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6|回复: 4

左岗起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 22: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经你占卦算命,十月一日应是第二架飞机最佳试飞日期,可惜你在合肥就过了国庆。那么,毛泽东诞辰也是上好的日子,毕竟有了毛泽东才有了新中国,若能求通毛泽东在天之灵,再发扬长征精神定能险中求胜。你真心祈望共产党中国昌盛持久,不说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建功立业,至少图个晚年平安,否则怕越是长寿越是受罪。
         既是占得在毛泽东诞辰试飞吉利,也就大合梦蝶心意,但去北京拜谒毛泽东不太现实,他就要在试飞之前,除了请菩萨,还要拜祭左光斗、何如宠、章伯钧、黄镇,请他们在天有灵,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保佑他成功上天。这对他来说,远比国家面对神舟几号上天还要庄重。
        面对梦蝶的过于庄重,你打了个冷噤,晚上便梦见自己坐于台虎钳边,以锉刀撑着下巴,却憋不住胸腹里就像有酒精在翻肠倒胃,一只就像是你灵魂的小虫喷血而出。那小虫始像壁虎后像老鼠继而像猫,在工作台上崛崛而起,再一摇身就是一头血花四溅的大老虎。那老虎扭头呲牙望着你,眼神似有悲悯和警示,然后跳下工作台,不断抓着撞着墙壁。你担心他会把肩骨撞碎,但他终于把墙撞了一个洞,挤身于墙外。
        你看见那老虎在墙外又将身子一摇,就大得有如一座浓色重彩的山脊,山脊正要移动,空中却闪下一条白蛇。那白蛇七扭八绕,就成一条龙了。那龙鬼着眼儿对你似笑非笑,似乎示意你不要声张,若非有须有角,且只看局部,就像一个色情而疯狂的女子在光着身子要戏弄老虎。她渐渐缠上老虎,老虎似也乐意顺从。她扭动的身躯闪着白光,动作无比柔软,随着最后一次冒出头颅,那眼中便露出凶狠,老虎便也一声闷吼,开始摆头甩尾腾跳翻滚,终于得着机会把龙头咬破。龙流着血,血是白色的,龙也流着涎,涎也是白色的。涎流在地上,就像消强水,咝咝咝响;涎流在老虎身上,也咝咝咝响。龙依然不放老虎,你也为老虎传输着你所能传输的心力。老虎又一声闷吼,浑身毛发撑开龙鳞,便再度咬到了龙脖,龙尾却又捆住了虎脖。老虎又一爪抓了龙的眼睛,龙只得放开老虎,飞身上天,老虎向天猛扑无力,终是渐渐倒地,嘴里血流如注。……空气沉闷异常,雷声隐约翻滚,就像遥远的天上还有一只老虎愤怒地撞着一只公堂鼓,却听不见任何升堂断案的动静。老虎的脚掌里抓着几片龙鳞,老虎的脚爪也脱落了两只……
        你庆幸一个恶梦结束,翻了个身,又进入新的恶梦。新的恶梦依然龙虎争斗,斗得你头痛欲裂,终于痛醒,翻身又入恶梦。新的恶梦除了龙争虎斗,还有了许多老鸹和老鹰,引得街上的树木都派出树枝树叶跟着起哄。你也钻出墙洞,跑到街上,给鹰和老鸹送水喂食,好像在请求鹰和老鸹不要多管闲事,但鹰和鸹却啄破了你的手臂和头顶,继而互相乱啄。他们每啄一嘴,你都感到头痛,好像他们是在你的头脑里面啄着,目的只为冲破你的头颅,你的头颅就是一个狭小的天地囚笼。那龙就像裹腿似地把老虎缠到了天上,老虎张着血盆大口却只有喘气的份。这龙虎之斗也像在你的胸腹之中,你的胸腹就像一个被那些永不悔改的恶魔折腾得就要暴破了的地狱,十分的痛而恶心……你知道这是梦却无法消除,也就一直恶心到天亮。
