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4|回复: 8

造黑鸟(三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0 21: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外遇

出门二三十步,上了河堤,我便有了外遇。
譬如枸叶,毛糙糙的,还让我看她的脸色。譬如泡桐,粉嘟嘟的花朵,一看便像是得了大病;已是暮春,还不敢打单。
再就是猴头,缩头缩脑,一点也不大气。
薇,即野豌豆,一点猩红,让我不屑于她的血性。
至鳌峰公园后,我看到了夹竹桃、海棠、紫荆,算是我的艳遇。
仅此而已,我不心动。
我不与她们靠近,不拍一个镜头,不说一句掏心掏肺的话。
我不染指夹竹桃的艳,和她的毒;不沾染海棠的绚烂,和她转眼一地的悲伤;也不与紫荆纠缠,让她们恋着搂着,爱得死去活来。
还有更多的外遇,但都没有肌肤之亲,也没有蝇营狗苟。
我身之外,我心之外,一切皆为外遇
艳遇。上帝造物,凡能过我眼,动我心者,我皆深深感念。


造黑鸟


当它们成群结队地造夜,白昼之夜。
造黑,黑中之黑。
造得有声有色,铺天盖地,满山遍野……
一群碎裂的夜,一块与一块之间绝不粘连,松散灵活,达到绝对自由的标准。
一团和谐的黑,没有一丝异调。
不离不弃,有着一致的选择。
有着相同方向,相同的来处与去处。
因一个季节,兴奋得呱呱大叫。
为一场空白,不辞追逐,上下翻飞。
天地苍茫,它们是消灭苍茫的一对一高手。
在哲理中添加哲理。
于诗意处点缀诗意……的一群不祥之鸟啊,四分五裂,又浑然一体。
世界早已不祥。
最后一个噩耗是所有人的皆大欢喜。


父亲的十八般兵器


锄头、铁锹、犁、耙、耖、钉耙、镐、锨、箩筐、扁担、镰刀、斧头……都是父亲的兵器,我已列举不全。
每一种,我都见过,知道其性能。但绝不像父亲那样能把握,能运用的得心应手。
也不像父亲那样珍惜,每一次用过之后,都擦得锃亮,小心翼翼收藏。
父亲用它们攻田略地,打赢一场场农事战争。
以汗水征服烈日,以满脸的愁容与旷长日久的阴雨对峙,以朗朗大笑总结秋天。
两脚生风,打扫初冬的田野。
十八般兵器,听凭他的调遣,在不同阶段、不同地域派上用场,赏罚分明,知能善任。
风流云散。
当十八般兵器成为散兵游勇,不知所终
霜爬上我额头,如金的黄土囊括了父亲的一生。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0 21: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坐沙发!梅香问好!
发表于 2017-4-20 22: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多的外遇,但都没有肌肤之亲,也没有蝇营狗苟。
我身之外,我心之外,一切皆为外遇
艳遇。上帝造物,凡能过我眼,动我心者,我皆深深感念。
发表于 2017-4-20 22:4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哲理中添加哲理。
于诗意处点缀诗意……的一群不祥之鸟啊,四分五裂,又浑然一体。
世界早已不祥。
最后一个噩耗是所有人的皆大欢喜。
发表于 2017-4-20 22:4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十八般兵器成为散兵游勇,不知所终
霜爬上我额头,如金的黄土囊括了父亲的一生。
发表于 2017-4-20 22:48: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笔触新颖,诗意,个性,厚实
发表于 2017-4-20 22: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福志远!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0 22:49:2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意快乐!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1 21: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沉稳通透的散章。拜读,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