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20|回复: 26

葡萄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5 11:5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石霞山人 于 2017-4-7 10:27 编辑

                                                          葡 萄 婶(短篇小说)

                                                                渔  夫

  八月底,葡萄婶家的葡萄熟了。熟得像丰满的女人,稍一触碰就得瓜熟蒂落。满院子的葡萄架一串一串的巨峰葡萄,香气袭人,离老远都闻得到,凡是过往的乡亲,谁见了都会按捺不住地想尝一口。那么多的葡萄反正自己也吃不了,晚饭后,葡萄婶就摘下些准备第二天去镇上卖掉,换俩钱花。摘完了葡萄,葡萄婶正想往屋里捣腾的时候,看邻院子的玉林也在院子里忙活,就主动喊他过来拿点过去吃,要不还想给他送过去呢。玉林再三推让最终没拗过葡萄婶,只好跳墙过来。
  玉林真是年轻,一米五多的高墙一跃就翻过来了。落地的时候险些被一根葡萄藤绊倒,葡萄婶立马跑过来抱住了玉林。在接触到葡萄婶肉感、温热身体的一瞬,玉林一惊,一种莫名的感觉刹那间掠过心头。
  玉林可是个孝道孩子,在葡萄婶眼里那可是实实在的好孩子,也是自己家的得力帮手。玉林人老实巴交的,却是个庄稼活的好把式,凡是地里的活他样样精通。一年到头葡萄婶家的农活插秧、拔草、打场、脱谷,样样活都留下玉林忙活的身影。葡萄婶的男人在外地打工,一年都回不上一趟家。女儿在县里读初中,每星期能回来一次,也帮衬不了什么。家里的好多事,玉林看在眼里跟着着急,都是主动过来帮忙。父母也支持他,邻居住着,一个女人过日子不容易,该帮的一定要帮。唯一让葡萄婶替他发愁的是,玉林赶年都26了,也没个提亲的。玉林家祖辈都是地道的农民,只会种地,日子过得多少紧巴点。现在老实人娶媳妇那就得有银子,没有那些溜光水滑的小伙子受姑娘们待见,这点玉林肯定吃紧。可葡萄婶说了,等年底有空时,回河西娘家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姑娘给玉林介绍介绍。
  玉林接过葡萄婶递过的一篮子葡萄要走,但看到葡萄婶摘下的两筐葡萄,要自己一个人往屋里搬弄肯定费劲,他啥都没说哈腰就搬。
  葡萄婶赶忙抢着说:“玉林,还是婶和你一起抬吧。”葡萄婶抖落掉手上沾的杂草,过来与玉林一起抬起地上的葡萄筐,往葡萄婶家下屋走去。由于干活再加上天热,葡萄婶穿的跨栏背心,泡泡纱的短裙早已浸湿。走路的时候丰满的乳房一耸一耸地,时而高挺,时而露出白白的粉嫩。翘起的屁股也是一晃三摇。比起架上的葡萄,这个好像熟的更透。把个玉林弄得脸红红的,不敢直视。葡萄婶倒没觉得怎样,因为在葡萄婶眼里没结婚的还都是孩子。安放好了葡萄婶的葡萄,玉林慌乱地走了,头都没敢回一下。葡萄婶也觉得玉林今天似乎有点反常。
  初秋的夜,凉爽了许多,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累了一天的葡萄婶,躺在炕上不一会就睡着了。蛐蛐墙角不停地叫着,丝毫也没影响到葡萄婶的睡眠。睡梦中,葡萄婶嘴角稍稍动了一下,露出一许幸福的微笑:她日夜盼望的男人骑着大洋马回来了,她立刻投入到他宽厚的怀抱,温柔的捶他、打他,满嘴的怪嗔,埋怨他久日不归,丢下她独守空房,每日受苦挨累。然后,她便跟他忸怩地撒娇,任由他亲吻、拥抱、揉搓、抚慰……。
  一声男人的咳嗽,把葡萄婶从沉醉的梦中拉出来。葡萄婶觉得身上好像有什么重物压着,不由得使劲一推,黑暗中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顺势起身跳窗户跑了。葡萄婶一激灵迅速坐起,心想这是怎么了,是做梦吗?自己……唉呀!当葡萄婶缓过神儿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遭到了奇耻大辱啊。