        最后见得一条巨大的,就像林彪摔死温都尔汗前夜——中国夜空里出现的——那条有如纽簧灯管——明亮无比的——龙,从很高的天空挣扎着往下掉,掉进一片湖水。那龙吸足了水,抬头喷出一股强大的水流,水流里面还有各种鱼类,扑闪着翅膀向着地面飞跃。龙在干涸的湖中,极度疲劳地哺气……


        由于附近没有寺庙,梦蝶决定去浮山。你问:不怕碰到天花雨?……我听过你梦中都喊着天花雨,就知道该怕的人不是我了。以前我路经浮山都要绕道,现在就想把你俩撮合一下,再送一架飞机给她做嫁妆,让你们有情人终成属,你别担心我们旧情复发就行。……飞机真若成功,你和她有霍乱时期的爱情变成风和日丽的爱情岂不更好。再说,你都讲天花雨那么可怕,我哪伏得了她?……一物降一物嘛,说不定你是周瑜她是黄盖呢。有许多女人就是要从精神肉体上都挨打才服贴。我可能太怯于她,她就爬到我头顶上架空了。……你本决定和天花雨一刀两断,被他这么一说,竟有点柳暗花明的意向。
        梦蝶一大早开着一辆双排座小货车,带着你和他的老婆孩子一起去了浮山。
        你们走进张公洞,梦蝶带头给吕洞宾磕头。可你看见那吕洞宾眼睛一眨,就变成了一条大蛇,张开大嘴就要吞食梦蝶。你大叫一声:危险!梦蝶浑身一抖头一低,那吕洞宾又是吕洞宾了。梦蝶问:你咋啊着?你张嘴结舌,冒了一身汗。
         你们走进文昌阁,梦蝶又带头给文昌星烧香磕头,请求保佑他事业如意,儿子能上清华北大。可你又看见,文昌星背后也出现了一条大蛇,那蛇也张开大嘴对准了梦蝶的头,梦蝶的老婆却在一边嬉笑颜开。你赶忙拿起钟杵向那铜钟撞了过去,钟声一响,那蛇就不见了。你撞了三下,梦蝶也撞了三下,梦蝶老婆也撞了三下。梦蝶老婆说你脸色就跟白鲜鸡似的。
        出了文昌阁,穿了九曲洞。由于九曲洞中,是你殿后,总觉身后赘着一个巨大的尾巴,拽得两边石壁剌剌剌响,便要求在金谷寺第一个拜佛。你刚拜倒在地,又见一条蛇,在佛身后面嗽嗽嗽响。你肯定那蛇既真且幻,也就岿然不动吧。可那蛇却似因你无视,就十分狂躁地把头摔打佛身,摔了好几次,嘴中吐出血来,血溅上你的脸。你不敢抹脸,只把眼皮库着,好让那蛇乘机消失。你放眼之时,蛇果然不见,却又似钻进你内心,甚至发散在空中。
        到了滴水洞,那四方石壁在你看来,也是由蛇编织而成的。蛇壁之内也隐着许多怪物,有恐龙,有山魈,还有说不出名称的。洞底内也似有成千上万条蛇在蛹动,并逐条钻进你的身体,把你的肚皮撑得老大,从你的鼻孔冒着一股怪气。你的头也痛胀得真想一飞冲天,两脚便也站立不稳。石壁中也有个形象慈眉善目,像要努力救你,但你够不着她的手。
        梦蝶的老婆再度问你是不是身体不好,还用她那蛤蟆般的胖小手摸着你的额头。你说:我今年一年都在生病,可能腰部神经受压引起整个神经系统作怪吧。你说这话的时候,就感觉蛇已从四面八方向你们竖起头来,你甚至能看见那些蛇的背脊,闻听到蛇的气息和移动的声音。甚至那每一颗树都是各种蛇的变体,她们一直伸枝长叶地等着什么。
        下山时,你又感觉山壳内更有一条极其庞大的蛇或类似蛇的怪物在随你们移动,听得见移动的声音和脚底的震动。准确地说,那更像一条大蜥蜴,大壁虎,大鳄鱼或穿山甲,有脚有爪,有凸出的眼睛。山的内部就像被犁地一样土石翻滚,那怪物的眼珠就不断骨碌碌转着眨着,眼珠上也沾满碎石和尘土。至于那一身包谷癞癞的头皮和身躯,根本不因土石的倾轧而受伤,何况浮山内部本就有着许多空洞,他从这一个空洞钻进另一个空洞,浑身一抖就皮干肉净。只是你无法弄懂,他这么做到底是要把浮山钻空,好让人开发旅游,还是为了警示你们上天?你还感到头顶的上空也有那么大的一条蛇和类于蛇的怪物在随你们移动,不知是保护还是要加害?
