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6|回复: 1

陈党的乌七八糟网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17 10: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夸父逐月 于 2017-4-17 10:06 编辑

                                                                   陈党的乌七八糟网事
      陈党本不是我的真名,但乡亲们叫熟悉了,有时自己潜意识里竟觉得这才应该是我的正名。第一次被人称呼为陈党,感觉怪怪的,心里想笑却又无法笑出来。第一次跟罗乡去我承包的村子亮相,罗乡把我介绍给村干部连我名字都没称呼出来,指着屁股后面跟着的我说,这是咱村今后的乡里包村干部小陈,以后大家可得多支持呀。在场的所有村干部都有点尴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甚至连一个站起来和我打招呼的人都没有。这时,罗乡可能也是意识到了,忙说,噢,对了对了,小陈呢是咱乡党委宣传委员,负责全乡文化宣传工作。村书记似乎猛然醒悟了一般,快步跃过两人,一边抓着我的手紧紧地握着,一边嘴里不停地叫着陈党陈党。然后村干部便依次上来握手并在嘴里发出敬意的称谓陈党陈党。于是,陈党就成了我的官称,代替了我的名字。
       后来我终于搞清了问题所在。村子里的老百姓一样喜欢称领导的职务,那些书记副书记乡长副乡长的,姓后直接冠上职务称呼起来,就足以表示了敬意。而我这个宣委是党委委员,于是便被乡亲们官以陈党。
村支书一句陈党似皇封一般,搞得这个名字和职务一直伴随着到今天,并且还有追随终生的迹象。想当年30多岁的时候就成为副处级的党委委员,可谓是志满意得。记得上任之初第一次组织群众性文化活动——扭大秧歌,那真叫激情澎湃,大有激昂文字、粪土当年万户候的壮志豪情。表演的老乡们在场中间尽情的耍把儿,我拿着个小喇叭作现场解说。看那阵势,真是演出的火爆,解说的煽情,珠联璧合,喝彩满堂。
回忆过去的辉煌是一件幸福快乐的事。开始那两年,小赵庄的高翘会,东凉庄的京剧团,前台的小车会,朱庄的大秧歌,每到春节的时候都串街走巷热热闹闹的上演一番。这其中最露脸的是东凉庄的京剧团还登上了天津电视台《四季风》栏目,这可完全是在我操持下完成的跃升。
这还不算,凭着自己的虚心好学,我的文笔功夫也大有长劲,头头脑脑的讲话以及一些重要的文字材料均由我执笔,并且大多一次成型。《天津日报》县域专栏上有关本乡的报道也都是出自本人的手笔。
       得!还是别自吹自擂。官场上怎么说来的,那叫领导说你行,你就行,说你不行,行也不行。哈哈,让大家伙也说说,这六七年来,我是风里雨里没少闯,水里泥里没少滚。还别说,领导呢,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话里话外,会上会下也没少表扬。嘿!就是到关键时刻两手一摊无能为力。遇到进步的时候,我就跟那个蹩脚的外国大片一样,叫好不叫座。让你说说,我今年都42了,跟我一块从县机关下来任职的人有的已经成为重要乡镇的一把手了,可我呢,还在这个地方这个宣委的位置上原地踏步。这事放谁身上谁堵得慌。看现在这阵势,我是没什么进步的希望了,唯一等待的就是早早退居二线革命到头。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在他的《人类动机的理论》一书中提出了人类需求五层次理论。他讲,如果一个人无法获得更高一层次的心理满足,就会转而追求低级的目标。嘿嘿!当我把这一理论卖弄给一个女网友的时候,那个女网友竟不屑一顾:切,还用得着他说呀,谁还不知道那叫退而求其次。我反驳说,NO,NO,那不叫退而求其次,那叫堕落。女网友一龇牙,说,赶紧收起你那套不中不洋的破玩艺儿吧,赶快叫餐,我下午1点还得去给人家孩子上家教。我嘿嘿两声,刚想说什么,女网友又说话,我问你,你是吃中餐还是吃西餐,如果你懂得尊重女士或者绅士一点儿的话,还是由我来点,你负责买单好了。
