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34|回复: 18

闲侃:雅礼中学、义和团与庚子赔款 (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8 08: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紫荆棘鸟 于 2017-7-11 03:25 编辑

1.jpg
        (finalizing:将原主贴和跟贴/续写相关内容整理到主贴里)

  • 雅礼:子所雅言,诗书执礼(论语);雅礼同时也是 Yale (耶鲁大学)的音译。
  • Yali School, more than just a high school, but a national treasure (Carolyn and Dennis Buckminster:Healing,romance and revolution)

                ---- 题记



yl.jpg

1)
临屏闲侃,侃到哪算哪。不过作为一名 Yalier,话题中心还是会围绕我的高中母校--雅礼中学--展开。
标题中的义和团、庚子赔款只是起个拉广告吸眼球的作用。这里之所以将义和团和庚子赔款写进标题,无非是因为:
  其一,绝大部分同学都知道义和团和庚子赔款这两个名词 (这是玩标题党必备的条件,是也不是);
  其二,雅礼早年的兴起,确实和义和团、庚子赔款有关。不过以前我脑子里一直觉得雅礼接受的庚子赔款是来自美国,前不久才发现自己错了,而是来自大英帝国。我记忆经常短路的,是也不是
  第三,尽管辛丑条约和庚子赔款是耻辱,但耻辱归耻辱,庚子赔款却是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最主要的推动力之一。啥叫得,什么又是失,原本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是也不是。

2.jpg   
   (雅礼校庆110周年奥巴马发的贺电截图)

先说说雅礼。去年是雅礼校庆110周年,米国总统奥巴马还特地从白宫发来了贺电,见楼上来自红网的截图。湖南人特别是长沙人基本上都知道雅礼中学,因为雅礼是长沙所谓的四大名校之一(另三所是长郡,一中和师大附中),现在在中国比较客观的排名里雅礼基本上也能排进前十(大家百度一下近几年中国高中排名就知道了)。现在理科班每年一本升学率在90%左右,二本率基本上100%。每年被北大清华两校录取的学生平均有50~60人,直接去海外念书的更多,近几年每年基本上在100人左右。当然,我在雅礼念书时雅礼还没有这么牛,那时雅礼每年进入北大/清华的大约是10-20人,一本升学率大约是 50-60%,去海外念本科的更是凤毛麟角,因为那时雅礼只面向长沙市招生(当然也有特例,例如谁如果取得奥赛名次,也能进入所谓的四大名校就读),现在则是面向湖南省招生。呵呵,大家看到了垄断的效果了吗?哪怕是初等教育的垄断,也造成了一校或几校独大、其余的学校颇有陪太子读书味道的局面(参见以前码的老帖:初等教育的怪胎﹕高考最牛班)。其中的利弊功过,大家自个儿在心里权衡权衡就是了。

长沙市的四大名校都是百年老字号的学校,但长沙百年老字号的学校却不止这四所,例如明德、周南等都是百年老校。周南民国时代是女子中学,杨开慧、蔡畅、丁玲、向警予、马英九的母亲秦厚修等都是周南的学生。不过长沙市政府在评选省重点中学时,第一批挂牌的八所中学(其中长沙市四所)则将明德(前长沙市三中)、周南(前长沙市四中)等排除在外,因此昔日和四大名校齐名的明德乃至周南,自此就差了一个档次。 Gov 的力量,或者说权力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对吧。

在进入正题前再花边一把,说说长沙所谓四大名校的“兴衰”。所谓的四大名校虽然齐名,但实力和声望其实还是有差别的。我念高中时,附中和一中最厉害,特别是附中,实力和声望比雅礼和长郡要高一些。那时的附中和一中,在全国中学生奥赛成绩,一个是全国金牌最多的,一个是全国奖牌总数最多的雅礼和长郡要略差一些。

3.jpg

4.jpg
       (2016-2017 五科竞赛国家集训队名单)

现在呢?看楼上的榜单,关于五科竞赛入选国家集训队的名单(亦即教育部新规定的,取得保送至北清两校资格名单),你就会看到现在情形似乎掉了过来,如日中天的是长郡和雅礼,附中和一中则落后了,特别是一中,退步得厉害。长郡有 18 人入选国家集训队,雅礼是 17 人,在全国分别排名第一和第二;师大附中 9 人,全国排名第四(并列),也算不俗了;一中只有 3 人入选,这虽然不算差,但和长郡和雅礼比起来就寒碜了点。为啥?因为长郡治学抓得最厉害,在四校中将毁誉参半的“应试教育”贯彻得最彻底,这是我不喜欢长郡的原因。四校里长沙一中似乎最松散,所以以前长沙民间就有“一中是天堂,雅礼是人间,长郡是地狱”一说。当然在我看来现在一中的下滑,主要是因为一中因为“裙带关系”招收了一些高干子弟,拖了后腿不说,还败坏了校风,呵呵。

俺们大鸭梨还是很牛的,对吧?将大鸭梨单独抽出来,她依然有17名学生参加国家奥赛集训队,比大部分省市区都多,仅次于湖南、浙江、湖北、北京和四川。再算上南雅共18个名额。南雅其实是雅礼分出去的,当年雅礼初中高中分开时,南雅就算雅礼的初中部,只是后来南雅变成完全中学,有了高中部,这才从雅礼分离出去。