        从浮山回来的路上,你想起你属虎,天花雨和梦蝶都属蛇,就跟梦蝶说:我这人从小有点通灵,尤其身体不好时,青天白日都能见到灵异,最好改变试飞日期吧。
        要让自信压倒迷信。梦蝶说。
        不相信迷信,请菩萨干嘛?梦蝶老婆说。
        你们回头去了章伯钧故里,再去了黄镇故里和左光斗故里,晚上又去了何如宠故里。这一天,是试飞前的一天,时间紧急,否则梦蝶还想去一趟朱光潜故里,说是请老前辈保佑,也是想报喜请功。
        这晚上,你又梦见了龙虎斗,斗得十分费时又劳神,最后又是一条巨龙从天往下掉。那龙挣扎着,向上向左向右不断昂起他的头,却受了什么巨大拉力似的,掉到了左岗街上。左岗街被抽了一鞭子似的一阵强烈战抖,两边的树叶纷纷坠落,有些树枝竟掉进裂开的地缝。
        你觉得不能阻止梦蝶飞天,就得激流勇退,但又找不到借口,找到借口也不好开口。你总是明知要吃亏,却又碍于情面。也许,浮山的经验只是你身心过于疲惫或是神经病的起根发苗。
        你想起你初上小学时,有一天刚出门,头顶就被隔壁家捡屋瓦的砖匠甩下的一大块缸沿砸破,人一下子就蒙了。你本就怯懦无比,想喊不知怎么喊怎么措词,也根本喊不出来,好像喊叫的神经被砸坏了,又生怕再砸,就赶紧走过,在村边的水沟边停了一会,想回头却依然是宁可死也怕开口,就头破血流硬撑着,同时大有赴死去学校也即将死去的决心和预感,还不想给母亲和用缸沿砸你的砖匠带来任何麻烦,只要不死就什么没发生,只要死了就谁也不知道,毕竟你活得也太作孽了。终于在村外的大石礅前遇上那个跛腿的隔壁主人上街回来:这小伢坑着了,这怎么搞的,这坑着了,这要出人命了,这一路都没人碰上你啊?幸亏碰上我,要不过一哈子血淌光了真要死了啊(确实,那一路你没碰上一个人,或等于没碰上,你是用手捂着头,一开始血也流得不多)。也确实因为碰上他,你才得放声大哭并骂出了前因后果,不允许他拉你的手。他是强制着将你拖了回去,并许诺要是他家的砖匠用缸沿给你砸成这样,他决不放过那砖匠,一定要他给你医治……你记得那个本村的砖匠名叫——王根和……你被隔壁的主人拉回家,在你伤口上敷了一大把黄叶烟并包扎,再请你指认那一大块缸沿,却不见了,于是都一口咬定你看错了,王根和更是说他没甩下一块缸 沿,只有碎瓦。你母亲只顾忙着生产队做工,还特地回家对他们表示谢谢。接下来你就昏迷了,醒来连一只鸡蛋也未吃得,别说看医生。后来上课就昏昏沉沉的,课听不好,想像力却越来越丰富,感性也越来强,奇怪的是,越是感性强越是被人当成傻子,就像人家都能说会赖地活在人世,你独自朦朦懂懂地活在世外,活在世外的意识流之中……一个穷人更兼糊涂人家的孩子成长是多么地可怜啊,而且你的头部受重伤还远不止这一次……现在你身体已弱,越是记忆之初的事情越是清淅,但你的脑子不会太好了,却也聪明得出奇……
        你再次为试飞占出了一个凶卦,不得不建议,如果不更改试飞日期,也要更改起飞时辰。梦蝶以为毛泽东出生时辰不可更改,尽管谁也不知毛泽东生于哪个时辰。可是,梦蝶的老婆却冷不丁凑上一句:不改就不改,你别从天上掉下来就好。一句话,使梦蝶同意更改。

         原定日出试飞改在了月升之时,梦蝶是想避讳红太阳的辉煌壮烈而取月升的谦逊柔和,这使你又想阻止却怕有多嘴之嫌便更想退却,也就更加不好退却。人家出而反而,不见得非要有借口,但为利益,讲得出做得到,哪怕不利反害,决不在乎别人怎么说。而你无论何时何地,宁愿认亏,绝不肯被人说坏……你以前炒股,也是每日占卦,有时很灵,有时适得其反。古人也只是逻辑思维不够用,才以卦相助,但这次怎么占都没个好卦,再占不如听天由命,何况你从未上过天。按照你什么怪事都能碰上的规律,这次说不定会被虏上外星,享受仅次于外星星主的待遇,在地球上得不到爱情,到外星不用开口就有万千美女任你挑选,就怕仅是认真挑选就会累得一趴不起。你就这样带着自嘲式的幻想,享受上天前的每一分钟。