       哈哈,真有意思。看人家70后活的多潇洒,也吃过也见过,同时还敢吃。你说我当了这些年的乡干部还不如人家一个小学女教师。真是呜呼哀哉,可怜至极。嘿嘿!你们笑嘛吗?我这么说不就是让你们乐呵嘛!你说,咱都到这境界了,还干什么要自寻烦恼呢?电视剧《阳光的快乐生活》里不是说了嘛,嘛钱不钱的,乐呵乐呵得了。在这我也套用一下,嘛权不权的,乐呵乐呵得了。你较嘛劲,你就敢保证,到了阴曹地府你还能当官享大福。
       嘿嘿!既然进步希望渺茫,就别执着那口气儿了,谁让咱没钱没靠山呢。我也想开了,怎么活法不是活儿,关键是得让自己快乐起来,多活几年,比那些当大官早死的挣得还多得多呢。
       心里有了这样的定位,工作上也就没必要死挠死啃,干什么都非要较真。但是,我工作进来还是有原则的,这个原则是必须要交得了差。说句实心话,最起码得保住咱的饭碗子。
       坦白地讲,人在不同的境遇中欲望也不同。在别人眼里,我是风风光光的乡干部,不但工资有保障,闹不好还有点外快或收点黑钱什么的。其实这都是不懂实情人说的外行话。权力、权利,这两个词分得清吗?现在干什么事不是实打实硬碰硬的,你没点儿权力谁跟你套近乎扯那闲蛋。有权力才能获得权利。像我这样的人,跟在书记乡长屁股后面闻点儿狗屁味儿就不错了,还收个吊黑钱。怎么看我们有能耐没能耐,那得升得多快,人家就是把你夸成花似的,七八年十来年,不给你动动窝,你还牛逼什么,哼,快一边盖张黄纸哭去吧。哈哈哈,怎么盖黄纸都不知道,死人上床板该上天堂报到去了,就盖上黄纸了。
       算了,发那些牢骚管吊用,还是说说我跟女网友那点骚事吧。
       这年头,网上有些话概括真好,说现在的人白天说鬼话,夜里说瞎话。还说现在的人用真名字说假话,用假名字说真话。其实仔细想想还就真那么回事。不管对上对下还是对老婆对孩子,你们谁敢把自己真实想法说出来,借你们几个胆子也不敢。真有说的,除非是傻逼。但上了网就不一样了,完全不用担惊害怕,只要你不把真名字、真地址、真单位告诉对方,你就说什么都行。聊得好就聊,聊不好拉黑了事。跟老婆说行吗?嘿嘿!你惦量惦量,你说你吃着碗里还想着锅里的?你不找踹那还哪跑。说你工作不如意?两眼皮也把你夹扁喽。还能说什么,反正烦心事你别跟她说,说了就是你没能耐。跟同事哥们什么的说不行吗?嘿嘿!你也得惦量惦量。快乐的事跟谁说都行,不快乐的事谁也不能说。你要不信你就试试,保不齐你前脚发完牢骚后脚人家就给你报告给了你的老婆或者上司,搞不好那又是你哥们进步的一个亮点呢。
       嘿嘿!还是网上聊安全。于是,我就借着写东西的名义,每天都把QQ挂着,工作忙了,就隐身,不忙的时候就上网勾引勾引良家妇女。
开始聊的时候咱是规规矩矩,什么家长里短的都不太会聊,往往说得最多的是工作上的痛苦与烦恼。嘿嘿,怪了,加一个网友聊不了两天就不理我了,再加还是依然如此。更可气地是不少女网友管我叫叔叔,说我是前朝来的人,告诉我找个水深水清灵的地方洗洗脑再回来。我靠,粗口谁不会呀,整这东西难不到我乡干部。嘻嘻,不瞒各位,我们这些人坐在一起吃饭,哪一次酒席不整上两个新的荤段子不跟没喝酒一样,干吧吧地没滋味。看罗乡那人没有,平时人模狗样,工作起来一板一眼,可上酒席立马变样。荤段子张嘴就来,一套套一层层,合辙押韵,还那么耐人寻味越咂摸越坏越有意思。赶上计生办张姐在场,得,他们俩算是包场了,话里话外言谈举止黄得要命。说句不好听的吧,反正是句句不离男女差别那点儿小地方。
       得。一不留神又聊偏了方向。咱们还是接着说上网聊天的事。有那么一阵子我把所加的网友定位在30至40之间,然后聊不了几句话就跟人家聊荤的。嘿嘿!这下更糟了。每天发来的欠扁滚蛋的QQ表情不计其数。偶尔遇到一些个别的,人家就提醒我,说哥呀,你有点儿情调好不好,您这哪是聊天开心找乐子,简直是贩黄哪。
       吃一堑长一智。后来我经过大量的研究发现,男人38这个岁数最能吸引寂寞的女人。这可是我最新的一个科研成果,如果你不是我的好友的话,打死我也不会告诉你。这样好不好,各位QQ好友,你们都来求求我,满足一下我的虚荣心好不好嘛?快点吧,都说求求你,告诉我们吧。
