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5|回复: 19

《西部作家》2017年1、2期合刊散文诗初选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6 15: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梅香 于 2017-3-26 15:07 编辑

《西部作家》2017年1、2期合刊散文诗初选稿

从精华贴中初选了4人的作品。请入选作者和编辑认真校阅文字,并以修订稿的形式跟贴。各位编辑们提出选稿意见,以便下期选稿采纳。
        ——梅香

垂钓
文/北方夫子

拉起生命的裙角,回放
过去泛黄的片段,已残缺在岁月里。我不想用落差和差异来诠释,
垂钓着一种心境,情趣
尽在其中。想。鱼是自由自在的,它是在困境中
泅渡。它的美在于忘记
在瞬息,就是死,也在所不惜

我把生命的衍生
看得崇高,把延续和继承也定位在一个巅峰间,不是天堑,也跨越着
千山万水之外。我是艰辛的,为之而吝啬、残忍着
自己到极限;常以精神激烈着物质
窘迫的身躯。衰老在不经意之间,白了
少年头

细看斑驳淋漓的
面孔,不敢回眸。旨在这些画面里,不堪心酸的时代,付出的代价
和回报的心寒。人啊!男人的心迹,不是高不可测
是脆弱如纸,几滴泪水就浸透
揉碎了。经常窒息在缺氧的瞬息。青春时
亦有踌躇满志,也有渴望
在花前月下  依偎

家,沉重的围城
梦被家,无情地破碎了
成坛坛罐罐,如裹挟的极寒,腹中的饥饱一样;看着娇嫩的
孩子,面黄的女人。几度在深夜的
争吵,都源于贫穷,当我们有了支配的
权利,彼此已麻木
在琐碎里生活里。酒红的浪漫,午夜的
消遣,都在疲倦的鼾声中
遗忘

这是生命,残酷吗
六十年的挣扎。每一天从晨曦中醒来,连温馨的回味,都没有
从晨曦微亮的街口出发,回到昏暗的
街灯。在午夜里疲倦地咋着眼睛,那些急匆匆的
影子里,有你我,疲惫的身躯
挤在公交上,奔命在马路上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把青春碾碎了,把中年
壮年也透支了

如今留下的,是暮色中
一个个在风烛残年里,无助漠然的面孔。那些记忆,美好在垂钓的日子
只有定格的画面,一招一式,熟悉亦遥远
这个画面是不能复制,但被替代了
你也长大了,我离开了那个位置,这是必然
在子子孙孙无穷尽里,或许有一天
你也会离开,将取代你的
我?或许知道。以后取代谁,谁又取代了
谁?我就不知道了。或许你,知道
也不知道,亦无所谓了

在历史的长河里
你我都会定格或被格式化,无需在墓碑或相框里悬着,至于天堂和地狱
那是奢侈的身外之物,或有灵魂的
存在?值得追忆的或需我珍惜的;那曾有过的垂钓
画面,还有憧憬
明天的美好

北方夫子通联
姓名:刘胜和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孙家沟扬州街47d-1—6—2
电话:13591315579
邮编:116021

一朵花照亮大地(组章)
福建/张生祥

1、你的神迹

你开始学会哭泣,像一只鸟学会使用翅膀。
天空下坠的声音唤醒你身体充斥的苍茫。一片落叶,就能抬动你脚步的方向。
这样,从整个秋天的动荡里,谁也不能阻止一江的水,从你眼角的沟壑里流淌而去。
这是岁月的留下的仁慈啊。
这是风,从你尚未干涸的目光里,掀起的潮湿的夙愿。

而你的疼痛,自黄河最古老的部位里传来。
从母性的脐带中,遗传了一千年的忧虑的基因。
就是那一束的混浊的泪水,让漫漫的足迹,随着亘古的钟声,穿越万年时光。
到达这不朽的时光彼岸。
这是雨,最能抵达的最后路途。

你的足迹,有神在祈祷。
我会在三月里,说出祝福的语言。
让那些苦难的日子,点起灯火。从山边到朝霞,到海边的落日。

2、花的断想

不需要多说话。我会被你的名字呼唤。
年复一年,你早就用那些带血的语言告诉了我。
你鲜红的内心,成了我最初站立人世的基石。纵然污浊的人间有着带刺的毒。
我也无惧于一处悬崖的风,将我埋没于岁月的深处。