我初中是在附中念的,那时附中如日中天,按理而言我高中会去师大附中,但最终却因个人原因去了河东离家更远的雅礼。不过在现在看来,我在雅礼的三年可能是我这半辈子最令人难忘的三年。毕业十多年了,三年的点点滴滴似乎还在眼前,闭上眼睛就能清楚地记得。如果现在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雅礼,即使我在师大附中的学业可能会更顺(说不定附中将我保送去了北大呢,连高考都免了,呵呵)。不为别的,只为了雅礼的历史,雅礼的人文,雅礼的开明和包容。
  
诗云(旧作,关于雅礼相册之七绝一组):
a)
诗书执礼不疑猜,子所雅言成老醅。西处牌楼存旧迹,时光深处结青苔。
b)
连环巧解同心结,几点红晕次第开。东塘旧约岂能忘,那朵红莲妙手栽。
c)
心思田田不染尘,几多青涩上青苹。一些淡绿纷纷落,落上心头赠旧人。
d)
恬然深处是香淳,宛若前年梦幻身。那种单纯为雅礼,应能相释到无痕。

5.jpg
     (日军进攻长沙前的湘雅医学院)

2) 庚子赔款
大家知道,近代中国贫穷积弱,饱受内忧外患之苦,科学技术不止是落后,基本上应该说是零。晚清/民国时代外患固然猛如虎,其实内忧对带来的冲击和危害,并不比外患少啥。晚清的内忧,尤以太平天国和义和团运动为甚,完全是祸国殃民,特别是太平天国。义和团运动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导致辛丑条约和庚子赔款。庚子赔款的总额大约是四亿五千万两白银,年率4%,分39年偿还,本金加利息总共九亿多两白银,满清政府和白洋/民国政府总共赔偿大约7亿两白银。自此,满清政府再也没能缓过神来。辛丑条约和庚子赔款是建立在满清政府主权保持完整的基础上的,所以金钱上满清是吃亏了点。
据估计,八国/十一国联军的损失(包括义和团破坏的教堂等)大约是四到五千万两白银,因此列强要求的赔偿额大约是实际损失的10倍。满清虽然是战争的失败方,但十倍的惩罚也大了点。

庚子赔款中俄罗斯和德国占去一半,其次是法国和英国,大约占据1/4;随后是日本和美国,大约各占7.5%。

学财经的同学或者对数字比较敏感的同学很快就会算出,按照贷款39年年利率4%去计算,4亿5千万两白银利息总计4亿3千9百多万两,本金利息加起来只有大约8亿9千两,为什么这个数据变成了9亿多万两呢?这还得从当时的国际形势说起。当年当满清政府支付因义和拳等带来的赔款时,白银价格下跌,黄金价格上扬,因此有些西方列强开始要求满清政府有黄金支付。当然,满清政府国库亏空得更快,但,谁叫你是刀俎上的鱼肉呢。就连bbs论坛也时不时有版主仗势欺压新人的现象,是也不是。

黄金价格的上扬,直接导致了(或者至少是提前催生了)庚子赔款的退款。这其中起关键作用的,就是美国。庚子赔款的退款,因为主要用于了留学和教育事业,这无疑极大地加速了中国本身的现代化进程。庚子赔款和辛丑条约是耻辱,这不用说,但庚子赔款却加速了中国的现代化进程,这其中的是非功过,岂是两言三语说得清道得明的。

当年瓜分庚子赔款的12个列强中,美国的立场是非常独特的,因为只有美国拒绝将满清作为敌对的交战国,而将自己定位于协助满清剿匪(也就是臭名昭著的义和团)的角色。事实上满清政府之所以没有在主权损失什么,美国也起了很大的作用。美国当时甚至反对向满清政府索要巨额赔款,甚至要海牙国际法庭裁决,不能竭泽而渔而导致“因小失大”。只不过美国当时国力弱小(主要是军事力量上弱小),拧不过列强而已。

这里要着重批评一下俄罗斯。俄罗斯不光是从满清抢走了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就庚子赔款而言俄罗斯也是占据几乎30%的比例,是列强抢钱最多的。不光如此,后来俄罗斯借帮助满清镇压拳匪(义和团)为由出兵东三省,占据东北数年之久。不过后来日本对俄宣战,打败了俄罗斯,将斯拉夫人赶出了东北,否则现在东北只怕早已成为俄罗斯的领土了。

old-campus.jpg
  (二十年代的湘雅校园,雅礼中学在最右边)

3) 雅礼早期
庚子年间,在义和拳拳民和慈禧太后眉来眼去暧昧不已时,位于小城纽黑文的耶鲁大学(Yale)有一些热衷于海外事业的校友,提议到中国创办科技教育事业。这一提议迅速得到了耶鲁大学校长的支持,“雅礼协会”(Yale-in-China Association)就这样应运而生。

雅礼协会第一批成员包括劳伦斯(Lawrence Thurston
),Calder,亚瑟(Arthur Williams),席比利(Seabury),和盖保耐 (Brownell Gage) 等人,其中劳伦斯是负责人,他和 Calder 是新婚燕尔的两口子。大家知道,耶鲁是美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北美早期的大学基本上是从教会性质的大学发展起来的,因此当时义务去贫穷落后地区“支边”的耶鲁校友很多是和传教有关。但鉴于当时中国极端仇外的现状,雅礼协会自成立之时就定性为一个无教派组织。雅礼协会最终选择湖南长沙作为其“根据地”。