       哈哈,开心死了。这态度蛮好哟。行,我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科研成果。首先说这25岁以下的女生,像咱们这些叔叔级的人物最好别去招惹。一来你也听不懂人家的鸟言鸟语,二来人家对你那些乌七八糟的乱事也不感兴趣。所以识相的还是远远地站一边欣赏,别打人家什么鬼主意。再说25岁到30这一阶段女人。这一阶段的女人正处于生儿育女折跟头打把式玩命阶段,整天孩子大人的那些家务事忙都忙不过来,哪还有心思跟你一个不相干的男人打情骂俏。再者说,这阶段的女人早已经没了女孩家的娇羞,生活中真有什么不如意的,早就跟老公、公婆直接干仗了,还用得上网渲泄感情。嘿嘿,再说这30岁到40岁这阶段女人,她们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寂寞的女人特别多,而且怨妇也多。这是为什么呀?哈哈!笨呀你。你想想,女人到了这岁数,一般来说,孩子全都上学了,需要女人特殊照顾的地方比以前明显减少了。上学、放学、吃饭甚至睡觉都有爷爷奶奶管着,当母亲的完全可以从繁重的家务中解放出来了。而这个时期内,正好婚姻也过了保鲜期,丈夫不管是真忙还是假忙,大多数男人投入妻子身上的感情是越来越少。你说,这怨妇能不多吗?嘿嘿!他们空余时间多了,寂寞的时间就长了;平常怨气多了,那思想的波动当然也就大了。别看她们起的网名叫什么心如止水、波澜不惊的,其实是她们想用这网名压制住欲望,这正说明她们内心的空虚。你说,面对这帮内心空虚、感情欠缺的女人,咱们这帮色狼们机会能不多吗?为嘛男人资料写38岁呢?你笨哪,这不明摆着吗?你别看38跟40差两岁,这在女人心里可有一秆明称,38代表的强劲,40代表的衰落的开始。
       得,又说跑题了,咱书归正传。聊天不是瞎聊,这同样有个经验问题。对待成熟且寂寞空虚的女人,聊天掌握火候很重要,火大了逃了,火小了说你没情趣。怎么办,告诉你一个经验,叫“慢火煮青蛙”。别告诉我,你不懂它的意思哟。如果你连“慢火煮青蛙”都不懂,我看你就死老娘裤裆里算了,还上什么网勾引什么良家妇女。
       “慢火煮青蛙”这功夫练了有小半年,还别说我是火候掌握得越来越老到,连我自己不佩服我自己都不行。网上好多女人都自定戒律永远不视频,如果你要信了,那就是傻蛋一个。你想,如果她们不想视频,安装它干嘛,浪费人民币呀。跟这些人有视频的女人聊天,没聊几句就发视频等于找死。我是从来不干那蠢事。我跟她们聊天全说我是教师,跟他们谈论最多也是孩子的教育问题。你别看大道理谁都知道,但从网友嘴里说出来,那叫一个关心。当然你也可以开玩笑说,一会儿做啥好吃的,我都馋死了,要不我从网上飞过去尝尝你手艺。一般来讲,女人会开心的笑着说,你飞过来呀,我给你做啥啥的。别忘喽,如果她要说下线去街里购物或者接送孩子,你一定要说路上慢点,注意安全。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关心体贴。女人需要什么,需要的就是这份关心。我还跟你说,在这上面PK,凭的就是个人的能力,不像官场上那么多杂七杂八。一说这个我就生气,你说一个人仕途不凭能力光靠溜须拍马拿钱砸,官场上能不乱嘛。你看看我们单位那几个蹦得欢,都什么跟什么呀,愣是官运亨通。我见过他们玩牌,跟外人他们说不玩,那是骗人的。这些人玩牌,不怕大,一次输个万八千没事人一样,我就不信,他输的是自己的钱。大伙说说,上面也不用脑子想想,他们一家都称好几所房子,老婆子美容一年都几万块的往外糟践,你说他们哪那么多的钱。等到真干事了,全是上支下派动动嘴皮子,所谓的党委们不就是几个坐下来琢磨那点权利分配问题嘛。你说,全都是人,凭什么乡里那几部车就配给那几个人,不管是公事私事全用公家车。就连我这个宣委也得坐班车。外出用车,嘿嘿,公用车不在,那就只好打车去下乡,你想用书记、乡长、副书记、副乡长的车连门都没有。
       嘿嘿!咱还说那“慢火煮青蛙”吧,说那些生气伤身体,解决不了实际问题。等你聊得差不多让女人感觉到你是真正在关心她而不是在想办法把她哄弄上床的时候,你就可以要求视频了。嘿嘿,一般来讲她们都会说,我可是从来不接网友视频的,你是第一个哟。明白了吧,这就是对你有好感。首先我声明一点,我绝对没有视频,并且也不想安。有些女网友接了视频后,发现我没有,就问我说你没视频看什么看。我只好解释说,我在单位上网,单位是不准安装视频设备的。嘿嘿!别看她们假装生气,真聊得好的,她不会为这点小事就把你删除了。当然也有较真的,说那你都看我了,这不公平,最起码你得发张照片让我看看。哈哈,这条件好满足,网上帅哥多的是,找一个跟自己长得差不多还是很容易。后来,我还把那张照片当作我的QQ头像。哈哈哈,照片一传过去,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赚到了不少的赞美。但也有警惕的,说长这么帅不会是别人的吧。哼!跟我来这儿套,小娘们,你还真嫩了点儿。我说,你要不信就把拉黑好啦,说那么废话干嘛,我有病拿别人的照片当自己呀。嘿嘿!反正我是抱定不见网友的信念,难道还怕她找来不成。