  令葡萄婶怎么也想不明白,是哪家的混小子这么猖狂?葡萄婶气得是捶胸顿足,在屋里来回转圈。怎么办?是找人,还是报官呢。葡萄婶思前想后,还是传统的封建意识占了上风。不行,怎么做都不妥,传出去太磕碜人呀,还是自己看看再说吧。那这人究竟是谁呢?难道是他……玉林!不能吧,想到这儿,葡萄婶立马否定了自己的胡乱推测,不敢再往下想。
  初秋的季节,天高气爽,一抹晨阳露出了笑脸。葡萄婶还是一如既往地打扫庭院,一切如常的样子。邻居院的玉林正在拉马套车,看见葡萄婶正家里家外地忙活着,便说:“婶早呀!婶,俺爹让俺把家里的陈高粱送镇上的酒厂卖了,你不是说去镇上卖葡萄吗,干脆搭俺车走吧。”
  “噢,你也去镇上呀,那好呀,这样婶到省劲了呢。”葡萄婶心想,这正好是观察了解玉林的一个好时机呢。葡萄婶便从炕柜里找出一件比较厚实一点的衣服穿上,觉得还不合适,里面又加了一件。尽量把自己捂得严实些,以免因为自己的大大咧咧再挑动出是非来。
  马车在沙窝子的道路上蹒跚地走着,两面老林环抱。马鞭声不时惊起飞鸟掠过,路上安静得没有行人。葡萄婶静静地坐在车上左摇右晃地一言不发,只是悄悄地打量着玉林,看玉林今天有没有什么异常反应。玉林平时本就是个老实巴交的木讷人,此刻除了驾驾、喔喔的赶马声音外,没有多余的动静。眼看马车再走不远就到镇上了,葡萄婶还是先开了腔,说道:“我说玉林呀,婶子过几天准备去河西娘家呢,到那我看看,谁家的姑娘合适,婶子我给你提提,你先别着急。”
  “不急,二十多年都过来了,俺急啥呀。有婶子在,俺早想好了,不会让俺打光棍儿的。头几天三奎还上俺家来过,说是给俺提亲,俺说不用。三奎那小子,一天吊儿郎当地哪有正经道呀,俺家都信不着他,让俺爹给撵跑了。”玉林见葡萄婶打破沉闷,望了一眼已爬高的太阳,扭过脸看着葡萄婶憨憨地说:“婶,你穿那么多不热呀?”
  “不热——这几天——婶有点着凉,婶想——发发汗呢。”葡萄婶吞吞吐吐地回答又急忙岔开话题:“那啥,玉林你说三奎上你家去过,要给你提亲,提谁呀?”
  “不知道,还没等他说呢,看俺爹不搭理,还满脸怒气,就没趣地走了。看他东张西望地架势,好像有点啥事似的。三奎啥样人屯里谁不知道呀,靠三奎提亲,还不得提他自己手里去呀。”玉林操起鞭子使劲地抽了一下有点慢慢腾腾的马“驾!”马车立即快了起来。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当葡萄婶和玉林从镇上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在玉林身上一无所获,没看出丝毫破绽。葡萄婶已无心打理任何事情,草草地对付口饭,就反锁好门窗上炕躺下了。她想,以后每天自己一定要记得插好门,关好窗户,可再不能让别有用心的人有可乘之机了,丢人丢不起呀,传出去啥名声呀。
  接下来的几天都平安无事,葡萄婶想事情总算是过去了。别再自己吓唬自己了,就当自己吃点哑巴亏吧。可第五天的夜里,葡萄婶正睡得迷离迷瞪的时候,好像听见窗外有人轻轻地喊她的名字:“葡萄婶!葡萄婶!快开下门吧!”
  谁呢?葡萄婶心想这大半夜的,谁干啥呀,叫魂儿似的。坐起一看,一个人影在窗户上晃动着,只听那人说:“是我呀,葡萄婶,我是三奎来找你有事的。我们家那口子不是怀孕了吗,非要吃你家葡萄,逼我来给她买点。太不好意思了,半夜三更的打扰你了。”
  虽然葡萄婶知道三奎平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想不就是要几串葡萄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葡萄婶二话没说,起身披衣下炕,嘴里嘟囔着:“这扯不扯,屯里屯亲的,啥买不买的呀,要就摘去点呗,女人怀孕对于一个过来人她是懂的,想吃啥就得吃呀,吃不到嘴闹心。好,三奎你等着呀,知道你媳妇怀孕的事儿,我觉得这个月应该快生了吧?我这出去给你弄去啊。”葡萄婶嘴里应着,打开外屋门,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地正想出去的时候,三奎快速地窜进来,一把将葡萄婶抱了个满怀。还没等葡萄婶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三奎已把葡萄婶抱进里屋的炕上了。嘴里嘟嘟囔囔,我要的就是你这串葡萄,肥肥美美的馋死我了。尔后就开始扒葡萄婶的衣服……
