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6|回复: 2

真花假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 13: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真花假花
李芳洲
      清明午后,阳光又一次展示了它永远年轻、高颜值的雄姿,羽扇纶巾地荡涤了一上午的黑云压城。小助理说:“花好,天好,人也好,我们先拍照吧。”我笑着点头。
      每当拍花拍树,我就像丢掉了年龄,快乐地像个孩子。于是玫瑰嫁接的海棠、不败的杜鹃、月季、金桔、变色茉莉、玫瑰、金银花等,纷纷落入镜头的罗网。
      在手机统治一切,洗劫大脑视觉的当下,只要是真善美,还是能拨动人们浮躁的心弦的。我把它们发到微信、空间、微博,与大家分食秀色。花好月圆,七彩阳光,群芳荟萃,总是高格调、纯风雅、超物质、较精神的,到底与胸大无脑、高帅平庸的肉体不同!       自然界产出的生物,总是能安慰心灵、洗眼、养眼、美容的。
      我痴迷于花,钟情于树,怜爱所有动物。
      树因葱翠,是鸟的广厦;花的香艳,染色生活,丰富人性,消减无聊。
      闲看花开花落,咀嚼着花与我的百年,有它们,我不会寂寞孤单冷。它们顶着朝霞,浸透风雨,感知着我的感知,追逐着我的追逐,至于是否幸福着我的幸福呢?我不敢说。
      它们的红黄绿紫粉蓝,美得太真实;不像我,还不得不以面具示人。
      在理解梅妻鹤子的突兀时,更感慨真爱、真情、真善、诚信的稀缺,还有什么理由不爱这些植被小精灵吗?
      记得几天前,我去绣眉,阿姨看到门前一丛丛娇艳的花,惊叹道:“哇塞,好好看哦!这是什么花啊?”
      我的老部下秘书说:“这是假花。”
      “啊,不可能吧!”阿姨一脸惊讶,不信地说。
      “你再仔细看,仔细摸,用手撕一下,你就相信了。”秘书说。
      我道:“这叫以假乱真,将假做得比真还真,犹如把勤政清廉做得认真坚决,一丝不苟一样——尤其是环保。这大概是我们的国粹吧,呵呵。”

      用绝艳的假植被冲击视觉波,善意的谎言安慰患者及家属,这是无碍无害的。
      我在人们点赞的那一刻,读到一网友的诗,里面有两句,“打不倒我们的是雾霾,还有无处不在的造假……否则国人用得着去新西兰看白云故乡,德国去找冬天的童话,莱茵河看水妖。我怏怏中华,还没有清澈的河水,美丽的风光吗?二十四节气的名字取得多好啊!那是老祖宗智慧的结晶,作孽的子孙该不该汗颜呢?”
      那么多的鬼城、闲置房卖不掉,我们依旧大片圈地盖楼……陪同的阿姨说:“我们儿时割猪草,到处都飞着蜻蜓,随便一个水坑里都能抓到鱼。现在的农村城市,再也见不到小荷尖尖角上的蜻蜓了。”
      小助理说:“我们北疆的夏天,蝉聒噪个没完,现在也哑巴了……”
      从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讲,地球不能只有人类,若没有蜜蜂、蝴蝶传粉,人类会比遭遇原子弹更惨地饿死。
      我虽不是荆棘鸟,灯塔女人牢骚中要喊出希望,香气丽人也要带刺散发。还有一个可爱可笑的原因是,半老的灵魂,住在说不清年龄的身体里。
      耳边响起自媒体年轻编辑对我说:“我最不喜欢为纯抒情而抒情的文章,它光鲜却空洞,没有营养……”
      哦,看来还是有人喜欢我的,我几分窃喜地想。于是,继续穿梭在多刺的花丛,傲骨嶙峋地哼着“妈妈再爱我一次”和“我爱成都”的民谣。因为真切深情,不愿你被亵渎、榨干,那么是不是该用圆润如玉、娇滴如猫的语言去说呢?
      泪水滑落花心,被春风轻易拿走。进得室内,灵光一闪,隔开太阳与月亮,只需一副有形无形的帘子。假如把偶然意外,降落一朵花幸运的甘露,幻化为滂沱大雨,恩泽世间,想想会是怎样一幅愿景变现幸福呢?我取出唇齿眉目间的爱,交给春风,任其在相识、陌生的指尖穿过。我还是继续笔尖戳破彩虹,书写晴好与阴霾的日志。德也,格也,志也。

2017年4月5日


鲜花

尘如烟  在2017-5-3 09:25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 06: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赞,桃李满芳洲。
 楼主| 发表于 2017-5-6 18: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紫荆棘鸟 发表于 2017-5-3 06:31
赞,桃李满芳洲。

谢谢,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