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4|回复: 4

青蟹终究称不了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13 22: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蟹终究称不了王
  
                                            复 达
  
  稍加仔细的看,青蟹光滑的头胸甲上有明显的“H”形凹痕。横过来,则成“王”字少了一横。就想,青蟹是不是想称王?
  看青蟹椭圆形的外壳,坚硬,厚重样的,像是能顶千斤之重。左右开弓的两只大蟹钳粗壮,硕大,挥舞起来很吓人的。那两枚钳子坚韧锐利,犹如老虎钳一般,倘若手指被它钳住,说不定立时会被活生生的钳断。两只后足像小巧的桨板,青蟹的行动自如就得靠它。这样的青蟹,在水中定当横冲直撞,叉开锋利的钳子,张牙舞爪,横行霸道。
  唐皮日休有诗曰:“未游沧海早知名,有骨还从肉上生。莫道无心畏雷电,海龙王处也横行。”可见,青蟹不仅早已闻名于世,而且无心无肺般的胆大妄为,竟敢在海龙王面前也招摇横行。
  海龙王见它如此狂妄可恶,甚而有称王的模样,哪能善罢干息?就罚它一生都在脱壳中度过,始终让它在背壳上缺少一横。
  脱壳就伴随青蟹的生长生活。一次次的脱壳,成为渐渐长成的助推剂,也该是一种脱胎换骨的暗示。然而,这是一种变态的发育和成长的过程。青蟹并未因脱壳而反思,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一旦完成脱壳,它那大蟹钳更为粗壮有力,更加具有攻击力。
  或许,只有当青蟹最后一次脱壳后,才是它软弱之时。那第十三次的脱壳,完全与它交配密切相关,称作“生殖脱壳。”交配的时间竟然可持续一至两天,有什么动物可以交配这么长时间的?许是这一次的脱壳将一生的精力全花在了交配之中,花尽了心血,它的形体便呈柔软状态,我们叫它为“软壳蟹”。
  有一次在饭店看到一只软壳蟹。那个时候还不知青蟹的壳何以会是软的,感觉好奇,却又以为像是中了病毒,以致蟹壳变软。那蟹壳,看上去软绵绵的,用手指一按,凹陷下去,好一会,才渐渐的鼓突起来。蒸熟后,那壳仿佛与肉体相连一起。揭开,像是一层皮,一些金黄的蟹黄倒是粘连在蟹壳上。蟹壳软,那两只大蟹钳也软实,一点没有斗志似的。
  这样的软壳蟹其实也只处于一天左右的时间。这一时间段内,它横卧水底,吸收大量的水分,使身体舒张开来。随后,壳变硬,身体迅速扩大、增重,完成它生命中最后的蜕变。
  这么短的时间里要捕捉上软壳蟹,也是一种机缘。
  而即使经过这么多次的脱壳,历经一次次的痛苦、蜕变、强盛,青蟹壳上的“H”形终究还是少了一横。王的概念只在它的意识里晃荡而已吧。
  青蟹的眼睛如两只探头,与触角一样,感觉灵敏,所以一般多白天潜穴而居,夜间出穴或爬出洞来,活动自如,四处觅食。这样的情形岂不像盗贼一般?盗贼一般的行为造就了青蟹的习性,哪有王者风范?
  青蟹的食欲旺盛,活动力强。有时采取主动出击方式,在涨潮时从泥洞里爬出。随着潮水游至浅水区域,捕捉底栖脊椎动物。这样的情景才显青蟹的本性。有时,它却守株待兔似的,守在洞口,等待潮水带来猎物。这就有点懒惰的意识,失却了青蟹的风采。更有甚者,在饥饿时,青蟹竟然互相残食,尤其脱壳时,更是毫不留情地残杀。前者是因为饥饿,后者则想来是缘由交配,不论哪一种情形,都是那么凶残、那么不讲人性,即使称了王,还不是暴君一般?不让它称王更佳。
  不过,说实话,青蟹的味道实在是好。
  在我们岛上,青蟹并不多,却让我时常惦记。岛上捉上来的青蟹,全是野生的。我喜吃,儿子更吃得津津有味。
  岛上的青蟹多生长在汰横(礁岩)的石缝,或者大浦的石块底下和泥涂里。在大浦的闸门口边上,仿佛是它喜欢穴居或横行的地方。可能是因为闸门边正好是咸淡水交汇之处吧,青蟹就生长在这样的水域,将咸的淡的统统享用。所以,管碶闸的人常常可以捕捉到青蟹。
  曾几次去过一家海塘边的饭店,每次总要点青蟹。那青蟹,背面隆起,显现一种贼硬的感觉;墨绿色,仿佛在装扮一副老沉的模样;两只眼睛贼溜溜的,死到临头,还是那样不肯罢休似的;两只大蟹钳被牢牢的绑着,才显出它被捉住的无奈。