是你用一生的洁净,将生命擦亮。将阴霾驱除。
灵性的感悟,为你层层剥蚕。和大地,和生灵保持一致。
你用一生的光芒,绽放于目光的每一处角落。

哦,这就永恒了。花朵成片成片拥抱着这不屈的理想。
在我乘着这风雪到来的前夜,敲开梦的路径。
伸一只手,握紧芬芳,另一只手,掰开黎明,喝下这永恒的光的血汁。
我为一朵花,插进大地的心脏而欢欣鼓舞,并义无反顾地,开始一场真实的旅行。

3、光的显现

你始终没有老去。年轮每一次的翻身,都会脱去陈旧而顽固的外衣。
从此,你醒着。看着那些破败的日子,被树枝的颜色一次次更迭。
一次又一次,返回黎明的路径。
这是与黑暗争斗的场影。像狼的爪子,被猎人枪伤。
我必须为你的英勇,从土壤里伸出石头的坚定为你喝彩。

而这生命交叉的地方。无数条起死回生的路途,正冲向你怀抱。
我知道,也有无数脆弱的生命,在等待那一刻的汹涌激烈的撞击。
让他们得以再现于奇迹发生的显现。

不要隐藏在最后的盔甲里。
不要让那些黑暗,掠夺了美丽的梦境。
你应该超越这光带给你的明亮,去抹平坎坷的伤痕。

张生祥通联
姓名:张生祥
地址:福建省晋江市五里工业区裕源路11号福建立邦包装有限公司
电话:15860575602
邮编:362200

《春从天上来》词牌名散文诗:一江春水
文/阿鹏

      这是我的世界,我来了,春也来了。
      在春的中心,目光游离眉外,一滴水穿过石头,一条河穿过了石头,一条鱼穿过了石头……
      于是,源于一滴水,水里的、土里的、梦里的……一切的一切因此生机,与我有关。

       我生于人间,土生土长,听到骨骼的拔节声,母亲一直在身后含香而笑。
       只是于自然,于情怀,一捧红土轻托,一眼高天,有雨水出没于头顶,而父亲在我的乳名里注入了丰沛的阳光,不需要什么暗示什么,我交出口中的梅花,只是一苞,已是柳暗花明,已是春回大地,已是福满人间。

       身前,一阵阵晴雷响起,花开是花;
       身后,一些影子退去,还有半截子的白梦留了下来。

       相信自己,我的天空从这一刻起装满了火,还有云朵。
       ——我的模样有眼心高,一路喊火名字的人在身后,因为红尘滚滚,她的眉宇间有一滴泪已经转世,只有月亮看到了我的眼神穿过了那颗冰冷的心。
       于是,岁月有极有痕,在我的一心一掌一握中,一茧生花。

       抓住春风,我遇见了最早的雨水,扶桑树下,一帘雨淋淋,再次呼唤梦中人,她们一个一个眉心向上,姿势是破茧,出世出壳,在我的目光巡睃到的地方化蝶,在五颜六色的花朵之上共与舞翩跹。
       而我不语,在左明媚与右明媚中守著春光,阳光正好,雨水正好,春色正好,欢喜于怀,快乐于心。

       只是,我是布衣而已,手有高低,心有高低,眼有高低,我有眼福,我有心福,眼笑四方,在春天的高枝上,看一朵花开,在风起时,听一朵花落,一波一波快乐的笑声如浪,此伏彼起。

       其实,风雨在低处,读懂的人在民间。母亲告诉我的时候,我已经交出一些岁月给流水,我的天空已经云淡风清。
       我本来是扶弦人,面朝天香百合在风中含笑的方向,握紧生命之弦,无论奔跑,或者舞蹈,因有一斗七星挂在眉宇,我的一前与一后,有丹凤朝阳,方向之方向的前方,人间常态,记忆长生。

