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9|回复: 4

《茶香东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5 22: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茶香东白》


       我敢断定,大多数上东白山的人,都不是冲茶去的,包括之前的我。史载,东白山三国时即产茶,晋末就为人赏识,唐时入陆羽《茶经》,唐李肇《国史补》更是将“婺州东白”(东白山茶)列为15个名茶之一。东白山茶历史如此悠久,我也几乎天天喝,每年总要牛饮掉几斤。但,对东白山茶却一直没有上心过,因为,东白山有太多的美,太多的传奇比茶更吸引我。比如雪淞,关乎爱情的七七庙会。
       不奔茶去,无碍茶的存在。东白山茶一如东白之巅那些洪荒时期遗下的巨石,严寒酷暑,风霜雨雪,从不曾离开过。或许,我每次前去,东白山茶有看到我,说不定也认识我,也想装到我的眼里,钻进我心中,与我交友,风来,它飘舞,雨落,它晶莹,它用最美好的姿色想惹我注目,无奈,当时,我心不在茶而将茶拒之门外了。
       这次,我可是直奔茶而去的,“家乡的茶园开满花”,市作协采风的横幅像只有力的手硬是把我拽到了茶前。
       我们在太白峰下的笠帽尖饭馆门前下车。这个小饭馆我第二次来了。老板娘还是从前的老板娘,桌、椅,货柜上陈列的浸泡着枸杞的陈酿是从前的,墙壁也是从前的,唯一不同的是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葱葱郁郁,遮蔽了原初的简陋而使小饭馆平生出楚楚韵味来。
       正是采茶时节
       笠帽尖饭馆被浓绿裹夹笼罩着。天是绿的,山是绿的,人置身其中,无须多久,很快也会变成绿的。满山葳蕤的茶树开足马力,疯抽着嫩芽,争先恐后,唯恐赶不上春天最后的华宴。一垄垄茶蓬,像一条条流淌着生命旋律的涧溪,那些花一般散落其间的采茶姑娘,则像是在弹奏着大自然的键盘,灵巧地弹出高山流水。
       据说,这些采茶姑娘大都不是本地人,而是来自五湖四海从外地招募来的,她们匍匐在一波一波绿浪似的茶蓬上,缓缓地向上移动,她们可是想一直采上天去?造化真神奇,寥寥几笔,就绘就了一卷绝佳的春茶图。
       青山绿水竞唯美。我情不自禁举起相机,“咔嚓咔嚓”,把东白山的美和春天定格。
在高倍数的镜头下,我陶醉于东白嫩芽的精美绝伦。一枚枚嫩芽被阳光映射晶透,细细的脉络,汩汩流动着的绿汁,那是春天的赞歌,生命的咏唱。
       暮春,绿是东白之王。
       绿的竹,绿的树,绿的风,绿的茶。站在茶山前,只见绿汹涌澎湃,如黄河之水天上来,随时随地都会把我冲走。
       我们在笠帽尖饭馆用中饭。
       一迈进饭店,浓郁的茶香扑鼻而来。老板娘把我们引到饭店后面新搭建起来的帐蓬里用餐。因陋就简,原来的饭堂被临时改成了茶叶加工作坊,蒸揉炒烘,难怪清香如许了。
       老板娘盛情,一手拿着一袋东白山茶,一手提着一壶滚沸的水,走过来招待客人,她把茶叶和开水放在饭桌上,笑吟吟打着招呼,“来来来,先喝杯香喷喷的东白新茶。”
       茶叶是现炒的东白春牙,我撮了一小把放入玻璃杯中,冲入滚水,细针似的茶叶在沸水中翻滚,渐渐膨大,舒展,茶叶垂立着,娇鲜欲滴,似一朵朵盛放的碧绿的花,帐蓬里瞬时弥散起袅袅的茶香。
       酒足饭饱。几个同好者约走蚕丝岗。蚕丝岗散落在东白山的深处,离笠帽尖饭馆不远,约五六分钟车程。蚕丝岗拢共才十来户人家,它应该是我所见过的最小的村落了。我原本以为既曰蚕丝岗,就该是个出产蚕丝的地方,山林中应多桑树,然,现实总是与想象大相径庭,沿途除了连绵不绝的茶蓬,竟寻不出半株桑树。下车后,我们没有沿山民们踏出来的山路走,而是三三两两的循着茶蓬的缝隙行。茶密路窄,一路上,我们走得趔趔趄趄,但相互间插科打诨,倒也生动有趣。令我颇感诧异的是在茶蓬的空隙地上,除了长着一些细白色的叫不上名儿来的小野花外,居然还生长着开着紫红色的草子花,这可是平原上的草本植物。草子花,开得茁壮茂盛,引来许多蜜蜂营营嗡嗡,这些草子花是谁的杰作呢?姑且算是东白山留给我一个小小的谜吧。蜜蜂也是野的,华柯说这是本地的土蜂。这些土蜂不住在我们平时常见的蜂箱里,而是栖身于山民们自制的蜂桶中,这些蜂桶或放在悬崖下,或安在大树上,此情此景,使我莫名地想起小龙女圈养蜜蜂的趣事来。