        原准备只你们两人试飞,可那小男孩搅死搅活,梦蝶只好让他和老婆也上了。梦蝶将飞机开出店门外,检测完毕,就放了一挂鞭炮,又引来了许多人。
        有人说:恭喜你又一架飞机上天哪。梦蝶刚要开出笑脸,就有一个二百五猛插一句:别没上天就摔死着啊。说着,嘴巴张得就跟火盆一样大笑不止口水直淋。梦蝶终于五千年睡狮一样猛醒,一手指着他的鼻子:我要先把你这畜牲打死了再上天。那二百五一手指着自己的胯裆:梦蝶小儿呃,老子就说你别摔死了,咋啊着?说着,还朝飞机踢了一脚,脚踢痛了,就向飞机吐口水。梦蝶再一把揪了他的衣领,却被他在脸上又吐了一口,梦蝶真要打了,就被许多人拉开。有人阴阳怪气地说那二百五:人家摔与不摔,你干箩卜菜淡燥心,么事呢?二百五说:我是一片好心叫他别摔死着,他不领情,还发火,这号人真没港(讲)头。人家说:晓得没港(讲)头,你就别港嘛。二百五说:要是别人我也不港,就他这拿着屎耙在左岗街,半天都能捞一土篮的货色,也不晓得到坟山上看看可有发热冒烟了,还还还造飞机,他要不摔死,老子还真不开心。梦蝶本已转身,听了这话,回手就是一拳头。二百五爬起来,一抹嘴上的血:我晓得你有三两毛力,老子打不过你,老子多掰几个人来。说着,就要去搬兵。
        梦蝶气上加气,飞起一脚将他跺趴在地,再一脚跺住他的背心,吼道:先打死你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梦蝶原比那二百五威武,他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七,而且一直练武,长得一身精肉铁骨,是典型的老桐城院东乡武术传人。那二百五,纯是看着人家欺负梦蝶,他也不甘落后。
        你从小息事宁人委屈求全,但这种过于戳眼的事情就在面前,还是难免热血喷胀,对着众人吼道:你们到底也长点眼睛哉,梦蝶师傅可是真正的文武双全,实在不欺负人难过,就去欺负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子老奶奶多好呢。许多人硬着脖子对你吼:哪个哪个欺负他了,我们都是为他好,叫他不要吹个气泡就想上天,安心过日子,难道你也跟他一样的货色。你说:我们还就是山伯访友访到一起了,咋啊着?便有一人对你凶道:梦蝶确是不好惹的,总不会你这不晓哪块来的连路都走不稳的野儿子,也是武林高手吧?你笑道:你要不来试试?那人真要向你动手,旁人也咋呼着:就打死这讨饭来的野儿子。大家也一起说你来左岗恐怕就是撩祸的,估计将你活埋了,左岗都兴旺些。
        本来骂几句也就算打了,可那人真地向你脸上打了一巴掌。你学着小时候在家乡常见的驾式,一边指着自己的脸一边说:大家都看到了吧?再把另半边脸也递了上去:看在上帝面上,把这边也打了。那人真又打了一巴掌,赢得众人哈哈大笑。那人以为你有嘴无力,就变本加利地用拳了,你将腰一闪头一偏,抬起膝盖对他的裤裆就是一个侧击,那人倒地才晓得手捂裤裆,哎哟哎哟地哭叫。旁边又有一人向你出拳,你只客气地捻住了他的一根小拇指,就让他围着你转了一圈,那人就叫你好人,求你放开手指。那个裤裆受伤的人爬起来,发疯般向你又拳又踢。你又将头一偏身一侧,只一根手指勾了他的喉管,他又手捂着喉管倒地了,连哭也不哭不出来了。
        梦蝶惊喜交加地拍你:你没事吧?你郑重告诉大家:本人真宗少林俗家弟子,如有可能,很想在此收一堂学费,混一碗稀饭。于是,众人全都傻了眼,继尔又说:你这哪块是混碗稀饭,分明是要拳打左岗街,霸占横埠镇了。有人又起火:管他少林还是武当,我们一起动手,不相信我们这么多东乡人都打不过他一个野跛子。