  葡萄婶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有点发蒙,惊恐之中她一伸手从柜子底下拽出一把老菜刀。这是日常葡萄婶藏在里面留着以防万一的,没想到这当口派上了用场。只见葡萄婶声嘶力竭地喊着:“三奎你个王八蛋,半夜三更地来欺负老娘,老娘非要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不可。”说着就冲向三奎。三奎拼命地躲着葡萄婶手里的菜刀,无赖地说:
  “葡萄婶何苦呢?我三奎是真的喜欢你呀,为了你我是朝思暮想。说实话吧,前几天我都疼你一回了,我满以为你当家的不在,常年扔下你一个人多寂寞难耐啊,就想过来陪陪你。何况又不是第一回,你不愿意我以后不来就是了,别闹了,好不?我愿意加倍补偿你还不成吗?”
  “补偿,你拿葡萄婶当什么人了!走,赶紧跟我找大队公安去。今个葡萄婶也不怕磕碜了,向你三奎这样的人渣不处理,我们屯子大姑娘小媳妇的全不得安生!”
  三奎眼见葡萄婶是软硬不吃,知道要坏事。一种一不做二不休的想法涌上心头。他从地上爬起来,猛地扑向葡萄婶。把葡萄婶紧紧地压在身下,一只手捂住葡萄婶的嘴巴怕她喊叫,另一只手死死地掐住葡萄婶的脖子。嘴里恶狠狠地说:“葡萄婶,我让你软硬不吃,今天我不但要了你的人,还要要了你的命。”葡萄婶使尽全身力气拼死命地抵抗着。
  正当三奎一切即将如愿以偿的时候,突然一个闷棍打过来,三奎从葡萄婶的身子上栽下去。原来,临院的玉林和他老爹隐隐约约地听见葡萄婶家的动静不对,就赶过来。玉林看着三奎妥妥地栽倒,回身默默地看着葡萄婶,葡萄婶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边痛心地嚎着。这时葡萄婶周围的邻居、大队公安,主任也都匆匆地赶到。
  三奎醒了,他看到身边围满了这么多熟悉的面孔,磕磕巴巴地辩解道:“今天这事可不怨我三奎呀。主任!公安呐!大伙可得给我三奎做主,是葡萄婶非让我来的呀,她是嫌我钱给她少了,就讹我不让我走呀。我跟葡萄婶偷情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平时没事就约我过来,她自己想爷们想疯了不说,还想埋汰我。我今天是倒了大霉了。”说完还真事儿似地哭上鼻子了。
  不说还好,三奎这么一说,把葡萄婶气得,差点背过气去。她冲上去,照着三奎的黑脸蛋子“啪啪”就是几耳光:“我让你编八!我让你编八!你个狗娘养的!你咋那么缺德呢!占了老娘便宜还倒打一耙!”
  这时玉林过来拉过葡萄婶,手指着三奎说:“三奎,你自己做了啥事你知道,今天的事情我都看见了,你咋抵赖也不好使,我会去派出所作证的。”
  “走,把三奎给我带派出所去,让他好好尝尝蹲笆篱子的滋味,看他一天天地还作妖不。”在大队主任和公安的招呼下,大家七手八脚地把三奎拧巴走了。
       三奎被抓走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传遍了整个屯子,大小孩伢无人不晓。尤其那些深受其害的妇女,更是深恶痛绝。陆续有十几名妇女,在葡萄婶的感召下:她们不再沉默,她们摆脱了多年的封建思想的束缚,纷纷鼓起勇气,走出家门,到派出所报案。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果。三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风声乍起的小屯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回复 鲜花(2)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5 13:5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人新作!
      谢谢对西部文学网的关爱和支持!
      大作待抽空拜读,就此问好渔夫先生,并祝写作愉悦!
 楼主| 发表于 2017-3-25 15: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3-25 13:51
欢迎新人新作!
      谢谢对西部文学网的关爱和支持!
      大作待抽空拜读,就此问好渔夫先生, ...

