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9|回复: 3

青鸟飞过的地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19 17:4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赣州阿鹏 于 2017-4-20 20:36 编辑

  “白杨同志,经组织研究,慎重考虑,决定安排你到云南陇川县挂职一年。”  
  《岭南日报》主编室里,一缕冬阳透过蓝色落窗挥洒进来,主编万梨花笑颜如花,比冬阳还要温暖,但白杨却感到了浑身透骨冰凉。
  “我不去行吗?我——”白杨很想说,我新婚才一年零三个月,孩子出生才62天,还有,他从未听说过什么“陇川”,连它在东南西北都搞不清。
  “不行,你们民生新闻部五个人,张主任年龄大了,其余三个都未婚女孩,你是副主任,文笔最好,也只有你去最合适。”
  “其它部门去不可以吗?为什么非得民生新闻部的人呢?”
  “是上头的安排,也许是对你们部的照顾吧。”
   白杨沉默不语,心里头一阵翻江倒海。
   万梨花又安慰道:“白主任,你去了那边任县委报到组组长,你要好好干,这可是个机会噢!”
   说到“机会”二字,万梨花语调有些异常,显然是一种暗示,让白杨心里舒坦了许多。
   晚上下了班,回到家中,白杨对着墙头的中国地图左看右看,费了好半天,终于在西南最边角处找到“陇川”二字,它毗邻瑞丽,与缅甸挨在一起,白杨看了,心头又是一阵苍凉。
   孩子已经睡了,睡得又香又甜,红扑扑的小脸蛋,让人看了就想亲上一口。壁灯橘红,新婚妻子紫薇依坐床头,正在给儿子赶织过冬的毛衣。
  “紫薇,我要离开你们,我被调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
   白杨贴着床沿坐下,鼓起勇气,嗫嚅的,像一位流放犯人。
  “你要去哪里?!”
   紫薇楞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
  “陇川,云南的陇川,一个遥远的地方。”
   白杨神色凄然,抬起头,勉强笑笑,而后,眼睛定定地望着紫薇,观察她的反应。
  “陇川,你是说云南陇川吗?”
   奇怪,紫薇楞了一下,竟然颇有反应,甚至还略显得有些兴奋。
  “是,怎么,你去过那儿吗?”
  “没有,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就是陇川人,他说,他那儿很美。”
  “噢,怎么个美?快说说!”白杨急急地催。
  “他说,那儿有温泉、树包塔,皇阁寺,还有目瑙纵歌节,景颇族人的节日,大家聚在一块,唱歌跳舞,热闹极了......”
   说着说着,紫薇眉眼低垂,神色又黯淡了下来。
   清晨,白杨就走了,搭火车去的。第二天,列车在西南大地上奔驰,山很高很陡,河流很急,峡谷很深,景色跟江南大不同。
   车上,白杨又想起了紫薇,想起了儿子。陇川就要到了,他忽然想起了紫薇昨晚说过的话,心顿时悬了起来,他忍不住给紫薇发了一个微信。
  “你那同学是你初恋的男友吗?”
  “你在调查我了?!”
  “绝不是,猜的!我还知道了你们是怎么分手的了。”
  “噢,猜猜看。”
  “他大学毕业回到陇川,你也回到了南州,你们就自然分手了。”
  “算你猜对了。”
  “他现在有在陇川吗?我想见见他,跟他聊一聊。”
  “这么无聊啊?!放心,你会见他的,嘻嘻(头像)。”
   “他在哪个单位?”
   “别问了,我要上班去了。”
   下午四点班,火车到了陇川,一出站台,县委宣传部一辆黑色的小车把白杨接走了,来了三个人,副部长唐茂林,办公室主任蔡茵茵,司机小龙。
   唐茂林一见白杨,嘻嘻哈哈,握着白杨的手久久不放,老朋友一般说笑:“白杨老师,大作家!我看过你的小说,发表在《人民文学》上,叫《金色的童年》,我是你的粉丝,简称‘白粉’。”
   蔡茵茵笑岔了气,小龙一旁跟着傻笑。
  “唐部长,您太客气了,我那里是什么大作家,不过是喜欢信笔涂鸦而已。”
   蔡茵茵笑吟吟接话,“白杨老师,你在我们陇川很有名气,粉丝很多,除了我们,我们林部长也听过你的名字。”
  “噢,没想到啊,这么讲,我来陇川是来对了。”
   白杨感到心底一团火,烧得发烫。
   车上,白杨忽然想了一个人,他问唐茂林,“有一个作家,青鸟,乡土文学写得很好,就是你们陇川的,你们认识吗?”
  “岂止认识,我们还很熟悉呢!”
   唐蔡二人相视而笑。