        那奇矮怪胖的老婆本是带着小男孩上了飞机,这时竟站到了你身前,分别将衣袖上捋,夸张两臂:来,有本事的都来把我打死算了,我婆家没狠人,娘家也都是蛤人,打死我不要偿命的……好意思的,一个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外来人和穷人,可要脸了哉,东乡武术就是用来欺负蛤人的盖?你们今晚就把东乡武术都亮出来,就把左岗街当战场,要不都是蛤屌操的。说着,她就跺着脚拍着屁股,一付典型泼妇骂街相:我们家就是造飞机了,咋啊着了,我们屌长在额头上好啃些是吧?人家当婊子当小偷的,你们都大哥大姐地叫,就我们读书人还真就这么不是人,老子就不信这个理了!邓小平改革当初可跟你们讲过,允许你们这么缺德,可讲过只有缺德才能振兴中国振兴左岗哉?
        那个被梦蝶践踏在地的二百五,这时便一鼓正气地爬起来:那到处抄一本诗出版可算要脸哉,书读不出来靠老婆过日子可算要脸哉?奇矮怪胖的老婆冲上去就是一耳光,并揪了他的头发,浑身如称砣般拽下他的头:我们就抄了一本书出版了,咋啊着了,你不服气也抄一本书出版去。就凭你怕是还没老婆过日子,你家老娘恐怕还是在外偷人才养了你,你这野种这辈子念不出书,来辈子也别想念出书来。自己念不出书来就把人家出书当成抄的,还把读书人说成狗屎、懒鬼、缺德,你就算积德了,就开心了,就有福了。你才是真正的狗屎,你还不如狗屎,狗屎还能肥田。你那么作贱梦蝶,梦蝶可是操着你妈没给钱啊?你不把红的说成绿的,把白的说成黑的,你不把梦蝶头上糊狗屎,你家姐妹兄弟都要断子绝孙吧?
        于是,有人抓耳搔腮,有人嘿嘿笑,忘了当初所为何来。你趁机劝梦蝶取消试飞,但梦蝶咬牙切齿:一定要飞,你就在家看门吧。这句话算是给了你退却的机会,你却反而坚定了上天的决心,并提意由梦蝶老婆看门,私下也怕这不是梁山好汉不打不相识的时代,那些人决不会拜你为师,反要泼皮耍赖众起而攻,除非你跛着腿也能力敌十几人,否则以后都别想在此立足,虽然你现在是生不打算在哪定居,死也不打算在哪安葬。梦蝶老婆更是意气奋发,带着孩子,再度上了飞机:飞吧,飞给这些狗操的看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天下第一遭的事,我们不做也有人做。我们就做这天下第一遭的事,看可有人把我们吃了。
        梦蝶大概从未得过如此鼓励,他坐进飞机,点着一支烟:老子就像前生投了牙猪胎,操过太多的母猪,老子今生更像一个大活人,被关在猪圈之中,天天被猪批评指正。抽完烟,他也没看时间,就揿了按扭,飞机就合起天蓬,张开翅膀,就那么随心如意地起飞了。你舒了一口气,梦蝶本是精细之人,但愿自己的担心只是一种过敏。可是,林彪出逃前在北京天空飞了三圈让人费解,因为林彪是铁血将帅,梦蝶是个情感诗人,把飞机在左岗上空飞了三圈却是真的。
        就怕以后,他们要欺负你了,所以我才站在你面前。奇矮怪胖的老婆对你说。
        也有可能,他们从此对我敬重有加。你一边说一边想:她实是见你特别能打,才长了志气。
        你建议到浮山的上空再飞三圈:我现在很想让天花雨看见我们是在天上。
        我以后一定帮你们在天上放着鞭炮,撒着花雨,举行婚礼。
        奇矮怪胖的老婆拍手赞成,那小男孩也拍手乱叫。
        梦蝶把前妻都送人,你也不反对?你笑问他老婆。
        他梦里都经常喊着天花雨,要是天花雨一直没着落,他迟早要进疯人院。
        我本想等飞机成了,让梦蝶娶回天花雨,我好娶你,看这样子,我又癞蛤蟆了啊。你大笑。
        人家的洗脚水好喝,梦蝶的洗脚水可不好喝的啊。
        我娶谁,都是喝洗脚水了!
