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10|回复: 3

锁骨菩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1 17: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道众生,觉有情,大觉有情
                                                                   ————菩萨
      延州有山,名叫宝塔山,顾名思义,山上有宝塔 。有宝塔的地方,必有佛教故事,传说也好,实事也罢,或许还有一些荒诞······
      唐代的延州,是边关少有的重镇。又是开放贸易的场所,因此街道繁华 ,灯红酒绿。城西南有贾姓大户人家,祖辈在朝中当过侍郎 ,虽不是大贪,但毕竟京官二品,攒下了大笔家业 。后代未在出仕,却靠着荫蔽,经商置地,与胡人贸易,势力在延州城也是首屈一指。贾家大公子贾其云,有才学,识书经,被州里举过贡生。其云别的缺点没有,只是好色,常出入于烟花柳巷。手下的玩伴献殷勤时,都是告诉他哪家哪家的姑娘如何如何。
      不知何时,东城出现了个美妇。见过的人都说这个女人没有哪个男人可以抵得住她的诱惑。男人如果喜欢妖艳,她就变得像风尘女子,如果喜欢文雅,她就又变成了温尔小姐 ,总之,她可以成为任何一个男人的梦中情人。这美妇却并不是那么拘守,不拒绝任何人的追求,甚至对方提出共度良宵。因此,在多数人眼中,这只是个不检点的烟尘女子。
      贾其云听说后,心里忍不住犯痒。便背着父亲,偷偷跑到了城东,去找那女子。女子独居在一小院,房内房外布置的井井有条。其云进去后,女子引他在屋里坐下,酌酒置菜。二人对饮,交谈甚欢。女子笑问其云身为贡士,自诩君子,为何又沉溺于酒色,拈花惹柳。其云十分惊讶,女子从未谋面却怎么知道自己是贡士,又不好询问,便推辞道君子好色而不淫。美妇闻此,乃言 你虽表面纨绔,但心志不坏,有才能本身,却不误正业,不想为众生谋福,只沉溺于酒色犬马,虚幻世界,实不应该 。此番回去应当摒弃淫欲荒诞之事。其云见女子谈吐不凡,便与其诚心交谈,却发现自己所学与女子相比,实在小巫见大巫。两人谈至深夜,一番云雨后,第二天一早,其云便辞别离去,但没有向他人提及此事。
      可从那以后,除了和自己的妻子同房,他再也找不到过去那种沾染烟花柳巷的感觉,也渐渐觉得身边过去那些朋友一个个猥琐可恨,逐渐远离了他们。要说他心里还想着别的女人,那么也只有东城的那美妇了,却因为赴京考试,没能再去相见,他决定等赶考回来,一定再去东城看看她,把她接到府里劝她从良,让她成为自己的红颜知己。
      但是漫漫赴京路,十年尚未归。其云考中了明经,凭朝里的关系,在吏部补了个正七品的缺。做官不久,他感觉自己似乎有高人相助 ,一路青云,虽然家里常有银子打点,可升迁绝不会如此顺利。几年后,已经做到了正五品郎中。可正当此时,家里来信,说其父去世,迫不得已,只能回乡去丁忧。到了延州,处理好父亲的丧事,将父亲体面下葬后。他出了家门,在城里漫无目的的走,忽然间想起了东城的那个女子,虽然在丁忧期间,但他确实心情很糟糕,脑袋一片糊涂,走到了小院门口,他鼓起勇气,敲了敲门,没人答应。突然后面传来一句:走吧,人早死了,找不了桃花云了!其云脑袋嗡地一响,转头一看,是个中年男人,他上前作揖询问。才知道女子几年前就死了,本来都怀疑她是染上了脏病,可整理尸体时却发现她浑身干干净净,还散着香气。她没有亲人,名声也不好,可那些和她相好过的男人大部分凑了钱,把她葬在了城东门。虽然大家表面上讨厌她,实际上都说和她交往过的男人,无论过去如何风流,都变得老实了,有家室的在外面从来没在拈花惹草,没家室的也好好找了妻子过日子。他们和女子春宵一晚后觉得那些烟花柳巷脏污不堪,庸脂俗粉们更是如此,只有自家妻子才真正是纯洁干净之人,那些是非之地实在不能涉足。
