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西部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7|回复: 21

估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2 20:4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江上渔夫 于 2017-4-21 12:28 编辑

估产
渔夫

    一 
      初秋的夜已经很深了,整个小王村都进入了梦乡。村头豆腐坊“大黄”偶尔的几声对空狂吠,打破了小村的宁静。漆黑的夜,没有一丝光亮。夜入三更,小王村大队主任运生家的芦花鸡已经叫第三遍了,可运生还是躺在炕上烙饼似的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右手托着头顶,胳臂肘擎在绣花枕头上,左手指夹着自卷的老旱烟吧嗒吧嗒地抽个不停。一笸箩的烟末快抽一半了,卷烟纸足足抽了一个小本子。满屋子里烟雾缭绕,虽看不大清楚,但感觉有点辣眼睛,呛得人嗓子痒痒地,口干舌燥。运生下意识地咳嗽几声,起身下地把房门开个缝隙,放放熏人的味道。当他转回身子想迈上炕沿儿的时候,咣当一声!不小心一脚踢翻了老婆翠芳放在屋地上的尿盆儿,把正沉睡梦乡中的老婆惊醒了。
  “嘎哈呀,你这个死鬼!半夜三更不睡觉,你作啥妖呢!”老婆翠芳翘起身子没好气地数落着。
  运生扶起踢翻的尿盆儿,把它往门后拽拽,也不作声,只是嘿嘿地笑着。他知道自己有错,有些地方对不住老婆。这回他索性一下子钻进了老婆的被窝。
  “去,一股烟袋油子味。离我远点,上炕梢自己被窝睡去。”翠芳说着要起身,嘴里埋怨着运生:“今儿个咋地了,想起我来了?你不总是说大队一天事可多了累得慌,自己睡清静清静吗?这回我让你清静个够,你都当没有我。你和大队过去。”
  “可别呀,”运生一把将要起身的老婆摁回被子里,变得从未有过的温顺,就像羊圈里的羊羔子。“我说翠芳呀,大半夜地别吵吵,让东西两院的邻居听见多笑话俺呀。俺不也是为了这个家吗。俺是大队主任,俺得有点觉悟呀,俺的心里可天天挂着你呢。”说着运生一把将老婆翠芳搂在怀里,亲了一下。
  “你挂着我?我看你一天竟想升官的事了,哪还想这个家呀。我算看透了,你不当这大队主任都得死。”运生不说还好,一说老婆翠芳的心里更委屈,眼泪顺着眼角就下来了。
  运生用枕巾擦了一把流在自己身上和翠芳脸上的泪水:“是俺不好,俺以后要多多关心你,等哪天有空俺领你去赶集给你买件新衣服,再打点雪花膏。给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让俺小王村的人,全都羡慕死你,让那些老爷们看见俺翠芳走道都不知道迈哪条腿。
  “去,竟说好听地,到真格的就不是你了。”翠芳的手掐了一下运生的肚皮,有些埋怨地说。此刻的翠芳被运生拥着,如久日暴晒的干柴,遇到了星星之火。只需一口风力,马上就可以燎原了。她必定才40岁,正是精力旺盛时期。
  运生抱着翠芳清瘦的身体,心跳也开始加快。女人的香味,和翠芳那还算粉嫩的肉体。已经勾起他一种无形的欲望。可他心里合计着,先不急,自家的一亩三分地,早晚都是自己的,没人来抢。眼下最迫切的,急需解决的问题还没有眉目呢。想到这里,运生打了个嗓儿,有点哀求地说:“翠芳,明早呀,公社杨书记、农业助理老李他们要带领农业站的技术员来俺村估产了。俺村可是连续三年公社的亩产粮食第一了。可今年俺村的一把手老徐这土改的老书记又年老体弱的总生病。他这次被关里老家的儿子接走看病也大半年了,以后回不回来还说不定呢。书记不在如果小王村这第一的荣誉丢在我手里,我可就对不起小王村的老少爷们了!我想让你一早起来把俺家那大芦花鸡杀了,给大队送去,中午大队请他们估产的人吃饭。”
  “运生,你一撅尾巴,我就知道你撒几个粪蛋子。徐书记回不来了,你不就想接他的班吗?官迷心窍吗?我告诉你,你想怎么当官都行,我不拦你,但我养得鸡你不能动,那是咱家的种!”翠芳生气地撩起被子,愤愤地起身,转过身子要下地。
  “哎,我说老婆大人,别生气吗。吃鸡将来大队有钱会给钱的,不会白吃。只是一时村里困难。”运生拼命地抱住翠芳不让她下来,连拉带哄地给翠芳又推回了被窝里。
  “有钱?就你当小王村的官大队能有钱?我看裤衩子都要穿不上了。运生,我告诉你,不是我翠芳舍不得那只鸡。你说明天公社估产的领导来了,酒也喝了,饭也吃了,把咱村的粮食产量估得挺高,打完场你是不是就得按人家估产的产量给人家上交公粮呀。这两年咱小王村够苦的了,你们当官的为了虚荣,没打那么多粮食说打那么多粮食。好粮食都上交了,社员家里就分的三百六十斤毛粮还是瘪瘪瞎瞎的,天天起早贪黑卖大力丸的苦劳力能够吃吗?”说着翠芳真的动了感情,可怜起那些小王村的穷乡亲。他真怀疑,眼前这个运生还是不是自己那个当家的,还是不是自己小王村的人。
  “我说翠芳你放心吧,和我过快半辈子的人了,你还没了解我?我虽然是闯关东来的外乡人,但我根已经扎在这了,就死我也会埋在小王村的土地上。我要是当了小王村的一把手还能把谁家的人饿死?今年老徐书记不在家,是我负责接待这些估产的领导们,我们一定会以实事求是的态度认真负责的履行这一重任的。所以俺还想让你去豆腐坊把你二叔也请来跟我们一起去地里估产去。天亮以后,你把俺家柜子里那瓶高粱酒,还有西下屋俺家晾晒好的老青烟给二叔包去点。然后请他过来。”