雅礼协会成立的另一原因也和义和团有关。比特金(Horace Pitkin) 当时是一位虔诚的在华传教士,他是耶鲁 1892 年毕业生,不过却在 1900 年惨遭义和拳拳民杀害。雅礼协会成立的初衷之一就是纪念比特金牧师,向他致敬。

作为题外话,雅礼协会首任负责人劳伦斯新婚不久后来到长沙,随即感染了风寒和肺结核,健康状况不断恶化,最后不得不返美。回到加州后劳伦斯随即病逝,死时29岁。劳伦斯的继任者是胡美医生(Dr Hume。有的文献将 Dr Hume翻译成胡美博士,不过他似乎不是一位博士)。胡美医生 1905 年到达长沙,在雅礼协会名下成立了雅礼大学,雅礼中学,湘雅医学院,湘雅医院以及湘雅护理学院。

再回到庚子赔款。1906年,也就是胡美医生和雅礼协会在长沙西牌楼租赁了几间民房成立雅礼大学的那年,美伊利诺伊大学校长 James 上书当时的总统罗斯福(西奥多*罗斯福,不是二战统帅富兰克林*罗斯福),希望美国政府加速吸引中国学生留美,扩大美国的影响;与此同时,基督教传教士明恩溥等也拜见罗斯福总统,希望政府可以退还部分庚子赔款,以资助中国派遣学生留美。很快这一提议成为了国会的共识。决议的结果就是美国决定退还庚子赔款的一半给中国。James 在致罗斯福的提议书中说道:“哪一个国家能够做到教育这一代中国青年人,哪一个国家就能由于这方面所支付的努力,而在精神和商业上的影响取回最大的收获。商业追随精神上的支配,比追随军旗更为可靠。”美国自然不是慈善家,但这种高瞻远瞩和大国意识却是不得不令人叹服。

庚子赔款总额4.5亿两白银,折算3.33亿美元(因此当时1美元约合1.35两白银,呵呵),其中美国占7.32%,大约3千3百万两白银。美国庚子赔款退款于1909年开始实行,大清帝国首次留美资格考试在北京举行,数百名考生中最后录取47人,录取率7%。清华大学作为留美预备学校,就因此而诞生。如今,清华已经成为中国事实上的最好的高校,对吧?新中国建国初期第一批评选的院士(当时叫做学部委员),出身清华的占据了1/3,这其中包括著名学者竺可桢,李政道,杨振宁,胡适等,其中胡适不光主导了中国的白话文运动,更为二战中国战胜日本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美国的庚子赔款退款至少带来了以下影响:
a) 美国开始热衷在中国兴办大学,特别是教会性质的大学,这些资金基本上来自于美国的教会以及大财团,例如石油大亨洛克菲勒财团等。这些大学几乎无一例外地是当时中国最好的一批大学,例如燕京大学,现在北大的校址实际上就是当年燕京大学的校址。
b) 庚子赔款退款受益者远不止清华(当然,清华是最大的受益者),上海,武汉等许多高校都曾受益于退款;
c) 部分国家后来开始效仿美国,将赔款一部分退还给中国,例如英国后来也仿效美国开始退还部分赔款。英国的退款主要砸在了山西,不过现在山西可没有一所一流大学。法国比较小气,总共退还了大约7万多美元。荷兰则比较大度,将庚子赔款于1925年全部退还,不过荷兰当初所占的比例就很少,只占0.17% (765,000两白银,或者 567,000美元)。
d) 上世纪30年代后,美国开始取代日本,成为吸引中国学生最多的国家。

回到雅礼。雅礼协会的经费虽然主要来自美国民间(财团和教会),但雅礼却也曾受益于庚子退款,但这笔退款不是来自美国(以前我一直以为是来自美国),而是来自英国。英国的退款用于湖南的部分,是 25000 美元,但英国在湖南没有什么好的团体帮助打理,于是这笔钱就转交雅礼协会名下,条件是这笔钱必须用于医疗事业。在当时这算一笔不小的经费,因为雅礼大学当时一个学生的学杂费加生活费,每年大约是 88 美元。雅礼中学当时的学费也差不多,按照 88 美元计算,大约是 120 个大洋。民国早年一个大洋(一两白银,这是大洋的定义,当然考虑到铸币损耗等因素,一个大洋大约是 0.9 两白银) 大约值现在 200-250人民币,在当时是算很昂贵的了。