  碗口大的青蟹就用来蒸烤,外壳呈现桔红色,像是将全身的血液都渗透在了背壳之中,色泽鲜艳,甚是诱人。尤是八月时节,蟹壳里的膏红艳艳的凝结,十分鲜美。大蟹钳里的肉更是壮实,有的壮实得粘连在外壳上,一丝丝的,不肯掉下来。有时也与糯米蒸煮,称作“青蟹烧米饭”,为一道有名的菜肴。米饭之上,已被切割的青蟹一块块地相卧,中间覆盖一只红透的蟹壳,香气扑鼻。蟹依旧保持蟹的味道,米饭则浸染上了蟹的清香,美味可口。
  每次吃完后,我总要买一两只回家,让老婆做成青蟹烧米饭,给儿子美美地吃上一两顿。
  “八月青蟹抵只鸡。”说的是,八月的青蟹既肥硕,又营养丰富,堪与鸡肉媲美。也同时说明,人们早已对青蟹所钟情,颇有研究。而现在,市面上的青蟹多是养殖的,个小,壳薄,蒸熟后的壳为桔黄,里面的蟹黄也呈桔黄色,哪有鲜红的样子?连那两只大蟹钳也只有拇指那样的大,看上去依旧有点威猛,却是一咬就破壳。那肉也整体的模样,不像野生的还粘连在壳上。却不知这般的青蟹在八月还能不能抵上一只鸡。
  有一次,管碶门的二姑丈送来两只青蟹,很是壮实。因为青蟹的腮腔内存有少许水分,可存活一星期左右,刚好过几天儿子放假回来,便放在塑料盆里。看它们都被布条绑着,两只大蟹钳有点丝毫不动的模样,就放下心来。不料,翌日一早,塑料盆里只剩一只青蟹,另一只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就赶紧寻找。厨房里没有,便到与厨房相通的客厅里搜寻,甚至怀疑爬到沙发底下,也不见踪影。难道顺着楼梯爬到楼下的车库里了?还果真在车库的角落里,瞪着眼,像是又准备逃遁似的。原来绑着它的一只大蟹钳上的布条已被它挣脱开来,长长地拖曳在它身后。我连忙小心地按住它的后背,又小心地捏住它的硬壳,才胡乱地用布条缠住它,终算让它不再强横。
  就想到,青蟹再横行霸道,也终究是要被捉的。
  前些年,曾与朋友去养殖塘钓泥鱼。有一次,钓线上的桔红色浮头突地一沉,像潜入了水下,随后钓线飞快地移动,不知要往哪里去。我赶紧提竿,沉甸甸的,感觉定然是只梭子蟹——养殖塘里暂养着梭子蟹呢。就双手用力,将钓线提上来。果真是蟹,想不到的竟是只青蟹,巴掌般大。养殖塘里咋会有青蟹?难道是从大浦里偷偷爬入觅食的?疑惑之后,令我很是惊喜。我竟然钓上了青蟹,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那天去海塘边的饭店,趁着客人还未到,就踅到碶闸边。闸门上自是张着网,网袋足有十多米。小虾小蟹小鱼的只要经过闸门,便全被兜住,当然也包括青蟹。大浦两边的堤坡用石头构筑,这样的地方最容易生长青蟹。饭店的主人便在边上挂着七八只圆型的蟹笼,里面放些青蟹喜吃的饵料,等待青蟹爬进去,成为瓮中之鳖。
  明王世贞有《题蟹》一诗:“唼喋红蓼根,双螯利于手。横行能几时,终当堕人口。”那双比手还锋利的大蟹钳,掐断了红蓼的根,放在嘴里,唼喋唼喋的啃得好痛快。可是,又能横行多久?最终还不是逃脱不了被捉、被煮、被吃的命运?
  横行一时的,哪能横行一世?即使青蟹有朝一日称了王,还不是那样的命运。何况,它终究称不了王的。
  
  [浙江省岱山县人大 邮编316200 邮箱zjyfd-001@vip.163.com]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15 23:5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蟹那一横是留给人类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4-19 22:3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月亮湖之子 发表于 2017-4-15 23:57
青蟹那一横是留给人类的。

谢谢!问好!
发表于 2017-4-20 21:53:48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0 22: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