谢谢石霞山人编辑支持、指导!远握。
发表于 2017-3-25 17:37:5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不到4千字的篇幅,写得曲曲折折,起起伏伏,语言老到,人物鲜活,符合当下乡村实际和人物性格,渔夫先生应该不是“新人”了,失敬。但还得鸡蛋里头挑骨头:第二段首句中的“高强“疑为“高墙”;倒数第4自然段的“不愿”似为“不怨”,至于倒数第3自然段的“编八”是方言还是有错字就不敢妄言了,见谅!
       如此传播正能量的作品,喜欢!问好渔夫先生!

鲜花

丰慧  在2017-3-25 18:0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发表于 2017-3-25 18: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作者老师,回头品读!

鲜花

楚天千里清秋  在2017-3-27 09:43  送朵鲜花  并说:谢谢丰慧老师,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3-25 20: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楚天千里清秋 发表于 2017-3-25 17:37
拜读,不到4千字的篇幅,写得曲曲折折,起起伏伏,语言老到,人物鲜活,符合当下乡村实际和人物性格 ...

感谢楚天 千里清秋老师费心编审!本人作品常出别字,深感愧疚,谢谢指正。强(墙)愿(怨)是本人疏忽。后面的编八:早些年民间有专职的苇八匠,就是编八的手艺。为大人家盖房子编苇八的。也就像农村现在盖房子上秫秸薄,然后上面在铺草。那时是上完苇八以后上面再铺苇子。编八是从这演变过来的。那时经常有人说:你这个人哪,没事竟编八。编八的活其实很不好做的一种。费工、费力。

点评

谢谢,高亮,请老师们看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28 10:38
 楼主| 发表于 2017-3-25 20:52: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丰慧 发表于 2017-3-25 18:09
问候作者老师,回头品读!

谢谢丰慧老师!遥握。
发表于 2017-3-28 10:3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江上渔夫 发表于 2017-3-25 20:49
感谢楚天 千里清秋老师费心编审!本人作品常出别字,深感愧疚,谢谢指正。强(墙)愿(怨)是本人疏忽。 ...

      谢谢,高亮,请老师们看看~
发表于 2017-3-28 22: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粗读了一遍,待抽空再来细品。
     清秋点评深切精到, 支持高亮,以推荐共赏。
      
发表于 2017-3-29 09:2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题目可否改成“偷情”,葡萄婶去掉如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