       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只要功夫深,哪怕铁杵也能磨成绣花针。慢工加小火,没有炖不烂的死猪肉。先是有些女网友对我着迷,整天缠着我,真像发了第二春一样。那时候,有个北京的女网友,让我给夸得发情了,先是给我找好听的歌曲放,然后就是自己为我开着视频演唱。她唱一首,我就鲜花、鼓掌、飞吻等QQ表情一大堆,弄得一个劲发害羞的表情。后来我就说,我就爱听胡杨林的《香水有毒》,她硬是用了三天的时间来学唱,然后唱给我听。
       她说,我真是爱上你了,我完了,我已经迷失了方向。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爱,我甚至怀疑爱的成分里有没有兴奋剂。她不断地问我,你爱我吗?你真的爱我吗?我说,我当然爱你,就冲你天天为我唱歌,哄我开心,你就是我最爱的人。
       直到这时,我才算明白,原来人是可以这样相爱的。它没有金钱的铜臭,它没有权力的法码,它更没有人与人之间的虚情假意。有些夫妻本不相爱,却像演戏一样做着爱,有些人甚至假装高潮来愚弄对方。这该是一件多么令人恶心的事。我想说,如果你不爱人家,就放手吧!不要用那种假道德来控制别人和自己。
       本来想把这篇小说写成一个完整的版本,但我只能遗憾的说,对不起各位QQ好友。就在我发表了前一部分的第二天,就有一个女网友来讨伐我,说我内心是如何的肮脏、如何的下流、如何的不堪入目。更有一个网友,已经把我当作陈党本人而大加抨击,说我是魔鬼,是祸害良家妇女的恶棍。我知道,她已经对号入座了。
       现在,我想写一写我的陈年往事,远离网事。一个是对我内心的一个梳理,一个是对我自己的写作有一个交待。
       我知道,一个过于执过于轴都是性格的缺陷造成的,这与他成长的家庭环境有关。小时候父母总是教给我们善良的行为,他们告诉我,不论是对人对事都要从良心出发,让自己的心灵有一个安稳的家。我知道,父母是善良的,他们接受的是毛泽东思想的教育,他们是根红苗正的贫农出身,他们光明磊落,他们嫉恶如仇。我不能要求他们与时俱进,因为他们毕竟老得已经不能左右自己的生活状况,甚至已经不能左右自己的言行举止。40多岁了,我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我应该对自己未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人在江湖,水深水浅,山高水低,智商稍正常的人就能认清形势,可我为什么就不能呢?
       早几年,那时候自己自信哪!整天想着就是凭自己的实力混出个人模样,看到报纸上跑官卖官的还骂人家无知无耻。有时候哥几个背后也劝我,该送送点儿,该跑跑就跑跑。我当时就急了,说那还能体现出咱的实力吗?我送了他给我提了,他会说我没本事,靠钱买来的仕途,那还不想把你往哪放就哪放?别人说,就你这穷耿直的德行,根本就不是当官的材料,你要是当了官,那真是老天爷都瞎了眼。我敢打赌,今后你要是能成大气候儿,我把我脑袋砍下来当球踢。
       这话绝对算得上是忠肝义胆,一片赤诚。可是没办法,人就是这德行,正所谓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如果哪个人都能听人的奉劝,恐怕这和谐的世界早就到来了。于是领导家有份子,别人随多少我就随多少,逢年过节,绝不踏入领导家门半步,美其名曰,别给领导添腻味。
    哈哈,真是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反腐败的高潮终于来了。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17 15: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文友,找时间欣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