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9|回复: 9

爱小失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1 08: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小失大   
         胡兴来

     王爱小(化名)是一个眼睛一眨就是一个鬼点子的人,她在单位里那是相当有名的。单位里的钱,朋友的钱……不管是谁的钱,她总是想着法子忽悠,各种小物小件没少往家里拿,还时常到处蹭吃蹭喝。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她的哭穷,整天喋喋不休地哭诉自己家庭的贫穷,想以此博得朋友的同情,来忽悠小钱。她是镇文化站会计,乡镇文化站不大,就五六个人。文化站的办公用品、相关生活用品、上城下乡到村等相关事务都由王爱小负责。王爱小有一大特点,任何人有事找她,她都不嫌麻烦,也不怕累,总是笑脸相迎;倘若站长要她去办一件事,她点头哈腰,尽心尽力,所以深得领导的赏识。

    前年,镇要创省优文化站。文化站的房屋需要整修、装潢,水泥地要换铺大瓷砖,墙壁要粉刷。在装修过程中,王爱小“精打细算”,整个文化站所有用房装修一切从简,能省的地方,坚决不多用一分钱。然而王爱小对站长的办公室、宿舍进行了“精装”,她把有限的资金用在了“刀刃”上。 在文化站装修的同时,王爱小家里也跟着装修一新。

    文化站里每个办公室都配了一只电水壶,但是有的办公室的电水壶用了两三个月,就换成新的了。王爱小对同志们说:“电水壶用久了,耗电,而且烧出来的水对人体不利……”同事们对他的过份“关心”都表示出鄙夷的"谢意"。其实,王爱小是打的“小算盘”,那些被“淘汰”了的电水壶都到了她哥、她姐、她妈家去了,而且用了好几年都不会坏。

    王爱小平时生活很节俭,而对站长的服务却处处想得十分周到,且不怕多花钱。在装修时,她特地在站长宿舍旁边,隔了一小间,装上热水器、淋蓬头。站长喜欢打乒乓球、羽毛球,运动后就可不用到镇上的澡堂里去洗澡了。有时站长不在家,王爱小也去淋浴一番,享受一下;接着就在沐浴间里洗衣服。同事们见了,她便说家里的自来水管坏了,或者说家里停水停电了,一年总有好多次。时间长了,同事们都知道其中的奥妙,也就不再多问了;爱小呢,也就不再解释了。

    一天中午,王爱小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只漂亮的皮包掉在地上。她正要弯腰去捡时,旁边过来一小伙子也伸手捡包,俩人几乎同时捡起了皮包。王爱小一把夺过皮包,急忙打开一看,她傻了眼。包里有一条很粗很大的金项链,凭她的经验,这条项链少说也值三五万元。

    小伙子也伸手夺包,说:“大姐,你看过了,也让我看看吧。”他打开包一看,吃惊地说:“哇,好粗好大的项链唷,这条项链值好几万吧。这么大的项链,我们一人一半分了。”小伙子说着就要扯断项链,爱小不让,说:“好好的项链,扯断了多可惜,要不然这样,你给我一万元,项链归你。”

    小伙子掏出口袋里所有的钱,数了数说:“我身上只有两千多块钱。你把项链给我,我把这两千多块钱给你。”

     “那不行,你钱太少了,要不然这样,我包里有五千块钱。项链给我,我的五千块钱归你。”

     小伙子一脸的不高兴,在左右为难中接过钱,说:“在这前不巴村,后不着店的路上,也这只能这样了。大姐,今天遇到我,你发了!”

    王爱小收起项链,跨上自行车,哼着小曲回家了。

    王爱小的丈夫在广播电视站工作,广播电视站与文化站只有一墙之隔,爱小时不时地去广播电视站串门。广播电视站的站长是个秃顶老头,人称“老滑头”。他见爱小来了,特别热情,爱小每次去,都不会让她“空坐”,不是请她吃冷饮、就是请她吃茶点,哪怕就是瓜子也要给她来一把。爱小虽然已是“半老徐娘”,但丰韵仍不减当年。老滑头见她有几分姿色,对她更是关心备至,小恩小惠源源不断。

    有一天下午,爱小又去广播电视站“串门”,广播电视的员工们都走村串户,上门收有线电视费去了。老滑头一人在站里值班,他见爱小来了眉开眼笑地说:“你来啦,坐,坐,请坐。”老滑头拿出一条珍珠项链给爱小,爱小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笑嘻嘻地接过项链,戴到自已脖子上。老滑头那双色迷迷的眼睛,紧紧盯着爱小胸前的“双峰”,他伸出一条胳膊一把搂住了爱小的脖子,爱小像个温顺的羊羔,顺势躺到了老滑头的怀里……