现在国内流行抗日神剧。不过神剧归神剧,二战时期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所造成的巨大伤害,确实毋庸置疑的,这其中就包括雅礼协会旗下所有的机构:
a) 雅礼大学。抗日战争期间,雅礼大学北迁至武汉,与武汉的某某大学合并为华中大学。华中大学的主体就是现华中师范大学。说句题外话,湖北最好的中学就是华中师大附属中学,不在俺们雅礼之下;
b) 雅礼中学前往沅陵县。沅陵在湖南西部,现属于怀化。沅陵地处雪峰山,偏僻落后,水力资源在湖南排第一,那地势地形,基本上就相当于湖南的横断山脉地区。金庸武侠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中,记得有个江洋大盗什么的,就藏身于麻溪铺,这个麻溪铺就在沅陵。
c) 湘雅医学院在当时是全国最好的医学院之一,素有“北协和、南湘雅”美誉。湘雅医学院就是后来的湖南医科大学,只是一直得不到国家的扶植,好像连 211 工程都没有混上,还不及湖南师大。抗战期间,湘雅医学院迁往大后方的贵州。当然湘雅医学院最终又迁回了长沙,但雅礼大学却自此留在武汉。
d) 抗战期间湘雅医学院虽然迁移到了贵州,但湘雅医院和护理学院并没有撤离到大后方,而是一直在长沙奋战,救死扶伤,其中最有名的当数 William Winston Pettus, 他是名医学博士,刚从耶鲁医学院毕业,毕业后就来长沙奋战在前线。三年后自己驾驶小飞机从贵州运送医疗品返回长沙 (当时湘雅医学院迁往贵州),不幸遇到浓雾,飞机失事,Pettus不幸遇难,埋骨于异国他乡的青山绿水,时年三十三岁。Pettus 有个很汉化的名字,裴文坦。
e) 题外话:和雅礼中学等一同撤出长沙的,还有著名的“国立长沙临时大学”,它迁到了昆明,改称“西南联合大学”。西南联合大学应该是整个中国最具传奇色彩的大学,教师包括梁思成,林徽因,金岳霖,陈省身,沈从文等,学生包括李政道,杨振宁,黄昆等。长沙临时大学的教学楼由梁思成林徽因亲自设计,现在还保存有三栋,也就是现在中南大学主校园的民主楼与和平楼,这两栋大楼现在是湖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另一栋好像成了食堂。联大从长沙南迁到昆明后,部分留在长沙的清华学生建立了一所中学,名字就是清华中学。新中国成立后,清华中学解散,并入长沙一中。长沙临时大学的教学楼等则归属于中南大学。和梁思成林徽因说不清道不明的金岳霖,这位中国哲学界的大哥大,就是雅礼校友。

a5jneo4907195867630.jpg
  (图中的勤字是校训“公勤诚朴”的第二字)

4) 大鸭梨
大鸭梨是以前我们 Yalier(“雅礼儿”)对雅礼的戏称和昵称。大,这里自然是大哉之意,这是一种自然流露的亲切感和归宿感,将自己归结到一种卑微渺小之处,而不是将雅礼拔高放大。比雅礼更牛的中学肯定不少;或者从个人角度而言,也许大鸭梨并非最适合我的学校(师大附中或许就是其一。在当时,师大附中声誉在雅礼之上,离我家也更近一些),但人终究是渺小的,因为这份渺小,因而我们骨子里会有一种叫做谦卑和感恩的东西。这种东西大家都有,不过许多人将它尘封在深处而逐渐将它遗忘了而已。因为谦卑和感恩,我们懂得啥是无怨无悔,懂得什么是感激、知足。

因为雅礼的特殊性,和长沙其他百年老字号的学校相比,雅礼历史上并没有出什么奢栏的政治风云人物。它让我留恋的,是它的开明和包容。在雅礼,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和传承。历史上,雅礼和它的母体雅礼协会(Yale-in-China Association)是构建起长沙和国外联系的第一座桥梁。早年的雅礼属于贵族学校(那时就读雅礼,每年的学费生活费需要一百美金呢),现在不一样,学生大多来自普通的工薪家庭。和其它几个 peers 中学相比,雅礼也许是最能让人感受到平等和尊重。比方说,就学生着装而言,雅礼就比长郡宽松、人性化很多。比如说长郡的女生一律要求留短发(当然,比男生的头发还是长不少,呵呵),雅礼女生留披肩发都行甚至头发小卷一下都未尝不可;还有许多教师和学生其实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例如在某些时间段,我可以从信任我的物理或者化学老师那里拿到学校实验室的钥匙,自由进出实验室,我在那里“研制”成了一种绿色圆珠笔油墨,当时我可高兴坏了。可惜我不太喜欢化学,不愿意参加化学奥赛,这让化学老师颇为遗憾……雅礼让人怀念的,不是培养一些学霸,而是让我们在这里感受到自己应该成长为一个怎样的人。雅礼还有海量的课外兴趣活动小组/俱乐部,像 YES 英语俱乐部,和雅礼后来开设国际班有很大的影响(国际班的学生很多是不参加高考的);雅礼在全国信息奥赛成绩斐然,和雅礼计算机协会不无关系。文学爱好者可以进国学社和雅枫文学社,其它像喜欢美食的,动漫的,图章篆刻的……甚至街舞的,都可以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的兴趣小组。