   晚饭是在陇川宾馆一号餐厅的,当高大斯文的林清出现白杨面前时,白杨脑子里出现了幻觉,总觉得他似曾相识,却总是忆不起来。
  那晚,他们在宾馆聊了好久,林青向白杨介绍了陇川的风土人情,山川河流,名胜古迹,还有各种珍稀特产,甚至还有大量历史传说,林青的博学多才让白杨赞叹不已,林青真可谓是个陇川通。
  “陇川有个青鸟,您听过吗?写乡土小说的,在文坛赫赫有名。”
  “不认识,徒有虚名吧。”
   林青淡淡一笑,不以为然地表情。
   白杨诧异不已,因为他是最崇拜青鸟的,这两年,读过不少他的文章。青鸟的文章写留守儿童,写农民工,写荒凉废弃的村落,写得深沉细腻。每次读青鸟的文章,白杨都有一种心痛冰凉,潸然泪下的感觉。
   大约一周,紫薇没有联系白杨。白杨一直在乡下跑,去了很多地方,户撒,生产那种锐利柔软户撒刀的地方,树包塔,充满想象空间的地方,温泉,放飞心灵的地方,皇阁寺,充满传奇故事的地方......
   秀美如画的山川,丰厚的人文底蕴,多民族的风情,各式各样的服饰、头饰、手链,动感迷人的歌舞,把白杨迷住了。一个多月后,他完全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他把自己当成了陇川人。不久,他知道了青鸟就是林青时,惊讶极了。
  下乡回来,白杨花了三天,赶写了一篇报告文学——《青鸟飞过的地方》,热情讴歌美丽迷人的陇川,还有淳朴智慧的陇川人。
   文章在《西南文学》发表了,很多读者被感动,对陇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纷纷打电话到宣传部来,也有打到陇川旅游局去的,探问一些陇川的事情,想到这里来,走一走,看一看。
  《青鸟飞过的地方》原型人物就是宣传部长林青,文中,他是一个踏踏实实、朴朴实实、兢兢业业、和和气气的领导人,又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文学青年,中国文坛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正当青鸟热在陇川蓬勃兴起之时,林青被调走了,调到云南《石林》杂志社,任副社长兼总编。
  白杨很意外,他感受到了彼此的友情,每一次长聊,自己都受益匪浅,青鸟,已成为他文学路上最好的良师益友。
  青鸟明天就要走了,紫薇也过来了,送别晚宴还是在陇川宾馆一号厅隆重举行,县里头头都来啦。白杨把紫薇介绍给林青时,林青眼睛一亮,脸色泛红,点点头,憨笑着走开了,紫薇则意味深长地笑笑,一个晚上沉默不语。
   第二天,火车轰鸣,青鸟飞走了。送别青鸟,白杨带紫薇去看了树包塔和皇阁寺,还去泡了回温泉,他一直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傍晚七点半,紫薇走了,也是坐火车回南州去的。
   一个小时后,白杨回到了宣传部宿舍,刚洗过澡,拿起手机翻看起来,一条短信赫然入目,是紫薇一分钟前发来的,只有一句话——“我在陇川见到了我的大学男友。”
  “噢!是哪个?”
   白杨半信半疑,因为这两天,他与紫薇几乎形影不离。
   “暂时保密。”
   第二年春天,莺飞草长,白杨挂职结束,他回到了南州。
   在久别的家中,书架的一角,他翻到一本尘封的相册,青鸟,就在紫薇的大学毕业照上,离紫薇仅有两个身位,年轻帅气,一张阳光灿烂的脸。
   这几天,回到报社,白杨一直在想,他决定出一本书,题目已拟好,就叫——《青鸟飞过的地方》。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19 17: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请规范排版,正文用三号字。
        辛苦了,谢谢!
发表于 2017-4-20 16:2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文学功底深厚,问好阿鹏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4-20 20:3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楚天千里清秋 发表于 2017-4-20 16:28
拜读学习,文学功底深厚,问好阿鹏老师!

谢谢您的肯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