    文化站门前有一家个体商店。爱小是商店里的常客,有事没事的都爱到店里坐坐。商店柜台旁边放的五香蚕豆、油炸花生、糖果等吃的货物。爱小只要来店光临,店老板都客气地说:“五香蚕豆、油炸花生、这里有的你爱吃什么自己抓。”爱小也不客气,自己动手,吃了一把又来一把。一次两次倒也罢了,经常这样,店老板嘴上说不出,心里在打结。随着时间的推移,老板的心结打得扎实,几次旁敲侧击、借桑说槐,她仍然我行我素照吃不误。

    有一天,老板娘想出了个办法,她抓了一大把油炸花生放在一个小碟子里面,摆在柜台上。见到王爱小来了,老板和老板娘躲在一边。她来到柜台前,左右看不到人,就抓起小碟子里面的油炸花生吃得津津有味。就在这时老板出来吃惊地大声说:“不好啦,这个油炸花生拌过耗子药了,最近店里耗子闹得凶,你……你吃了? ”

    “吃了。”王爱小脸都吓白了。

    老板急得直跺脚,大声地骂自己的老婆:“你这该死的,把花生拌了耗子药,怎么能放在柜台上,人吃死了你要偿命!”

    “我内急,去上厕所,还没有来得及拿,哪知这么一刻功夫,就有人来吃了?我真该死!”老板娘说着就连拉带拖把王爱小往乡卫生院里送,这时店门口围了好多人看笑话。

    在医院折腾了几个小时,进行了洗胃、吊水、打针、吃药……

   按说处处占小便宜不吃眼前亏的人,家里应该过的很好的日子吧,恰恰相反,她家的路走的相当不顺,老是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其实,爱小可能是一种心理疾病。爱小的人沾不到便宜心里就不高兴;一事当前,总是先想到自己要捞点好处,不为别人着想。这种人正如孔老夫子所说,是小人。小人的思想境界低下,人格低下,这种人不但被人瞧不起,而且还会整出毛病来,王爱小真的有病了。

     病的起因就是爱小呗,她五千块钱买了一条镀金项链;与广播电视站站长“风流”被丈夫捉住险些离婚;吃几颗花生米被人拖到医院里洗胃;逛商场挤护发素往自己头发上搽被理货员逮个正着……想想这些事情她能不气吗?今日三明日四,时间一长就气出病来了。

    去年四月,就在清明节这天,她去给死去的娘上坟,在公共厕所路边有一包纸钱,上坟的人可能是内急,上厕所去了。王爱小居然顺手牵羊把人家的一包纸钱,带到她娘的坟前,烧给她娘了。就在清明节这天晚上,王爱小精神失常了,嘴里竞说胡话:“娘呀!我对不起你,让你受苦。我不该拿人家的纸钱烧给你……求求你们别打我娘,都是我的错……”家里人害怕了,赶紧找个巫婆“下谈”。

   巫婆告诉王爱小的家人,王爱小的病三五天都好不了,因为阎王接到报案后,立即派牛头马面把她娘捉拿归案了,又派张牌李牌把王爱小的魂魄捉去问话。如果不给地府里的“官爷们”一点好处,就怕王爱小和她娘都要吃苦头;如果不把“钱”还给人家,恐怕她们母女俩都要蹲"大牢”了……

   当然,巫婆的话不会是真的,有可能是骗人的鬼话。但王爱小几次因小失大的事,她心里非常怄气,气出毛病说胡话,这倒是真的。有些大事是从小事引起的,这也是真的。“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为人处事还是谨记古人的话为好!


回复 鲜花(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1 12: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投稿,待后拜读。谢谢支持!
发表于 2017-4-8 08:3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新时代的警世通言,问好胡老师!
发表于 2017-4-10 19:29: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始终随着人物走笔,爱小形象塑造较有典型性和代表性,语言也较为干净,思想内容有一定的现实警示意义,有一定的可读性。特置高亮鼓励。
      只是,笔法比较单调,叙述稍欠主观能动性,以致少了些艺术弹性。另外,排版自然段首应空两格,自然段间不要空行。是为个见,提请兴来先生斟酌参考。
      
发表于 2017-4-10 19: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忌讳作者出面说话, 结尾段议论解说似有些多余,建议删去。

点评

支持 此评。问候作者。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4-12 13:24
发表于 2017-4-11 08:3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此篇可去这里一试,祝好: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 ... af5d3fd14d775bfee85
发表于 2017-4-12 13:24:13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4-10 19:37
小说忌讳作者出面说话, 结尾段议论解说似有些多余,建议删去。

支持 此评。问候作者。
发表于 2017-4-12 15:4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臂猿猴 发表于 2017-4-12 13:24
支持 此评。问候作者。

        多谢兄弟理解支持,就此请安问好!深情远握。
发表于 2017-4-12 16:0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一发而过,不回头检阅,不参与互动,不看读者反映,那不是写作者正确的态度。要想提高写作水平,提升文学素养,就必须认真负责自己写出的文字。希望作者朋友们注意这点。
 楼主| 发表于 2017-4-20 14: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您的指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