timg (10).jpg

说个具体的事儿,来看看大鸭梨的开明。大约是两年前或者三年前(?),我高中的微信群上有这样一则消息,那就是在雅礼宣传栏某个非常显眼的地方,贴有这样一首诗歌,大意如下:
    He loves her,
    He loves him;
    She loves her,
    She loves him;
    All the love,
    Is the SAME.
显然,这是一首同情和声援 LGBT 的小诗。大家知道,LGBT 是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的简写,也就是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变性者的合称。LGBT 即使在今天的美国,虽然不是什么禁忌话题,但在世俗和眼中,它仍然是洪水猛兽。但在雅礼,这样的小诗可以在校宣传栏张贴很长的时间。更有甚者,有好事的同学将这首诗择其精要,分成两行
    She loves her, he loves him;
    All the love, is the same.
写在一面彩旗上。虽然半个月后,校团委最终将这么彩旗拿走,但这也很能表明雅礼的包容,对吧?而且,有的班级还可以就这样的话题展开讨论和辩论,尽管最终的“结果”还是老师们不赞成不支持 LGBT,尽管辩论的观点和过程未免肤浅可笑,尽管真正的 LGBT 走出雅礼还是洪水猛兽,但在雅礼那个温室里,LGBT 不再是异类和龌龊的代名词,尽管雅礼这个温室在整个社会中依然像一个玲珑易碎的小小气泡。


8.jpg
(1938年俞伯琴和她的父亲俞道存、母亲俞婉瑛)

往前追溯新中国雅礼的历史,以结束闲侃:
  • 2016 年,雅礼110年校庆,美国总统奥巴马会从白宫发来贺电。
  • 2016 年上半年,雅礼在田径场修建地下停车场,结果挖出了一批古墓,共28个,从西汉到宋代,不过都是普通百姓和普通官员的,早先据说有位太守,但最终木有得到证实。这是第三次在雅礼挖出古墓。上次是2010年重修主教学楼时发现了古墓;第一次在文革前夕,不过第一次挖出的古墓被盗窃一空。长沙有好几所中学在施工时发现了古墓,例如长郡中学就挖出了汉代韩玄的陵墓。三国演义中说韩玄陵墓在城东,不过事实上长郡在城南。须知长沙的城址自周代以来来一直没有改变过。
  • 2006 年,雅礼100年建校,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发来贺电。
  • 2000年,中南大学吞并湘雅医学院(也就是一本湖南医科大学)以及其附属的湘雅医院,自此,民国时代“北协和,南湘雅”的湘雅不复存在。雅礼协会昔年的“五大产品”(雅礼大学,雅礼中学,湘雅医学院,湘雅医院,湘雅护理学院) 只剩雅礼中学独立存在了。一直觉得中南大学和湘雅医学院合并后改名湘雅大学最合适不过了,呵呵。
  • 1985 年,雅礼中学从"长沙市第五中学“恢复旧校名。同年,雅礼中学恢复了和雅礼协会中断了长达三十多年之久的联系。
  • 1951 年,新中国政府没收了雅礼协会在长沙的所有资产,将雅礼中学改为解放中学(随即改为第五中学)。
  • 1950 年,雅礼协会在长沙的最后一名代表及负责人 Dwight Rugh位神学博士,被投进了新中国的监狱。那时我党和美国水火不容,又值抗美援朝,Dwight Rugh 身份是美国公民是美国公民,这还了得?Rugh 博士在新中国的监狱度过了几乎整个 1950 年,并最终于 1951 惨遭驱逐出境长沙、武汉 (湘雅大学抗日战争期间搬迁到武汉,也就是现在的华中师大) 和雅礼协会的联系彻底中断。据说长沙解放时 Dwight Rugh 差点被士兵手中的乱石砸死。又据说 1948-1949 他从美国筹集了一笔资金 (五十万 or 二百万美元?反正在当时属于巨款了),计划用这笔钱给雅礼盖个大房子,准备终老长沙和雅礼。

    与此同时新中国也与世隔绝,自编自导了大跃进和全民文革,草民们民不聊生,国家经济几乎瘫痪,近乎崩溃。

    Dwight Rugh 有个很汉化的中文名:俞道存;俞道存的夫人 Winifred Rugh 也有个很汉化的名字:俞婉英;俞道存的女儿 Betty Jean Rugh 同样有个很汉化的名字:俞伯琴。在长沙方言中,俞和儒是同音字,都是发音"
    俞",yu-阳平因此“俞道存”就是“儒道存”之意。Dwight Rugh 遭驱逐出境时,心里十有八九在嘀咕,这儒道究竟存于何处呢。

附录:俞伯琴: 我的父亲母亲--俞道存和俞婉英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08: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待续,木时间了,今天)
发表于 2017-5-8 21: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增加冷暖细节,可成自传。
 楼主| 发表于 2017-5-9 13: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紫荆棘鸟 于 2017-6-12 18:16 编辑
月亮湖之子 发表于 2017-5-8 21:22
增加冷暖细节,可成自传。

不敢,呵呵,不过是写得白开水化了。现在习惯于直白,抒点情都觉得不好意思……继续胡掰。

16047053629_1aeb32a37d_z.jpg
     (
日军进攻长沙前的湘雅医学院)
2)
大家知道,近代中国贫穷积弱,饱受内忧外患之苦,科学技术不止是落后,基本上应该说是零。外患虽然猛如虎,其实晚清/民国时代的内忧对中国的冲击和危害,并不比外患少。晚清的内忧,尤以太平天国和义和团运动为甚,完全是祸国殃民,特别是太平天国。义和团运动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导致辛丑条约和庚子赔款。庚子赔款的总额大约是四亿五千万两白银,年率4%,分39年偿还,本金加利息总共九亿多两白银,满清政府和白洋/民国政府总共赔偿大约7亿两白银。自此,满清政府再也没能缓过神来。辛丑条约和庚子赔款是建立在满清政府主权保持完整的基础上的,所以金钱上满清是吃亏了点。据估计,八国/十一国联军的损失(包括义和团破坏的教堂等)大约是四到五千万两白银。