        四人一起大笑。
        飞机是在浮山上空拉着警报飞了三圈,可惜,即便天花雨看见你们,你们却看不见她。
        你忽然提请梦蝶老婆带着小男孩下飞机。梦蝶问你又有什么想法,你有想法但没说,梦蝶也就不问为什么。梦蝶老婆很听你话地带着小男孩下去了。
        离开浮山,梦蝶加快了飞行,又在另一座山顶落了下来。你问:这是什么地方?他说:这叫冶父山,因为欧冶子得名。在庐江县城东北二十里,山上有铁矿。《吴越春秋》记载:欧冶子,春秋越国人,善铸利剑,曾为越王在此铸湛卢、巨阙、胜邪、鱼肠、纯钩等五剑,又与干将共同为楚王铸龙泉、泰阿、工布等三剑。唐代改称“冶山”,宋代改称“铁冶山”。《明一统志》载:此山旧为冶铸之所。又云:自麓自巅,凡五里余,有三百六十四凹。众峰罗列居下,此山独尊,犹父立子群中,故又称“野父山”。山上有“湖山一览”、“冶父晴岚”、“龙池映月”、“虎洞吟风”、“兜率参天”、“响鼓晴雷”、“百尺松涛”、“三苏(指一棵曾三枯三苏的马筋树,清代康熙年间再枯而死,已不存)倒影”等八景。其中“冶父晴岚”,曾被列为庐江八景之一。山上还有大观亭(又名“观山亭”)望江楼、花山楼、铸剑亭、龙池阁,云中茅斋、竹林精舍、冶父寺、伏虎寺、观音庵 、华严庵等。自唐以来,寺庙鼎盛时有僧近千,成为佛教胜地,享有江北小九华之誉。此山孤峰突起,屹立独尊,山高水秀,有北山之峻,兼南岭之秀。
        想不到梦蝶如此出口成章,你没太听清,更觉抑扬顿挫辞趣盎然。梦蝶说: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我们不妨给欧冶子烧个香磕个头吧。你们就一起下了飞机。梦蝶又说:我被那几个二百五气得口干舌燥,下来喝口水,抽支烟。
        冶父寺长老先是以手加额,接着双手拉住你们:昨夜我就掐壳算卦,料知今夜有神仙下凡。说着哈哈大笑,就拉你们进了寺内,献出许多供果,还泡了佛茶。那茶虽不是清明茶,又近年边,却十分清香,你便问长老这茶和水可有讲究,长老高兴:唐昭宗时,有个双目失明又奇丑无比的男婴,被父母遗弃在此山洞,后被老虎用奶水喂活,又用脚爪在洞中刨出泉水,治好了眼睛。男婴长大后就在此建了寺庙,老虎一直保护他日夜不离。唐昭宗李晔得知此事,遂敕封他为“孝慈伏虎禅师”,所以此寺又名伏虎寺,此茶泡的便是那虎刨泉了。至于茶,是采自一块四方悬涯之下的几棵古茶树,由于春天多雨水,悬崖之上便有一片瀑布,数月不息如花似雾地溅洒在茶树之上。那茶树又每日只在中午可得几小时日色,也就比一般菜性更阴凉,最适于肝肺火盛之人。由于常人不便到此,便由我们亲自采作,并念过佛经,做过佛法……梦蝶带头鼓掌,你便夸梦蝶乃当世庄周,可为冶父山题字。长老高兴,命纸倒墨,梦蝶就写下“另一个九华山”六个字,不想把你看呆了。原来梦蝶的书法也很有功力,且飘然若有仙气。只可惜,你虽腰病,理当练书法,却因基础太差又多年未练……钢铁就是这样没炼成的,而且烂得没法回炉了,你自嘲一笑。
        将茶汁喝清之后,梦蝶就说要带你去另一个浮山。……不是去吉林浮山吧?……吉林浮山总有一天要去的,目前我的翅膀还没长硬。冶父寺长老就送你们出门,说了几句佛家好话。你听着那好话居然一阵惊悸,长老的身后没有老虎,却似隐着一条蛇怪。