  “还要叫我二叔去?你一个搭上还不够,还让我们家二叔跟你们去。我二叔可不会唱喜歌,没空给你们陪绑去。”翠芳手掩了一下被子扭过脸不吭声了。翠芳心里不是滋味,她真的不知道运生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因为爹死的早,她把二叔就当自己的亲爹了,她不想让二叔掺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来。二叔年龄大了还是省省心吧。
  运生忍住性子,耐心地说:“让你二叔去是有原因的,你二叔是俺小王村老王家的长辈。老王家又是村里的大户,他说句话是有分量的。你二叔干了一辈子的庄稼活眼睛里揉不进半粒沙子。他去了说句话哪个不尊重。我让你二叔去也是想让他帮着把把关的,这难道你还不放心吗?”
  翠芳不言语了,无论运生怎么说。翠芳心里想的是:只要谁能实事求是的为小王村办事她不想浪费那个吐沫星子;运生觉得此时的翠芳可能理解了自己,便猛然间又把翠芳紧紧地揽在自己的胸前,是亲,是拱,上下齐手,把个翠芳鼓捣得有些五迷三道,春心荡漾。可翠芳还是不依,无奈运生也只好霸王硬上弓了······。
  二
       第二天。秋阳高照,天高云淡。小王村的东稻田里稻浪涌动,一片金黄。运生领着小王村几个生产队的小队长还有二叔一起陪着公社来的杨书记、李助理。以及农业站的领导首先来到小王村最好的水田区的地块开始估产了。
  “呵呵,我说运生啊,今年小王村稻子长势喜人呀!看来比去年成色还要好呢。”公社杨书记走下田埂用手掐了一支籽粒饱满的稻穗,开心地笑着。
  运生点着头,马上接过杨书记的话茬说道:“还不是公社杨书记领导有方,广大社员勤劳肯干,才有今天的好结果。我说的对不对呀?”运生把脸朝向大家。大家都异口同声的随声附和着,只有二叔毫无表情地没有应声。
  二叔是个倔犟的东北汉子,小王村土生土长的人,心直性耿不善言语,但吐口唾沫都是钉。本来他是不想来参加什么估产的。但考虑是侄女一大早就去请自己过来,也不能不识抬举。尤其更重要的是不能伤了侄女的面子。他是相信侄女的,那是从小摸头顶长大的孩子,他对侄女历来是有求必应。
  运生此刻的心里是最复杂的了,他看出二叔不那么主动热情,情绪不高一定是心里有事呀。他为什么想让二叔跟着一起估产,这个迷只有运生自己清楚:说心里话,他对今年的农业生产、粮食产量一点都没有信心。除了两块脸面地弄得不错,撒了尿素,其它的地只上了点河底土。再加上又旱又涝地,庄稼长得没劲。恐怕今年的收层真的是赶不上去年了。如果赶不上去年,估产估低了,先进的名誉就会被别的村夺走。粮食产量上不去,先进的牌子再砸了,那自己岂不一落千丈,到时候别说大队书记一把手了,就是大队主任的位子也得给撸了呀。现在唯一的就是二叔能救自己。他只要说句话粮食产量帮估得高一点,给国家的公粮凑齐,小王村粮食亩产第一的牌子能保住,社员们饿点肚子,有意见也没人赶说啥呀。可二叔这块挡箭牌能不能发挥作用呢,运生心里没底。但转念一想,是自己求翠芳请来的二叔,估计结果不会那么糟糕。必定二叔是疼翠芳的。
  看了小王村的东稻田一派丰收景象,长得如此喜人,前来估产的公社领导都特高兴。这时,只见农业助理老李过来拉住运生的手说:“运生兄弟,你们是怎么做到的,过一段我和书记商量商量,让其它兄弟村的领导都来小王村参观学习学习,到时候你给大家讲讲,取取经。”说到这老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继续说:“运生,听说你们把王家沟原来那块种豆子的旱田地也改了水田,长得怎样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到那看看去?”
  “当然可以,小王村就是领导们的家,想看哪都可以看哪。王家沟那是多年的涝洼塘,十年九涝。俺们把它改成水田,是因地制宜,现已成果显著。不过那里太远了,又没有好走的道儿。再说前几天下点雨,那里是泥泞不堪。要去的话恐怕一时回不来呀。请领导们就按这快稻田的样子估产吧。没事,我运生敢作敢当可以向领导们发誓,不会错的。大家不要辛苦了!”
  “也好,我说运生呀,我们相信你,你说怎样就怎样吧。别的地,我们也不看了,不管旱田水田,你报个产量就中了。”李助理拍拍运生的肩膀果断地说。说完他又看看杨书记,及其他农业站的同志们。看其他人也没什么意见也就按此照办了。
  要说这农业助理老李怎么敢这样擅自决定,连杨书记都不放眼里。他这么胆大妄为回去不会挨领导整治。只有天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了。否则,谁敢呢?
  “好!我们就按李助理说的办!现在我只有一个要求,大家听好了:回大队去,喝酒!”运生面对此情此景他是最最满意的,高兴得嘿嘿地乐得北都没了。因为现实比想象的结果要好得无法形容。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人们都有说有笑地回大队了,只有二叔一声不吭地在后面远远地跟着,好像有什么心思,紧紧地锁着眉头。
  三
       中午。大队部里两桌子饭菜已经摆好,那年月虽然物资匮乏,通信员小能还是张罗了不少样菜,这些都是他自己亲手做的。平时通信员除了跑腿,就是人来客去的帮做做饭,忙一些杂务。运生家的芦花鸡早上还打鸣呢,现在变了美味,摆在桌子中间。其它的什么大鹅、泥鳅鱼、大豆腐的呀,小王村有的几乎都弄上了。