庚子赔款中俄罗斯和德国占去一半,其次是法国和英国,大约占据1/4;随后是日本和美国,大约各占7.5%。

庚子年间,在义和拳拳民和慈禧太后眉来眼去时,位于美东北部的康涅狄克州小城纽黑文(New Haven)的耶鲁大学(Yale)有一些热衷于海外事业的校友,提议到中国创办科技教育事业(就如同现在美国一些藤校毕业生毕业后跑到非洲去一样),这一提议迅速得到了耶鲁大学校长的支持,“雅礼协会”(Yale-in-China Association)就这样应运而生。雅礼协会第一批成员包括劳伦斯(Lawrence Thurston),Calder,亚瑟(Arthur Williams),席比利(Seabury),和盖保耐 (Brownell Gage) 等人,其中劳伦斯和Calder是新婚燕尔的两口子。耶鲁大学是从教会性质的大学发展起来的,当时义务去贫穷落后地区“支边”的耶鲁校友很多是和传教有关,但鉴于当时中国极端仇外的现状,雅礼协会自成立之时就定性为一个无教派组织。雅礼协会最终选择湖南长沙作为其“根据地”。

雅礼协会成立的另一原因也和义和团有关。比特金(Horace Pitkin) 当时是一位虔诚的在华传教士,耶鲁 1892 年毕业生,1900 年惨遭义和拳拳民杀害。雅礼协会成立的初衷之一就是纪念比特金牧师,向他致敬。

作为题外话,雅礼协会首任负责人劳伦斯新婚不久后来到长沙,随即感染了风寒和肺结核,健康状况不断恶化,最后不得不返美。回到加州后劳伦斯随即病逝,死时29岁。劳伦斯的继任者是胡美博士(Dr Hume)。胡美博士1905年到达长沙,在雅礼协会名下成立了雅礼大学,雅礼中学,湘雅医学院,湘雅医院以及湘雅护理学院。抗日战争期间,雅礼大学北迁至武汉,与武汉的某某大学合并为华中大学。华中大学的主体就是现华中师范大学。湘雅医学院在当时是全国最好的医学院之一,素有“北协和、南湘雅”美誉。湘雅医学院就是后来的湖南医科大学,只是一直得不到国家的扶植,2000年湘雅医学院和中南工业大学合并为中南大学,不提。

雅礼语出论语: “子所雅言,诗书执礼”,同时也是耶鲁(Yale)的音译。

(待续,等下写庚子赔款)
发表于 2017-5-12 12:4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值得骄傲

点评

谢谢!  发表于 2017-5-12 14:15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2 14: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紫荆棘鸟 于 2017-6-12 17:56 编辑

3) 庚子赔款
辛丑条约写得很明白:列强不损害满清的主权,但满清政府需要向列强支付总共四亿五千万两白银,作为军费和财产损失费的赔偿,分39年支付完,年利率4%,本金和利息总计9亿多两白银。学财经的同学或者对数字比较敏感的同学很快就会算出,按照贷款39年年利率4%去计算,4亿5千万两白银利息总计4亿3千9百多万两,本金利息加起来只有大约8亿9千两,为什么这个数据变成了9亿多万两呢?这还得从当时的国际形势说起。当年当满清政府支付因义和拳等带来的赔款时,白银价格下跌,黄金价格上扬,因此有些西方列强开始要求满清政府有黄金支付。当然,满清政府国库亏空得更快,但,谁叫你是刀俎上的鱼肉呢。就连bbs论坛也时不时有版主仗势欺压新人的现象,是也不是。

黄金价格的上扬,直接导致了(或者至少是提前催生了)庚子赔款的退款。这其中起关键作用的,就是美国。庚子赔款的退款,因为主要用于了留学和教育事业,这无疑极大地加速了中国本身的现代化进程。庚子赔款和辛丑条约是耻辱,这不用说,但庚子赔款却加速了中国的现代化进程,这其中的是非功过,岂是两言三语说得清道得明的。

当年瓜分庚子赔款的12个列强中,美国的立场是非常独特的,因为只有美国拒绝将满清作为敌对的交战国,而将自己定位于协助满清剿匪(也就是臭名昭著的义和团)的角色。事实上满清政府之所以没有在主权损失什么,美国也起了很大的作用。美国当时甚至反对向满清政府索要巨额赔款,甚至要海牙国际法庭裁决,只不过美国当时国力弱小(主要是军事力量上弱小),拧不过列强而已。