       来不及封装的季节勒口处,有淑女的声音和身影穿过,她是原乡人的女儿,因为遇见,我之所求,她交出三千缠丝,而我聘花为媒,感动了自己,一滴眼泪穿过眸子,在红尘中飞。

       这一切的一切,因为把爱说出了口,笑声爽直,高过身后的烟与尘土。

       而我无需借贷春风,无需租赁春色,无需透支春光,记忆连接着记忆,思想连接着歌唱,高光留影,两足之下一马平川,暗香浮涌,花红一地。

       流连春光,我在东,岁月在西,开心眉外,一笑大方。
       一对眼神扫视,四处皆春,狂欢的雨水匍匐于地,半江春梦半江水,一路向西而去。

阿鹏通联
姓名:杨继光
地址:云南省宾川县政务服务管理局(金牛镇金叶路中段)
电话:13887278008
邮编:671600

我的衣服就是我的羽毛(组章)
安徽/潘志远

谈天说地
路过巷口时,我听见蝉在树上谈天,热闹非凡。
夏虫在墙根说地,充满底气。
几个人坐在门前,东一句,西一句,闲聊着,漫无边际。
围绕一个话题,情绪激动亢奋,牢骚满腹。
气氛缓和,风吹来几片树叶,阳光也亮了一下。
一只狗蹭过来,嗅出蛛丝马迹。
猫慵懒着,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话语沉寂,忽又热烈;像熄火之后,重新发动,正在寻找挡位。
自始至终,有一个人埋头玩他的微信。
烟缕缕,茶蓄满。
一个新的龙门阵,又迅速摆开……

向日葵之死

一脸灿烂。
立于垄头,沟边,埂畔。
太阳家族中的一员——我脚踏黄土脸朝望天的兄弟,曾有一段辉煌。
秋天,他先青着脸,再黑着脸,有满腹愁思;想着炒作,被人唠嗑,再被人唾弃。
被砍下脑袋,我也在刽子手的行列。
斩头去尾,我截取他身子中最匀称的一节,扮演一个角色。
角色已老,往事依然年轻。
戏开场,我是沧桑看客,早无那双慧眼……

我的衣服就是我的羽毛

我的衣服就是我的羽毛。尚能遮丑,尚能保暖,只是早已退化了飞翔功能。
非怪衣服,而是我的梦想先一步退化。于是我的翅膀——双臂退化,身体一天天加重。
不飞,我便不禽了,我欢呼我的进化,我的胜利。
不飞,我便少了飞的风险,以免在天空中枪旋转着落地,成为别人的猎物和美味。
不飞,流云便不会浸湿我的心情;不飞,风暴便不会折断我的双翼;不飞,雷电便不会烧焦我种种成熟或幼稚的想法。
我终于堕入红尘,堕入人间,成为不会飞,也不想飞的一员。
却是重要的一员,万物之灵的一员。
很多时候,我主宰不了自己,却想主宰一切。
现在,我只想主宰自己。
再过几十年,我连自己也不想主宰……

摆摊卖灵魂记

街是灯红酒绿的街,市是熙熙攘攘的市。
我将各种各样人的灵魂,装进精致的盒子,分门别类,码放整齐。
卖了一天,腿成木桩,腰成棉花,舌头像打了肥皂,嗓子失火,只差没拨119火警……
深夜,收摊——
屈原、陶渊明、李白、杜甫、苏轼、陆游、李清照、辛弃疾……灵魂销售为零。
老子、孔子、庄子、孟子、韩非子……灵魂销售也为零。
小说家、散文家、史学家、杂家的灵魂,更无人问津。
仅卖了几盒帝王奸相的灵魂……
清官贤臣的灵魂,有人想买,却犹豫再三;我准备免费赠送,可他叹息而去。
不说这些了。夜已五更,我得赶紧收拾,逃之夭夭。
生平,我第一次卖了假货……


潘志远通联
姓名:潘志远
地址:安徽省宣城市宣城区孙埠高级中学
电话:13966173196
邮编:242052


鲜花

王继元  在2017-4-10 16:47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蓝月亮  在2017-4-3 16:29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7 19: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入选的朋友。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3-27 23: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冯金斌 发表于 2017-3-27 19:01
祝贺入选的朋友。问好。

谢谢金斌赏读!
 楼主| 发表于 2017-3-27 23:3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冯金斌 发表于 2017-3-27 19:01
祝贺入选的朋友。问好。

梅香问好!多提意见!
发表于 2017-3-28 21: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梅香 发表于 2017-3-27 23:33
谢谢金斌赏读!

发表于 2017-3-28 21:3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梅香 发表于 2017-3-27 23:34
梅香问好!多提意见!

再次提读,问好。
发表于 2017-3-29 08: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30 08:24:21 | 显示全部楼层
冯金斌 发表于 2017-3-28 21:30
再次提读,问好。

金斌春天吉祥
 楼主| 发表于 2017-3-30 08: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3-30 17: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大作
学习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