后背,最后一个泰山压顶——老屋坍塌,拆迁队员们满意而归。
只是苦了梁上燕子,它们的旧巢倾覆,顿时化为齑粉。
好在卵已孵化,梁间燕子初长成,刚随父母飞到野外觅食。
拆迁是白昼商定的,绝对的阳谋,没有一点黑幕。但燕子不在家,也没有谁告知燕子拆迁日期。
燕子不知道它们的巢穴将毁于一旦。它们将餐风露宿,没有丝毫思想准备。
燕子也是拆迁户,没有赔偿,也该给个说法;
或者提前打个招呼,留一点空间,让它们寄居到他人檐下,另谋高就。倘若撞上大户人家,雕梁画栋,也算是它们前世的造化。
燕子在老屋的废墟上盘旋,去意彷徨。五里一徘徊
呢喃,吴侬软语:不适合表达愤怒。
一阵牢骚,一阵埋怨,一阵叹息,在风中若有若无……


三只江鸥

三只江鸥,将自己打开
像三张膏药贴在风中,谁也无法撕去。
月亮发炎,一夜夜肿大。三张移动的空白膏药,在岸边缩小,固定成一团
收敛了一条河的历史。我的目光诊断,为一座城市把脉。
病,或不病,我说不清,会被当成庸医、江湖骗子。
说得清,也没人相信。或者有人会找我麻烦。
江鸥又一次将自己打开,贴向夜的肚脐。
水边路灯发光,一块块坏死的肌肤。黄的,像一个疮,熟了,正在通头……
手术刀已经生锈。我低头再河堤上寻觅车前子的踪影。久远的乡下秘方,只是尚缺一口仙气,或那个人的一口唾沫。



暴风骤雨

当闪电无情地撕开她的云裳,掩盖许久的隐私漏光。
她愤怒了,咆哮了,用种种手段惩罚人间。
扯着破嗓子怒吼。有人捂住耳朵,更多的人若无其事;且说,光打雷不下雨,或雷声大雨点小。
轰隆隆,不足以成事,不足以立威。
那就动用霹雳。霹雳——
群龙乱舞:猛砍,斜刺,直抵面门。有树木被伐倒,有老屋起火,有人无辜丧命。
辅以大风围剿,天昏地暗,飞沙走石,上房揭瓦,下水生澜,掀起千重浪。
经过树林,经过老街,摧枯拉朽:有人欢呼!
动用千万根雨鞭,执行古老的法律。小草俯下身子,大树弯曲脊梁,落红遍野,玻璃窗满面泪痕。路上爬行的甲壳虫
被搅迷糊了,撞在一起,头破血流。
风之暴君,雨之魔王,淫威作罢,戴着两顶桂冠悻悻然而去。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7 20:56:06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学习!梅香问好!
发表于 2017-5-17 20: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志远好诗情
发表于 2017-5-17 20:56:42 | 显示全部楼层
厚实,有内涵
发表于 2017-5-17 20: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天快乐!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7 21: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句意沉稳的散章。拜读,问好。
发表于 2017-7-8 10:2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议精华!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8 10: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志远周末好
发表于 2017-7-8 10:28:1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意快乐!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8 09:43: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抓得好,视角冷艳,回味悠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