      贾其云一个人踱向东门外,在那里,他看到了女子的孤坟,长满了野草,十分荒凉,便买了点祭品摆在坟前。她在人们眼中,只是个品行不检点,不守妇道的女子,根本没人来烧纸,添坟。其云心善,也感谢她改变了自己的风流好色,将坟上的野草处净,打点好,待了好久才离开。
      丁忧三年过去,其云准备重返仕途,却恰逢延州州官调离,其云便补了缺。他上任后,兢兢业业,为百姓操劳,将州内外打理的井井有条。他还下了条令,禁嫖娼淫乱与随便胡人贸易,贸易必须在指定的地方进行。当时突厥下属部落犯边,常常偷袭,延州预警不足,屡次敌人兵临城下,抢夺之后才有察觉,其云一直苦恼不堪,想建关城哨塔,可又怕被突厥王公抓住挑起战火的口实。延州城内百姓向善,笃信佛教者很多,因此一直想去西域请佛骨舍利来修寺祭拜,派出去几批人也没有请到。有天晚上,其云做了个梦,梦见东城女子来找他,却是驾着祥云,身后还有一班僧人童子,女子说她没有看错其云,希望其云好好做官,心存善念,打理好好延州,并且她还会尽力帮助。其云醒后,觉得不可思议,但只道是一场梦,有些离奇而已,可能因为自己操累事务过忙,未能好好休息。。
      一天 ,其云在衙内处理事务,有人说东门外起了骚乱,当地人和一个胡僧起了争执。他连忙赶过去,看到一个胡僧双膝跪拜在那个女子的坟前,两手合一,表情严肃。而旁边的人却骂他说他一个僧人,在浪荡女子的坟前下跪,是对佛祖菩萨的大不敬。其云斥散众人,他扶起僧人,问他何故?僧人对着坟三拜后说:这坟里葬的不是他人,而是金锁骨菩萨,菩萨大善,不会拒绝任何人提出的哪怕各种非分的要求,只是她以此传法,净人心灵,自己宁可背上辱名,也要化人邪欲。你们若不信,打开棺木,自己亲自看看即可。其云让人打开棺材,看见那女子的尸骨果然环环锁在一起。众人都大惊,跪下扣拜,其云向上奏报,不让人去西域找佛骨,他拿出了自己的大部分家产,和当地百姓一起在城中建了宝塔,供奉锁骨菩萨。登塔可以眺望周围百里,也恰恰解决了边患的预警问题。后来塔所在的山被称为宝塔山,至今仍存。
      当其云打开棺木,明白了所有事情的时候,他内心有万般感触,但脸上却没有任何激动的表情,只是一丝浅显的微笑和两滴永远也落不下来的泪,因为他记得那天夜里锁骨菩萨告诉过她:大悲无泪,大悟无言,大笑无声。
备注:  昔,延州有妇人,白皙,颇有姿貌,年可二十四五,孤行城市,年少之子,悉与之游,狎昵荐枕,一无所却。数年而殁,州人莫不悲惜,共醵丧具,为之葬焉。以其无家,瘗于道左。唐大历中,忽有胡僧自西域来,见墓,遂趺坐,具敬礼焚香,围绕赞叹数日。人见谓曰:“此一淫纵女子,人尽夫也,以其无属,故瘗于此,和尚何敬耶?”僧曰:“非檀越所知,斯乃大圣,慈悲喜舍,世俗之欲,无不徇焉。此即锁骨菩萨,顺缘已尽,圣者云耳。不信,即启以验之。”众人即开墓,视遍身之骨,钩结皆如锁状,果如僧言。州人异之,为设大斋,起塔焉。     ————《太平广记·卷五》            

通联:笔名:节庵少保,地址:石河子大学中区七号楼,电话:18799072616,QQ:1208560789,邮箱:18799072616@163.com,邮编:832000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1 18: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佛为渡人。全篇都贯穿这个思想。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17-5-12 00:32: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连河林 发表于 2017-5-11 18:35
佛为渡人。全篇都贯穿这个思想。欣赏!

谢谢老师
发表于 2017-5-13 15: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亮欣赏!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