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8|回复: 6

沪之行(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5 21: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沪之行(组诗)

1⃣笔会


为一个
笔会,我饱受着磨砺,是心灵还是肉体
在嘈杂的地域。一切都是陌生,语言气息,甚至河流的走向
都是靡丽的
我静静的解读,一些刻意错位的情节,无须纠正就笑了。在情不自禁中
想着曹帮的历史与运河的密切,想着古梨园曾经的繁华一世
至今没有断塌的牌坊遵循。我在简陋的屋子里思考
看一个女人写的故事:白雪乌鸦,还有被时光倒流的人物
关于鬼魅,宗教和一些传奇。都被她活灵活现地搬上今天的文学舞台
这就是我不解或异议的。从未有过的拓展
直击我的视野,让我重新慎视
当下的文学天地


2⃣拱桥


在大都市
看我的家乡,还是狭窄一些,登上石桥
看远处的塔楼,幸运看着满天星斗,那些荒野,飞翔的不是雪,也不是雨
是我一个个梦萦
我说过:它是我的灵魂安息地,黄昏的景色令我失望也凄凉
太多的悲悯和云烟飘渺,滞后着我一切
都在燃烧着,吞吐着黄浦江的浓雾
月光下,运河的支流如女人的胭脂般浓郁。我看到经年的榕树
叶子一片片落下,漂流在河面
一些腐朽的沉下去了,如雷雨中的闪电
我看见钟楼的闪烁,在微风里夜越来越沉重
天空几颗星星,如上帝的蛀牙
在千钧一发中
我不知道明天,是否有
清新的阳光


3⃣初识上海

这里
如一个得了白内障的老人
几次三番被切割,到了盲目的状态,浑沌的街区
不伦不类的房屋,一些倒塌的街巷
隐秘在高楼中,成了国中之国
雨中
我趟这污浊的泥水,刺鼻的味道,犹如猪圈鸡舍在夏季里的肆溢着
一个个瘦俏的女人们,尖着嗓子在说,全然不顾路人的耳膜
男人们也一样叽叽喳喳的说着鸟语,我真不明白了
一个世界级别的大都会,竟然充满了你浓我浓的腔调,泱泱大国,几千年
难道就是这样?普通话推行了几百年,唯独沪是国中之国
我想起旧上海租界和十里洋场,也想起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和润土
何为:哀其不幸、何谓:怒其不争


4⃣落潮



到了不解
岁月,总有千山万水在心里
也觉得辽阔。漂泊是我喜欢的,不愿意滞留在一潭死水里
尽管无法挽回的青春都如梦意离去
想一想沧海桑田,谁也无法改变
连我的容颜也在四季变幻
此时的烽烟弥漫,一些碎石卷着黄土,这些喧嚣的角落里
处处是人的踪迹。落下的樱红
渴望湿润的气息。而我无法抵达欲望的地域
也没有牵引的力量
在起烟的土地上,杨柳低着稀疏的头颅
把触角延伸在枯竭的河床边,却不见春天的绿阴,只有嫣红
沽名钓誉。却不经意间被风吹的芬芳坠落
这是春天的疾驶
想必还有千里雷声在潜伏着?下一个终结者
将是谁,我只有握着
两手苍凉


5⃣苇渡

生命的渡口
在午夜僵持着不肯退去它眷恋的
眸子,把深情投向河流
延伸到荒原。碎片般的苍穹隐隐作痛,我知道
那是倾斜的土地,撕裂的声音。轰隆隆
轰隆隆的闷雷,没有一滴泪雨滴下
那些隐藏的故事都逝去了眼睛
西边,是故人的遗骸
燃烧的白光,或许有海潮袭来
荡涤的呻吟。淹没了苇丛的
出口。我欣慰黑夜的眼睛
通透无际,一切都被捕捉在心网里,无需舟楫和桥
那些灯塔和钟楼
也只是一个神悟,我漫过蒲江抵达我的故乡
它们都为我折腰逶迤
我望着东方的鱼白
一寸一寸地移动,浅浅地
渗入,在渡口上倾泻着
血色漭漭

2017.5.5

我的家乡, 白内障, 大都市, 黄浦江, 上海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5 23:05:24 | 显示全部楼层
理性思辨  诗意醇厚的一组
发表于 2017-5-5 23: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学习   阿鹏问好
发表于 2017-5-6 08: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的渡口
在午夜僵持着不肯退去它眷恋的
眸子,把深情投向河流
延伸到荒原。碎片般的苍穹隐隐作痛,我知道
那是倾斜的土地,撕裂的声音。轰隆隆
轰隆隆的闷雷,没有一滴泪雨滴下
那些隐藏的故事都逝去了眼睛
西边,是故人的遗骸
燃烧的白光,或许有海潮袭来
荡涤的呻吟。淹没了苇丛的
出口。我欣慰黑夜的眼睛
通透无际,一切都被捕捉在心网里,无需舟楫和桥
那些灯塔和钟楼
也只是一个神悟,我漫过蒲江抵达我的故乡
它们都为我折腰逶迤
我望着东方的鱼白
一寸一寸地移动,浅浅地
渗入,在渡口上倾泻着
血色漭漭
发表于 2017-5-6 08:3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痛感的作品。问好夫子。
发表于 2017-5-6 21:28: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思纷呈的散章。拜读,问好。
发表于 2017-5-9 19: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读过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