1906年,也就是胡美博士和雅礼协会在长沙西牌楼租赁了几间民房成立雅礼大学的那年,美伊利诺伊大学校长 James 上书当时的总统罗斯福(西奥多×罗斯福,不是二战统帅富兰克林×罗斯福),希望政府加速吸引中国学生留美,扩大美国的影响;与此同时,基督教传教士明恩溥等也拜见罗斯福总统,希望政府可以退还部分庚子赔款,以资助中国派遣学生留美。很快这一提议成为了国会的共识。决议的结果就是美国决定退还庚子赔款的一半给中国。James 在致罗斯福的提议书中说道:“哪一个国家能够做到教育这一代中国青年人,哪一个国家就能由于这方面所支付的努力,而在精神和商业上的影响取回最大的收获。商业追随精神上的支配,比追随军旗更为可靠。”美国自然不是慈善家,但这种高瞻远瞩和大国意识却是不得不令人叹服。

庚子赔款总额4.5亿两白银,折算3.33亿美元(因此当时1美元约合1.35两白银,呵呵),其中美国占7.32%,大约3千3百万两白银。美国庚子赔款退款于1909年开始实行,大清帝国首次留美资格考试在北京举行,数百名考生中最后录取47人,录取率7%。清华大学作为留美预备学校,就因此而诞生。如今,清华已经成为中国事实上的最好的高校,对吧?新中国建国初期第一批评选的院士(当时叫做学部委员),出身清华的占据了1/3,这其中包括著名学者竺可桢,李政道,杨振宁,胡适等,其中胡适不光主导了中国的白话文运动,更为二战中国战胜日本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美国的庚子赔款退款至少带来了以下影响:
a) 美国开始热衷在中国兴办大学,特别是教会性质的大学,这些资金基本上来自于美国的教会以及大财团,例如石油大亨洛克菲勒财团等。这些大学几乎无一例外地是当时中国最好的一批大学,例如燕京大学,现在北大的校址实际上就是当年燕京大学的校址。
b) 庚子赔款退款受益者远不止清华(当然,清华是最大的受益者),上海,武汉等许多高校都曾受益于退款;
c) 部分国家后来开始效仿美国,将赔款一部分退还给中国,例如英国于1926年开始退还部分赔款。英国的退款主要砸在了山西,不过现在山西可没有一所像样的高校。法国比较小气,总共退还了大约7万多美元。荷兰则比较大度,将庚子赔款于1925年全部退还,不过荷兰当初所占的比例就很少,只占0.17%。
d) 上世纪30年代后,美国开始取代日本,成为吸引中国学生最多的国家。

这里要着重批评一下俄罗斯。俄罗斯不光是从满清抢走了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就庚子赔款而言俄罗斯也是占据几乎30%的比例,是列强抢钱最多的。不光如此,后来俄罗斯借帮助满清镇压拳匪(义和团)为由出兵东三省,占据东北数年之久。不过后来日本对俄宣战,打败了俄罗斯,将斯拉夫人赶出了东北,否则现在东北只怕早已成为俄罗斯的领土了。

回到雅礼。雅礼协会的经费虽然主要来自美国民间(财团和教会),但雅礼却也曾受益于庚子退款,但这笔退款不是来自美国(以前我一直以为是来自美国),而是来自英国。英国的退款用于湖南的部分,是 25000 美元,但英国在湖南没有什么好的团体帮助打理,于是这笔钱就转交雅礼协会名下,条件是这笔钱必须用于医疗事业。在当时这算一笔不小的经费,因为雅礼大学当时一个学生的学杂费加生活费,每年大约是 88 美元。雅礼中学当时的学费也差不多,按照 88 美元计算,大约是 120 个大洋。民国早年一个大洋(一两白银,这是大洋的定义,当然考虑到铸币损耗等因素,一个大洋大约是 0.9 两白银) 大约值现在 200-250人民币,在当时是算很昂贵的了。

(待续,回头再写我的母校)
 楼主| 发表于 2017-5-17 14: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紫荆棘鸟 于 2017-6-24 22:32 编辑

timg (1).jpg
4) 大鸭梨
大鸭梨是以前我们 Yalier (“雅礼儿”)对雅礼的戏称和昵称。大,这里自然是大哉之意,这是一种自然流露的亲切感和归宿感,而不是一种自大。比雅礼更牛的中学肯定不少;或者从个人角度而言,也许大鸭梨并非最适合我的学校(师大附中或许就是其一。在当时,师大附中声誉在雅礼之上),但人终究是渺小的,因为这份渺小,因而我们骨子里会有一种叫做谦卑和感恩的东西。这种东西大家都有,不过许多人将它尘封在深处而逐渐将它遗忘了而已。因为谦卑和感恩,我们懂得啥是无怨无悔,懂得什么是知足。

因为雅礼的特殊性,和长沙其他百年老字号的学校相比,雅礼历史上并没有出什么奢栏的政治风云人物。它让我留恋的,是它的开明和包容。在雅礼,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和传承。历史上,雅礼和它的母体雅礼协会(Yale-in-China Association)是构建起长沙和国外联系的第一座桥梁。