        你上飞机前,忽然闻到野柿子的香味。你太喜欢吃柿子了,那种放在嘴里一抿就化的感觉妙不可言,仅那柿子囫,在嘴里嗍动着也只有和天花雨交舌才能媲美。只可惜那感觉不好告之梦蝶,虽然你很想在这名山之顶告之梦蝶,好像除此没有更好的时机。你活了这么大,还没见到有比梦蝶更纯扑,除了工作和学习,毫无半点邪恶的人。你开口却说:最好采点柿子放飞机上慢慢吃着,也好留给孩子当战利品。……嗯,这是想吃野味最好的理由了。可你与其说想吃柿子,不如说心疼那夜色中一颗颗挂在树上的冷艳和孤独。梦蝶也就随了你的愿,老大不小地破天荒于半夜高山之巅爬树采柿,你用衣服在树下接着。梦蝶爬树的功夫,和曾经的你无法相比,因为他是山外人,但也比现在只有把树锯倒才能采柿的你强多了……当你把两衣兜橘子搬进飞机,若有所思地说:这十冬腊月的,山上哪有柿子呢,难道真是入了仙山神境?……反正这世上到处都有我们所不知的事情,水果中有冬橘,这也许就叫冬柿,或者根本不是柿子。……说到冬至,我倒想着真该回家做一次冬至了,我怕我这一生要是连父母也对不起真是说罪过都没啥说头的人了。……嗯,看来你还真像我,天生是个感性诗人,却又无安心写诗的命,写几首真心诗反而觉着就像犯罪。也许下一代人只讲利害不讲孝道了,但我们这一代人无论如何都要讲的,要不就怕死而有愧啊!……嗯,等做过冬至,我们再一起来考察一下,这冬柿是有人裁种还是野生,结合冬至与孝道,说不定能写一篇白头瓢雪的好散文。……看来你比我更适写作,随时随地吃饭如厕都不忘文章。……我只喜欢也就想写些不像文章的文章,看似七扯八拉,其实有苦难言,也相信苦比福更富于真理,不像文章的文章更是好文章,只是我还远远没到那个境界。
        你接着又说:有一部家用小飞机真好!以后可以随便到哪座深山老林打点野食。……要是有一艘家用小潜艇更好,还可到东海给小龙女招附马呢。……再有个家用小宇航船,还可到天上和七仙女谈偷情呢。估计七仙女,离开董郎多年,正天天梦想着哪位采花大盗呃。……看来你是个真诗人也是个真情种,提起仙女,那语调那语感那语气比什么都有灵韵。你就从未有过的那么诗情大发仰天嚎叫:开辟鸿蒙,谁为情种乎?梦蝶也应声高呼:盘古至今,我已来临兮!
        飞机从冶父山出发,经三公山,过长江,下铜陵,终于看见一大片灯火辉煌的城市。梦蝶说:我们已到芜湖浮山了,让我们好好在山顶饱览一下芜湖夜景吧。你正想说什么,却又是一阵莫名地惊悸,心肠也有些吃紧,又分明看到了几条看不见的蛇或龙尾随着你们。那蛇或龙似乎还在警示你不要告知梦蝶。紧接着,飞机就像是被那蛇一口嗍进了腹中。
         你又一次惊恐万分地以为你的视觉神经已经停电。然而,这一次,你虽没举起五指,却看见了分明的月光。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 23: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丛林又出新作,先表祝贺,待后拜读。
       谨祝安好,写作愉快!
 楼主| 发表于 2017-4-3 07:05:01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4-2 23:19
丛林又出新作,先表祝贺,待后拜读。
       谨祝安好,写作愉快!

山人老师好,请多指正
发表于 2017-4-9 11: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亮,请大家评阅。
 楼主| 发表于 2017-4-9 20:25:41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4-9 11:54
高亮,请大家评阅。

多谢高亮,请多指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