       有条山溪,游龙一样自上而下穿过茶林流入蚕丝岗。溪里多巨石,黑褐色。有的奇崛险峻,有的平坦如席,可坐可躺。村口,一块巨大平坦的石头上,晒着笋干,阳光下,笋干色金黄,通体透亮,视之,我竟舌底生津,顿时忆起笋干炖咸菜豆腐的美味来。溪水不多也不涸,天籁般的叮咚有声。
       走进蚕丝岗,十多户人家鳞次栉比拥挤在一块,有些山屋已破旧倾倒,院门,大都锁着,看得出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我们从一扇打开着的院门里走进去。这是一户典型的山居人家。堂屋里挂着、堆放着许多平日里鲜见的农具,有风车、磨盘、檐柱上还挂着几个晒得黄黄的葫芦壳,泛着旧时光的光泽。
       堂屋前的檐廊上,一家老少四个人正在包装茶叶。“稀客,稀客。”见我们进去,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娘高兴地迎上来,她端出凉茶让我们解渴,东白山人是纯朴热情的,更是好客的。我们边喝着茶边向她询问村庄里的一些情况。她告诉我们现在村里只有两户人家常住着,其他都搬到山外去了。看来,蚕丝岗和许多深山老林里的村庄一样,只有几个老年人舍不得根而成了山村最后的留守者了。我问她们为什么不搬。她笑着说,年纪大了,又没有别的谋生本事,还不如安心守在家里,采茶养蜂,日子也过得蛮好的。她说,现在交通方便了,很多城里人,都自己主动找上门来收购茶叶和蜂蜜,我们的茶叶和蜂蜜都是无污染的,很受人欢迎。从她说话的口气里,我不仅没有听出她们身居偏远山区的怨天忧人,反而听出些居住在世外桃源其乐融融的况味来。
       我掬起一捧堆放在藤箩上的茶叶,在阳光下端详,茶叶尖细均匀,色泽清正,一看就知是茶中极品,而那清清的茶香像个调皮的小孩子钻进我的鼻子,把我熏醉了。

鲜花

尘如烟  在2017-5-6 10:05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6 10: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茶香四溢  心境淡定 文字从容  文品 茶品  双色双佳!

茶是 上天赐予人间最美也最上成的礼物。品茶 品文  品人生!

问好 恁  !悦眼 悦心 !谢过!

点评

多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22 08:22
发表于 2017-5-14 23:36:18 | 显示全部楼层
茶事入文,雅事。我也茶人,悟得茶趣一二。欣赏美文。

点评

多谢老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22 08:22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08: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尘如烟 发表于 2017-5-6 10:19
茶香四溢  心境淡定 文字从容  文品 茶品  双色双佳!

茶是 上天赐予人间最美也最上成的礼物。品茶 品 ...

多谢!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08: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月亮湖之子 发表于 2017-5-14 23:36
茶事入文,雅事。我也茶人,悟得茶趣一二。欣赏美文。

多谢老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