说个具体的事儿,来看看大鸭梨的开明。大约是两年前或者三年前(?),我高中的微信群上有这样一则消息,那就是在雅礼宣传栏某个非常显眼的地方,贴有这样一首诗歌,大意如下:
    He loves her,
    He loves him;
    She loves her,
    She loves him;
    All the love,
    Is the SAME.
显然,这是一首同情和声援 LGBT 的小诗。大家知道,LGBT 是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的简写,也就是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变性者的合称。LGBT 即使在今天的美国,虽然不是什么禁忌话题,但在世俗和眼中,它仍然是洪水猛兽。但在雅礼,这样的小诗可以在校宣传栏张贴很长的时间。更有甚者,有好事的同学将这首诗择其精要,分成两行
    She loves her, he loves him;
    All the love, is the same.
写在一面彩旗上。虽然半个月后,校团委最终将这么彩旗拿走,但这也很能表明雅礼的包容,对吧?而且,有的班级还可以就这样的话题展开讨论和辩论,尽管最终的“结果”还是老师们不赞成不支持 LGBT,尽管辩论的观点和过程未免肤浅可笑,尽管真正的 LGBT 走出雅礼还是洪水猛兽,但在雅礼那个温室里,LGBT 不再是异类和龌龊的代名词,尽管雅礼这个温室在整个社会中依然像一个玲珑易碎的小小气泡。

往前追溯新中国雅礼的历史,以结束闲侃:
2016 年,雅礼110年校庆,美国总统奥巴马会从白宫发来贺电。
2006 年,雅礼100年建校,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发来贺电。
2000年,中南大学吞并湘雅医学院(也就是一本湖南医科大学)以及其附属的湘雅医院,自此,民国时代“北协和,南湘雅”的湘雅不复存在。雅礼协会昔年的“五大产品”(雅礼大学,雅礼中学,湘雅医学院,湘雅医院,湘雅护理学院) 只剩雅礼中学独立存在了。一直觉得中南大学和湘雅医学院合并后改名湘雅大学最合适不过了,呵呵。
1985 年,雅礼中学从"长沙市第五中学“恢复旧校名。同年,雅礼中学恢复了和雅礼协会中断了长达三十多年之久的联系。
1951 年,新中国政府没收了雅礼协会在长沙的所有资产,将雅礼中学改为解放中学(随即改为市五中)。
1950 年,雅礼协会在长沙的最后一名代表,Dwight Rugh 博士,因其身份是美国公民而被捕入狱,在新中国的监狱度过了几乎整个 1950 年。1951 年中,Rugh 博士被驱逐出境,长沙(以及武汉,因为湘雅大学抗日战争期间搬迁到武汉,也就是现在的华中师大) 和雅礼协会的联系彻底中断。与此同时新中国也与世隔绝,自编自导了大跃进和全民文革,草民们民不聊生,经济几乎瘫痪,国家近乎崩溃。
Dwight Rugh 有个很汉化的中文名:俞道存;
俞道存的夫人 Winifred Rugh也有个很汉化的名字:俞婉英;
俞道存的女儿 Betty Jean Rugh同样有个很汉化的名字:俞伯琴。

(完)


 楼主| 发表于 2017-5-20 09: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说点略微相关的历史。抗日战争爆发后,国立北大,清华和南开组成一所临时大学,临时大学先落户长沙,称为国立长沙临时大学。这所大学的老师和学生赫赫有名,教师包括梁思成,林徽因,金岳霖,陈省身,沈从文等,学生包括李政道,杨振宁,黄昆等。
长沙临时大学的教学楼由梁思成林徽因亲自设计,现在还保存有三栋,也就是现在中南大学主校园的民主楼与和平楼,这两栋大楼现在是湖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另一栋好像成了食堂。
长沙是二战期间整个中国遭受破坏最严重的城市,四次长沙会战,加上一把文夕大火,整个长沙几乎成为废墟。国立长沙临时大学开课不足一年,就被迫南迁到昆明,这就是大家都知道的西南联合大学。
联大从长沙南迁到昆明后,部分留在长沙的清华学生建立了一所中学,名字就是清华中学。新中国成立后,清华中学解散,并入长沙一中。长沙临时大学的教学楼等则归属于中南矿冶学院,也就是现在的中南大学。
和梁思成林徽因说不清道不明的金岳霖,这位中国哲学界的大哥大,就是雅礼校友。
 楼主| 发表于 2017-6-11 13: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紫荆棘鸟 于 2017-6-12 17:49 编辑

有图为证,俺们大鸭梨还是很牛的对吧。将大鸭梨单独抽出来,她依然有17名学生参加国家奥赛集训队,比大部分省市区都多,仅次于湖南、浙江、湖北、北京和四川。再算上南雅共18个名额。南雅是雅礼派系分化出去的,当年雅礼初中高中分开时,南雅就算雅礼的初中部,后来南雅变成完全中学,有了高中部,基本上从雅礼分化出去了。
timg.jpg

timg (1).jpg

全国各中学2017年奥赛国家集训队人数排名(前十)

1、长郡中学18人 长沙
2、雅礼中学17人 长沙
3、华中师大一附中13 武汉
4、中国人大附中9人 北京
4、湖南师大附中9人 长沙
4、南京外国语学校9人 南京
7、杭州二中7人 杭州
7、成都七中7人 成都
7、四川绵阳中学7人 绵阳
7、山西大学附属中学7人 太原

垄断了河北初等教育的衡水中学竟然榜上无名,令人奇怪。




 楼主| 发表于 2017-6-12 18:5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民主楼与和平楼。当年梁思成和林徽因为“国立长沙临时大学”(也就是西南联合大学的前身)设计的,现保存有三栋大楼,这是其中的两栋。
20140728114624_73513.jpg

20140728114646_77772.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