  人已就位,级别大小依次排开。运生想让公社杨书记先说几句,杨书记说今天你是东道主还是你先说吧。运生亲自给每一位斟酒,60度的十里香老白干。他想斟完酒举杯再讲讲一些欢迎或感激的客套话。酒斟到一半的时候,发现二叔怎么不见了,自己一直忙活顾领导这边了,忽视了二叔。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二叔不紧不慢地走进屋,运生赶忙过去拉二叔,准备让他坐自己跟前,显得尊敬。可二叔就是不坐,不但不坐,而且哪一桌哪个位子他也不坐。这下子运生有点懵了,啥意思呀?莫非暴风雨要爆发了!他知道二叔的脾气,心想这个时候二叔可千万别给自己添乱,砸自己饭碗呀。运生看二叔的脸子有点不对,马上把通信员小能叫出去耳语几句,让他去自己家把翠芳叫过来,让翠芳把二叔整走,就说豆腐坊那边有事,让二叔回去。谁知这时候翠芳偏偏也正好来了。运生看见翠芳过来,感觉有些意外。心想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提到谁谁就立马出现了,是不是自己中邪了呢。
  大家看翠芳进来,知道是主任的老婆,也都纷纷礼貌地让翠芳上桌,翠芳婉言谢绝。看见翠芳进来二叔沉着的脸有些放晴,微微一笑,朝翠芳点点头。尔后走到桌前,摆摆双手,清清嗓音激情满怀地说:“各位领导,听说你们这几天要来,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你们唠上几句。一早儿运生让翠芳找我过来,说让我和你们一起估产去,我想这正是个机会。现在咱小王村的日子过得可挺苦呀,有多少家早就揭不开锅了,你们知道吗?凡事得有个调查研究,不能上嘴唇下嘴唇的一吧嗒就决定了。每年个别人为了自己脸上贴金,不顾小王村老百姓的死活,随便报个粮食产量,多交点公粮,你们就以为小王村好了。老百姓家里粮食不够吃,吃糠咽菜的,打酱油都没有钱,穷得叮当响你们知道吗。本来咱们是水田区,却好多家连顿像样的大米干饭都舍不得煮,为什么?是他们都去河西换了高粱和玉米,为了能多撑几天肚子。一年三百六十斤瘪瘪瞎瞎的毛粮,磨完以后两百斤不到,对于一个每天起早贪黑干活的劳动力来说够吃吗?今个,我提点意见,希望领导们估产一定要实事求是,一个生产队,一个生产队的估,一块地一块地地估。这样才能落到实处,我今天说这些没别的意思,不影响你们吃饭喝酒,你们该吃吃,该喝喝,我就是想让咱小王村的老百姓能多吃几天饱饭。”
  “二叔说得对,干工作得脚踏实地,不能一屁俩谎!”二叔的话音还没落,这边翠芳就直接抢话开了腔:“我这人也是直性子和二叔一样,无论谁只要他胡勾八扯不干正事,不为了俺小王村办实事,俺就不答应。小王村现在已经变成啥样了,生产队里干一年到头的活,消费粮的钱都混不出来,十个公分七分钱,一张邮票钱都不够。一家一家的大小伙子穷的娶不上媳妇。想知道几点钟得抬头看太阳,买点油盐酱醋要去扣鸡屁股。一年一年的做菜一个油腥没有。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
  本以为事情能有个圆满的结局,哪成想半路一连杀出两个程咬金。运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切老底被揭得一览无余,尴尬得目瞪口呆。他说什么呢?一位是二叔,另一位是自己的老婆。看来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今天二叔不说,翠芳不说,难免别人以后不说吗?看来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的。
  “大家别激动,你们反应的问题,我们会认真调查的。”公社杨书记看到这情景马上站起身大声地说道:“现在各地方存在的问题还很多,我们会逐步解决的。至于豆腐坊的二叔和运生媳妇提出的问题,我们回去会向上级领导汇报的,等一旦有了结果,我们会及时通知大家的。我们不紧以后会让小王村好起来,也会让像小王村一样的其它地区一样的好起来。请放心,今天我们这次来本来是想给小王村的粮食亩产估产定产的,现在我告诉大家先不定了,什么时候估产定产以后再议!”
  好!杨书记的话音未落,全场就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只有运生灰溜溜地不知去向;也就在那一年的入冬,刚刚打完场,快要交公粮的前夕,小王村接到了上级的通知:从此各地所有的农业生产的粮食每年不再有估产定产一说。无论每个地方打多少粮食,首先当地老百姓要留够自己用的,其余剩下的再交给国家。
回复 鲜花(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10 20: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写过去公社年代乡村人事,生活气息浓厚,洞穿历史和现实,很有思想意义。高亮鼓励。
      希望渔夫先生再行检查校对一下,尽量清除字词句和标点毛病,比如,“旅行这一重任”(“旅行”应为“履行”,履行与重任也搭配不当)。像这类明显的细小错误要是清除了会更好。

点评

支持石霞老师此评和高亮!读此篇往事历历再目,可见功力了得,给渔夫先生点赞!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4-10 21:14

鲜花

通臂猿猴  在2017-4-11 07:39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发表于 2017-3-23 09: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注册西部论坛,注意再发帖时用3号字,每段首行空2格,问好!
发表于 2017-3-23 14: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楚天千里清秋 于 2017-3-24 08:02 编辑

       拜读,让我想起生产队那时的岁月,小说有起伏,人物也集中,阅读过程中遇到重复多字、错别字几处,希望发文前多注意,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3-23 18:4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楚天千里清秋 发表于 2017-3-23 14:59
拜读,让我想起生产队那时的岁月,小说有起伏,人物也集中,阅读过程中遇到多字、别字多处,希望发 ...

谢谢编辑辛苦!让您费心了。
发表于 2017-3-23 20: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清秋版主意见。发文不必急,一点即发没意义,应先检查校对,清除错字、病句和错误标点,然后发表才好,否则就会影响阅读感觉。就此问好,并致敬意!
 楼主| 发表于 2017-3-24 08: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3-23 20:12
支持清秋版主意见。发文不必急,一点即发没意义,应先检查校对,清除错字、病句和错误标点,然后发 ...

谢谢!会接受宝贵意见。
发表于 2017-4-10 21: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4-10 20:04
这篇小说写过去公社年代乡村人事,生活气息浓厚,洞穿历史和现实,很有思想意义。高亮鼓励。
       ...

      支持石霞老师此评和高亮!读此篇往事历历在目,可见功力了得,给渔夫先生点赞!
发表于 2017-4-10 23:5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楚天千里清秋 发表于 2017-4-10 21:14
支持石霞老师此评和高亮!读此篇往事历历在目,可见功力了得,给渔夫先生点赞!

       谢谢清秋热心关注!相信小说版在各位版主的勤奋努力下一定会迎来繁荣。深情远握!

点评

问候石霞老师,小长假没结束就进京参加一个软件培训班,周五晚上才回来。这周上班赶紧折腾,只好忙里偷闲了,向老师致敬!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4-11 07:57
发表于 2017-4-11 07:57:47 | 显示全部楼层
石霞山人 发表于 2017-4-10 23:56
谢谢清秋热心关注!相信小说版在各位版主的勤奋努力下一定会迎来繁荣。深情远握!

       问候石霞老师,小长假没结束就进京参加一个软件培训班,周五晚上才回来。这周上班赶紧折腾,只好忙里偷闲了,向老师致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